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李旭之:中国警察不能学成美国警察

2017-02-03 10:47:54 作者: 李旭之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警察这个统治机器,是在人民手中为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统治机器,每个警察都属于人民的一员,警察与群众是一个阵营里的,而不是对立的。

640

除夕夜,一年中最讲究团圆的夜晚,哈尔滨民警曲玉权在出警中被歹徒袭击,牺牲了,他的家庭在别家团圆的时候却破碎了……这三男两女的歹徒是多么的心狠手辣。

民警曲玉权的牺牲,又一次引起人们对警察配枪的争论。如果他有枪,像美国警察那样,稍有不服从警察口令的举动,就可以鸣枪,危险时一枪击毙。说中国警察屡遭被袭,原因是中国警察没有像美国警察那样配枪,没有美国警察那样绝对权威。说中国警察要像美国警察的权威那样,任何人被警察盘问前,先要双手抱在脑后,没警察口令,不许乱动。

640

我们完全看到中国警察基本没有配枪,连警棍也很少有佩戴的,中国警察除了一身警服在身,和我们普通人没有差别。中国警察在形象上是很亲民的。

我们都能看到,中国警察是很辛劳的,“有困难找民警”是群众都知道的一句话,老人丢了猫,想到的是警察,房顶漏雨,想到的是警察,中国警察真好像是群众的保姆。

是警察在保一方的平安,我们的平安日子,有警察队伍的几份辛劳,没有警察的执勤,我们将忐忑,我们将恐慌。对于警察的被袭和牺牲,我们普通人除了感激他们和为牺牲痛心之外,给予不了他们什么,我们只祈愿每个警察执勤能平安而归,祈愿中国的警民和谐。

中国警察的警民一体,是社会主义制度给我们的宝贵体制,警察再也不是五四运动、一二九运动中端着水枪吱水,轮着警棍暴打学生的黑狗子,再也不是见了富人都弯腰见了穷人则怒目的狗腿子。新中国几十年来,人民警察虽然是执行国家暴力机器的“暴力”执法者,但却是融入普通群众中的,跟普通群众没有差别的,能使用暴力的却很少使用暴力的执法者。

640

中国警察是社会主义警察,这一点是必须再次强调的。警察有同志被歹徒杀害牺牲了,我们痛心牺牲,我们痛恨歹徒残暴。很多人痛惜警察的被袭击,就让警察如美国警察那样配枪的爱警之心完全能理解,但是更需要明确的,美国是资本主义制度,我们是社会主义制度,两种对立的制度,很多方面是不能模仿的。

我们中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宪法上写着占绝大多数的工农商学兵是国家主人,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统治阶级。警察虽然是国家机器中的暴力机器,是统治机器,但是警察这个统治机器,是在人民手中为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统治机器,每个警察都属于人民的一员,警察与群众是一个阵营里的,而不是对立的。警察的职责是一同与国家主人人民群众一起对少数敌对分子实行专政,在平时,警察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时没有配枪的需要,处理方式主要是批评教育,只有在对敌对分子执行专政职责的时候,才有用枪的必要。

640

然而时过境迁,群众丧失了国家主人的地位,成了弱势群体,但警察仍然是国家暴力机器,成了为官僚和资本服务的工具。在官僚资本与人民群众发生冲突的时候,一些警察成了与人民群众利益对立的帮凶,成了维稳的主力,群众对部分警察的感情逐渐由爱而恨,将他们对社会的不满、弱势中的压抑,在矛盾点冲突的时候,发泄到了第一线与群众广泛接触的警察身上,成了发泄打击的对象。

如果中国警察成了美国警察的样子,就走向了群众的对立面,现在一些群众敢在警察面前“张牙舞爪”,从情感上说还是以一家人的心态看待警察,如果中国警察像美国警察一样的绝对权威不得侵犯,对警察就全部变成了恨,即使表现不敢说个“不”字,但内心却是疏远敌视的了,那些主张树立中国警察绝对权威的人士,看似是爱护警察,实则将人民警察推向群众的对立面,陷警察于人民之外的境地,何况每名普通警察脱下警服就是一名普通百姓呢。

警察被歹徒袭击或杀害,我们都很痛心,惋惜他们的牺牲,但是歹徒总是少数,歹徒的门额不会写上“我是歹徒”的标签,他们混杂在群众中,有时难以分辨,有时人民内部矛盾会转化成敌对矛盾。但是警察的职责是保护人民,如果在不能分辨的时候,如美国警察一样,对一些稍微过激的群众行为实施开枪,就会激化不必要的矛盾,或者枪杀了群众,杀敌对分子,群众会理解和支持,一旦错杀,就会成为政治事件,削减人民警察的人民色彩。在当今警察队伍也存在参差不齐的情况下,一些恶警将更加气焰嚣张,一些公知也会对警察的错杀制造出一起起的反对警察以至反对党和政府的事端出来。

中国警察是人民警察,这绝对不能改变,而且必须要坚持下去,在出警中牺牲的警察,我们要悼念他们,不忘他们的奉献,而且还要感激他们为人民为国家做出的痛苦牺牲,正是因为这种痛苦的牺牲,得到了广大人们的同情,得到了人们对警察队伍整体上的肯定和爱戴。他们的牺牲保住了人民警察的人民性的本色,这是他们的牺牲对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警察队伍最大的不可磨灭的贡献。警察个人的牺牲,是个人和家庭的悲剧,但是在对待警察队伍的整体性质上,不能以个人的感情为标准,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原则性大问题。如果中国警察成了为美国式警察,在当今中国社会里,就将失去人们对警察存留的最后一点的同情、感动和爱戴。

640

可以做到的是,在当前中国社会戾气太重的时候,必要时警察可以佩戴枪支,以更大程度地威慑歹徒分子和袭警行为,但是配枪不等于可以随便开枪,开枪必须严格,开枪必须是在条例规定的情况下,不能引发因开枪致错所造成的政治性事件。

那些要把中国警察搞成美国警察模样的主张,是继续要推动中国由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变成美国式资本主义国家,改变中国警察的性质,把警察变成少数人统治大多数人的暴力工具。如果中国警察变成美国式的警察,我们也知道,美国的犯罪率和监狱犯人数是世界第一位的,难道希望它带给人民的也是这些数字吗?

640

中国警察要拒绝学美国警察,做个自己是中国社会主义国家的警察。对于中国警察当前时时处于的两难境地,该是需要国家管理者需要反思一下为什么出现这些问题,为什么很多人身上有太重的戾气,是需要想想该怎样走好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是该怎样把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再还给人民,走上正确道路的社会主义国家里,还会有严重的警民冲突发生吗?因为不许忘记的,我们曾经有过一个比较美好的警民团结一家人的时代。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昆仑策
相关推荐: 中国警察美国警察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