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宋鲁郑: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中美“大战”

2017-01-08 17:55:00 作者: 宋鲁郑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特朗普从竞选到今天一直保持不变的特色就是以他独特的方式得罪几乎所有的人。搞政治的都知道,从政第一原则一定要敌人越少越好,朋友越多越好。看来除了物理定律他无意(或无力)打破,其他都不会令特朗普知难而退。

特朗普从竞选到今天一直保持不变的特色就是以他独特的方式得罪几乎所有的人。搞政治的都知道,从政第一原则一定要敌人越少越好,朋友越多越好。看来除了物理定律他无意(或无力)打破,其他都不会令特朗普知难而退。

由于中美在全球的份量和双边关系的重要性,任何风吹草动就能令已经风声鹤唳的全球作出极为敏感的反应。所以尽管特朗普矛头遍指全球,但唯独涉及到中国时才有巨大的震撼效应。比如一通电话竟然产生了特朗普本人都想不到的风暴。这自然会误导世界的吃瓜群众,以为中国已经由美国最重要的竞争对手变成它的头号目标。

但事实上,正如开篇所言,特朗普是针对所有他认为有损美国利益的国家的。不管是多么悠久的盟友如欧盟,也不管是遏制中国多么重要的伙伴,如日本、印度,他都不给情面,通通冒犯。中国说远亲不如近邻,但他对加拿大和墨西哥也是火力全开,一个要修改北美贸易协定,否则就退出,一个则要建一座“柏林墙”,阻止“强奸犯”、“刑事犯”们的进入。

这就是理解即将到来的中美冲突的第一点。重要的事重复三遍:特朗普并不仅仅是针对中国,而是针对所有他看着不爽的国家。

第二,特朗普时代中美冲突的本质和奥巴马不同。

简而言之,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和中国的冲突是战术性的、追求经济利益为目标的,而不是战略性的,不是意识形态的,也不是为了遏制中国的崛起。

如果是为了遏制中国,特朗普就不应该公开宣称废除TPP。TPP被美国军方称为重要性堪比航空母舰。但更重要的是没有了TPP美国要想遏制中国就少了重要的经济支柱。此举还得罪遏制中国的重要盟友日本,更在全球丧失了公信力:以后还有哪个国家愿意和美国绑在一起?正如新西兰总理所说,我们当然愿意加入TPP,但假如不可能,我们会选择中国。这等于无形中帮助中国壮大朋友圈嘛。

更何况,要遏制如此庞大的中国,特朗普需要收缩战场集中精力来应对,而不是如同现在一样搞全面烽火。现在看来,除了俄罗斯和以色列之外,他没有不得罪的。他就不怕大家和中国联手吗?

应该说,中美这种层次的冲突本应不会激烈,也不难解决。而且中国也有足够的筹码和实力进行周旋。但由于特朗普缺乏经验和商人特性而采取的方式却有可能使得双方的冲突激烈化和难以收场。比如他公开叫板而不是放到台下进行交易。亚洲的面子文化十分重要,别说要合作成功就是要友好相处,过不了这一关也绝无可能。尤其是今天的中国日益强大,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大幅上升,领导核心也是强势有为,中国不买账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这里还需要指出一点的是,特朗普是商人,自以为什么都能交易。这种逻辑放到政治场域中就很难行得的通。比如台湾。对于中国大陆而言,无论什么代价都不可能放弃台湾。

第三则需要说明的是特朗普的性格。

这里需要列举几个生动的实例。有记者曾形容特朗普的一家酒店装潢有点过时,他在推特上咒骂对方是“真正没有信用的垃圾”,这种愤怒足足维持了两年!

他因为不喜欢《纽约时报》专栏作者柯林斯的一篇文章,就把她的文章上的照片圈起来,写上“一只狗的脸”寄给她。要知道这可是在有着浓厚尊重女性和记者传统的西方啊。

SPY杂志上世纪八十年代说他手指短,结果二十多年就一直被特朗普骚扰。2016年4月编辑安德森又收到投身于激烈选举中的特朗普的信:是一篇有他手照片的文章,特朗普不仅把他的手圈起来,还写了一句话:“一点也不短”。

《福布斯》杂志说,每次宣布排名都有富豪打电话来,或者不想被列入,或者认为自己的资产被高估。只有特朗普打电话抗议自己的资产被低估!

后来SPY杂志给美国的一众富豪寄了一张十三美分的支票,想看看有谁会兑付。没想到特朗普就是其中之一。

从中不难看出,特朗变更最突出的性格特点就是易冲动、不考虑后果、我行我素、反复无常、极端自负、叛逆性、报复心和好胜心极强。你越是反对的,我越是要做。大选结束后,时代周刊出了特朗普特专刊,引用了RNC 战略家SEAN SPICER的这样一个评论:“不要告诉特朗普你不能做这个,停止做这个。而是要说你知道这样会更有帮助,或者更有效。”

当然十三美分的支票也说明,特朗普的商人本性也很极致,一点小便宜都不会放过。

显然,对于一个七十岁的人来讲,他的人生观、价值观、行事方式都无法改变。这也将淋漓尽致的体现在即将到来的白宫岁月中。实际情况正如金融时报所分析的:特朗普的学习曲线是平的,他竞选之初和结束时的言论如出一辙——他从竞选中未学到过任何新东西!其实这未必是学习能力的问题,而是性格使然。

知晓了以上三点,中国如何应对特朗普,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中美冲突就有了答案。

首先自然是能不战就不战,坐等特朗普把战火烧遍。

今年一月美国新国会就要开张,上来就要废除奥巴马的医改以及其他特朗普看着不顺眼的民主党政策。他和民主党的大战一触即发。

另外他一上台应该就迅速取消奥巴马任期最后几天对俄罗斯的制裁。但这又要引发和自己共和党的对抗。因为共和党多支持奥巴马的制裁。如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在奥巴马对俄罗斯发出制裁令后发出祝贺,他认为华盛顿“早该这样做”,因为莫斯科“一直设法寻求损害美国的利益”。颇有声望的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和林赛·格雷厄姆则宣布,他们将努力说服国会,“对俄罗斯采取更加严厉的惩罚”。事实上,尽管特朗普不接受俄罗斯黑客干预大选的说法,但共和党大佬们却立场完全相反。

再往下自然就是正式废除TPP。这又和传统上重商的国会议员们对立起来。如果再往下排自然就是要废除巴黎气候大会协定,目前在新年时,法国总统奥朗德已经公开警告特朗普“法国不允许任何人质疑巴黎气候协定”。

当然这期间他自然也不会放过中国,可能要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要对中国出口产品加税。哪么利益受损的跨国公司及其说客们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所以这个时候中国一定要淡定,谁冲到第一线,就成为特朗普的头号敌人。

自然所有的人恐怕都是这么想的。就是一向好高调生事惹事的朝鲜自从特朗普当选后也一下消停了,什么动静都没有了。

就是美国民主党和建制派也在想,只要特朗普外面有了主要对手和敌人,他就需要国内的团结。面对的压力自然减轻。

日本安倍首相屈尊拜会特朗普,力陈TPP的重要性,结果很快就被特朗普公开羞辱:宣布一上任就要废除之。结果安倍不但唾面自干,而且还要发挥“人至贱则无敌”的精神,又要1月份去拜会特朗普。其出发点不过是把特朗普这个祸水引向中国而已。

当然唯一不怕也不想忍耐甚至视为机会的就是极端伊斯兰恐怖势力。它们希望挑衅、激怒特朗普,令特朗普冲动大反击,从而成为他们发展壮大最好的猪对手。

所以这场大博弈真的就要看谁的耐力和定力了。

对于中国而言,假如按耐不住率先冲突起来不仅把自己变成特朗普的头号对手,而且也令中国其他的竞争者得利。比如日本、南海诸国。甚至中国的战略盟友俄罗斯也一改中俄双边关系中弱势和被动的地位,主宾易位。

其实,从全球看,中国和美国的冲突必然性并不是最高的。比如现在的欧洲,和美国既有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冲突,也有经济利益的冲突。而目前中国和美国只有经济利益冲突而已。

所以,衡量这一轮中美博弈胜负的标准应该是是否不变成特朗普的首要目标,是否让其他对手站到第一线。

第二个建议则是要学习普京的经验,从长远来看中美关系。奥巴马临下台前制裁俄罗斯,但一向好强斗狠的普京却没有采取报复措施,其思路自然是放到不久就要上台的特朗普身上。对于中国而言,也有类似的好几个时间点。比如两年后美国中期选举,一般而言执政党会败选。等到民主党控制国会,自然会疯狂反扑。特朗普将政不出白宫。

实在不行还有四年后的大选。无论怎样,美国都不太可能再出一个特朗普。中美关系都有再起和改变的时间点。

另外,考虑到西方政治内生性、结构性的不确定性,我们也不能排除意外事件的发生。比如特朗普被弹劾、安全遇到不测事件。还有如法国媒体所预测的,他已经七十岁,太太又年青漂亮,繁重的国政与家庭责任可能令其干不满任期。

第三个建议则是中国要高举全球化、自由贸易和气候变化的大旗。这不仅是要孤立特朗普,建立更大的朋友圈,也是为了填补美国主动撤离留下的真空。正如欧洲媒体对特朗普上台所分析的,这是美国在世界领导地位的结束。中国虽然没有完全取而代之的实力,但还是能够扩大和提升自己在全球的地位和重要性。这和当年中国利用小布什全力反恐的历史机遇在全球扩张一样。

最后一个建议则是利用特朗普带来的外部压力推动自身的内部改革(人民大学重阳研究院王文院长语)。事实上中美博弈的根本就是谁能解决好自己的内部问题。我们也承认,任何一个国家的内部问题解决起来都是有相当难度的。不仅取决于领导人的能力、魅力,也取决于各种压力:危机的压力、外部的压力。当我们有了特朗普这样公开叫板的对手时,内部自然易于团结,易于接受必要而困难的改革。我们预期,中国将迎来另一个改革的加速期。中国的崛起不仅要受益于特朗普对美国的损害,更受益于他提供的推动我们自身改革的新动力。

2008年奥巴马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时曾发表著名的演讲:在美国一切都有可能。没想到这个自豪、自信的论断竟然再次被特朗普所论证。我还是认为,特朗普胜选是美国所有问题的总爆发,他的出现不但无助于问题的解决相反还会加速美国的衰落。有这么多筹码的中国只需保持淡定,必定是沉舟侧畔千帆过。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