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张文木:世界历史中的强国之路与中国选择(15)

2016-11-22 22:07:00 作者: 张文木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讲演时间:2007年9月27日晚19时,地点:北京大学理教207教室。 讲演全文首发于《在北大听讲座》,第19辑,新世界出版社2009年版。2007年9月27日晚19时。

四、抓住和用好战略机遇期,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小布什在伊拉克问题上正在继美国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之后第三次犯战略性错误。

中亚是世界地缘政治的“百慕大三角”,来者基本无回。美国人阅历浅,不太读书,二战中发了财,在欧洲有“马歇尔计划”,但在远东地区却不知如何花钱,结果在朝鲜和越南作了赔本的买卖;苏联解体后,美国人又燃起“舍我其谁”的万丈雄心,小布什劳师征远,驱兵深入中亚,2001年在阿富汗打了胜仗,做了历史上所有霸主没有做成的事,结果不想两年后却栽在表面看来最不经打的伊拉克。事实上小布什在发动伊拉克战争之初就已陷入无解的逻辑悖论之中,即控制伊拉克则必须控制伊朗;而控制伊朗则必须控制俄罗斯。如果说前一目标使后一目标成为严肃,那么后一目标则使前一目标成为滑稽。现在可以明白地说,如果小布什若再不知深浅地进入伊朗或朝鲜,那美国就从阿富汗、到伊拉克、再到伊朗或朝鲜完成了从“一鼓作气”到“再而衰”再到“三而竭”经典过程。

小布什的中东政策已破坏了以往有利于美国地缘政治“均势”结构。 20世纪90年代初,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后,老布什发起海湾战争,但他熟稔“均势”制衡之道,帮助了科威特的同时又保留了萨达姆,利用两伊相互牵制及科威特对伊拉克的抵制,保证了美国在中东的主导地位。如今小布什把伊拉克、伊朗,甚至叙利亚全都纳入“敌人”范畴,结果是在打破了中东国家力量平衡的同时也失去了老布什留下的美国在中东的主导地位。令小布什万万没想到的是被他“解放”的人民现在却拿起枪来反对留在中东的美国大兵。

不仅如此,更令小布什外交雪上加霜的还有远东朝鲜核试验。朝鲜半岛的巨响打破了核不扩散体制。那这怪谁呢?2001年12月11日,在阿富汗战争进行到尾声时,布什宣布退出《反弹道导弹条约》。美国这种单方面破坏战略武器平衡的做法,自然也会被其他国家效仿。另外,美国在伊拉克没有查出大规模杀伤武器并在联合国没有授权的情况下向伊拉克开战,结果将萨达姆关进并吊死在美国人控制的牢房;这样有人就不得不问,与其弃核而死,为何不有核而生?2006年,备受关注的朝鲜与伊朗核问题,使核不扩散体系面临考验,使“核均势”面临危机,解铃还需系铃人。当年美国国力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衰退,前美国总统尼克松被迫承认世界的“五极”格局,被迫承认世界的多元性,此后美国外交从单边主义转入多边主义,利用世界均势制衡,使美国得以解困。当前看,小布什外交如一意孤行向伊朗或朝鲜动武,那伊朗朝鲜将是美国人的“滑铁卢”。当然,现在美国人已意识到小布什政策的危害,有识之士开始意识并试图扭转小布什外交方向。正如美国在朝鲜战场撤换麦克阿瑟、在越南战场上麦克纳马拉辞职的道理一样,前两年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费尔德下台就透露出美国中东政策将作战略收缩性调整的信息,现在小布什已明确提出美国从伊拉克的撤军计划,由此而产生的必然后果是,类似20世纪70年代的“尼克松主义”将会在中东出现。这将为中国外交提供了巨大的战略拓展空间。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我们一定要把握好和利用好这次难得的战略机遇。

此外,世界文明的轴心在新世纪也出现从西方向东方换拉的趋势。

如前面所说的,西方的全球化在历史上已有过几次抵制。第一次是拿破仑战争,它是对已登陆欧洲大陆的英国资本第一次大规模的抵制。19世纪40年代,欧洲大革命,是对英国资本的第二次大规模的抵制。这两次抵制产生了欧洲的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意识形态:前者是用于抵制资本的消极方面,后者则是资本反封建的产物。当资本主义打败封建主义并掉头压迫曾经的同路人——工人阶级时,又产生了马克思主义,并在资本向东方的扩张催动下,产生了列宁主义。在此前提下,苏联社会主义阵营出现,整整将西方资全球化进程又阻挡了半个世纪。苏联解体后,资本全球化波澜又起,气势汹汹,“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但从“9·11”始,资本全球化已开始面临困境。这说明西方那套反科学的发展观已穷途末路,世界文明将再次寻求东方的支持。

西方文明在可持续性发展方面不如东方文明。你看伊拉克战争,美国就是拿成吨的黄金砸苍蝇,显然不行。我们东方文明重简轻繁,重智慧轻力量,重功能而轻形式,在方法上也讲究一两拨千斤的巧道。比如中国饭菜很丰盛但只用一双筷子,西方是饭菜简单但餐具很多。(笑声)绘画上用料上,中国尚简,西方尚繁。服装上说,我们重功能,我们传统的大襟衣服双层保护容易着凉的前腹,实用;美国的西服华而不实,其前身可能就是田间腰间扎绳束衣的变种,不同的只是束身用的绳结换成扣子而已。(笑声)欧洲文明较美国长,所以衣服前襟也用双层。

论军事艺术,国民党就不用说了,就是同为共产党,为什么毛泽东打仗总打得赢?因为他没有在黄埔“进修”洋理论,运用的是地道的东方哲学:“万物皆备于我”,很是主动。西方打仗,是克劳塞维茨那套,讲究“主力决战”,比如斯大林格勒战役,这有点像西医的“化疗”,两方大规模绞杀,红白细胞全杀死,最后以量决定胜负。李宗仁的台儿庄战役也学这个,只会不停地绞杀。你看毛泽东指挥的四渡赤水是多么主动啊,所以毛泽东对陈毅说:四渡赤水是他一生中的“得意之笔”。20世纪30年代红军长征路上的失败及国民党后来的失败,不仅仅是路线的失败,它还证明了来自西方的黄埔军事思想在中国国共两党实践中的失败。

论改革,邓小平的方法就是东方的号脉方法,但隔段时间号号脉,有阴调阴,有阳调阳,照顾平衡,看似没理论,但非常辩证,其实就是科学发展观。戈尔巴乔夫改革用西医,作大手术,本来苏联只是病人,病也不重,但一进病房就一步到位,被送进手术室,硬在手术台上折腾死了。(笑声)

东方的思维当然有也弊端,就是解决问题比较缓慢。西方的形而上学和所谓的“科学”思维也有其长处,也很厉害,它使所有变的事物都固化为不变的符号,并将这些不变的符号都被编入程序。这就是由数理逻辑完成的一次伟大的技术革命,而电脑就是这次技术革命给人类生活带来的最伟大的进步。我们知道,只有不变的事物才能编入程序并被进行高速运算,反言之,运算程序的有效性决定运算速度,而运算速度又基于运算内容的固化程度。不确定事物若被纳入运算程序,其结果是不可想象的。所以说,形而上学的固化思维也是对辩证法思维不足的矫正形式。

但运动毕竟是事物存在的基本方式,事物本质上是永远不确定和变化的,其中最不能确定的就是人脑思维。因此,不变的电脑还是要接受人脑命令的。电脑本身不能变,要变就得由人来升级,而东方的思维优点恰恰就在于制作“命令”方面。美国人信形而上学,所以小布什的思维不能升级,一根筋,不能变,没办法。(笑声)

还有个例子就是卫星发射,为什么我们中国的成功率较高?这是因为我们东方人思维的“微调”能力强,西方人对“零”的认识就比东方晚,“零”的含意是“既有也没有”,形而上学怎么也理解不了这个捉摸不透的东西。在他们看来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你让他讲东方的“相互关系”、“互为作用”,他就不耐烦。近代西方人尊重黑格尔,实际上他们没有几个人会理解黑格尔的思想。东方人就比较买黑格尔的账,所以我说黑格尔思想的“家乡”在东方。这一点黑格尔在他的《历史哲学》多次提到,这里顺便抄读几句:

亚细亚洲在特征上是地球的东部、是创始的地方。

“精神的光明”从亚细亚洲升起,所以“世界历史”也就从亚细亚洲开始。

前亚细亚最为特异的,便是它没有闭关自守过,将一切都送到了欧罗巴洲。它代表着一切宗教原则和政治原则的开始,然而这些原则的发扬光大则在欧罗巴洲。

太阳——光明——从东方升起。

世界历史从“东方”到“西方”,因为欧洲绝对地是历史的终点,亚洲是起点。

历史开始于中国和蒙古人——神权专制政体的地方。

东方辩证思想发展五千多年,这不是开玩笑的。现在西方形而上学式的文明发展模式在“9·11”的打击下,已入穷途,人类还要再次“寻找回来的世界”。我们东方的文明即将复兴。

中国是有天命的国家,这一点,黑格尔早就看出,他说“假如我们从上述各国的国运来比较它们,只有黄河、长江流过的那个中华帝国是世界上惟一持久的国家。征服无从影响这样一个帝国”。可不是么,历史上的中国每每逢凶总能化吉:上世纪初,西方正想肢解中国,他们家乡就发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1940年,中国被日本分成数块,就在中国最危险的时候,日本出了东条英机这个二愣子;1999年,李登辉刚提出“两国论”,台湾就有了大地震;(笑声)2000年,小布什刚上台就说中国是“潜在的对手”,“9·11”那天,本·拉登就找他去了。(笑声)

但我们也还是要向西方学习的,因为他们打败过我们。昨天的欧洲非常勤于学习中华文明,那今天对于能打败中国的人难道只有仇恨而不知学习吗?当然不行。有时候中国外交“之乎者也”讲得多,西方人听不懂,觉得是“莫名其妙”;我们的国际政治研究也满口世界形势“无非是三种可能”,结果是“机遇挑战并存”,“但如处理不好,也有出现意外的可能”;说什么,中国的崛起将是“和平崛起”,这些话别说小布什听不懂,就是黑格尔也听不懂。谁不知道,小孩长大前,不摔几跤,不打几次架,人家是不认你的;我们要同北方七国对话,不跟人家扳几次手腕,人家也是不认你。美国也是扳过手腕。谁没有扳过手腕,谁就玩不起这一场场国际游戏。

经过南联盟使馆被炸、南海“撞机事件”、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我们人现在也有些认识国际问题的经验,中国人对国际问题认识的能力及基于这种能力的中国国家战略能力也随之提高了。大家可以看看这几年的外交布局,北、西、南三个方向,都相对缓和,这就为我们对付“台独”提供了更加从容的条件。2007年8月底,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访问日本和菲律宾,除了加强双边关系的因素外,就是警告“台独”分子。所以陈水扁闹腾不出什么花样的。

台湾统一是我们进入大国行列的通行证,在这个事情上,仅仅靠软实力是不够的。你看普京来到中国,直奔少林寺,它意在告诉人们这个世界得靠扳手腕。胡锦涛同志上任第一件事是到西柏坡,这是在告诉党中央要干些什么;然后再去英雄纪念碑,告诉全国人民,本届政府要干什么。2007年“八一晚会”,功臣坐在最前面,有点商鞅重功的意思,正是有了商君,才有了大秦帝国。晚会中很多文艺节目都是枪不离手,“服务人民、听党指挥、英勇善战”是晚会的主题,有这几点,中国的未来就有希望。枪不离手是很重要的,这是中国共产党从“四一二”血泊中得到的经验。看看今天的美国,它说北朝鲜是“邪恶轴心”,金正日就试爆了一颗原子弹,于是美国就说,“我们无意攻打北朝鲜”;萨达姆交了枪,国防装备上对美国“阳光”的一丝不挂,结果还是被人拉下脑袋。(笑声)这正如毛泽东说的“战争教育了人民”,下一步将是“人民赢得了战争”。此后,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不能不要自己的国家,国家也不能“文明”得只会做“阳光男孩”,还是要穿军装。目前的中国还受着霸权主义的压迫,霸权主义还在阻挠台海统一。真正的中美战略伙伴关系只能是台湾回归以后的事。但我们完全可以在战术上重视的同时,在战略上蔑视霸权主义。可以断定,未来美国在台湾所用的资源绝不会大于“朝战”,更不会大过“越战”。况且台湾就在我们家门口,我们耗得过外部介入力量。台湾是我们的核心利益,核心利益可以用无限手段;但台湾不是美国的核心利益。非核心利益就不会用无限手段。况且美国有那么多的全球问题要处理。从这个意义上我说,对美国而言,台湾只是用于北御日本,西阻中国的“虚子”。之所以如此,这是由于美国的有效力量到不了台湾。正因此,陈水扁到美国是没有地位的,总挨训,让他少惹事生非。美国要的只是从夏威夷至关岛、菲律宾、马六甲一线,要保护的是美国通过马六甲海峡的运输线,台湾只是这一线的“编外人员”。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这个世界本质上是平的,只要我们不要像戈尔巴乔夫那样主动放弃马克思列宁主义,放弃中国的核心利益,也不要像萨达姆那样先在思想上和主权上缴枪,国际霸权主义者是打不垮我们的。最后让我们再次重温并借用毛泽东同志的话,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还是你们青年人的。今天的中国,就像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青年人身上。(笑声,掌声)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四月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