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陆弃:愿世上再无冤死的“聂树斌”

2016-12-04 11:07:13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摘要:聂树斌被冤了,被错误地执行死刑,涉案的有关执法者真是“罪该万死”,他们知法犯法,草菅人命,会被怎样的追责?按我国目前的司法体制,恐怕一个“偿命”的也没有。可对于一个逝去的生命来说,“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罚款若干”?“检讨认错”?甚至“重判”个若干几年?听到这样的“追责”,你会欣慰还是愤怒?不管你怎样,我是无奈地愤怒的!

我已经出离地愤怒了!

这是鲁迅表达愤怒时最爱用的一句话。

当2016年12月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改判聂树斌无罪,蒙冤21年的21岁小伙聂树斌最终得以昭雪时,我无法象其他欢呼正义最终到来的民众一样表达激动之情。我的心中愈来愈大的愤怒,象鲁迅一样如火山一样地爆发。

法律最终判定这又是一起冤假错案,愤怒一也!

聂树斌已被判死刑并执行,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不可挽回,愤怒二也!

聂树斌的家属苦苦申诉21年才等到“正义”的到来,时间如此漫长,愤怒三也!

聂树斌是怎么被冤的?根本没有强奸杀人,却供称自己强奸杀人了,白纸黑字,自己写的,“铁案如山”,想都不用想,必有旧时代“刑讯逼供”的因素。这让我想起了古代惨无人道的刑罚和旧社会日本鬼子、国民党反动派面对被捕的共产党员之残忍,这“残忍”在和平时期、在社会主义国家、由保护人民合法利益不受侵犯的警察对一个手无寸铁无丝毫反抗能力的公民实施,怎么想都十分诧异。想一想都令人不寒而栗。一个没有强奸杀人的人自己承认自己强了奸杀了人,该是对刑讯害怕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才肯这样做?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但普通公民不是“特殊材料”做成的。在令人难以忍受的刑讯面前,在“恶魔”一样的旧警察面前,他会“你让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你让我怎么写我就怎么写”,只求一了了之,摆脱恐惧,摆脱痛苦。

刑讯比死亡更可怕。苛政猛于虎,刑讯比老虎更可怕。

这种可怕的刑讯会不会有一天落到我的头上?如果司法制度还如从前一样,不是不可能,而是很有可能。想到这里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感到这种事情明天就会发生,这并不是“杞人忧天”!

由刑讯逼供判定的冤假错案,却被“从重从快”的执行,仅仅在宣判两天之后就将聂树斌送上了断头台。法院并没有给聂树斌活着申诉的机会,而既往公安系统所制定的“命案必破”是这样的破法,那么不如不破。由一个不是罪犯的“罪犯”杀人偿命,长眠地下的受害者难道会含笑九泉?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她会气的冲出阎王殿,狠狠地打穷凶极恶的公、检、法涉案执法者及其背后的大领导几个耳光。可惜她没有。因为根本没有阴间,没有鬼魂,人死如灯灭。

聂树斌被冤了,被错误地执行死刑,涉案的有关执法者真是“罪该万死”,他们知法犯法,草菅人命,会被怎样的追责?按我国目前的司法体制,恐怕一个“偿命”的也没有。可对于一个逝去的生命来说,“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罚款若干”?“检讨认错”?甚至“重判”个若干几年?听到这样的“追责”,你会欣慰还是愤怒?不管你怎样,我是无奈地愤怒的!

最愤怒地,是正义到来足足等了二十一年。还真应了那句话,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不知道聂树斌二十年后又投生到哪个人家,是不是一条好汉。他虽然被冤杀了,但他并不是一条“好汉”,他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没有熬住刑讯的苦,招了,向魔鬼低了头。他是世界上最多最多的“顺民”之一,面对暴力是那么的无助。二十一年啊,五分之一个世纪,让正义等了这么长时间,某报社还大言不惭地这样祭出新闻标题:聂树斌昭雪:这个公道彰显司法正义!我真的想吐出一口浓痰,大“呸”一声。我觉得有关单位应下一个“罪己诏”,正义来得太晚了,应向全体人民道歉,并保证不会让“正义”变得那样珍贵。要让百姓安心,要让公安、检察院、法院成为人民的保护神,而不是欺压人民群众的暴力工具。

虽然很愤怒,但聂树斌终究被平反昭雪了,正义终归到来了。对于正义的胜利,还是应该发表一个“感言”。我觉得应该感谢三个人,首先应感谢习总书记,以他为核心的党中央,勇于纠错,这几年风气渐渐正了,习主席功不可没;其次应感谢王书记,以他为书记的中纪委,强力反腐,抓了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和政法委书记张越。周本顺和张越是聂树斌冤案背后最大的保护伞,如果扳不倒他俩,恐怕聂树斌平反的日子还遥遥无期;最后还要感谢王书金,聂树斌案真正的“原凶”。王书金是个穷凶极恶强奸杀人的罪犯,但他同时又是一个“癞汉”做事“好汉”当的罪犯。如果不是王书金的坚持“真理”,如果不是王书金的勇于“担当”,恐怕聂树斌案下辈子也平反不了。王书金即可恨,又“可敬”。可恨他强奸杀人是个魔鬼,“可敬”他又是一个勇于担当的魔鬼,是一个“光明正大”的坏人。

聂树斌案是一个可写入中国法制史的素材。但愿聂树斌案之后,中央在司法改革的道路上,让公平正义像太阳一样光辉,世上再无冤死的“聂树斌”!

责任编辑:赵丹阳
来源: 红歌会网
相关推荐: 聂树斌案杀人冤案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