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张捷:中等收入国家的教育陷阱

2016-11-16 18:22:00 作者: 张捷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我们常说发展中国家发展到中等收入阶段,就会出现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是指当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高收入阶层因为教育压力而留学和移民带走大量财富,让国家的发展难以为继...

49c1101djw1f9u44vtuwnj20a006amxp

我们常说发展中国家发展到中等收入阶段,就会出现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是指当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由于不能顺利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导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最终出现经济停滞的一种状态。

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2014年我国人均国民总收入达到7400美元。而2015年7月1日世界银行的归类,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人均国民收入在4126-12735美元之间,很显然中国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偏上国家的行列。中国只有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才能在今后的十年内进入高收入国家,从而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当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是发展中国家,存在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问题。像墨西哥、巴西、菲律宾、马来西亚、南非以及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等,在20世纪70年代均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直到现在,这些国家仍然挣扎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4000至12000美元的发展阶段,并且见不到增长的动力和希望。

这里我要说的是为什么会出现中等收入陷阱,对此西方学者是故意不说的,这陷阱的问题我以前也讨论过,在教育层面是非常关键的。中等收入陷阱的一个重要的层面就是财富外流,而教育的外流影响是最大的。到了中等收入国家以后,这些国家就有可能出现留学的数量激增的趋势。

在以前收入低的时候,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基本是需要奖学金的,只有极少数的人可以有奖学金,要能够自费的,也是社会当中最少数的人群,而且这些人在本国教育环境相对落后,他们出去以后再回国还有教育落差,这个教育领先和他们原有的地位,就足以吸引他们回国,他们留学的收益是正的,就如我们民国时期和留学,现在印度的留学一样。

而进入到中等收入国家以后,本国的教育也大发展了,外国教育的领先落差缩小,最尖端的有奖学金的这些人回国的动力降低,他们的外流是国家的损失。更进一步的是大批的富裕中产也能够留学了。就如我们在改革开放初期,万元户在国内不得了了,百万元的简直是神话,面对上百万的留学费用,就算是当年国内的顶级富豪,也是难以承受的。而到现在200万左右的留学费用,不足北上广深的半套房子,随便把房子卖了,就够留学了。因此在核心城市的人群都有自费留学的财力。尤其是中国计划生育下的独生子女一代,爷爷家和外公家各留下至少一套房,爸爸妈妈也有房子,祖辈离世房子本来就有富裕,这个留学的费用就更容易支付了,这可是巨大的群体啊!北上广深是有大约一亿人以上的!还有这些核心城市的北漂沪漂等等,他们落户不下,但当孩子上大学时刻,也是有了一套房,卖了房举家移民,对难以落户的他们是非常现实的选择。因此我们的教育问题,教育体系带来的大量人员以留学为第一目标的外流,是足以给中国进入中等收入以后带来巨大社会压力的,这就是我要说的中等收入陷阱当中的教育陷阱。

2015年,我国的GDP达到67.7万亿元人民币,近11万亿美元,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左右,一些东部沿海地区的城市已经超过10000美元,甚至超过15000美元,中高收入消费人群正在聚集。人均在15000美元,那么对高端的TOP5%人群,就是有与美国人同样的收入的,如此高的收入意味着他们的孩子,都有到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留学的能力,而且中国人为了孩子的教育,可以倾囊而出的投入的,把多年的积蓄用于孩子的留学,支付能力是超强的。微观上个人的消费能力没有问题,但在宏观上中国的外汇储备是顶不住的,中国的国际收支是难以平衡的,而且在现有的外汇报表统计当中,这些留学的刚需和未来增长的预期,都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和计算,这些必将成为中国崛起的巨大压力。留学刚需的支付性危机,是足以造成汇率失控的。中国2015年以来的外汇压力和持续贬值动力,留学和移民带来的财富外流和外汇支出压力是贡献巨大的,而且已经有失控的征兆。

中国等中等收入国家人群的大量留学和移民,在08年后大幅度的增长,背后是美国等西方国家放松了相关政策。放松政策的背后则是他们依靠这些外流的财富,维持了危机当中他们的国家和社会。奥巴马上任的时候美国赤字10.8万亿美元,而8年将要卸任的时候是19.44万亿美元,这背后是美国每一年抽走1万多亿美元,但美国和世界没有通胀,谁为之买单?我们看到的就是中国经济的巨大压力,多印出来的美元都可以买到中国制造,而中国人拿着美元都买留学服务了,每年移民美国的人数有十万,而在美国留学的有几十万。同时拉美等国家还有很多,美国扰乱了中东,给欧盟难民等巨大压力,背后都是吸引了大量的移民和留学人员到美国,这些财富以美元的形式回流美国,支撑起来了美国的危局,是美国可以不断扩大国家债务规模的基础。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移民暨海关执法局(ICE)4月29日公布最新的国际学生与交换访客计划(Student and Exchange Visitor Program, SEVP) 报告,到2016年3月份止,全美国际学生人数达118万人,ICE报告显示,2016年3月为止,在全美8687所学校,持F及M签证的国际学生人数为120万人,比去年同期成长了6.2%。名列前五大国际学生来源国者,分别为中国、印度、韩国、阿拉伯、加拿大。其中居冠的中国生人数,足足比排名第二的印度生多19万4000多人,足足高出将近两倍。而全美国际生就读理工科系(STEM)的有将近48万,亚洲学生占有77%,其中印度学生理工科高达82%,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印度是基本就读有奖学金的理工科学生。中国留学生中大量的学生是学习文科的,是要自费的。

同时美国的移民人数也在不断增加,美国在08年危机以后留学政策明显放松。根据美国保守智库移民研究中心的最新人口普查报告显示,全美2014年的移民人口数量比1980年增加了超过一倍,截止2014年7月,美国移民人口已达到了创纪录的4240万人,而截止2015年9月,相信这一数字应该已经超过了4400万。也就是说,每八个美国公民中就有一个是在外国出生的。报告指出,自2008年美国经济危机爆发后,美国的移民数量仍在持续稳定增加,从2010年到2014年之间,就有520万新移民进入到美国,仅在2014年就新增了100万移民。美国新增加的移民基本上是投资移民,投资移民的最低门槛也要几十万美元,实际上是没有100万美元以上很难成功。如果每个移民带有100万美元财富的话,这些移民带来的财富就是数万亿,可以抵得上美国国债的增加额了,这就是美国不断的欠债和印钞,但美国不通胀和不崩溃的原因。

对留学和移民等财富流入,影响比上面的数字还要大很多,差别就是对全球资源再分配的影响作用。我们要看到留学等财富所流入的发达国家,是没有资源成本的。在贸易的等价交换下,如果我们引入资源概念,则完全不同,中国的出口,中国赚取的那一点外汇顺差,背后是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的,或隐含的资源比如环境,对此我在另外一本著作《资源角逐》里面是引入物理学和信息学当中的熵的概念进行论述的,熵永远增加的,熵是在能量守恒下不可被利用的能量的度量,是微观状态有序度的度量,在熵和资源的角度,留学和移民给西方带来的利益是极为巨大的,是没有资源成本的,我们的顺差扣除资源成本以后所得就非常有限了,这个留学和移民对全球资源再分配的影响远超留学经济的数字比例。西方能够维持其发达和信用体系,关键就是他们在全球资源再分配当中的地位没有动摇。这里留学和移民所带走的,对应于资源层面几乎都是净流入。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而中等收入陷阱,更是一个资源瓶颈,中国现在就是资源压力巨大,外汇即使是顺差,也是有巨大的资源成本,资源压力不减。而留学和移民支出的对价,西方是直接要换取你资源的,这个买卖怎么平衡?不能平衡你怎么能不跌入陷阱?

对教育和留学的陷阱,我们还要看看通过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是怎样的情况,他们的教育体系和留学是什么样的关系。国际上公认的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和地区有日本和“亚洲四小龙”,但就比较大规模的经济体而言,仅有日本和韩国实现了由低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的转换。日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1972年接近3000美元,到1984年突破1万美元。韩国1987年超过3000美元,1995年达到了11469美元,2014年更是达到了28101美元,进入了发达国家的行列。从中等收入国家跨入高收入国家,日本花了大约12年时间,韩国则用了8年。另外是香港和新加坡,马来西亚不太成功衰落了,而马来西亚也是教育体系不如其他国家。我们应当注意到的就是这些国家通过中等收入陷阱,有一个共性就是他们的留学人员有限,或者说净留学人员有限,他们在自身留学他国的同时,也吸引了中国等国家的人员来他们那里留学,支付了大量的费用。

我们可以看一下大学的排名,日本的很多学校是亚洲的龙头,新加坡、香港也有几所世界级的学校,这些学校吸引了主流的优秀学生不留学,而且其优质教育资源的对外开放是收益巨大的。根据日本入国管理局的最新统计(2010年7月7日发表),登录在册的在日中国国籍人数为680518人,其中留学签证94355人,就学签证32408人。也就是在日本有正规身份的中国人有68万多,其中留学生12万多。据韩国亚洲经济中文网报道,在韩留学生人数首次突破10万大关。从国籍来看,中国留学生共计6.194万人,位居首位。新加坡在08年后留学人数增加了一倍,在2011年就突破了10万人,新加坡中国留学生就有4万人,其中有大量的中小学生留学新加坡,并以此为跳板争取大学到英国和欧洲去上学。我们看到的就是这些国家或地区的外来留学生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以他们国家的规模而言,这些外来留学的人数是巨大的,即使是勤工俭学的,也是奴隶一样的劳动力,给经济做的是正贡献巨大。

对此中国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据教育部网站消息,2014年共有来自203个国家和地区的377,054名各类外国留学人员,在我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775所高等学校、科研院所和其他教学机构中学习,而中国是很难移民的,移民等在华学习的人数可以忽略,这是一个比较准确的数字,而在华留学的费用很低,大量的来华学生是我们为了政治需要给亚非拉的穷国兄弟培养的,基本是我们倒贴钱请来的留学生。而韩国等国的学生来中国留学,看中的也是费用比他们本国上学低廉。这与我们出国留学的花费是无法比的,而且人数上与中国拿留学签证的近200万人相比也是很少的。因此收入完全不成比例。

对此对比的,我们还可以看看拉美等国的情况,这些国家是没有自己足够好的大学的,大量的学生是留学的,而且这些留学人员还被洗脑,有了著名的芝加哥男孩(注:芝加哥男孩(英语:Chicago Boys),特指20世纪70年代后,一批智利等拉美国家的留学生经过美国芝加哥大学等著名经济学院、商学院的培训后回到智利治理本国经济。在不了解本国国情的情况下,邯郸学步般地生搬硬套西方经济学理论,将国内经济搞得一团糟。现泛指在发展中国家里,那些经过西方著名大学培训、深受西方经济自由主义洗脑、具有一定话语权却不懂本国国情的所谓“经济学家”。http://baike.baidu.com/link?url=oVHCpLayPiZE-645AZ3tH9jvIi7p2mYqS7PE2zpi1G601Dtoh-DJjx8RKAMUA3BBG88LNYwwG7p9kzqFV_EsKq)的说法。这些国家因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阿根廷则在1964年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就超过1000美元,在上世纪90年代末上升到了8000多美元,但2002年又下降到2000多美元,而后又回升到2014年的12873美元。墨西哥1973年人均GDP已经达到了1000美元,在当时属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而2014年人均GDP只有10718美元,41年后仍属于中等偏上国家。拉美地区还有许多类似的国家,虽然经过了二三十年的努力,几经反复,但一直没能跨过15000美元的发达国家的门槛。这些国家落入陷阱,本身就是与之的教育留学体系相关的。

最后我们还可以再回顾一下历史,日本在二战前的崛起,也是与留学有关的,但这个关联就是他们大量的吸引了中国人到日本留学,民国的时候中国人留学日本的人数众多,而且中国人在日本是富人,是高消费的,日本的女孩都愿意傍大款一样的傍住中国留学生的。我们可以看看著名的常凯申公(注:蒋公),在日本就是艳遇很多的。中国的这些留学给日本带来了大量的白银流入,当时中国人到外面都是实银支付的。这里很多亲日派汉奸会说日本不会在乎那点钱,但事实上日本对外汇贵金属在明治维新后是渴求和紧张,是不惜让本国国民海外卖淫的,不是有著名的电影《望乡》吗?这些女人被叫做南洋姐,日本政府视其为创外汇的方式。靠着日本女人下南海卖淫。日本男人就可以过上好日子。日本政府就可以用她们赚回的钱发展国防,称霸世界。而中国人到日本留学给他们的白银就更多了。更进一步的就是这些留学的人员当中培养了大量的亲日派和汉奸,这一堆汪精卫们在日本侵华战争当中给日本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即使不是当汉奸,也是亲日派,比如何应钦,还有一贯批评尖锐的鲁迅,日本留学的他你见过他写日本不好的文字吗?尤其是在918以后鲁迅住在日租界,更没有半点反日言论。

而这些留日的人,推翻清朝,客观上也遏制了大清国崛起和对日的竞争,清朝解体的过程当中日本获益最大,中国军阀混战一盘散沙,各路军阀当中都是大量的留日人员。而这些在日本留学的中国人,给日本带来了大量的贵金属,当年中国不是抗日和内战以后的样子,是GDP全球第一,历史上领先世界千年,积累了大量财富的中国,中国人当年到日本留学,也是中国财富大量外流日本的时期。不要简单的说日本是靠中国战争赔款发达的,战争也是成本巨大的,需要大量消耗资源的,日本是没有资源的国家。真正的财富涌入,是中国人的大量留学以及留学生的大量消费上!而且这些留学生被日本舆论场洗脑,成为日本的工具需要而不自知的是绝大多数。但日本是不会告诉你这些的,只会说他们的好制度,但好制度不能当饭吃,而且日本的二战崛起是天皇的权力更独裁不是更票选,但中国当年留日就被洗脑成要票选了,这里面的战略传播才是大学问。当年日本也是刚刚维新,日本的大学等等也是创建不久,根本无法与西方最优秀的大学相比,但他们就是在中国人面前被包装成最好的大学,留学归来就是水平高的代名词,中国人去留学给日本送了多少真金白银?这里的关键就是日本抓住了中国顶层权贵子弟的留学,他们自然就要包装日本的学校。

我们看到的是现在美国也走在当年日本通过留学吸血中国的道路之上,美国的学校比日本当年的学校是优势大多了,留美的概念和对中国教育的贬低,与当年民国留学日本和对中国科举制度的贬低是如出一词,留美归来的亲美与当初留日归来的亲日是非常类似的,而且中国在留学层面又进入了财富外流周期,而且中国的留学和移民是不分家的,比以前的财富外流更厉害。所以中国要成为发达国家,跃过中等收入陷阱,对教育和留学当中的财富外流是必须深刻认识的。日本和西方给中国的,是学习“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中国儒家最好的范例,中国人现在都不知道这里面的巨大财富差别,教育的各种问题,要放到国际经济金融的大层面上宏观来分析,拒绝竞争国家对我们战略传播的洗脑。

所以我们应当看到教育产业的关键,在国家崛起的过程当中,教育的矛盾会成为主要矛盾,会让国家跌入陷阱的。因此对教育的各种鸡汤文,各种妖魔化,以及对外国教育制度的赞美和留学的引导等等,不能简单的认为就是一种自发的舆论,里面是有引导,有竞争国家战略传播植入的,我们应当惊醒了,对教育产业要更多的以宏观角度去看去分析,而不是在微观层面分析个人和团体、地方的教育利益,这是一场国际财富博弈游戏,关乎国际财富流动和再分配的巨大较量。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