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罗思义:特朗普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 如意算盘打得响吗?(3)

2017-01-23 10:06:24 作者: 罗思义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自称为“普京迷弟”的特朗普频频向普京示好在美国引发巨大争议,而了解特朗普意欲同普京建立良好关系背后的原因——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非常重要。

美国外交政策专家早有此意。早在2012年,《大西洋前哨报》(the Atlantic Sentinel )就刊文指出,美国应改变尼克松联华对抗苏联/俄罗斯的战略,而是联俄抗中。就像尼克松和基辛格寻求联合“龙”牵制抗更强壮的“熊”一样,美国是时候考虑改变策略了。

美国著名的外交政策专家扎克利·凯科(Zachary Keck)于2013年指出:“在某些时候,美国必须做出选择,其他地区的问题是否足够重要到要破坏与俄罗斯在太平洋的关系。在亚洲世纪,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不’。”

这一分析得到了向美国提供建议的亚洲重要战略家的大力支持,最具代表性的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新加坡是美国对抗中国的重要盟友,马凯硕则是新加坡顶级战略家之一,也许他的构想会被特朗普视为宝典。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

马凯硕认为,奥巴马/希拉里所推销的民主自由纯属废话,应该停止。他指出:“ 第一,停止推广民主的意识形态‘十字军东征’。”这与特朗普的做法不谋而合。

然后,马凯硕就美国政策总结道:“ 第二,拥抱俄罗斯,并且是有意识地这样做。北约不明智的扩张并未加强西方的安全,只不过把俄罗斯变成了自己的敌人。但当西方最终醒悟过来,要对付一个崛起的中国时,俄罗斯恰恰可能是平衡中国力量的必要地缘政治砝码。

当下,西方对俄罗斯实施了制裁。这种损害自身利益的冲动做法充分表明,西方的地缘政治智慧在衰减。”特朗普欲拉俄抗中显然是基于此。

要实现这样的地缘政治调整,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美国就需要对俄罗斯软硬兼施:如果俄罗斯拒绝加入反华联盟,那么美国将继续保持对俄罗斯的制裁,即来“硬的一面”。反之,美国将解除对俄制裁,即来“软的一面”。这样的政策(而非对俄罗斯示好、崇拜普京、黑材料掌控),与特朗普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时谈及的美国对俄政策(胡萝卜加大棒政策)一致。

总之,特朗普对俄罗斯示好的政策,只不过是其反华政策的另一种表现形式而已。除中国政策外,特朗普拉拢俄罗斯加入新的反华联盟的障碍是什么?它们可以划分为俄罗斯以外的障碍和俄罗斯国内的障碍。

特朗普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所面临的障碍

先谈俄罗斯以外的障碍。首先是以色列和美国内亲以色列的强大的游说团。以色列并不认为中国是其主要敌人,伊朗才是,但伊朗是俄罗斯的盟友。因此,以色列担心,如果特朗普与俄罗斯交好,那么美国将不再会真正对抗或者攻击伊朗,并进而向伊朗让步。

出于此原因,美国内亲以色列的强大的游说团不会支持美国与俄罗斯保持良好的关系,除非俄罗斯同意放弃与阿萨德和伊朗等被以色列视为敌人的势力的结盟。

其次,如果特朗普与俄罗斯达成协议,那么其将不得不对普京作出一些让步。普京不是傻瓜,不会把甜言蜜语当真,而是会想得到真正的实惠,比如要求美国对叙利亚等问题作出一些让步,更甚者是要求美国将因乌克兰问题对俄罗斯实施的经济制裁取消。

确切地说,“乌克兰”应称之为“乌克兰政府”,因为其现在并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乌克兰问题对俄罗斯来说最为重要。首先,其对俄罗斯具有决定性的军事意义。乌克兰首都基辅距离莫斯科仅750公里,因此乌克兰存在外国军事势力对俄罗斯是一个致命的威胁。

北约东扩后,撇开合理的军事战略考量不谈,俄罗斯对美国不将外国军事力量推进到俄边境地区的承诺的信心为零。

其次,“东乌克兰”现在是与俄罗斯紧密相连的重要经济地区。如果这一地区并入俄罗斯, 那么无论在法律上,还是在实践上,俄罗斯的经济实力都将增强很多;如果失去这一地区,俄罗斯的经济实力将被大大削弱。

“东乌克兰”是重要的工业综合体,如果其实质上重新并入俄罗斯,俄罗斯国家实力将较德国和法国有所上升。

第三,有必要了解的是,“东乌克兰”地区这一说法并不贴切,这是一个名为“俄罗斯西部”的国家。从人种、语言、宗教、文化看,“东乌克兰”人就是俄罗斯人。他们被称为“乌克兰人”的唯一原因是其隶属前苏联时无足轻重,而且苏联加盟共和国之间是不设边境的。

由于种族、宗教和文化与俄罗斯完全一样的事实,“东乌克兰”居民视自己为俄罗斯人,也希望并入俄罗斯。

乌克兰东部地区大部分民众以俄语为母语(来源如图所示)

这就是为何亲美势力发动政变后,只能采取爆炸、炮击城市、屠杀等极端的暴力军事行动,以逼迫”东乌克兰“人重回乌克兰政府管辖的原因。在目睹基辅的亲西方政权对顿涅茨克等地区的俄罗斯族采取的暴力军事行动后,他们从心理上和政治上更不可能重回乌克兰政府管辖。

同样,当基辅政权使用军事暴力手段针对该地区平民时,俄罗斯民众也视他们为自己的同胞。

尽管俄罗斯国内对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态度不乏批评的声音,但他的支持率仍然很高。批评普京的声音不是在于他对乌克兰太过强硬,而是不够强硬。因此,美国与俄罗斯恢复友好关系的任何政策,就不能不考虑到得对俄罗斯做出实质性的让步。

但对德国、法国等西欧国家来说,美国对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让步,无疑是把他们置于危险的境地。没有美国的怂恿,这些国家不会选择与俄罗斯在乌克兰作对。他们此前就明白,没有美国参与,单靠他们与俄罗斯作战,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如果他们真与俄罗斯开战,那么俄罗斯而非西方(美国、法国、德国),将会成为东欧最强大的力量。

因此,美国内反对美国与俄罗斯达成协议的主要有两大团体,一个是亲以势力,另一个是亲欧势力。这些势力害怕,若特朗普成功拉拢俄罗斯加入反华联盟,将会迫使美国在一些问题上让步,进而影响以色列和西欧利益。因此,每天都可在美国媒体上看到,美国统治集团内部对美国应与俄罗斯保持怎样的关系吵得不可开交。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观察者网
1 2 3 4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