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朱长生:西方是如何导演乌克兰变局的?

2017-02-14 11:05:0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摘要:乌克兰反对派在三个月的抗议活动中,西方主要国家政府、重要政治人物采用双重标准,罔顾事实、颠倒黑白,以一边倒的方式向乌克兰三个主要反对派给予舆论声援,把发生暴力冲突、造成流血伤亡的责任一股脑地推给亚努科维奇当局,异口同声地予以谴责。

1.webp.jpg 

西方直接导演了2014年2月的乌克兰政权的非正常更迭。西方导演乌克兰变局有6个方面的体现:提供导演剧本、提供现场指导、提供关键支持、提供舆论支持、提供骨干培训和提供经费支撑。其目的是在乌克兰建立亲西方的政权。

日前,央视发布一条消息,2月7日,乌克兰前总理阿扎罗夫在莫斯科举行新书《基辅广场的教训:政变之后的乌克兰》发布会。在发布会上,阿扎罗夫对目前的乌克兰局势以及明斯克协议等话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乌克兰各方面遭遇重创,如今的国内生产总值比2013年减少超过一半,居民工资收入降低了三分之二,乌克兰货币格里夫纳兑美元贬值近4倍。然而这还不是乌克兰的全部损失。顿巴斯地区遭到巨大破坏,人员损失,据统计已经有数万人死亡,乌克兰失去了自己的主观性,失去了实行固有对外对内政策的权力,只剩下为街道更名和推倒纪念雕像的权力。这则消息让人止不住地想起了西方在三年前导致乌克兰政权危机中发挥的作用。

2014年2月,乌克兰持续三个月的示威抗议活动演变为一场全面的政治危机,继政府被迫改组后,亚努科维奇也被强行免去总统职务。伴随着事件发展、媒体越来越多的曝光,大量事实雄辩地证明,美欧直接导演了乌克兰政权的非正常更迭,是乌克兰危机制造者和乌克兰变局的主要推手。

一、提供导演剧本

乌克兰的广场抗议活动不是自发的群众运动,而是事先有预谋、有计划、事中有组织的反政府运动。在运动发起几个月前,美在乌克兰强力部门安插的一些人就预测,“乌克兰将会发生内战”。乌克兰地区党议员奥列格·查列夫称,乌克兰发生动荡的背后是外国专家一手策划的,这些“颜色革命”专家大部分是美国和格鲁吉亚人,共有36名。其中,来自美国的布雷恩·芬克,实际身份是美国国际开发署一部门负责人,2013年10月27日便抵达基辅,帮助反对派确定了不惜牺牲、采取最激烈的方案夺取政权的原则,并制定了“武力占领90座国家机构大楼”的计划。搞乱乌克兰局势的时机则选择在索契冬奥会之前、俄罗斯无暇他顾之际。就在极端主义团体在乌克兰抢占国家机关办公大楼的时候,就在第一枪声响起、包括警察在内的第一批人丧生的时候,美国防部发言人表示,为防范冬奥会出现突发情况,美国空军的飞机已在德国基地待命,有能力在两个小时内飞抵索契,参与运送必要的医药物资和设备或者疏散美国公民;美国海军军舰也正赶往黑海。对于军舰如何应付恐怖活动的问题,则闭口不答。乌克兰反对派按照西方帮助制定的“短期和长期计划”,有组织地在基辅和其他大城市展开了推翻国家政权活动。1月24日,乌克兰有半数的州(24个中的12个)同时受到攻击,其中9个被占领。在乌克兰当局宣布即将开始反恐行动、打击暴力行为之际,法国、德国和波兰外长急忙带着以颠覆亚氏政权为目的的解决危机的“路线图”计划赶到基辅斡旋,逼迫亚努科维奇就范。反对派前脚刚刚逼走亚努科维奇(2月22日)掌握权力,后脚美国常务副国务卿伯恩斯(2月25日)便造访乌克兰,频频会见乌克兰包括代总统在内的一些政治家,声称此访虽“不为提交任何行动计划”,但却是“对下一步行动步骤提交咨询并评估形势”。

二、提供现场指导

乌克兰广场抗议活动开始后,西方国家重要政治人物纷纷亲临抗议示威活动一线现场指导,鼓劲打气。美国负责欧洲与欧亚地区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2013年12月11日到达基辅独立广场,向示威者分发食品,并公开表示,美国支持乌克兰人民的欧洲一体化选择,为亲西方的示威者加油。亲西方人士、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12月7日到访乌克兰,表达对抗议者的支持。12月14日至15日美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与美国参议院欧洲事务委员会主席克里斯·墨菲到访基辅,并到独立广场会见反对派领导人,力挺反对派。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2014年1月29日中午抵达基辅,先后会晤了乌克兰各主要反对派领导人以及独立广场的抗议者代表,代表欧盟希望乌克兰通过赦免抗议活动参加者的法律,同时密切关注乌克兰修改宪法的进程。德国外长基多·韦斯特韦勒2月初前往乌克兰参加欧洲安全合作组织会议时,到访反对派抗议营地。2月6日,美国助理国务卿纽兰到访乌克兰,会见三大反对派领袖。欧洲议会自由党团领导人、比利时前首相伏思达率领的欧盟代表团,2月20日到独立广场感谢示威者“在这一时刻捍卫了欧洲价值观”,并会见反对派领导人,为反对派助威,在激烈的流血冲突中火上浇油。在这次政治危机中,美国驻乌克兰大使杰弗里·皮雅特也临时取消了回国计划,与欧盟国家驻乌克兰大使们一起频繁出现在基辅独立广场为示威者打气。这期间,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关系密切的美国战略预测公司的雇员也出现在独立广场,给予反对派现场指导。另有几十名涉嫌可能危害乌克兰国家安全的西方人士被乌当局拒绝了入境申请。

三、提供关键支持

在重要关结点提供关键支持。当示威活动降温趋于和缓或可能遭遇重创之际,总是迫不急待的加以引导或施以援手,以便继续按西方剧本演绎下去。当乌克兰当局决定动用法律手段,对长时间占领独立广场的示威人群进行清场,示威活动有可能面临夭折时,西方及时地站了出来。美国政客、每次独联体国家发生“颜色革命”都少不了的一个角色、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及时赶到乌克兰给示威者助阵,一方面对当局施加压力,呼吁通过对话达成和平解决方案;另一方面,跑到基辅独立广场对示威者表示支持。当乌克兰当局通过并决定实施限制示威游行法,可能重创反对派组织的示威游行活动时,西方马上又站了出来。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所有人都有和平表达自己意愿的自由、参与自己国家未来的权利,对乌克兰抗议活动表达支持。美国副总统拜登以制裁相威胁,敦促废除反示威法、从基辅市中心撤出警察、总理辞职,建立一个能够领导乌克兰走向欧洲的政府。美驻乌克兰大使也表示,如果乌克兰实施紧急状态,美国将对其实施严厉经济和签证制裁。加拿大和欧盟也都表示准备对乌实施制裁。当乌克兰当局面对极端分子抢夺军方武器、占领冲击政府、护法机关,国家面临政变危险,决定展开反恐行动,反对派的示威活动面临挫折时,西方又一次急不可待地窜了出来。美国认为,“解除乌克兰紧张局势的责任在于政府”,要求乌当局同反对派领导人展开对话,制定政治改革方案。欧盟决定将对在乌克兰国内暴力事件中负有责任的人实施制裁,限制旅行和冻结资产,并禁止成员国向乌克兰出口防暴设备。而当反对派撕毁在西方调解并见证下的协议、逼走总统、组建临时政府后,美国很快表示,将全力支持新政府。正是西方的强力介入,才使事态一再升级。美欧是乌克兰危机的制造者。

四、提供舆论支持

乌克兰反对派在三个月的抗议活动中,西方主要国家政府、重要政治人物采用双重标准,罔顾事实、颠倒黑白,以一边倒的方式向乌克兰三个主要反对派给予舆论声援,把发生暴力冲突、造成流血伤亡的责任一股脑地推给亚努科维奇当局,异口同声地予以谴责。2013年11月30日,一万余名反对派示威者在基辅独立广场附近一处地点举行集会,被警察驱散。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立即“谴责”乌克兰政府的这一行动,实际上是鼓动反对派示威者进行更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西方主流媒体积极配合,把亚努科维奇塑造成独裁者形象,予以声讨。一些媒体则充当“歪曲信息的急先锋”。德国媒体大多指责普京总统“专制”、“不民主”,而作为亲俄派的亚努科维奇总统,他的“专制”、“不民主”和普京不相上下。德国媒体在乌克兰问题的报道上既片面又不公正。如每当乌克兰人走上街头游行支持亚努科维奇时,德国媒体立即称这些人是从乌克兰东部用大车子拉到基辅来的,而且获得报酬。反对派抗议期间,西方媒体记者蜂拥而至,基辅独立广场上的乌克兰饭店一时人满为患,“门口停着数辆装有卫星天线的车,可以直接传输画面,酒店里有许多记者在作直播”。而混入现场的美国记者(间谍)明目张胆地告诉暴徒:你们都装好微型摄像头,西方新闻媒体也会协助拍摄,你们一直射杀警察,扔炸弹,烧街道,警察总会受不了,一旦他们最后还手,西方就可以把这个放到媒体上面:“看,警察暴力镇压和平请愿的民众了”。西方在乌政治危机中刻意采取偏袒反对派、打压乌政府的立场,使乌克兰反对派看到了西方国家的支持,变得更加激进和鲁莽。

五、提供骨干培训

美国有一家总部设在纽约的非政府组织,专门为独联体国家青年运动和“街头政治”活动提供培训和资金援助。2004年“橙色革命”爆发前,就曾邀请数百名年轻人前来实习,每人资助3万美元,给处于民主化进程基础阶段的乌克兰培训“颜色革命”的骨干力量,对他们进行训练,教其“如何关注社会动态、关注人心向背,以及随着选举的临近如何引导民意的走向”,等等。乌克兰危机中,2004年“橙色革命”期间曾充当“革命者”角色、接受过抵抗运动培训的“波拉”组织,参与了抗议活动。示威人群中一部分暴徒训练有素、行动有指挥、装备良好的通讯系统。他们在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接受专业训练和必要准备后,秘密潜回乌克兰,西方间谍安排给他们发放狙击枪、手榴弹、炸弹,帮助他们武装起来,以几十人或几百人为一群行动,如“发条一样运行”,动作非常专业,就像特种部队一样。在近三个月里,一直是拥有武装的暴徒在向只能防守的警察攻击,狙击手射杀警察。

六、提供经费支撑

美国国务院新闻秘书曾说,“从1991年乌克兰宣布独立起,我们就一直在帮助乌克兰人建立民主制度,支持发展公民积极性和有效的国家管理,这些是乌克兰争取欧洲化的前提条件。我们投入了50亿美元来帮助乌克兰达到自己的目标”。

据乌克兰议员瓦季姆·科列斯尼琴科估计,美国最近十年向乌克兰投入了100亿美元建立所谓的民主。2013年美国向乌克兰拨出一亿美元作为援助欧洲一体化改革的资金。2013年12月通过互联网传播的一份《外国影响乌克兰的分析资料》说,美国是乌克兰的主要资助者,美国的钱是由国际开发署、美国国务院、全国维护民主捐赠基金会等机构来分配的。2014年2月25日,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致电正在基辅访问的爱沙尼亚外长佩特:“必须说服独立广场上的人在未来短期内一起坚守。我们正在准备短期、中期和长期的资金援助。我们需要一个政府,以便欧盟给予援助。只围住大楼是不够的。为此需要乌克兰议会发挥作用。”英国《卫报》报道,美国国务院、国际开发署、全国国际事务民主学会、国际共和学会、一些非政府组织,其他西方国家在乌克兰攫取巨大利益的部门和企业,为乌克兰反政府活动提供的资金越来越多。在西方资金支持下,乌克兰已产生一种新兴产业——不生产、不建设、不创造财富又能赚钱的职业示威或雇佣示威产业,形成了以参加闹事为业的职业抗议群体或雇佣抗议群体。有专人负责召集组织、吃住行全包、外加额外收入。受雇者日收入按工种分三档:30美元、50美元、100美元。30美元者多为社会闲散人员,他们不需要到广场中心地带,听招呼什么时间、到什么地段参加抗议,以壮声势;50美元者充当人体盾牌,负责用石块、棍棒等跟警察制造摩擦;100美元以上者则负责使用武器同警察制造暴力冲突。

乌克兰局势由单纯的对政府延缓入欧决定的和平抗议示威,发展到暴力冲突,强行夺权,改朝换代。美欧从中推波助澜,是局势一发而不可收拾的重要原因,其目的是在乌克兰建立亲西方的政权。西方所支持的乌克兰三大反对派领导人均具有西方背景,是乌克兰亲西方势力的代表。反对派主导的乌克兰临时政府组建后对西方投桃报李,一上台便启动了脱俄入欧的进程,也说明西方的努力在乌克兰确实收到了效果。

责任编辑:赵丹阳
来源: 昆仑策
相关推荐: 乌克兰政府西方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