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对有为政府的质疑,搬到有效市场上会怎样

2016-12-28 10:58:0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摘要:中国过去的经济成功能否仅仅归功于“三化”改革?事实上,改革开放前几十年就打下了坚实的工业基础,改革前后的国际环境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些对中国改革后的经济腾飞都起到了很大作用。但是,正是由于将中国的经济发展单一性地归功于市场化改革,田国强就逻辑性地强调要继续推进这种市场化改革方向,并由此得出政府职能应该定位于有限政府而不是有为政府的论断。

一、引言

田国强之所以反对有为政府而主张有限政府,还集中体现在时下的产业政策之争上。在张维迎和林毅夫的产业政策之争中,田国强总体上支持张维迎,他写道:“张维迎教授在这次辩论中,无论是思想性、方向性、逻辑性、严谨性都大大好于林毅夫教授。关于改革的成功经验和未来方向,张维迎教授的方向感是很明确的,就是发挥经济自由化、市场化、民营化过程中企业家的作用。”

同时,针对林毅夫对基于华盛顿共识的“三化”批判,田国强提出了尖锐的反批评,并强调,“改革的方向性问题首先要明确,松绑放权的经济自由化、市场化和民营化的市场导向改革方向不可动摇。”

林毅夫张维迎产业政策之争

我们承认,市场化的改革方向不可否定,但同时也提醒要关注两大问题:

(1)市场化是否存在一个边界或度,这个边界和度又在哪儿?实际上,这是在追问:我们究竟应该如何理解市场经济?

(2)中国过去的经济成功能否仅仅归功于“三化”改革?事实上,改革开放前几十年就打下了坚实的工业基础,改革前后的国际环境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些对中国改革后的经济腾飞都起到了很大作用。但是,正是由于将中国的经济发展单一性地归功于市场化改革,田国强就逻辑性地强调要继续推进这种市场化改革方向,并由此得出政府职能应该定位于有限政府而不是有为政府的论断。既然如此,我们究竟该如何理解“有为政府”的功能及其相应的产业政策呢?本文就田国强的有关论述作一慎思和明辨。

二、有为政府的有效性

田国强对有为政府的有效性抱有非常强烈的怀疑和否定态度,认为有为政府的产业政策不仅无力解决现实经济问题,而且还会产生极大的误导作用。他的主要理由是:(1)政府政策具有内生性,一个政策的退出必然会引出一个反向行为,从而使得政府政策失败,这就是所谓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理性预期学派理论已经说明了这一点;(2)政府由自利个体组成,在信息不对称性下就容易产生机会主义行为,从而需要诉诸于制度安排来规避激励扭曲和政府失效,这是现代激励机制理论重点强调的。

由此,田国强得出结论说:“政府统制或主导的经济制度在信息有效性、激励相容性及资源配置最优性这三个方面都有极其严重的问题。即使清官都难断一个小家庭的家务事,政府怎么有可能统制好所有经济个体的事情呢?”

在这里,我们可以对田国强的论断逻辑作这样的系列审视。

(1)以理性预期理论来论证政策的内生性和失败的必然性,试问:理性预期在多大程度上是现实的?要知道,理性预期本身就是一个既有启发又极端片面的抽象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