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张文木:世界历史中的强国之路与中国选择(7)

2016-11-22 22:07:00 作者: 张文木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讲演时间:2007年9月27日晚19时,地点:北京大学理教207教室。 讲演全文首发于《在北大听讲座》,第19辑,新世界出版社2009年版。2007年9月27日晚19时。

从法国回来的“海归”杰斐逊则与汉密尔顿有很大的区别。他受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卢梭、马布里及英国哲学家洛克的影响,相信自然权力和“天赋人权”说,认为当政府损害人民的利益时,人民有权反抗政府。谢司起义后,杰斐逊对其表示支持。杰斐逊将国家的稳定建立在人的道德水平的提高和辨别能力的改善。在权力分配上主张以州为基权,认为管得最少的政府是最好的政府。以杰斐逊为首形成民主共和党政治集团,亦称“反联邦党”,在美国也有相当的影响。

从根本上说,汉密尔顿希望集中国家权力,杰斐逊则希望分散国家权力。两人都不反对共和制,但汉密尔顿则偏重于公民国家主义,而杰斐逊则偏重于民本国家主义。这场争论对美国发展道路的选择产生了深远影响。汉密尔顿的国家主义政策加强了中央政府的权威,这对推动国家海外商业扩张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杰斐逊的民本主义国家政策导向使美国出台了维护国家利益、主权独立、反对霸权的外交政策。杰斐逊执政期间注意到:美国商业和海运业的最大障碍就是英国的海上霸权。英国工业品充斥美国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美国的经济命脉,他认为,不发展本国工业,等于使美国“永远处于外国和不友好人民的附庸国的地位”。他说,英国的霸权行为“使我国普遍产生一种发展我们自己的制造业,把依赖英国货物的数目减少到最低限度的奋发精神”。为此,1793年12月,杰斐逊曾向众议院提交一份《关于美国商业优惠和限制的报告》,郑重提出英国对美国贸易的不平等,要求与英国谈判缔约,以保护美国的商业,并适当对英国进行报复。1801年12月,杰斐逊向国会发表的国情咨文中进一步提出美国独立自主发展经济的巨大计划。他将农业、制造业、商业和航运业列为“国家繁荣的四大支柱”。1806年4月18日,美国颁布《禁止输入法》,宣布自当年11月1日起禁止某些英国产品进口,除非在此期间两国达成令人满意的解决办法。1809年1月9日,美国国会又通过《强制执行法》,进一步实行禁运。禁运的结果,尽管美国自己也遭受了很大经济损失,但在政治上它维护了美国的独立和主权尊严。在经济上,杰斐逊说:“我们的禁运产生了一个值得庆幸的持久效果。它已使我们大家从事国内的各种制造业,……以后我们对英国的需求可以实足缩减一半。”1809年3月1日,杰斐逊卸任前签署撤销禁运法令,但国会针对英法的经济霸权另行一项《停止通商法》(即《断绝贸易法》),继续与英法断绝贸易。但如果英法之中任何一国首先废除其损害美国的商业法令,美国即与之恢复通商关系。

在美国不畏强权的斗争下,美国经济逐渐走出英法霸权的阴影。这一经验对于我们今天中国一些人提出的“与国际全面接轨”的道路形成鲜明的对比。昨天美国人拒绝与英国“全面接轨”,而今我们一些人则不知疲倦地要与美国“全面接轨”,其中风险,令人不寒而栗。

经济独立自主使美国经济高速发展,但高速发展又带来我们今天也面临的公平与效率的矛盾。南北统一后,美国经济高速发展,经济发展造成国内两极分化加剧。美国19世纪70、80年代开始重复英国40年代的经历:当时美国工人穷得不得了,童工很多,也出现了很多工人运动。我们今天享受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和“三八妇女节”就是美国工人阶级在那个时候争取到的。当时美国的陆战队多是用来镇压工人的。1886年5月1日,芝加哥、纽约等城市工人举行大规模游行,美国派军队开进去镇压不说,还把四名工人领袖吊死了。所以马克思主义那个时候在美国也是很盛行的。那后来它是怎么过来的呢?它与英国一样发展海军,美国海军从19世纪80年代末到20世纪初发展得非常快。

19世纪末的世界真是东方世界一天天烂下去,西方世界一天天好起来。这恰好为新兴的美国提供了有利扩张的外部环境。

当时东方世界也不是没有意识到要发展海军,在太平洋西岸的中国也有与东岸美国马汉同代的海权思想的先驱人物,这个人就是严复。严复雄心勃勃去英国学海军,拿了洋文凭回来,不过清朝不认洋文凭,只认本国状元。所以严复这个“海归”回来后没有话语权。他开始在海军学校当校长,但人事上又斗不过人家,因为不是状元,没有话语权啊。他又去考乡试,第一试就考不过去,最后病怏怏成了一个翻译家,讲究“信、达、雅”。社会到这个分上,人就没有希望了。我们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军人在国家衰落的时候都很失意,像辛弃疾是个军人,打仗很勇猛,最后却弄成了词人。(笑声)这真令人“哀其不幸”。

顺便说句,政治能力是一种特殊的能力。不是说有政治抱负和政治思想就具备了这种能力。梁启超当时也是有政治报复的人,尽管梁启超为中国进步而献身的精神令人肃然起敬,不过他的能力不在政治,仅凭书生热血。后来他的儿子多不从政,有的还成了著名的工程技术专家,但很爱国。这说明后一代看出了前辈的个性特点。毛泽东年轻时学梁启超的文章,他有个老师绰号叫袁大胡子,就劝青年毛泽东写文章少学梁启超,多学韩愈。梁启超的文章属少年“爱上层楼,为赋新诗强说愁”,虽激情万丈,但空论较多,于事无补。当人持重了,自然就是“却道天凉好个秋”。(笑声)成功的政治人物都脱去了梁启超那样“慷慨激昂”的毛病。这个毛病在国民党孙中山那里还有一点,到蒋介石那里就没有了,蒋介石这人知道抓枪杆子了,去办黄埔军校,三下五除二就将北伐搞成了,这时的浙江人就能与“西北人”叫板了。(笑声)严复去世的那一年的中国真是鸿运西来:1917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1921年,中国共产党诞生。

但在此时,美国已经在太平洋东岸崛起,尽管它还没有成为对世界有绝对影响力的国家。当时的美国的生命成长有点像今日的中国。

美国的崛起靠的是海军,它先到远东,发现远东中国正面临被瓜分的形势,美国坚决加入其中,也要“利益均沾”。1898年这一年美国干了三件大事:它先拿下夏威夷。当时日本也想拿夏威夷,因为日本将东部安全边界就设在夏威夷,这是它的底牌,它不想叫美国势力越过夏威夷。当时夏威夷只住了一万美国藉居民,但却有十万日本藉居民,日本想用移民的方法最终改变夏威夷的主权属性。1897年6月16日,美国和夏威夷在华盛顿签署合并条约。日本派舰,美日双方海军对峙,美国不惜武力坚守东太平洋的安全底线。由于日本在东北亚立足未稳,还受着俄国的战略压力。日本只有先西后东,将夏威夷问题留待将来总体解决,1897年12月22日,日本撤回对美国合并夏威夷的抗议。斯大林说日本“爱报复”,但日本这个国家也是欺软怕硬。1939年5至8月,当时日本想打苏联,但斯大林在远东部署的红军精锐,在诺门坎一战将关东军一下子把日本打蒙了。近卫文麿任日本首相后曾对德国驻日本大使鄂图说:“日本通过诺门坎冲突了解到苏军实力,日本要在技术、装备、机械化方面达到苏军水平至少还需要两年”。此后日本就再也不敢和斯大林交手了,柿子总捡软的捏的日本人,捏不过美国人、捏不过苏联人,就捏咱“蒋总统”。因为蒋介石与罗斯福、斯大林不同,他要“攘外必先安内”。

美国拿下夏威夷后,乘胜追击,同年又把古巴拿下,这还没完,一鼓作气也把菲律宾拿下了。拿菲律宾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文明的冲突”,因为菲律宾居民都是信基督教的,信教时间不亚于美国,但美国人愣是把信基督教的人杀得血流成河。(笑声)美国把这三个地方占下后就来到东方搞“利益均沾”,此后东方财富源源不断地流回美国。20世纪初,美国才出现了“顾客是上帝”、“重视教育”等等说法,开始变得“文明”起来,美国工人阶级的生活也开始好转,与欧洲工人阶级一样,从一个被压迫的阶级整体性地进入压迫民族的行列,结果与欧洲的情况一样,暴力革命也就在美国偃旗息鼓。

20世纪初,欧洲人对美国的态度就不得不另眼相看了。可在这前半个世纪即林肯时期,欧洲人还说林肯是邪恶轴心呢。(笑声)这是原话,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克里米亚战争中英国和法国把俄国打败了。当时俄国人恨英国和法国人,俄国便支持林肯。当时林肯没有海军,南方分裂势力的海军可以直接开到加利福尼亚。1863年,沙俄海军对美国北方进行了引人注目的官方访问,以示对林肯政府的支持。那些在美访问的“俄国人受到了几乎是歇斯底里般的热情欢迎和招待。全国都乞求上帝保佑俄国人”。1866年,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在一次暗杀阴谋中幸免于难,为此,美国国会通过了一个专门决议,向沙皇表示慰问。为了拉住美国,俄国在美国南北战争后把阿拉斯加卖给美国。所以欧洲人认为美俄他们是“邪恶轴心”。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并不是所有的欧洲人都在丑化林肯。与有产阶级相反,当时欧洲工人阶级对林肯予以巨大的道义支持。1864年11月马克思起草的第一国际“中央委员会”《致美国总统阿伯拉罕·林肯》的信,在信中马克思给林肯以高度的赞扬,说“从美国的大博斗开始之时起,欧洲的工人就本能地感觉到他们阶级的命运同星条旗息息相关”;“欧洲的工人坚信,正如美国独立战争开创了资产阶级统治的新纪元一样,美国的反奴隶制战争将开创工人阶级统治的新纪元。他们认为,由工人阶级忠诚的儿子阿伯拉罕·林肯来领导他的国家进行解放被奴役种族和改造社会制度的史无先例的战斗,是即将到来的时代的先声”。1864年4月14日,林肯遇刺,当天安德鲁·约翰逊继任总统。5月,马克思代表第一国际中央委员会起草《致美国总统安德鲁·约翰逊》,告诫这位新总统不忘林肯“解放劳动”的伟大使命继续前进,马克思写道:

在这场战争结束之后,阁下,落在您肩上的任务就是用法律去根除那些已被刀剑砍倒的东西,领导政治改革和社会复兴的艰巨工作。深刻地意识到您的伟大使命,将使您在严峻的职责面前不作任何妥协。您将永远不会忘记,为开创劳动解放的新纪元,美国人民把领导责任付托给了两位劳动伟人:一位是阿伯拉罕·林肯,另一位是安德鲁·约翰逊。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四月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