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李北方:扯什么清真食品认证,还不是钱闹的

2017-02-12 09:23:00 作者: 李北方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摘要:在没有清真食品认证的毛泽东年代,一样有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现如今民族问题宗教问题抬头,也不是因为在吃的方面上出了问题。

打砸拉面馆的事件大家都听说过吧,有人想开家拉面馆,旁边拉面馆的人就来阻挠,要么搬到多少米之外,要么关门,否则就打就砸。一般来说,碰到这种事报警也不管用,警察和稀泥,因为闹事者会以其民族身份和宗教信仰来打掩护。一碰到民族问题宗教问题,政府也没办法,连说话都含含糊糊,这种状况持续好多年了。

0.webp

打砸拉面馆是哪门子民族问题宗教问题?谁都知道不是,这就是个利益问题,是抢生意。做生意的,谁都不希望有竞争,垄断多好啊,多出一个对手,就多一份竞争,就会分流一部分客源。把打算开张的拉面馆逼得关门了,是把竞争扼杀于萌芽状态,垄断地位就保住了,也就保住了更多的利润。

这是寻租行为。经济学意义上的“租”,指的是在经济活动中支付给非劳动创造的生产投入的那部分费用,也指经济活动中由各类排他性而产生的额外收益。

垄断即排他性。方圆几里如果只有一家拉面馆,那么想吃拉面的人会因为方便而宁愿为每碗拉面多支付一元钱,有多少人会为了省一块钱多走几里路呢?如果是坐车去,那就更不划算了,可能多花更多的钱。故而,打砸他人新开的拉面馆的行为,是典型的寻租。

从打砸拉面馆,还可以联想到近年来闹得沸沸扬扬的清真食品认证问题。后者也戴上了民族问题宗教问题的面具,主张清真食品认证甚至国家立法规范清真食品管理的人,往往满口大词,抬高其意义,说什么为了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啦,什么为了2000万各族穆斯林群众的利益啦,为了这个那个啦。但这些说法都是站不住脚的,在没有清真食品认证的毛泽东年代,一样有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现如今民族问题宗教问题抬头,也不是因为在吃的方面上出了问题。

2

清真食品认证也好,清真食品立法也好,深层次的动力在利益,在于通过认证来制造排他性,坐地收钱,即“寻租”。

以立法的形式规范清真食品认证,能保证所有穆斯林群众的利益吗?我看未必,这跟绝大多数普通穆斯林没多大关系,收益的只可能是一小部分人。我们不妨简单分析一下。

虽然有中国有十个少数民族信仰伊斯兰教,穆斯林人口达到2000万,人数不算少,但跟总人口比起来,还是很小的一部分。从日常生活的角度,生活在穆斯林集聚区的穆斯林会比较方便,而对于生活在以非穆斯林为主的环境中的穆斯林来说,就不那么方便了。我在喀什有一位穆斯林朋友,他曾经北漂了几年,后来回喀什了,过得很开心,他离开北京的一个主要动因是吃饭不方便。

我在北京也和穆斯林一起吃过饭,两个人的话,就直接去清真饭馆了。吃清真餐对汉族人而言不是问题,反正我觉得挺好吃的,但反过来就不行了。试想,一个办公室,十几个人,只有一个穆斯林,出去聚餐的话,未必会因为他一个人老去清真餐厅了,那么这个穆斯林可能就选择不参加活动了。穆斯林一般也不会去汉族朋友家里吃饭。总之,因为饮食上的习惯不同,穆斯林(尤其是生活在非穆斯林为主的地区的穆斯林)的交际圈会限制在一个比较小的范围内。

推广清真食品认证能拓展穆斯林生活圈子,使得穆斯林群众从此就可以出去愉快地玩耍了吗?还是不能。除非中国变得跟沙特一样,彻底地清真化。而这又是不可能的。

在饮食上,穆斯林仍然要么去清真餐馆吃,要么购买食材自己在家里按穆斯林的习惯做饭。在后者这种过日子的常态下,清真食品认证会有多大意义吗?我看也未必,没有认证的这么多年也过来了,每个穆斯林都有自己买肉买菜的渠道。有些食材的清真认证显然是没有意义的,比如炒菜用的植物油。

我特地就此问了一位穆斯林朋友,植物油搞清真认证有没有意义。他说以前曾经发生过用猪肉勾兑假冒植物油的情况,为了让穆斯林放心,就由穆斯林协会监制了。可是,猪肉和植物油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是不可能勾兑的,顶天是生产过程隔离不彻底,要么就是谣言,用来鼓吹清真食品认证的“紧迫性”。

还有一些清真认证就更没有必要了,什么清真糖、清真水、清真纸、清真水、清真盐、清真牙膏之类的,这是典型的清真认证泛化。即便从穆斯林群众的角度,这样的清真认证会对生活起到什么正面的作用吗?我看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4

曾经有过汉族商人把非清真食品冠以“清真”字样的例子,引发社会矛盾。就算不考虑穆斯林群众的信仰和喜欢,这么干也是商业欺诈行为,理由惩处。但这种个别现象能成为清真认证泛化的理由吗?显然不能。

不难理解,被泛化了的清真认证标识,重点已经不在“清真”上,而在“认证”上。清真标识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授权使用的,这个权力必然会归到伊斯兰协会的手中,而认证是要收钱的。从商业的角度看,认证基本上相对于无本买卖,坐地收钱。一旦立法的形式对清真食品认证进行了规范,那么食品市场就会有一个固定的份额要过一道“清真认证”的手,缴纳认证费。这部分收益可以是巨大的,那么掌握了这个权力的伊斯兰协会在某种意义上就变成一个“小税务局”了。

5

认证的越多,收费(税)就越多。在巨大经济利益的刺激下,自然会产生鼓吹清真认证泛化的动力。【以清真认证的名义产生的经济收益不止于认证费这一部分,但这里就不进一步分析了,本文的目的仅在于讲清楚最基本的逻辑。】

这部分以宗教问题的名义收的钱,会属于2000万穆斯林所有吗?不会,只会让一小部分人收益,捞个盆满钵满,而大多数穆斯林群众并不会从清真食品认证中获得什么实在的收益。

本文的目的是从经济的逻辑对清真食品认证问题做一个分析,但这个现象背后隐藏的扩张冲动绝不仅仅是经济的,还有其他目的。要实现其他目的就得圈钱,圈到钱就可以干更多的事。去年,宁夏省委书记李建国在一次讲话中已经把清真标识泛化提高到国家安全的高度来对待。这是非常正确的。

6

简单地总结以下两点:

第一,清真食品认证的直接推动力是经济动因,伊斯兰宗教组织通过把认证权力揽到手中,可以获取巨额的经济利益。这部分利益在经济学上叫做“租”,推动清真食品立法是典型的“寻租”。我们不是反对寻租吗?那么就应该反对清真食品立法。

第二,以上简单的分析可以说明,清真食品认证带来的收益并不会惠及全体穆斯林,而只会养肥一部分伊斯兰宗教人士和打着伊斯兰招牌的商人。清真食品立法是打着宗教问题民族问题的幌子被提出来的,我们姑且承认这算是宗教问题和民族问题,也要进一步地用阶级分析的方法才能更深地理解其本质——绝大多数穆斯林群众在宗教相关问题上只是被少数宗教上层人士当作了工具。请牢记毛主席的论断: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

责任编辑:赵丹阳
来源: 微信公号“行走与歌唱”
相关推荐: 李北方清真食品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