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一鸣:让严厉追责问责成为全面从严治党“新常态”

2017-02-23 11:37:02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摘要:为了遏止这种不收手不收敛的民生领域贪腐现象和涉及多年的发生在民生领域贪腐重大影响案件,必须一同重拳治理。建议中纪委出台涉及民生领域严厉惩治贪腐的法规和制度。这些内容包括,对涉及民生领域腐败案件实行设置惩腐治贪的高压线,对纪委人员(单位纪检人员)涉案和为其干涉办案说情,对纪委办案人员徇私舞弊、通风报信和漏气跑风的一律从重从快处理,对为查处民生贪腐案件,个别领导为其说情打招呼,一经举报和查实,也要从重从快处理,公开处理结果,以儆效优。

1月9日下午,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解读中共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精神。中央纪委案件审理室主任罗东川证实。民政部前部长李立国与副部长窦玉沛昔日的搭档,而双双被审查,派驻民政部纪检组原组长曲淑辉因发现问题不报告不处置,已受到责任追究。随着三人接受审查以及被追责,由此拉开了民政部“系统性腐败”的席幕。这次,李立国、窦玉沛,曲淑辉三人同案被查,均为系“彩票腐败”所致,这一党风廉政建设主体一体化追责问责模式开启,向社会展示出中纪委在国家机关反腐中敢于亮剑正部级单位——民政部。这也是涉及民生系统(领域)第一家国家机关,举启了实行追责问责系统性腐败的铁拳。

纠缠现象。一是逆向纠缠现象(腐败式):资金密度“高”,倾向力度“大”,资源源头“上”。近十五年来,民政系统(救灾款、养(敬)老院、福利彩票资金)、残联系统(中央、省级专项项目资金、地方财政保障金、康复中心基建工程、转移康复医院项目资金、捐赠资金/实物)、移民系统(项目资金)、扶贫办系统(项目资金)等,这些部门或系统,具体典型“高、大、上”聚集特征。恰恰近十多年,这些民生领域,中央级及各级政府和财政部门优先划拨公共资金和重点对象优先确保资金到位,予以倾向力度最大的部门。因此,地方各级部门是向“上”争宠的部门,也是各级领导“高”看一眼的部门,也是跑“部” “钱”进,最明显的获利部门,呈现“变现”最快、最直接部门,也是纠缠最多部门之一。出现了职业“专项资金”金纪人,往返于中央涉金部门和省市涉金部门,是典型“苍蝇”式纠缠现象。

职务性(链条式)腐败。李立国2003年成为民政部副部长之后,于2006年分管彩票工作。升任部长后,每年福彩全国工作会议,李立国都会出席。窦玉沛身为副部长,在2009年左右接替李立国分管彩票工作。原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主任鲍学全身陷危机时,已升任民政部部长的李立国伸出援手,助其渡过难关。

  程序性腐败。招投标程序获得一个项目的经营权。鲍学全质疑程序违规。 

二是正向纠缠现象(反腐式)。对屡职不尽责,实行连带追责,原党组书记、担任中央纪委派驻国家民委纪检组组长8年之久的曲淑辉受到责任追究被免职。据媒体报道,这距离曲淑辉从中央纪委派驻民政部纪检组组长转任该职不足半年已受到责任追究。

引力波现象。原发引力波现象。“2009年末,时任民政部副部长李立国大病一场。恰巧这时,民政部领导班子面临调整。李立国为了仕途,不愿让太多人知道自己的病情。一家与福彩中心有深度合作的彩票供应商安排了李立国的治疗事宜,不仅让李立国痊愈,还最大限度实现了保密”。继发引力波现象。李立国、窦玉沛,曲淑辉三人均在民政部门共事,一是李立国“一把手”现象,负有党风廉政责任主要负责人,二是窦玉沛(分管领导)现象。分管领导,三是曲淑辉(执纪部门)现象。即负有监督责任的民政部纪检组组长。三人均被审查,折射出党风廉政建设一体化追责问责,推进刚性执纪,决不留口子,更不护短,解决阳光下腐败问题,反映出中央实行部门或系统反腐总体负责制和失职追责问责制。民政等部门是民生政策执行关联度最明显最典型窗口,是党和政府形象的活性展示模板。因此,其腐败危害性极大,也是民愤最大,理应受到严惩,从而对社会上,释放出具有刚性执纪的威慑力和彰显警示的示范性政策讯息和政治信号。

熔断机制现象。从李立国工作简历来看,曾经在边远少数民族地区西藏工作十年,为民族地区西藏发展作过贡献,但是,他进京忘了本色,放松自律和他律,党组织对他进行功过分离,实行熔断切割,在党的纪律面前,高级党员干部和一般党员干部,一律实行平等,没有特殊党员和领导干部,绝不容许跨越党纪法规底线,擅自闯红线。李立国所领导的民政部门出现了系统性腐败,中共中央决定对其进行依纪问责,这充分表明了中国共产党通过问责强化责任、促进担当的态度和决心。

由此引发对近年来反腐惩腐尢其是民生领域反腐惩腐情况观察与思考

从近年来一些反腐披露查处案件情况梳理和观察来看,个别部门和系统腐败如此嚣张、娼狂,呈现出区域性腐败、行业性腐败、系统性腐败、家族式腐败、“塌方”式腐败等,一个重要方面反映出,个别执纪部门个别执纪人员,失职渎职失察失责,缺乏担当,甚至与其同流合污,共同作案,有的充当说客,(十八大以后,不收手、不收敛)放任、包庇、纵容下属人员或班子成员违反财经、审计等法律法规以及行业(部门〉管理相关规定弄虚作假,变成了保护伞或腐败结盟,丧失应有职责立场,另一方面,反映出有的对消极腐败现象不闻不问;有的对屡屡出现的腐败问题不制止、不查处、不报告。大致有“四种”现象:对此,应引起相关关注和警惕。

 “望风”现象。有个别违纪执纪人员,胆大妄为,为“铁哥们”官场腐败分子“望风”放“照”,一旦有风吹草动,上级反腐大行动,就及时通风报信,有的执纪人员,为腐败分子对抗组织检查或财务大检查、审计检查,往往以查账形式,进行调“账,提前”实行财务账目预检,对发现违纪违规问题,实行“整改”,补齐财务数据,完备财务手续,规避执法执纪,逍遥党纪法规之外。以期捞取腐败分子“金钱回报”。据调查,一些地方纪检派出人员,缺乏交流,客观上,出现拉人下水,造成了“腐”吃“良”机,极容产生、形成“腐败链条”,个别执纪人员靠纪吃“纪”,以纪生“财”,办案生“财”。因此,发动社会和新兴媒体力量360°)“探头”,保持执纪部门及其人员廉洁性、纯洁性,共同编制“铁军”自律和他律全方位“监督网”。 派驻民政部纪检组原负责人曲淑辉因“发现问题不报告不处置”,也是一种变“种”“望风”现象,也已受到责任追究。这次李立国事件依纪依规处理,彰显出中纪委对区域性、系统性腐败案件的地方、部门和单位,既追究主体责任、监督责任,又严肃追究领导责任。更主要释放出强烈追责问责的政治讯号: “应该发现问题没有发现就是失职,发现了不报告、不处置就是渎职!哪怕离开原岗位了也要问你的责”。

“内鬼”现象。由于中纪委书记王歧山,被人们称之为当代“铁包工”,是解决灯下黑、亮剑清理门户的开山鼻祖,先后揪出执纪系统的一些害群之马,受到国人有口皆碑,并为百姓点赞。从中纪委第二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建、中纪委第六检监察室原副处长袁卫华、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三处原处长曹立新,到原山西省纪委纪书记金道铭、广东纪委书记朱明国,从巡视组长贺家铁 到民政纪检组长曲淑辉,再到新疆自治区供销合作社联合社监事会(转任)原主任、自治区纪委原常委、巡视办原主任韩新城。由中纪委执法办案大员,到钦差大臣巡视大员,再到封疆大员,毫不留情,不护短,不含糊,不遮丑,清除门户和“铁帽王",纯洁纪检队伍,打造“铁军”进行了不懈努力,党员干部,百姓无不称之叫好。因此各级纪检部门,要实行打扫灰尘,定期清除职业"铁帽王"式败类,这样昭示,一来身为执纪人员,心正、身正,严于律已,守住职业道德底;二来警示腐败分子不要挖空心思,拉纪委人员拉水,寻找保护伞,筑起铁纪“防火墙"。三来纪委人员要接受监督。要接受社会跨级举报,以期切实的解决好谁监督执纪部门被社会关注和敏感焦点问题。

 “救火”现象。从近年查处反腐案件来说,如四川原省长,反腐案件,就是以金钱贿赂办案人员,进行串供,实行证据“救火”,补齐征据和销毁证据,企图逃避法律制裁。对办案人员,实行跨县市办案,对办案人员实行突击确定人选,做好保密,以防止涉腐人员为了逃避法律惩罚,让其亲属和社会人员对办案人员单位领导和家属或父母重金贿赂。因此,对办案人员实行约法三章,防止小案不办,大案小办,轻办,应付办,要制止办案人员不作为,慢作为,戏作为现象发生。

“软化”现象。群体性腐败行为。褯举报涉及多人贪腐、行贿、受贿案子,有的纪委部门采取“硬(关系)中选弱”方式,对背景弱的受贿、行贿、贪腐分子,实行“点穴式”处置,应付社会,忽悠百姓,以作反腐 “创新”反腐方式,双全其美,对上及对下都有了“高招”性交待。个体性腐败行为。对被举报贪腐行为、行贿、受贿涉事和人,纪委部门,采取差异化处置:一是对即将退休“一把手”或班子成员领导被举报对象,采取提前退休,平安着陆,享受“腐”利成果,不再追究法规责任,已成为个别纪委反腐潜规之一。二是对一时未到退体年龄对象,采取退二线即改非领导职务,不再追究问责,大事化无。这是个别纪委反腐潜规之二。

由此可见,十八大以来,中共中央对反腐进行一系列顶层设计,出台一系列重大举措,反腐出现了压倒性态势,但是还要看到,腐败具有顽疾性、反复性、反弹性、自恋性。在反腐高压态势背景下,在推进基层反腐过程中,要始终保持头脑清醒认识,要有“对贪腐分子教育一遍不如办一个反腐铁案”理念,印记在基层纪检队伍头脑、行为之中。要牢固树立执纪办案仍是纪检工作第一要务,也是反腐主旋律的第一要义执纪理念。要从涉及民生的民政、残联、移民、扶贫系统实行拉网式反腐,率先突破,从民生领域开刀亮剑。要从反腐初心再出发,要对地方党风廉政建设责任主体、监督主体,进行全面审视和考察,当下应警惕 “三种”现象,切莫小视,建议相关引以关注和重视。

望腐静“惊”。对本系统出现腐败问题,单位“一把手”或负责纪检工作的,处“惊”不变,装聋子,装哑子,装傻子,群众或社会举报压着不报告、不处置,甚至通风报信取好,新官不理旧事,采取拖、盖、压,让后人处理,回避、逃避,有的通风报信,打听虚实,进行串供,致使酝成大案要案,怕影响提拔时选票、反腐问责,党风廉政考核成绩。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地方民政截流民政专项资金,近亲繁殖,股级以上干部每人可安排一名家属或亲属进入民政系统,以钱养人,以钱进人,“一把手”和班子成员可闷声捞钱,大玩平衡术,以期防止分赃不匀, 导致内讧式反腐,实现平安着陆。民政城乡低保往往为民政班子和干部亲朋好友专利品。有个敬老福利院院长贪污公款,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经家里人对所在检察机关办案单位领导和办案人员家属紧急公关,将犯事化无。有一残联的康复中心大楼峻工,多年无审计报告,把“基建工程”作为长期摇钱树,长期残疾人保障金无底洞,黑洞,收缴额度确定、以钱抵费,以物(货)抵费,以“费”抵(学)费等都有猫味,残疾人各种项目资金外转(康复医院等定点医院、),娈相洗钱,不留痕迹,不留把柄。所在派纪检人员不报告,甚至参与分红。中央三令五申高压反腐,个别贪腐单位“一把手”,因精心编制了反反腐关系网,如县直纪检分局、审计局、财政监督局、检察院等执法执纪单位领导,在反腐大潮中,即是2016年地方大换届,离任审计,也是走了过场,反而进了逃避反腐“保险箱”,“腐”而不败,处“惊”不变,屡屡过关,稳坐钓鱼台。

闻腐射 “香”。以会贪腐为荣,以会生腐财为“香”,在社会上,认为此人有能耐,吃得开,另人生“敬”,以此为“香”,大有市场。以“香”结“香”。尽管反腐利剑高悬在上,但是心存侥幸,在基层中仍有存在,不收敛,不收手,只是对纪委、检察办案人员讲的,却对贪腐分子毫无震慑力 。过去贪腐是个体行为,已演变为团体行为,形成抱团腐败,出现区域性、系统性、塌方式腐败。在个别部门或单位,对清廉人进行政治围剿,边缘化,打压清廉人生存空间。执纪人员(单位纪检人员或派驻纪委人员)参与腐帮,分享腐利,与腐帮结盟,结成腐帮政治、经济腐利共同体,共同消毁贪腐证据,放大反腐成本,降低贪腐风险,大打反反腐太极拳,以图平安着陆。甚至对新来“一把手”进行“狼群”战术,实行糖衣精准炮击,拉其下水,绑上“腐车”,制造新的腐利圈。以“香”生“香”。残联项目资金,以编造所谓 “项目”名义,将资金转向关系户乡镇或关系户村,转手落入私人腰包。移民资金我,都是以扶贫项目名义打包,下拔所在关系户乡镇或村。据调查,有一移民局长和扶贫办主任,压缩扶贫对象和移民扶助对象资金,私自将项目资金转给家乡村兴建办公楼,或转给乡镇农合社,堂而皇之,变相洗钱,这样可一举多得,既可捞取支农政治荣誉,又可向上主管部门汇报扶贫政绩,还可阳光下捞取不义之财,实现一举多赢,其乐无穷。

切腐耕“深”。老牌腐败分子,对贪腐情有独钟,不学自知。贪腐手段由地上转向地下,由明转暗,穿上隐身衣,出现阳光下腐败、程序性腐败,合法性腐败等等。如水利、房屋或大楼基建工程招投标、政府采购,医院医药采购、福利(体育)彩票招投标,基层事业招录人员、村(霸)局(主管局一把手、副职、科科室主任)联手【腐利圈、腐利链】,都有行规门道,社会尚不得而知。贪有贪道,腐有腐规。对前任腐败现象和腐败问题,新来的“一把手”,一般视而不见,大有心知肚明,身在江湖上,彼此都一样,甚至借鉴前“腐”辈贪腐生财之道,为我所用之秘笈,仍然任用腐帮腐兄腐弟,主动融合腐流,学习贪腐干货,降低贪腐成本,提升贪腐水平,增强隐蔽能力,与反腐打交道招数和掌握贪腐秘诀。

总之,为了遏止这种不收手不收敛的民生领域贪腐现象和涉及多年的发生在民生领域贪腐重大影响案件,必须一同重拳治理。建议中纪委出台涉及民生领域严厉惩治贪腐的法规和制度。这些内容包括,对涉及民生领域腐败案件实行设置惩腐治贪的高压线,对纪委人员(单位纪检人员)涉案和为其干涉办案说情,对纪委办案人员徇私舞弊、通风报信和漏气跑风的一律从重从快处理,对为查处民生贪腐案件,个别领导为其说情打招呼,一经举报和查实,也要从重从快处理,公开处理结果,以儆效优。从出台法规、制度设计、惩治环境上,全面打造民生领域反腐高压态势,营造铁腕反腐惩腐大气场。

责任编辑:赵丹阳
来源: 昆仑策
相关推荐: 从严治党习近平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