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张文木:世界历史中的强国之路与中国选择(6)

2016-11-22 22:07:00 作者: 张文木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讲演时间:2007年9月27日晚19时,地点:北京大学理教207教室。 讲演全文首发于《在北大听讲座》,第19辑,新世界出版社2009年版。2007年9月27日晚19时。

亚里士多德曾说过,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当时的美国人特讲政治,他不只是考虑赚钱多少。这一点我们今天的中国人是要学习的。如果一个民族让钱而非政治引领的时候,这个民族肯定是要灭亡的。以色列人什么时候叫钱引领过?从来没有!为什么?因为他们经历过犹太人唯利是图的教训。二战前的犹太人有的是钱,最后被钱引到奥斯维辛焚尸炉里去了,连牙齿上的金子都被撬下来了。(笑声)从焚尸炉里出来之后,犹太人组建以色列国家,从此犹太人就不一样了,就讲政治了。为了以色列国家利益,他们会倾其家产,在各国游说。“恐怖主义”打乱了美国,那么厉害,可为什么没有把以色列打掉,因为以色列人是“孙悟空”,他的爱国心是从“八卦炉”中炼出来的,他们知道焚尸炉是什么滋味。(笑声)萨达姆不知道焚尸炉是什么滋味,弄些花里呼哨的东西,还爱写小说,开战前与宋襄公一样先来个自废武功,而且废得很阳光,结果被美国大兵从地窖里揪出被吊死了,首身分离,死得很惨。现在伊拉克人再也不信美国人的“解放”之说了。与萨达姆同期被美国列为另一个“邪恶轴心”的朝鲜,根本就不信邪,在美国的高压下反放了一颗原子弹,结果美国却立即表态说:美国无意于打击朝鲜,还给朝鲜不少钱花。以色列人更不不屈不挠,与美国合作,但不依赖美国。打赢了六场中东战争,终于在中东立足了。

不打几次架的男孩长大后是无法在成人堆里混的,国家,尤其是新生的国家更是这样。早期美国人抵抗英国入侵,迫使英国承认其独立。南北战争时,美国人仍是“政治挂帅”。大家看过《飘》,当时南方生活太富有诗意了,按照那样的描述,大家会想:南方那样好,干嘛要统一,因为人民都过着幸福的生活。况且,当时南方的棉花还比北方的工业品赚钱。但美国这时候是政治第一,不为GDP引领,国家统一高于一切。林肯说:“如果一幢房屋内部自行分裂了,那它就无法再站立”。结果南北交手,北方赢了,此后美国有了统一的民族市场,同时还用高关税保护自己的民族资本,特别是西部大铁路修成后,美国崛起便成了不可阻挡趋势。试想,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如果还有一半国土是开放给外国资本的话,那美国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其最可能的结局将与印度一样。因此,美国南北战争的经验不仅对中国,同样也对所有的后发国家的发展道路选择都有正面的启示。

美国南北统一后,欧洲人的不争气再次帮助了美国。1853年至1856年俄国同英国、法国打克里米亚战争,俄国失败后就要报复英国。英国得罪人太多,就像今天的美国一样,大家都想给它拆台,都想给它培养个对手,于是就帮当时还比较弱小的美国。(笑声)1867年3月30日俄国正式将阿拉斯加卖给美国。继从拿破仑手中购得路易斯安那后,美国的蓝天上又“掉下个林妹妹”。(笑声)由此美国便有了从北纬35度到70度之间庞大的国家版图。

我们再比较印度。美国南北战争的时候,印度刚刚为英国完全占领。此后,印度的经济结构就失去了独立性。这对印度的发展影响至深。印度独立后,它的发展基本上是拉美模式。我查了印度1949-2003年的外贸发展状况,五十多年中只有1972-1973和1976-1977两个年度是顺差,到2000年后,印度外贸逆差就像雪崩一样。

这说明印度经济基本上是靠外资拉动。说它是个软件大国,但它的战略性的软件几乎没有发展,1997年到2000年间,其战略产品出口只有1亿卢比,印度核试验后,它的战略性电子产业几乎没有发展。印度倒是有航空母舰,但其核心技术却主要是俄罗斯卖给它的。它想跟俄罗斯进行技术合作,人家又不积极。所以印度是依附型发展模式,除政府垄断的外,印度几乎没有多少自己的民族市场。它那个经济收入分配结构正好呈两个反比:人数最多部分收入最少,其市民的最低生活标准由政府保着。中间那部分人有些收入,最多的部分则是给了外国。印度软件人才很多是在给国外公司打工。它的财政比我们国家的包袱要沉重,原因在哪儿呢?在于它没有经过社会革命。尼赫鲁走的是和平取得政权道路,虽是低成本的革命,得到的却是远比中国成本高得多的发展。很多私有权保留了下来,国家动辄就得给私有权付利。国家的投资往往因无数私产预先截流了。印度“产权明晰”啊,所以成本太高,从投资到项目,已所剩无几了。2000年我看到它修一座立交桥,铁架钢丝都是人工拧上去的,进程极慢。这说明他们的基础工程发展是很慢的。1960年8月22日,尼赫鲁在人民院中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印度“一五”、“二五”计划期间国民收入增加了42%,这些增长的收入都到哪里去了。为此,1960年10月他指定一个以马哈拉诺比斯为首的委员会,要求调查印度社会经济活动所造成的“财富和生产手段集中的程度”。调查结论表明:私人垄断经济的发展,导致社会劳动成果日益为私人企业所截流甚至垄断。这种截流导致印度经济基层萎缩性发展,导致社会基层没有强劲的投资和消费能力。社会基层如果没有经济活力,整个印度经济就不会获得自主发展。从为个角度看,印度的问题是生产关系阻碍生产力的发展

印度的劳保、福利比较好,这并不是因为它的社会财富被用于反哺人民,而是由于国家“下身”即正如阿玛蒂亚·森说的社会基层人口消费“权利的失败”,所以国家就给这些“失败”的人包了个大“毛毯”,政府仿佛一个大保姆,抱着一大堆穷人,还不敢得罪富人。(笑声)如得罪了富人,就会被议会弹劾,收税也会发生困难。我在印度国家医院做了个小手术,就挂了个号,用了10卢比,相当于人民币两块钱,其他的全部不交钱。就这一点来说,它跟咱们毛泽东时期一样又不一样,同是政府包揽,但中国政府把节省下来的钱都用在了基本建设上;印度不是这样,印度政府作用就是保着它的“下身”不烂,节省下来的钱都让私有权拿走了。印度学生总说我们中国人“不懂民主”,我说你想要搞民主,先把尼赫鲁大学旁边的贫民窟救济救济。(笑声)远的世界革命不说,你先把近的那些事情做一做,到处都是穷人,还搞什么“民主”。印度的“民主”本质上是保护私有权而非广大人民。民主的本质不主要在言论权的平等,而在生产资料所有权及由此产生的利润分配权上的平等。不管经济成就还是政治成就,印度与几乎是同期建国的中国之间的差距,是在中国1952年土改完成及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后迅速拉大。 

今天试想,如果美国当年也走印度这条路,那英国人就高兴了。今天美国人可以叫拉丁美洲走印度式道路,但绝不能让他们走美国式的道路。美国人宁可在南美多出几个甘地,也不能再出格瓦拉。  

但美国在其发展道路的选择上也不是没的争论的,它一开始也充满着“两条道路的斗争”。美国独立后不久,国会就开展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走什么路的大讨论。作为财政部长的汉密尔顿,主张集中国家权力,认为为了国家的尊严和幸福,必须建立联邦制而不是松散的邦联制;为了保持联邦必须有一个有效的政府。他不否认政府的权力太多会导致专制,但权力太少也会导致无政府状态,而两者对人民来说都是毁灭性的。财政政策的目的不应是为了增加财政的紊乱而是为了增加国家力量。在国家安全和外交上主张大力发展海军和实行商业扩张,他说:“如果我们要想成为一个商业民族,或者要保持大西洋这边的安全, 我们必须尽快地为有一支海军而努力。”他警告大西洋对岸的“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他说:“决不能忘记,我国在一个有效政府下的坚强联合,可能是不止一个欧洲国家日益妒忌的对象;而颠覆我国的计划有时会出自国外强国的阴谋,而且往往受到某些强国的煽动和赞助。”这种观点在美国大资产阶级中有相当的势力,他们以汉密尔顿为领导形成“联邦党”,并得到华盛顿的支持。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四月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