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罗思义:特朗普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 如意算盘打得响吗?(4)

2017-01-23 10:06:24 作者: 罗思义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自称为“普京迷弟”的特朗普频频向普京示好在美国引发巨大争议,而了解特朗普意欲同普京建立良好关系背后的原因——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非常重要。

俄罗斯国内势力对特朗普欲调整俄美关系持何立场?

那么,俄罗斯国内势力对特朗普欲调整俄美关系持何立场?如果特朗普成功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又将会对中俄关系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要回答上述问题,就得先分析俄罗斯国内形势。美国并没有误判,俄罗斯国内的确存在强大的亲美势力。俄罗斯很大一部分寡头一夜暴富是由于20世纪90年代的私有化,他们一点都不爱俄罗斯。

对于俄罗斯是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他们也并不在乎,他们在乎的是他们是否富有。这些势力只会乐意看到俄罗斯加入特朗普的反华联盟,而不会关心这是否会危害到俄罗斯。即使特朗普只是暂时性地示好,他们也会趁机鼓动俄罗斯人加入反华联盟/亲美联盟。

但普京的存在可能会令形势朝着他们所期望的相反方向发展。美国曾直接尝试让普京下台,以实现俄政权更迭。出于直接的政治而非心理原因,普京有充分的理由不信任美国。

此外,俄罗斯军方和安全部门也非常清楚,美国对俄罗斯怀有深深的敌意且长期持续地试图削弱俄罗斯。尽管普京作为俄罗斯总统,其有义务尽一切可能争取解除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但迫于压力,他不能牺牲俄罗斯国内的爱国者利益,或者更狭隘地说牺牲他自己的执政团队的利益。

美国的计划是什么也显而易见。如果美国能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并成功地削弱中国,那么美国将会转手过来寻求削弱俄罗斯——美国这些势力今天能反华,明天就能反俄。

此外,正如上文所指出的,美国内强大的反俄势力不会轻易就允许特朗普完成与俄罗斯恢复友好关系的过程,甚至当特朗普任期结束时,他与俄罗斯所达成的任何协议也几乎肯定会被终止。

事实上,正如上文所分析的,这种情况可能会更早发生,因为美国一部分有利益关联的政治建制派决定掣肘或削弱特朗普政府施政,比如俄罗斯问题——如果特朗普在压力之下还不对其政策不做相应的调整,这些势力必要时甚至会可能寻求逼他下台。

俄罗斯人最终明白,他们被美国愚弄了。当苏联1991年解体时,世界上可能没有哪个国家比俄罗斯更亲美了。但25年来,耳闻目睹美国穷尽一切可能削弱俄罗斯后,俄罗斯人才醒悟过来,他们被美国骗了。世界上现在可能很少有国家像俄罗斯一样反美了。

出于所有这些原因,美国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存在强大的障碍。客观来讲,对现在的俄罗斯来说,与中国这个重要国家保持良好的关系有助于保护俄罗斯免受美国的进一步攻击。因此,俄罗斯的爱国利益一致同意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

他们明白,削弱中国,不过是美国用来对付俄罗斯的一种新招而已。但受寡头和其他非爱国力量主导的俄罗斯买办势力,不会在意他们的国家是否被削弱,他们只关心他们的财富。因此,特朗普的反华策略符合俄罗斯这些非爱国势力和买办势力利益。

对于特朗普的出招,中国应如何接招?

中国在这些地缘政策上的利益也非常明确。对于俄罗斯,中国与美国的不同之处在于,中国与俄罗斯保持良好关系的战略优势,是中国不寻求削弱俄罗斯。与俄罗斯保持良好的关系,不仅符合中国一直所倡导的“双赢”的外交理念,而且也可以保护中国漫长的北部边境线。

但与俄罗斯的良好关系面临美日联盟的威胁。那么。中国应如何应对这个重要问题?

中国能否尽可能清楚地对俄罗斯阐明中俄关系的重要性,就至关重要。从所有报道来看,中俄政府最高层均支持中俄发展友好关系。但除中俄政治与军事界外,还有谁了解美国对俄罗斯和中国的军事威胁这样的问题呢?中俄均有大量关注且非常了解地缘政治问题的政治家、知识分子、学者等各阶层人士。

中国明确的解释不仅直接有益于中俄友好关系,而且中国了解俄罗斯的核心利益比如乌克兰问题,是建立最牢固的中俄关系的基础。虽然没有迹象显示,俄罗斯对“一个中国”的立场有所松动,但对俄罗斯清楚强调这一问题等其他事关中国核心利益的重要性,对中国也是有益处的。

但建立最牢固的中俄关系仍有大量的额外工作要做。广泛报道中俄军事关系就非常好——显然两国清楚地了解美国带给两国的威胁。通过上海合作组织建立的制度化联系也非常好。

但从笔者的角度来看,其他领域也需要进一步加强合作,特别有必要从经济层面深入研究中俄拥有共同经济利益的领域。比如,俄罗斯可以对华出口能源和先进军事装备,作为对进口中国制造产品的交换。这很重要,但这种说法太狭隘。

按照购买力平价(PPP)计算,俄罗斯人均国民总收入比中国高三分之二以上。也即是说,俄罗斯的生产率水平明显高于中国。因此,中国和俄罗斯分别拥有不同的生产优势。

俄罗斯还需要更多更深地融入中国的一带一路,以及其与欧亚经济联盟关系的讨论。比如,在最近的一个研讨会上,就有人提出一个合理的观点,一带一路地区似乎遗忘了俄罗斯的西伯利亚铁路,没有视之为一带一路地区重要的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因此,在经济和贸易领域进行最大程度的合作是当务之急。

另外,还需要在政府和民间层面加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旅游与文化之间的联系。

所有这些问题需要从中俄两国最大的共同战略利益,以及两国爱国利益的角度来考虑。还应当指出的是,美国情报机构试图破坏中俄关系所采用的手段,不是利用明显的亲美分子,而是利用两国的极端民族主义者传播一些似是而非的谎言,比如在俄罗斯传播“数亿中国人打算迁往并占领西伯利亚”的恐慌性言论,在中国则呼吁“抵制中俄边界新约”。

对所有这一切的共同框架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特朗普团队的战略目标是企图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这样的政策不仅不符合中国利益,而且也不符合俄罗斯自身利益。

中国应明白,特朗普并不是真着迷俄罗斯和普京,这仅仅是特朗普反华政策的核心所在而已。

作者简介

我曾于1992年初写了一篇题为《中国的经济改革为何成功,而俄罗斯怎么会落败?》的俄语文章,发表在俄语媒体,该文准确地预测到中国的经济改革将会取得成功、俄罗斯的“休克疗法”将会遭受失败。

从1992-2000 年,我一直住在莫斯科,在此期间我写了许多分析文章,包括我1996年所写的文章《俄罗斯爆发金融危机的现实基础 》(Foundations of the Financial Crisis of the Russian State),也预测到了1998年俄罗斯金融危机。

这之后,我受邀与俄罗斯副总统和总统叶利钦的首席经济顾问进行多次公开辩论,与包括俄罗斯外交部长、俄罗斯总统经济顾问、俄罗斯议会主席、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主席等在内的俄罗斯多名高级官员多次会面,以及与许多跨国公司合作,等等。当时我准确地预测到苏联将会崩溃,北约将趁机部署兵力到俄罗斯边境。

我在任俄罗斯企业顾问期间,曾预测到俄罗斯经济在俄罗斯前总理普里马科夫,以及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治下会开始复苏。我于 2000年离开俄罗斯返回英国,并于当年担任伦敦市长经济顾问,负责制定经济政策。过去25年对中国与俄罗斯经济政策的比较分析以及准确预测,让我有幸成为中国新型智库之一的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的首位全职外国雇员。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观察者网
1 2 3 4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