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胡晓光:俄中产阶级盼经济早日复苏

2017-01-10 11:12:4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摘要:俄政府承认,经济危机一个严重的后果是居民实际收入连续减少,社会贫困化加剧。俄高等经济学院指出,在俄社会结构中60%的人口属于中间阶层,其人均收入在中位数的75%-200%区间内,中位数则是最低生活费用的1.5倍。目前俄最低生活费用为10187卢布(约合159美元),因此60%的俄居民月收入为11460卢布至30560卢布,换算成美元则是179美元至477美元。

俄罗斯经济近几年来遇到严重困难。2016年,由于俄政府制定有针对性的反危机措施并开展卓有成效的工作,俄宏观经济形势到年底已出现好转。俄罗斯普通百姓怎么看待这几年的社会经济发展情况和自己的生活?在2017年他们又有哪些期望?

纳塔利娅·科瓦连科是一位资深记者,目前在一家大型新闻网站工作。2014年秋天俄货币卢布汇率暴跌迄今,科瓦连科深受经济危机之苦,一直未能恢复元气。“以前我们全家每年到国外海边度假两周,住五星级酒店。现在卢布工资虽比那时高,可那样的休假再也享受不起”。谈及新年愿望时,科瓦连科第一句话就是:“我希望2017年经济稳定!”

农业是俄经济亮点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俄经济曾短暂复苏,随后疲态尽显,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速度连年下滑,2011—2013年的增长率分别是4.2%、3.4%、1.3%。2014年仅增长O.6%。2015年俄经济陷入严重困难,萎缩3.7%,是自2009年以来出现的第二次下降。

俄总统普京在2016年底举行的年度大型记者会上说,2016年俄GDP降幅可能为0.5%-O.6%。同时,资本外流情况大幅好转:资本外流规模2015年达570亿美元,2016年有160亿美元左右。此外,农业、化工、轻工业、机械制造业等领域已经出现增长。国防工业领域劳动生产率更是出现“爆炸式”增长,给民用工业发展带来积极影响。目前俄工业领域从国外进口各种制品的总最已减少10个百分点,“这是一项重大进展”。据俄联邦统计局预计,2016年俄通货膨胀率为5.4%。这是苏联解体以来最低的一年。

资料图

农业是俄经济最大亮点。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称,农业是近些年唯一稳步增长的经济部门,是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它不仅是增长的驱动器,而且是奠定基调和情绪的领域。2016年俄农业生产增幅逾4%,粮食收成超过1.19亿吨。俄农业部认为,鉴于油价下跌,粮食生产独占螯头,“粮食是我们的石油”。

缺钱仍是最大难题

另一方面,俄经济尚在危机中挣扎,尚未实现正增长。缺钱仍是俄面临的最大难题,政府必须继续勒紧裤带过日子。

2017年和2018—2019年联邦预算是近14年来俄最困难和最严厉的预算之一,俄政府已经从2017年1月1日开始执行。编制联邦预算的基础指标是:未来3年年均油价为每桶40美元,通货膨胀率不高于4%。预计,美元平均汇率2017年为67.5卢布,2018年为68.7卢布,2019年为71.1卢布。

俄政府承认,经济危机一个严重的后果是居民实际收入连续减少,社会贫困化加剧。俄高等经济学院指出,在俄社会结构中60%的人口属于中间阶层,其人均收入在中位数的75%-200%区间内,中位数则是最低生活费用的1.5倍。目前俄最低生活费用为10187卢布(约合159美元),因此60%的俄居民月收入为11460卢布至30560卢布,换算成美元则是179美元至477美元。

据官方统计,俄贫困线以下人口在2014年超过1600万人,2015年增加到1920万人。到2016年7月初,俄有2140万人收入低于最低生活费用。

俄罗斯2004~2016年贫困率(图来自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

另一个严重后果是,俄中产阶层生活水平下降。经济学家强调,受卢布贬值和通货膨胀伤害最大的是中产阶层。

俄经济学家确定的中产阶层标准是:受过高等教育,收入不低于联邦主体平均工资,个人存款够买一辆汽车。而据俄媒体报道,瑞士银行界确定的标准是,年收入超过1.8万美元的俄公民属于中产阶层。

俄中产阶层包含两个差异很大的群体:第一个群体是知识阶层,包括医生、科学工作者等。他们以其受教育程度、社会政治活跃度和自我感觉跻身中产阶层,其中的收入和财产地位因素要少一些。第二个群体是强力部门人士和国家公务员,他们的收入高于全国平均收入水平。

根据俄储蓄银行计算,从2014年第三季度俄经济开始衰退到目前,将自己归入中产阶层的俄居民比重从61%减少到51%,即减少了1400万。社会阶层地位下降的主要因素是开支增长超过收入增长。俄总统直属俄国民经济和国家公务员学院2016年7月初公布报告说,由于收入下降,部分医生和教师掉出中产阶层。而据瑞士银行界人士估计,俄中产阶层目前仅占成年人口的4.1%,是世界最差指标之一。

在俄官员和分析人士看来,俄整体经济形势目前处于待机状态:似乎最坏的时候过去了,准备启动,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没有人按下按钮。2016下半年俄经济出现活跃迹象,但俄经济发展部预计,不会早于明年才能实现1%左右的稳定增长。

一些经济学家预测,俄罗斯人生活水平将进一步下降,贫困和不平等继续加剧。

“困难激发巨大潜能”

奥莱塔·布尔利亚耶娃是一位医生,在莫斯科一家医院就职。她讲述了莫斯科医生的生存状况。她说,医生工资低,工作负荷过重,几乎没有时间照顾家庭、休闲,甚至休息一下。医生职业没有吸引力。结果,目前医生严重缺员,这可以解释为何医院排长队、为何难以获得专门医疗救助,为何提供的医疗服务质量打折扣。

普京(资料图)

布尔利亚耶娃认为,2017年最迫切的任务是提高工资,那样的话年轻的医生就不会流失。普京多次讲,到2018年医护人员的工资应该达到工业部门的水平。因此,她和同事期待2017年工资上涨。

2016年12月31日晚,普京在向全国发表的新年献词中说,2016年遇到的困难把俄罗斯人民团结在一起,激发巨大潜能并为2017年昂首前进提供强大储备。他说:“主要的是,我们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力量。相信自己的国家。我们仍在努力奋进,继续工作。”

普京的讲话充满正能量。听起来,俄国家元首了解来自中产阶层的科瓦连科、布尔利亚耶娃的心愿,而且给她们及俄罗斯人民作出了承诺。

科瓦连科隐约感觉到2016年形势开始好转,人们乐观情绪增多,“我希望2017年这一趋势持续下去”。她还希望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后俄美实现关系改善。“那样的话,俄罗斯就能把用于国防和军事工业的一半花费用于满足社会需求,用于医疗、教育,人们的生活就会舒适得多”。

天上不会掉馅饼,努力奋斗才能梦想成真。据俄官方媒体报道,普京已经要求政府在2017年5月前制定2025年前发展经济的具体行动计划,要求在2019年至2020年让俄经济驶入快车道。

责任编辑:赵丹阳
来源: 《参考消息》
相关推荐: 俄国中产阶级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