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阎学通:特朗普当选后美国街头的暴力抗议让我想起了文革

2016-11-25 19:03:15 作者: 阎学通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民主主义就是通过民主通过选举来支持政府,民粹主义是通过选举通过民主来反对政府。反对政府的时候就是民粹,支持政府的时候就是民主。

640 (7)

特朗普当选美国下一任总统,与传统的美国精英当选不同,特朗普至今没有从政经历,有观点认为世界格局将从此改变。对此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采访了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世界和平论坛秘书长阎学通教授。

本文为采访的第三部分。第一部分为《阎学通:美国不搞 TPP不见得对中国有利》,第二部分为《阎学通:特朗普不想当世界警察,中国麻烦可能更大》。

640 (8)

原题:《从特朗普看精英治国与大众治国》

记者:《日本经济新闻》中国总局 山田周平

记者:您怎样分析特朗普击败希拉里成功当选美国下届总统的原因?

阎学通:最近很多人在写为什么希拉里输了,特朗普赢了,美国媒体也做了反思,都是从竞选的策略来讲,以及媒体策略。我认为这些分析都不够深入。

我认为特朗普赢,不是因为美国国内的原因,而是一个全球化的结果。现在像特朗普这样的政治人物在很多国家都受到欢迎,菲律宾的杜特尔特、安倍跟特朗普差不多,普京也跟特朗普差不多,意大利的贝卢斯科尼也是。

所以要理解为什么特朗普赢,不是竞选策略的问题,是国际社会发生了重大变化。就是全球化导致两极分化日益严重,在美国国内两极分化严重,在中国国内两极分化严重,在世界上,在欧洲也两极分化严重。

比如G20占了世界经济GDP的85%,那剩下的150多个国家怎么办?他们才占那百分之十几。所以这种社会的不公平带来了全球范围,不论是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国家,民主国家、独裁国家,所有国家的民众都对政府不满。不是美国老百姓对政府不满,而是都不满。

大家对不公平的不满带来的结果在美国反映出来的是意识形态之争,我不认为是利益的分歧。你看这次选举结果,得票从绝对数量来讲是相似的,所以不是阶级分化,而是两种不同思想的分歧。

分歧就是到底这个国家应该是由制度来治理,还是由领导人来治理。也就是说,意识形态之争是民粹主义还是民主主义。民粹主义强调用大众和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来治理国家,民主主义强调用一个制度来治理国家,这就是两种意识形态。

记者:特朗普是民粹主义那一块吗?

阎学通:对,其实我认为民粹主义和民主主义没有本质区别。民主主义就是通过民主通过选举来支持政府,民粹主义是通过选举通过民主来反对政府。反对政府的时候就是民粹,支持政府的时候就是民主。

精英们多数都在支持政府,大多数的公众们都是反对政府,是不公平导致的这样的结果。所以这次不是利益之争,不是阶级分化,而是意识形态的对立。所以我们看到特朗普当选之后,美国很多城市在抗议,街头发生暴力。我想到了中国的文革 ,文革就是这样,百姓们在街头乱斗,他们没有利益分歧,而是观念意识形态的问题。

所以简单说就是全球化导致两极分化,在美国表现为社会更加不公平,民众对这种不公平的不满分裂为两大派,是民主主义和民粹主义,是强调是精英治国还是领导大众治国这样的分歧带来的。

记者:有观点认为谁当选美国总统都一样,因为这个国家是国会等制度比总统个人的意志更重要。

阎学通:这次特朗普赢得大选对我的理论特别支持。我认为起决定作用的是领导。不是制度。

美国的知识分子普遍相信制度是决定性的。但是你会发现,这次他们集体站出来反对特朗普。美国政治学会的教授搞一个联合声明,号召大家反对特朗普。就是担心他是美国的一个希特勒。把美国的民主制度改了,所以就是说他们下意识的认为领导是能把制度改变的。美国200年竞选都没有过教授出来集体签字号召反对,这说明就是担心到了极点了。

安倍就是在改变日本的制度,改变宪法。我认为领导是第一自变量,制度是第二自变量。特朗普上台之后就会有一个较量:到底是美国的制度能够约束特朗普,还是特朗普能够改变美国的制度。

640 (9)

延伸阅读

“疯狂”特朗普靠一个词赢得大选

凤凰财经在美国大选日前后做了48个小时的实时直播,吸引了超过了1700万网友的关注。然而编辑们在留言中发现许多网友共同的问题:“为什么美国会选出一个如此不靠谱的总统?”记者首先将这个网友共同的问题抛给阎学通。

“特朗普靠Change这个词赢得了大选,8年前的奥巴马也是靠这个词赢得大选。”阎学通解释道,美国的老百姓希望国家发生变化,但是奥巴马执政的八年中没有让美国发生大的变化,老百姓就非常不满意,所以他们希望选一个领导人来改变这个社会。

“希拉里上台显然不会改变,所以要求改变的人选择了一个特朗普。”美国老百姓认为正是因为特朗普不靠谱,所以他改变国家的可能性才最大。

“然而变化有两种可能性,美国人不担心越变越糟吗?”记者提出疑问。

阎学通笑言:“从美国选民的这次选举中反应出来,我们只希望变化,至于变好变坏都已经是第二位的了。”他解释了美国人民的朴素想法:先要变,如果变好了最好,变坏了再变。老百姓需要变革,因为变才会有机会,变才有变好的可能性,如果不变连变好的可能性都没有。

美国的分裂难以弥合:不是经济利益分歧

美国大选结束之后,凤凰财经记者密集地采访了一系列美国官员和学者,包括密西根州州长、底特律市长、“中国通”包道格等。他们有一个共识:今年的美国大选展示出一个越来越分裂的美国社会。然而这种分裂是因为贫富差距?还是因为舆论导向?需要多久才能愈合?

阎学通的观点比较悲观:“这次的分裂是难以弥合的,不单单是贫富差距加大和利益分歧。”    

他表示:“这次不是穷人支持特朗普,富人支持希拉里;也不是知识分子支持希拉里,没知识的人支持特朗普。如果你仔细看特朗普的数据,他在每一个不同阶层那个数据都是很均匀的分配的。”

“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次是一个思想观念上的分歧。简单来说,就是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之间的分歧。这种思想观念的分歧我的理解比利益分歧更难弥合。”阎学通强调。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凤凰国际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