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有机马克思主义”:还是西方大套路?

2017-02-13 11:37:36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摘要:佛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但现在的侍佛之人要么是看重香火,要么是祈求佛能保佑自己,谁愿意让自己下地狱?正如不是信佛的就是真佛,说自己的学说是马克思主义的就是马克思主义,或所谓“创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早就看穿了这些把戏,他说:“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是马克思讽刺社会上对他的学说的任意曲解和标榜的做法。

6401

现在又从所谓上帝对人类的悲悯中产生了“有机马克思主义”,它对“新自由主义”大加斥责,认为这种恶劣版本的资本主义只会导致越来越严重的生态危机,要拯救人类,不仅需要“科学发展观”,更需要在人们的心中建立对造物主及其创造的世界的敬畏之心。

简言之,人类需要回到上帝重建信仰(指向基督教),并产生内心的驱动力去战胜“贪婪”、“自私”,从而在人间建立乐土。在“有机马克思主义”中,它反对“新自由主义”但不反对私有制、资本主义制度,它主张从信仰去拯救人类,而绝口不提阶级斗争,幻想上帝的荣光就能普照世界,一举消灭这个丑恶的世界。

6402

这种“马克思主义”已经不仅仅是用挂羊头卖狗肉那么简单了,它和假和尚念假经一样,不仅霸占了真佛的位置,不仅欺世盗名,还要获取功名利禄,在资本家那里领取一份俸禄,在学校那里谋取教授的职位。马克思若在世,一定会说,我不是“有机马克思主义者”!!

和“有机马克思主义”一样,西方有形形色色的“马克思主义”,如“新马克思主义”、“后马克思主义”、等等,不要被它们迷惑,它们只是资产阶级左翼学者在批判资本主义弊病的过程中,借鉴了马克思主义而形成的一些理论观点,但它们与马克思主义相去甚远。它们批判资本主义只是为了实现“好的”资本主义,要么反对推翻资本主义制度,要么否认阶级斗争在推翻资本主义制度中地位和作用,要么否定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和意义等等。

总之,它们是资产阶级放心的批判者,是假马克思主义。当然我们也许能从中学到一些东西,但绝不能把它们看作是马克思主义的“创新”和“发展”,就把它们看作是资产阶级学者自我救赎的宗教吧。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批判它们的基础上吸收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6403

正 文

王治河试图“用一颗平常心”来弥合尹海洁试图“拆穿”的“‘有机马克思主义’的画皮”。(指中美后现代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治河撰文回击哈尔滨工业大学尹海洁老师《拆穿“有机马克思主义”的画皮》的文章。)

尹海洁说,有机马克思主义“用所谓的现代性否定经典的马克思主义”,是“借马克思的影响力兜售基督教哲学”。

王治河说,“我们不是基督徒”,“《有机马克思主义》一书作者克莱顿也不是基督徒”,“既然我们三个都不是基督徒,不知这个‘传教’从何说起?我们传谁的‘教’?替‘谁’传教呢?”

连续三句反问,答案就在其中:我们没有兜售基督教哲学,我们没有向中国进行宗教渗透。不过,王治河又说:“柯布博士倒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但他却是个坚决反对传教的基督徒”。

这就不好理解了。坚决反对传教还算基督徒吗?而且是个“虔诚的基督徒”。

还是看看柯布博士自己怎么说的吧。2008年9月,他在《求是学刊》发表文章说:“今天,信仰上帝的危机更加深化了。一个人受教育的程度越高,他就越不太可能相信上帝的存在。”

这对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来说,应该不是一件乐见的事情。可是,怎么才能拯救“信仰上帝的危机”呢?柯布博士提出,过程哲学能够改变这种状况。

6404

何谓过程哲学?其实就是20世纪英国哲学家怀特海的哲学思想。怀特海不承认物质实体的存在,只承认一系列相互联系的事件即过程的存在。他认为,宇宙是过程的集合,过程由上帝和世界共同决定,上帝永远不能单独创造,而是与被创造物共同创造。所以,过程哲学不赞成把人视为一切的中心,而坚持把环境、资源和人视为在自然中紧密相联的“生命共同体”。

基于这种反人类中心主义的哲学思想,柯布博士提出了建设性后现代主义。其经典表述是:“我们的后现代是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时代,这个时代将保留现代性中某些积极的东西,但超越其二元论、人类中心主义、男权主义,以建构一个所有生命的共同福祉都得到重视和关心的后现代世界。”

“主义”固然美好,现实却很残酷:西式发展观主导下的现代发展模式正使“地球表面的生命系统有史以来第一次受到人类行动的严重威胁”,全球变暖在加剧,海平面在上升,生态危机在日益逼近……

可是反观中国,2007年中共十七大把建设生态文明列为战略任务。这似乎让柯布博士看到了“这个星球的希望所在”,盛赞这是人类历史上破天荒的“历史性的一步”!

于是,“建设性后现代主义与中国马克思主义、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相互激荡、借鉴、融合,最终孕育出了一种与生态文明时代要求相符的新马克思主义:有机马克思主义。”

有机马克思主义激烈批判西方新自由主义,高度赞赏中国科学发展观。单看其思想主张,确实有许多值得借鉴之处,堪称“一朵美丽的花”;但追溯其思想根源,总是绕不开过程哲学、过程神学,套用一句列宁的话,那只是“一朵不结果实的花”。

不结果实的花,中看不中用。看着它,可以陶醉;用着它,不怕没作用,就怕反作用。

有机马克思主义进入中国,绝对不是要看的,而是要用的。柯布博士说:“我非常支持有机马克思主义,并盼望它在中国取得成功。……中国要在这个方向上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怎么才能在这个方向上发展?柯布博士说:“人们必须有很强的信念和责任感。他必须深爱真理,而且特别关注在地球上对于人类所发生的一切。……对于我们中的一些人来说,这种深度的关心来自我们的基督教信仰。”

但是柯布博士很明白,只有“我们的基督教信仰”是不够的,“我的希望在于,在我们的教育机构中,号召人们围绕着由服务造物而服务上帝来把生活组织起来再次成为可能。”

什么是“由服务造物而服务上帝”?而且还要围绕着它把生活再次组织起来。别怪我想偏,难道是要重建基督教信仰吗?

在柯布博士看来,重建基督教信仰,采用传统哲学“是不适当的”,因为信仰的危机就是由传统哲学造成的。相反,“过程思想能够帮助信仰,尤其是基督教信仰。”

怎么帮助信仰?柯布博士寄希望于“我们的教育机构”。“从教育开始,逐渐迈入建设性后现代的和谐社会。”(从幼儿园开始灌输上帝的正确思想--编者注)

6405

把柯布博士的路线图弄清楚了。看官也该明白了,是尹海洁把“大帽子”扣错了,还是王治河把“大帽子”摘错了?总之,他们有一个人错了。(尼采说,上帝死了。不过就算是上帝死了,有人还是要造出一个上帝出来。这就是叫不死心。反对造神的尹海洁老师错了么?--编者注)

责任编辑:赵丹阳
来源: 微信公号“求实之音”
相关推荐: 马克思主义西方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