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王志安:罗尔事件前传

2016-12-04 17:29:56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摘要:昨天晚上,我加了罗尔的微信公号,一篇一篇阅读罗尔的文章。罗尔是一个勤奋的人,过去几年保持着每两三天一篇文章的节奏。罗尔是深圳女报杂志的执行主编,早年是一名保安,通过个人努力,奋斗到一家杂志社做主编。

昨天发在微信里的文章,今天也许有些信息已经不够更新了,但还是帖贴在这里,供各位参考。

罗尔事件发生后,舆论很快就披露出罗尔本人有三套房子,还是数家公司的股东。这些信息最终让一起爱心接力,变成了一个声讨诈捐的舆论风暴。各位可能并不知道的是,在罗尔和刘侠风合作营销之前,罗尔在自己的公号上就已经陆续写了一二十篇关于笑笑的文章,这些文章多数都有赞赏。被人忽略的问题是,在策划营销之前,罗尔通过自己的公号,一共筹集了多少钱?这些钱是否足够支付笑笑的医疗费?

昨天晚上,我加了罗尔的微信公号,一篇一篇阅读罗尔的文章。罗尔是一个勤奋的人,过去几年保持着每两三天一篇文章的节奏。罗尔是深圳女报杂志的执行主编,早年是一名保安,通过个人努力,奋斗到一家杂志社做主编。罗和前妻有一个儿子,目前在哈尔滨上大学,笑笑是罗尔和后来妻子生的儿女。女儿没有生病之前,罗尔在公众号里,更多的是晒自己的小幸福。

9月8号,罗尔的女儿笑笑在体检时发现指标异常,当天下午去深圳市儿童医院检查,医院高度怀疑是白血病,并立即将笑笑收住院做确诊检查。当晚,罗尔的妻子陪孩子住进了医院,而罗尔也没有回家,他来到办公室辗转反侧。凶险难测的治疗,大笔的开销,让这个过去十几年一直是顺风顺水的男人慌了神。9月9号凌晨两点,罗尔在自己的公众号发了第一篇有关自己女儿的文章《我的世界开始下雪》。写这篇文章的目的,罗尔在10月21号的文章《我为什么充好汉》中说的很明白,就是想为女儿的看病筹钱。

罗尔的经济条件不算差,他在深圳有套房子,又在东莞投资了两套房产,他的妻子不上班,但在家炒股。儿子在哈尔滨上大学,过去每次往返学校,罗尔都是给儿子买往返机票。直到最近笑笑生病住院后,罗尔才让儿子第一次坐火车回了哈尔滨,谈及此点,罗尔还颇过意不去。

笑笑第一次住院一共花了44375元,一般住院预交的费用都会比实际花费高一些,我估计罗家第一次住院预交的押金大约是五万。这个数目对于一个深圳中产阶级的家庭应该不算太大的负担,但当时罗尔并不知道自己孩子的报销比例,而医生传来的信息是,一旦确诊是白血病,整个治疗要长达两年的时间。考虑到一般人对白血病的恐惧,以及舆论长期对白血病治疗导致家庭倾家荡产的报道,我个人倾向于认为,此时的罗尔,内心的恐惧是真实的。焦虑中的罗尔,开始想到用自己的公众号为自己的女儿筹集医疗费用。

文章发出没几分钟,就有人开始打赏。但此时的罗尔,对于自己的这种行为还是很有些心理障碍,“如此这般,我和趴在马路上、摊开自己的断腿、敲着不锈钢饭碗乞怜,有什么两样呢?”他开始自责,随即把文章删掉了。

一天后,罗尔把《我的世界开始下雪》做了修改,以《我们不怕讨厌鬼》为标题再次发布在公众号里。一天时间,这篇文章收获赞赏54个,2930.42元。

从9月9号凌晨罗尔删除文章,到9月10号罗尔再次把文章发出来,这一天多的时间罗尔如何转变的想法,这一切,只有罗尔自己知道。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此时的罗尔还相当节制。他在9月11日的文章中特别强调,“我为笑笑买了少儿医保和商业保险,即使笑笑患的真是白血病,医药费也不会给我造成太大经济压力”。而且,这篇文章之后罗尔取消了赞赏。9月12号,罗尔甚至在文章中宣布:“《我们不怕讨厌鬼》一文所得赏金,不论笑笑是不是白血病,都将全部用于资助无力治疗费用的白血病患儿”。

9月13日,罗尔在公众号发表了文章《耶稣,别让我做你的敌人》,罗尔在文章中披露,前一天,笑笑的白血病确诊了。文章的最后罗尔宣布,”此事促使我决定,将本公众号建成关注白血病患儿群体的平台,所得赏金,用于资助白血病患儿”。

罗尔准备重新开通赞赏了,但赞赏捐助的对象是白血病患儿,不仅仅包括自己家的笑笑。

从9月15号到9月19号,罗尔连续发表了四篇文章,《老男人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寻找儿童白血病专家》、《笑笑的识字课本》、《公主选拔第一关》,其中《笑笑的识字课本》是网友们在他文章后留言的整理归纳,没有开通赞赏,其余三篇,都开通了赞赏。三篇文章收获的赞赏人数并不多,每篇文章只有几十人,但收获的赞赏款有3万元,平均每篇文章一万左右。这说明参与赞赏的人,多数都是上百元的赞赏,单值很高。

9月22日,罗尔在公众号发了一篇遗书,遗书中宣布,截止到9月21号收到的32812.6元赞赏,他对这些钱做出了安排:“30000元用于资助有需要的10位白血病患儿,每人3000元,剩下的2821.6元用作笑笑的治疗费。此后,即使我饶幸不死,本公众号也不再以公益的名义诱导读者打赏,读者的自愿赞赏将视为对笑笑个人的资助”。这篇文章有两个意思:第一,刚刚实施了四天的白血病患儿的平台,罗尔停办了。第二,从这一天起,今后罗尔公号文章的赞赏,将作为读者对笑笑的个人资助。

9月28号,罗尔发表了《小萌娃笑傲白血病》,文章讲述了自己女儿笑笑在病房里不忘童趣的一幕,读者反响很好。这之后,罗尔又陆续发表了几篇文章,罗尔也在陆续兑现自己的诺言,从自己的赞赏款中先后拿出了12000元,资助其他的白血病家庭。但这些资助不是一次性完成,是陆续捐助的,而且每次罗尔都在自己的文章中晒出捐助的收据。这样的义举,也为罗尔赢得了更多的赞赏。

10月8号,按照深圳市儿童医院的规定,笑笑必须要办一次出院手续,然后再重新住院,这也意味着笑笑第一个月的治疗费用要进行结算。根据深圳市儿童医院披露的数字,笑笑第一次住院共29天,“住院总费用44375.06元,其中医保支付30730.83元,自付13644.23元,自付比例为30.75%(自付费用中包含自费药物2支国产“培门冬酶”共 8011.74元,该药为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患者一线治疗用药)”。如果除去自费的部分,医保实际负担在85%左右,个人负担的比例和实际数额并不算高。

10月9号,罗尔在文章披露了笑笑第一个月的花费在41000元左右,但罗尔没有讲笑笑的医疗费用在经医保报销后自己实际承担的数额。这之后的文章,罗尔除了记录笑笑和疾病斗争的过程,还讲述了自己拒绝信德基金的捐助,硬撑好汉在自己的家庭需要救助的同时,还用赞赏款捐助其他白血病患儿家庭的过程。与此同时,他开始或明或暗地在文章中开始描述自己生活的窘状,这些文章的转发和赞赏数开始直线上升。11月7号,《谁能放大下心中的狗》一文,赞赏数首次上千,达到了1147(这个数字是我在今天写文章是统计的,考虑到29号30号几天有很多人无法打赏《罗一笑,你给我站住》那篇文章转而打赏其他文章的因素,这个数字肯定不能反应文章刚发表时的状态,但这个基数可以说明当时的大致情况)。

这一天,也是笑笑第二次住院的结算日,一共28天,住院总费用35961.66元,其中医保支付30987.35元,自付4974.31元,自付比例为13.83%。但这些数字,罗尔在文章中都没有提起过。这两天的文章,他在忙着指责深圳市社保局。

从9月22号11月23日,罗尔一共发表了16篇和自己女儿病情有关的文章。这些文章一共收获多少赞赏,罗尔从来没有公布过。根据文章打赏人数的估算,应该在十五六万左右。

理由之一是罗尔从9月10号到9月21号十一天里发表的三篇文章,每篇文章赞赏的数额都有一万左右。其后发表的这16篇文章,打赏人次和这三篇文章相比只多不少,如果按照那三篇赞赏数额作为基础计算,16篇文章赞赏数大约在十五六万。

另一个数据也可以作为参考。11月30号刘侠风公布了罗尔接受捐款的总额是270万。这其中,《罗一笑,你给我站住》文章在罗尔的公号赞赏额是207万,小铜人公司根据转发量为罗一笑捐款:306342元,P2P观察公众号的打赏:101110.79元,刘侠风接受个人捐款:25398元。简单相加就会发现,后面这几笔钱的总额是250万,而多出来20万元,来源只能有二:一是《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赞赏触发单日五万限额后,许多爱心人士直接加了罗尔的私人微信号,直接用转账的方式给罗尔的捐款,另一个就是罗尔前16篇文章的赞赏。刘侠风通过自己私人微信收受的捐款是25398,罗尔的私人微信号捐款应该和这个数字大致在同一个数量水平。20万减去这个数字,前16篇文章的赞赏数,也应该在十五六万左右。

11月23日,恰好也笑笑第二次住院费用的结算日,根据深圳市儿童医院公布的数据,前两个月笑笑的治疗费经医保报销后罗尔家庭支付的数额一共是18618元。由于深圳的医保是即时结算,也就是说,这一天,罗尔就应该知道自己女儿白血病的治疗自己大致承担的费用,这个数字每个月差不多一万元左右。但此时,罗尔已经通过微信公号筹集了十五六万的治疗费用,这些钱足够支付笑笑未来一年治疗的费用。而且,最近两个月罗尔的微信公号积累了不少愿意帮助他的人,即便将来有更大的花费,按照他每篇文章筹款一万的赞赏数额,筹措费用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但罗尔并没有停止。

23号,笑笑因为病情恶化住进了ICU,可能是出于对女儿的担心,对ICU治疗费用的焦虑,25号,罗尔发表了《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这篇文章的赞赏大大高于之前的文章。或许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商机,因为自己女儿挣扎在生死线上而产生的商机。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他找到自己过去的下属和同事刘侠风,刘侠风是小铜人公司的老板,双方决定用罗尔的文章和笑笑的病情做一次营销宣传,同时为罗尔一家筹款。现在不清楚的是,在罗尔和刘侠风商谈这一计划时,罗尔有没有提及,他自己已经通过微信公号文章收获了将近20万的赞赏款。

事情到此已经完全清楚,罗尔在和刘侠风策划营销之前,通过微信公号应该至少收获了十五六万左右的赞赏,而这应该还不包括9月21号之前募集的32815元,这些钱远远超出为笑笑实际支付的医疗费用。这可以间接证明,罗尔在25号和刘侠风商议策划营销为自己筹钱,目的并不是为了应付自己无力支付的医疗费用,而是看到这种卖惨的方式来钱太容易,一念之差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就在今天,刘侠风和罗尔联合发布声明,P2P观察微信公号文章获得的赞赏,以及小铜人公司承诺按照转发数捐助金额(最新为为50万元)以及罗尔个人公众号《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收到的赞赏金207万元。共计供2671110.79元,“以上款项,在征得捐赠人同意的情况下将全额捐出,成立白血病患儿救助专项基金”。而罗一笑所需医疗费用,也将通过合规合法途径,向该基金申请救助。

但是,这份声明里没有提及罗尔此前通过公众号打赏的数额,以及众多网友通过私人微信号转给罗尔的捐款,这两项相加,应该有20万左右。罗尔此前文章中特别强调,这些赞赏,是读者对笑笑的个人资助。。。。可既然如此,公告中又称笑笑所需的费用,向所谓的基金申请,又如何解释呢?是等这20万花完之后再申请,还是那20万就不算了,今后笑笑的费用一律都向基金申请呢?公告里没解释。

更没解释的是,这个基金谁来成立?谁负责管理。如果管理人是刘侠风或者罗尔,公众还会信任他们么?

责任编辑:赵丹阳
来源: 新浪微博
相关推荐: 诈捐公益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