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孙锡良:谁能解“曹德旺之忧”?

2016-12-22 11:15:49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摘要:前些日子,有很多人对曹德旺先生投资美国不太理解,甚至有人认为他是在转移资产。在看了他的访谈录之后,感觉他并没有转移资产的明显迹象,他的企业还是有一定竞争力,至少,他是在用心做着自己的汽车玻璃产业,他在努力地延续着自己对制造业的追求,是可敬的。

前些日子,有很多人对曹德旺先生投资美国不太理解,甚至有人认为他是在转移资产。在看了他的访谈录之后,感觉他并没有转移资产的明显迹象,他的企业还是有一定竞争力,至少,他是在用心做着自己的汽车玻璃产业,他在努力地延续着自己对制造业的追求,是可敬的。

我对曹先生的产业动向不是非常感兴趣,对他是否真心爱国也不感兴趣,但对曹先生的“美国体验”很有感触,他至少说出了以下几个看点:

其一、美国在奥巴马手上开始真实地引导制造业复兴,在真实地引导制造业向美国本地转移,美国不只是口头宣传,曹德旺先生就是政策获利者之一;

其二、美国的某些商品价格令人神往,天燃气价格大概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不到,电价只有中国的一半,高速路大部分都不收费;

其三、美国的大型企业对配套企业的产地要求具有相当强的引导力,通用汽车让曹先生赚钱的同时,引导曹先生朝着它的指向走,体现了一个有核心竞争力企业的重要作用,中国缺少这样的龙头企业;

其四、曹先生认为中国的基建过快和房地产过热损害了制造业正常发展,压缩了制造业在国内的扩张空间。比较恰当。

现在问题来了,中国喊“重视制造业”不只是一两年的事,喊了多年,自温先生主阁到现在一直喊着,结果呢?结果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可能就是制造业。

我在2009年4月30日写了一篇文章《美国用正确方式救实体经济,中国有些歪》,文中讲到一个观点:美国制造业复兴的时刻就是中国制造业衰落的开始。(网络可查)

刚刚结束的“经济工作会议”再度非常突出地强调了制造业的重要性,看起来很重视。但我仍然对这样的口号能否真正落实表示极大的担忧。

为什么会担忧?路径不明。

要振兴制造业,无非是两条途径:一是企业自身提高科技水平,以保证获得更多的超额利润;一是企业制造成本能得到有效降低。

科技发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新技术、新产品不是想有就有,对中国制造业整体而言,这条路走起来还非常艰难。不能永远把“华为”挂在嘴上,它不能代表中国制造业的整体。

降成本毫无疑问是眼前的最佳办法。然而,成本能降得下来么?

电价是美国的两倍。我不知道为何会是这样?不知道中国电厂是怎么发电的?不知道电网营运机制是如何操作的?不要说降到三毛钱一度,降到五毛钱一度都是难上加难的事。

天燃气是美国的四倍有余。这又是为何?是自供率导致的?还是中国上游企业成本高导致的?如此大的价格差应该有个科学的说法了,否则的话,我很难理解“集权容易办大事”这样一句话。

高速路美国几乎都不收费,中国是几乎没有不收费的。为什么会是这样?按传统讲法,中国修路靠贷款,还贷必须收费。那我想问问,美国那么多高速公路全是怎么修出来的?是靠政府修还是靠私人修?私人修,那收费是必然的,否则的话,他凭什么要修?

新的问题又来了,如果美国是私人修路多,那么,美国也应该是多数高速路收费,而不应该是多数路不收费。这就说明,多数高速路的控制权不在私人手上,而在政府手上。既然多数路的控制权都在政府手上,也就说明美国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的能力相当强,它们为何就能做到不收费呢?我们经常说:咱不用在议会吵来吵去,统一行动好办事,效率高。无论从路网还是运输成本看,中国没有体现出“又快又好”。

有些高速路已经收费几十年,还在收,还要收多久?永远还不清贷款?按道理讲,应该是哪条路的贷款还清了,就应该停收。

还有人讲,美国的高速公路收费加在汽油费当中。问题是,美国的汽油价格不比中国更贵,怎么解释?

税收,是降成本的重要途径之一,但是,降得了多少呢?

中国庞大的财政开支是无法承担税收剧降的,如果说中国制造业整体大幅降税,财政立即陷入困境,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估计要占税收的四成左右,这两项税收只要大幅缩减,财政将面临无法承受之重。

教育,科研,国防,医疗,养老,无论哪一项都是巨额支出,哪一部分都只能增,不能减,财政性工资支出更不可能减,都在瞪大眼睛等着加工资,这几块是不可能降低开支的。

劳动力,如果企业要正常运转下去,我相信绝大部分企业只能加工资,不会减工资,你一减,劳动力就留不住了,靠这一块给企业减负几乎也不可能。

算来算去,大家想想看,企业有多少挖掘的空间可言?成本降得下去吗?难。

曹德旺先生其实并不是反对发展基建和房地产,他只是反对这两块发展过快。

虚拟经济和房地产经济超出中国正常发展水平过多,让更多泡沫推高了企业发展成本,金融,房地产,可以通过政策之手掩盖泡沫的短期危害性,但是,制造业,你是没办法掩盖的,它要接受世界性的竞争,只要你的科技发展水平跟不上中国泡沫化水平,国内制造业成本必然快速推高,必然意味着企业停滞甚至是死亡。

近些年来,工程机械、汽车制造、高铁、华为等少数企业的繁荣掩盖了中国制造业整体的停滞不前,如果企业成本继续象房地产泡沫一样膨胀,曹德旺先生估计会有将企业整体外迁的想法,赚钱,对他来讲是最大追求。

“曹德旺之忧”可能就是“中国之忧”。

中国政府需要非常认真地考虑四个问题:

1、中国到底配什么样的发展速度?房地产急刹车,经济急死,不刹车,经济慢死,刹车决心和刹车缓急考验政府能力。

2、中国金融业一定要复制美国模式吗?“互联网+”万能吗?

3、中国的财政扩张速度到底应该控制在多大范围?涨是一种趋势,但涨不能是寅吃卯粮。

4、中国制造业的每一次升级到底是想靠自己还是想靠西方?靠西方,见效快,靠自己,得慢慢来。

写于2016年12月21日星期三

责任编辑:赵丹阳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互联网+中国经济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