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宋鲁郑:大病用猛药,选勒庞就能治好法国?

2017-04-24 10:08:01 作者: 宋鲁郑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摘要:从台面上来看,当法国银行拒绝贷款给勒庞时(算不算财团对政治的干预?),俄罗斯一家很小的银行(FCRB)却贷给她900万欧元巨款!至于勒庞的竞争对手马克龙阵营,则在选前两个月就已经遭到黑客四千次以上的攻击。甚至在第一轮投票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俄罗斯总统普京竟然破例会见因其他名义来访的勒庞,令其声势大涨。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一向浪漫的法国终于有可能出现一位女总统了!

在4月23日的首轮投票中,勒庞率领国民阵线在时隔十五年之后再次杀入第二轮。单从这个意义上讲,整个西方社会应该猛烈庆贺,并以此在全球炫耀,视之为西方民主进步优越的最新证据。要知道,2016年美国大选,最主流的《纽约时报》就曾发表这样的评论:美国应该有一位女总统。

然而事实却是,整个西方却是“人脉脉,水悠悠,几多愁”,甚至是“轻舟短棹唱歌去,水远山长愁杀人”。

西方为何不喜反愁?只因有可能创造历史的这位女候选人是有法版特朗普之称、一向不被体制所接受的极右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女士。她一向反对欧元,反对欧盟,反对自由贸易和全球化,对外来移民更是排斥。国内的反对者斥之为“纳粹和法西斯”。在她很小的时候,其家就由于她的父亲、国民阵线创立者让·玛丽·勒庞的极右立场而遭遇到炸弹袭击——事件发生后,没有一个政党对之表示同情。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政党,这样一个政治人物,竟然有可能成为西方重量级国家法国的总统。假如成真,美、英、法这三个西方最重要的大国,都将被“民粹主义者”掌控,尤其是美国和法国的领导人都被反对者以“法西斯”、“纳粹”称之。法国现任总统奥朗德在年初就这样声称:“如果勒庞获胜,法国将不再是法国”。我们也同样可以说,假如勒庞获胜,西方已经不再是西方,它的“民主”也不再是“民主”了。

虽然法国的份量远低于美国,但假如勒庞获胜,其重大意义却并不逊于美国。

除了它将可能直接导致欧盟解体这样如此重大的地缘政治后果外,更为重要的是特朗普的获胜还可以说是选举制度先天的设计问题——假如美国是一人一票直选的话,特朗普并不能获胜。而且特朗普虽然是极端民粹,但却是顶着传统大党共和党的名义参选。投他票的人并不一定都是认同他的理念,而是因为传统上就是共和党的死忠者。假如他自创一个政党,仅凭他的理念和个人魅力是不可能胜选的。

但勒庞不同,一是她是以非主流政党的名义参选,二是法国两轮投票的选举制度对于非主流的小党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逾越的障碍。所以她如果获得最终的胜利,是不可辩驳的胜利,是真正民意的胜利,其成色要远胜于特朗普。

勒庞为什么有可能创造远比特朗普更艰难的奇迹?根本的原因还是时代使然,可以说是时势造英雄。

法国自战后三十年经济腾飞结束后,便成为欧洲病夫。历经传统左右两大政党轮番三十六年执政,法国已经到了日薄西山的境地:经济停滞、失业率居高不下、难民危机、恐怖袭击、种族危机一齐袭来,然而政治人物却束手无策,内政外交一错再错。

这令骄傲的法兰西成为全球最悲观的国家——历次民意调查都如此,2016年最新一次民意调查机构BVA及盖洛普在全球53个国家进行的调查显示,对未来持悲观态度的高达81%——认为未来会更好的只有3%,84%的法国人认为社会将陷于瘫痪,有67%的法国人认为他们的国家是在衰退,并对全球化感到恐惧——这是失败者最常有的心态。

这个宏大的时代背景就是勒庞能够崛起的最根本性原因。

其次,则是选举前各大政党的自私而又错误的战略。

这一次大选有一个非常不同之处,就是国民阵线的支持率非常稳定地领先,勒庞进入第二轮毫无悬念。面对这个局面,所有政党的算盘是一要支持勒庞进入第二轮,二是自己一定进入第二轮。因为按常规,当第二轮面对勒庞时,谁和她对决,谁就铁定是总统。因为所有其他政治力量都会联合起来对抗极右。

于是在竞选策略上,所有的政党都放过勒庞和国民阵线,而且还都利用它来拉选票:声明只有自己才能战胜它,但同时却把矛头对准其他政党。后果则是它们不仅两败俱伤,而且相互反目成仇,在第二轮时恐怕再也无法联手。

本来传统右派共和党候选人菲永民望很高,结果却有某种力量通过媒体神秘爆料,用“空薪门”将他打倒。建制派最有实力的人物被淘汰,而左派受累于奥朗德执政不佳并不能取而代之,这就给了两个非建制派人物勒庞和脱离社会党独立竞选的马克龙以机会。

但马克龙号称非左非右,没有基本盘。右派认为他还是奥朗德的人,左派则认为他是叛徒。同时,在马克龙由于和中间政党贝鲁结盟而领先时,各政党候选人又对他火力全开。右派指是两个弱者的结盟,菲永更认为什么也改变不了。

结果虽然他进入了第二轮,但却未能团结各大政治力量,最终有可能给了极右上台的历史时机。

另外,菲永被认为是建制派最右的候选人,也是立场最接近极右的候选人。他在第一轮被淘汰,导致部分右派选民投向勒庞,也是极右可能胜选的重要因素。

第三则是国民阵线成功地主导了此次大选的主轴。从过去整个国家与极右的对弈转变成是否反对或支持全球化、自由贸易和退欧、退欧元,甚至上升到文明的对决。

根据2017年2月法国民调机构Ipsos在全球22个国家所做出的调查,仅有26%的法国人认为自由贸易为法国人带来了机会。根据2016年6月的民调,支持欧盟的法国民众仅38%,这个比例只高于国家破产依赖外部苛刻条件下救助的希腊。在欧盟应对欧元区经济危机影响的方式方面,66%的法国受访者不赞成。

也正是这个原因,对全球化、自由贸易、欧盟不满的选民在投票时往往忽视国民阵线的极右色彩,而对它的政策(也是唯一一个政党提出这样的政策)产生共鸣,从而成为它的支持者。

另外,除极右国民阵线党首勒庞外,还有其他五位候选人支持退欧:激进左翼法国不屈服党首梅朗雄,右翼站起来党首杜彭-艾尼昂,自由派共和联盟党首阿塞利诺,自称不左不右的团结进步党首谢米纳德,反资本主义党首普图。在第二轮后,他们的支持者多数会投向勒庞。

第四则是由于政治体制的原因,民众对传统政治人物彻底失望和厌恶。

应该说,以法国灿烂的革命历史,民众不会不明白选择勒庞意味着什么。但民众实在是无法再忍受下去,也实在是不相信传统政治和这套制度,所以一定要选一个离经判道的极右来大病用猛药。其实这一苗头从左右两党初选时就已经显现:左派选出一个极左的造反派阿蒙,右派则选出一个更为激进的菲永,前总统萨科奇和呼声一直很高的温和派于贝都被淘汰。

根据选前多项民调,对各候选人不满意的比例高达81%。

法国民众之所以如此厌恶传统政治人物,则和它们这套弊病百出的制度密不可分。西方把程序正义推向极至,而完全忽视了政治的结果。一方面导致选出来的领导人不胜任,另一方面当选后政治人物又都把精力放到下一次选举连任,追求短期行为。

右派的萨科奇和左派的奥朗德都连任失败。只不过一个是败选,另一个则自知不得人心干脆在最后放弃连任。

萨科奇刚上任就在西藏事务上挑战中国,把希拉克打造的中法黄金时代轻易葬送。后来他又一意孤行推翻卡扎菲,酿成了今天欧洲的难民潮,也为伊斯兰国的壮大创造了条件。

奥朗德则不顾法国自身在反恐上的两大致命缺陷(国内有七百万穆斯林、疆域广大又是申根国家无法有效控制物流),好端端地主动向并没有把目标针对法国的伊斯兰国宣战。结果引火烧身,导致恐怖袭击浪潮,到今天国家仍然处于军事戒严状态。当然最根本的是,两个一左一右领导人都没有能力解决法国面临的经济困境。

最为荒唐的是法国有几十万民众联署,要请奥巴马来竞选法国总统,足见民众对现有政治人物的失望。选前一个月的民调也表明40%的选民将投白票。这些都是传统左右政党的支持者。如此高的白票比例,导致两个后果:一是传统左右政党得票率低。二是左右联手的政治现象消失,这都给了极端政党脱颖而出的机会。

勒庞的国民阵线,长期游离于权力中心之外,和各种利益集团没有沆瀣。她本人以及政党在这方面形象还是相当正面,而她反体制的理念和举措又迎合了民众对体制的不满。就这一点而言,堪称法国的特朗普。民调也同样表明,支持勒庞的选民43%是因为对其他政治人物的不满,只有35%的是认同她的价值观。勒庞也被认为是所有候选人当中最具施政能力的人。

第五,在选举前法国、英国、瑞典发生了恐怖袭击和郊区少数族裔、华人的暴力抗议。这些事件把一些中间选民推向了极右势力。

国民阵线在勒庞女士担任主席以后,加强了政治包装,不再赤祼祼表现种族主义的一面,而是转而强调治安等民众更加关心的议题。由于刑事犯罪多源自少数族裔,所以强调治安不过是其排外政策的另一种软面目罢了。所以每当恐怖袭击发生,国民阵线的支持率就会上升。

而就在选前两个月,在世界闻名的卢浮宫发生针对军人的恐怖袭击,震动巴黎朝野。随后警方又挫败恐怖袭击图谋,令人事后冒冷汗。随后英国国会前和瑞典发生的类似恐怖袭击也同样震撼了近在咫尺法国。

在第一轮投票前五天,马赛又破获一起未遂恐怖袭击。

就在大家庆幸之余,巴黎核心的核心、法国的象征香榭里舍大街竟然发生警察被恐怖分子机枪扫射的恐怖袭击,其对大选的影响怎么评估都不为过。可以说,恐怖袭击俨然成了法国大选的另一个参与者。

而巴黎还发生了离奇的“捅肛门”事件。四名警察检查一名黑人证件过程中对其殴打,并发生警棍插入其下体、令其严重受伤的悲剧,从而引发郊区少数族裔的抗议和骚乱。这件事又触动了敏感的种族危机:法国传统白人越来越是少数,少数族裔人口则迅速上升。

随后不久,一名旅居巴黎的中国人在家中被警察开枪打死,罕见的引发华人群体长时间、大规模的抗议,甚至前所未有的发生了暴力对抗事件。虽然从中国人的角度看,这是法国的人权问题,是种族问题,是警察不作为、乱作为的问题,但从法国人自己来看,则不免深刻的感受到自己的国家所面临的外来族裔的巨大影响。

这个原因其实和美国一样。这就是为什么,尽管特朗普频发侮辱女性事件,但多数白人女性还是把票投向他,而不是历史上第一位女性总统候选人希拉里。

关于法国的治安还是要说几句。仅以华人为例,在法国生活过的很多华人都有过被抢、被偷的经历。以我个人的经历和所认识的华人,也同样是如此。事实上,偷、抢并不仅仅是针对华人而是针对所有人:下至普通百姓上到达官贵人都不能幸免。沙特王子、中国人大副委员长、驻法大使、美国著名影星都是法国治安差的受害者。

但在法国的法律体系下,犯罪嫌疑人受到很好的人权保护,但受害者却难伸正义。受害者如此之多,受害后又面临一个无法保护自己的法律体系和非常无效率的警察系统,自然会把票投给勒庞。

第六个原因则是勒庞的支持者以弱势和下层群体为主,而在任何一个国家,这个群体都是绝对多数。比如根据选民分析,支持勒庞的主要是工、农阶层,其次是普通职员和独立工作者。而她的第二轮竞争对手马克宏主要支持者是高级管理阶层和企业老板。精英在任何一个社会都是少数,所以勒庞如果最终能赢得大选,也将是实至名归的。

第七个原因则是法国的政治文化。外界一直对法国有一个误读,常常把“自由、平等、博爱”当作法国的政治传统。但事实上诞生于大革命期间的这个口号,在实践中却是不受控制的暴力与血腥屠杀。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法国十六世纪上半叶吞并布列塔尼后,就是在两百年之后的大革命期间,才对之进行强制同化:禁止说布列塔尼语(当时的政府口号是“不准在地上吐痰,也不准讲布列塔尼语”)、将布列塔尼传统区域分割肢解:分成五个省,而且不承认这几个省之间在历史上和文化上的联系;用本土语言讲话的学生遭到侮辱性的惩罚。这个专横的政策一直延续到1960年代。

直到今天,穆斯林无法认同法国社会也和这有关:穆斯林在学校里受的是“自由、平等、博爱”的教育,但一进入到现实中,却发现完全相反。

法国的政治传统可用一句话来总结:憎恨改革,热衷革命,也就是激进主义。远的不说,自法国大革命以来,两百年间出现了五个共和、两个帝制、两次复辟、一次君主立宪、一次巴黎公社,几乎不到二十年就来一次政治制度的大动荡。所以,推动法国前进的不是改革而是革命。所以今天当法国面临如此之多的挑战时,这种激进主义革命的传统再一次爆发出来:不期待建制派的改革,而是寄希望于极端的民粹主义。

最后一点要说的则是国际形势对勒庞十分有利。全球主要大国美国、俄罗斯和英国都站在她这一边。特别是特朗普的获胜,至少是从道义上造成了西方的混乱。也为法国选民支持勒庞减少了心理负担和障碍,更不用担心勒庞当选法国会陷入孤立。

至于俄罗斯,在选前不到两个月的时候,总统奥朗德在接受欧洲六家媒体采访时指责俄罗斯正利用所有手段干预法国大选,影响舆论,支持勒庞。身为一个大国的总统公开谴责,应该不是空穴来风。

从台面上来看,当法国银行拒绝贷款给勒庞时(算不算财团对政治的干预?),俄罗斯一家很小的银行(FCRB)却贷给她900万欧元巨款!至于勒庞的竞争对手马克龙阵营,则在选前两个月就已经遭到黑客四千次以上的攻击。甚至在第一轮投票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俄罗斯总统普京竟然破例会见因其他名义来访的勒庞,令其声势大涨。

其实即使不考虑上述这些复杂的原因,仅仅法美对比,其结论就一目了然:法国的经济远比美国要差,恐怖袭击远比美国严重,穆斯林和主流社会的矛盾远比美国尖锐,法国白人比例下降的远比美国迅速。既然美国都选出了特朗普,法国选出勒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当然,即使勒庞获胜,她也无法兑现自己脱欧的承诺。因为根据宪法,法国是欧盟的组成部分,要想脱欧就必须修改宪法。可勒庞即使赢得总统之位,也无法赢得国会选举,因此修宪之路可能性极低。然而,勒庞假如胜选,将会引发极右多米诺骨牌。当其他国家脱欧之后,仅仅法国留在欧盟还有何意义?

现在距第二轮大选还有两个星期,考虑到西方体制运转到现在已经完全无法预测,理性、专业分析或者政治学原理都处于失灵状态。所以纵使勒庞有这么多创造奇迹的条件,但一切都只能等到5月7日那一刻。

责任编辑:赵丹阳
来源: 观察者网
相关推荐: 法国大选法国极右翼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