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钮文新:中国必须拒绝金融系统混乱

2017-02-21 14:35:09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摘要:我认为,现在中国金融体系混乱不堪。首先是金融改革让老百姓的剩余资金到达企业的链条越来越长,有人说,那企业可以通过股市、债市直接融资呀?废话。中国有多少企业可以达到直接发债的信用水平,而股票市场IPO的燕塞湖还不够大吗?再者说,中国的老百姓有多钱可以承担越来越大的金融风险?有其三大约束,中国是不是有条件效仿美国去大搞直接金融?

2

1、一年期shibor今天终于上破4%,而央行给定的贷款基准利率不过4.3%而已,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说,商业银行的筹资成本已经接近贷款基准利率,这还让银行活吗?当然,商业银行会把筹资成本向后端传导,也就是提高贷款利率,但那还让企业活吗?企业说我也得把财务成本向商品消费端传导,也就是涨价,那还让老百姓活吗?

2、现在可倒好,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推高企业原材料成本,并最终向CPI传导;中央银行说我要抑制CPI,所以加息紧缩货币而推高企业财务成本,同样最终传导到CPI。就这样恶性循环,中国经济会怎样?企业借贷需求越来越大,杠杆越来越高;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银行坏账越来越多;企业质量越来越差,银行对企业的贷款利率水平更上一层楼。

3、到底谁在犯错?没有人指责错误的源头,没人去检讨利率系统的混乱状态,而一大群经济学家会跳出来说:不是货币政策的错,而是因为企业质量越来越差,商业银行因需要覆盖风险而拉高利率。我们的问题是:货币市场利率如此“疯涨”又是谁在覆盖谁的风险?金融永远正确,错的都是实体经济,这就是“金融资本主义理论”最重要的结论之一,而这样的理论在中国却大行其道,这到底是谁的错?

4、我认为,现在中国金融体系混乱不堪。首先是金融改革让老百姓的剩余资金到达企业的链条越来越长,有人说,那企业可以通过股市、债市直接融资呀?废话。中国有多少企业可以达到直接发债的信用水平,而股票市场IPO的燕塞湖还不够大吗?再者说,中国的老百姓有多钱可以承担越来越大的金融风险?有其三大约束,中国是不是有条件效仿美国去大搞直接金融?

5、现在有人动不动就说要“打破刚性兑付”,不要以为这是在搞“金融市场化”,在我看,这是在破坏中国金融和中国经济。因为,打破刚性对付的后果是:老百姓不敢投资,至少需要更高的收益去覆盖风险,请问这将使中国的金融成本到达怎样的高度?企业是否还有利润可言?如果真出现了那样的状态,中国经济又会如何?所以,我们的脑子必须清醒,不要被“市场化忽悠”。我们要让市场在金融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但作为金融主管机构是不是也该更好地发挥“好作用”,而不是相反?

6、问题就在这儿。一方面强调让市场在金融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另一方面要拆掉金融之水流动的合规渠道,任由“准金融机构和准金融市场”泛滥,这难道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吗?现在是要清理了,但如果不是彻底“关闭”,那生存的需要是不是永远会刺激这些市场铤而走险,违规操作?这些市场的存在需要从规范渠道挖走多少资金?这些资金最终流向实体经济的成本有多高?我们的金融主管部门不心疼吗?

7、货币市场的利率还在上涨,当商业银行存款利率上限还要接受“指导”之时,这样的利率“畸变”难道不会使“政策套利”空间不断加大?难道不会使货币市场投机套利大为获利,而直接拉高企业融资成本,直接摧残服务于实体经济的资本市场?这就是我们的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具体体现?太可怕了!已经十分脆弱的中国实体经济,哪里经得起金融如此残酷的折磨?

8、看看现在的中国。楼市投资、货币投机变成了风险最小的投资,而产业投资、债券投资、股权投资变成了风险大、收益低的投资,这难道不是大问题吗?难道不该转变吗?难道是老百姓的选择性错误?我认为,金融主管机构需要好好反思,你们到底应当扮演怎样的角色?你们是不是“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了?

责任编辑:赵丹阳
来源: 搜狐自媒体
相关推荐: 金融系统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