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张文木:世界历史中的强国之路与中国选择(5)

2016-11-22 22:07:00 作者: 张文木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讲演时间:2007年9月27日晚19时,地点:北京大学理教207教室。 讲演全文首发于《在北大听讲座》,第19辑,新世界出版社2009年版。2007年9月27日晚19时。

苏联人,尤其是苏联共产党人也不是一开始就会言利的。十月革命胜利后,苏维埃政府需要与西方人打交道,谈生意。当时苏维埃干部大部分没有与资本家“言利”的本领,针对这种状况,列宁告诉苏维埃各级干部说:“不要以为在国营托拉斯和合营公司中,到处都有负责的优秀党员,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有了这些党员也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因为他们不会经营,在这一点上他们还不如那些经过大工厂大商号锻炼的普通的资本主义店员”。列宁棒喝这些品质优秀却不会也不愿“言利”的官员说:“和狼在一起,就要学狼叫。至于要消灭所有的狼(在一个合理的人类社会里理应如此),那我们就要照俄国一句精辟的俗话去做:‘上战场别吹牛,下战场再夸口……’”这就是说,道义在革命时期,需要革命者在战场上的胜利来支撑,而在建设时期,就需要国家不断地赢利来支撑;没有实际利益——在革命中是阶级利益,在建设时期是国家利益——的获得,革命只能成为斯巴达克式的殉难。

世界就是这样,如狼似虎,你只要有了武装、有了力量,才会有文明。你看当今所谓的文明人都是从血泊中起来的。美国人把印第安人都杀光了,头盖骨甚至便宜到几美分一个,但直到今天美国人都只叫别人承认历史错误,它自己不仅从不认错,反将自己扮成文明的化身。世界文明的历史进程就是这么靠“恶动力”推动的。再比如联合国是国际民主的象征,但它那五个常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决权,靠的不是胸前的领带,而是靠背后戳着的五个原子弹,那不是娃哈哈。(笑声)大家都有了原子弹,谁也打不过谁,这才谈判。所以,我们在这个发展问题上,不能幼稚,文明的背后需要力量,如果没有力量,就像羊和狼一样,它们之间是没有办法“共舞”。后来苏联共产党人学会了西方人谈判方式,谈判时就特有效率。

战略机遇历来都是为强者准备的,美国早期的历史就是对此最有力的证明。早期美国人真有些邪性,楞是不买英国霸权的账。而且那阵“天时地利”都偏爱美国人。美国的“天时”是什么呢?说白了就是欧洲的“灾难”。1926年,外交史学家塞缪尔•弗拉格•比米斯认为:欧洲的灾难就是美国的机会。“地利”是什么呢?就是欧洲人因内部矛盾,将大片大片的土地,比如路易斯安那、阿拉斯加等“贱卖”给美国。

刚独立不久——这与中国抗美援朝时的背景相似——的美国在1812年到1814年那场战争中之所以能打败当时世界头号霸主英国,是因为这时拿破仑正好在欧洲与英国开战。为此,拿破仑需要从大西洋西岸再为美国扶持一个对手,与法国一起从东西两面牵制英国。这是典型的盎格鲁-撒克逊式的思维,即如果我打不过你,就给你培养个对手,叫你受到两面或多面牵制;我要是能打得过你,那为了使你对我永远忠诚,我也得先分裂了你,使你弱得永远无力向外挑战。黑格尔书中说,“欧洲人初到印度的时候,看到的是许多的小王国,国君都是穆罕默德教和印度的君王。”印度人对英国的忠诚,那是因为英国通过加深印度原有的分裂把印度给残废了:首先印度内部是分裂的——民族最多、宗教最多、土邦最多,印度就这样被英国整个从心理、生理上都给残废了,而且英国走的时候还将印度的国土分裂了。英国人为什么这么狠,把世界想得这么透呢?因为英国也是打出来的,它先跟西班牙打,再跟荷兰打,最后再跟俄国打,打了三百多年,从那么小的国家发展出一个“日不落”帝国,很不容易。它知道治理世界玩不得虚,玩虚的是陈独秀、戈尔巴乔夫那类秀才的事。此类“秀才”,顾名思义,多为做秀之才。(笑声)为了打败英国,至少为了减缓英国对法国的压力,拿破仑在1803年把路易斯安那卖给了美国,他知道只要北美洲再与欧洲一样处于分裂状态,那英国就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获得路易斯安那,这对美国而言,真给美国创造了一个成为大国的机会,美国版图一夜间翻了一番。就这样拿破仑在英国西面扶起了一个与法国一样强有力的大国。对此拿破仑自己说得明白,他说:“进入这片领土可使美国的地位永远屹立不摇,而我则为英国创造了一个迟早会挫其锋芒的海上对手。”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四月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