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郭松民:特朗普的颜色革命能走多远?

2016-11-14 14:08:32 作者: 郭松民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颜色革命和二十世纪以俄国十月革命为发端的各国社会主义革命不同,它并不追求(实际上也没有力量)“打碎国家机器”、“消灭私有制”,而仅仅追求掌控国家机器。

特朗普的当选和美国历史上任何一次选举都不同,堪称一场美国版的颜色革命。

什么是颜色革命?关于颜色革命的定义五花八门,但在我看来,无非是原本被体制所排斥、压制的力量,以“非暴力抗争”和“选举”为手段,冲破体制的压制,获得最高权力的行动。颜色革命和二十世纪以俄国十月革命为发端的各国社会主义革命不同,它并不追求(实际上也没有力量)“打碎国家机器”、“消灭私有制”,而仅仅追求掌控国家机器。

以这个标准来衡量,特朗普发起并领导的这场选举运动,就是一次成色十足的颜色革命。就特朗普本人来说,他虽是地产富豪,但毫无从政经历,并非华盛顿政治精英的圈内人,也不属于华尔街金融寡头的圈子。而他的支持者,主要是美国中南部低收入、低教育蓝领白人和农民,他们都是被美国目前的体制精英所排斥和压制的。

这些支持特朗普的低收入、低教育白人,虽然在此前的选举中也有投票权,但当选举被美国体制精英所牢牢掌控的时候,候选人中并没有他们的代言人,伴随着精英的整体化,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区别越来越小,选举变成了像在飞机上选“鸡肉饭还是牛肉饭”一样的无聊游戏——因为这两种饭一样难吃,投票率越来越低是他们表达自己不满和失望的一种方式。在这样的背景下,当“政治素人”特朗普破门而入,以一种粗野的方式说出了他们的心声以后,特朗普就成了一个打不败的候选人,他首先击败了共和党(因为共和党的高层精英几乎集体反对特朗普),然后又击败了民主党和希拉里。

考虑到希拉里得到了几乎整个精英阶层的支持,这次特朗普的胜利,就不再像以前的美国大选那样,是横向的“左右之争”或“自由与保守之争”,而是纵向的,自下而上的“草根精英之争”。这种斗争(以选举的形式表现出来)非常类似二十世纪经常出现的大规模阶级斗争,但比单纯的阶级斗争更复杂,涉及到的因素也更多。

要理解特朗普的胜利,必须理解美国的国家性质。正如张文木教授在一篇论文中所指出的那样,美国并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独立民族国家,而是被华尔街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所掌控的半殖民地国家。华尔街国际金融资本精英以及经过他们仔细挑选的华盛顿政治精英在制定和执行政策的时候,出发点并不是所谓“美利坚民族”的利益,而是他们自身的利益,但他们的利益在全世界,他们是“国际统治阶级”,这就意味着,精英们为了自身的利益,必要时不惜牺牲“美利坚民族”的利益。

理解了这样利益结构,我们就能够理解特朗普为什么在这次选举中能够势如破竹了。当特朗普说“美国优先”的时候,这个“美国”指的是美国低教育、低收入白人。当美国政府为了华尔街金融资本的利益干预其他国家、甚至卷入战争的时候,当美国的制造业资本为了寻求更高的利润空间而把工厂迁到中国的时候,从这些低教育、低收入白人的角度来看,他们的利益不仅没有“优先”,而且被忽视了,甚至被牺牲了,华尔街的利益才是真正优先得到照顾的,很多时候甚至需要牺牲美国青年的鲜血和生命来保卫。

反过来看希拉里,我们会发现她在很多华丽“大词”掩盖下,真正主张的却是美国精英的利益。比如希拉里在国务卿任内设计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表面上的理由是维护亚太安全,真正的理由却是因为亚太地区是经济最活跃、增长最快的地区,华尔街在这一地区有大量利益,所以美国必须保持在这里的军事存在;再比如移民问题是希拉里和特朗普争执的一个焦点。特朗普有着清晰明确的反移民立场,而希拉里则主张包容移民,甚至开放更多移民。表面上看起来,希拉里的主张“更文明”,但问题的实质是:美国精英正是用移民(他们经常是更廉价、更温顺的劳动力)击溃了二十世纪美国一度声势浩大的工人运动(正如中国精英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借助农民工击溃了原国企工人一样),现在继续用移民来分裂和压制美国白人蓝领。

综观新世纪以来各国的颜色革命,我们会发现一个共同的特点:在“革命”初期,在激情澎湃的街头群众支持下,往往可以迅速取得胜利,把“革命领导人”送上总统宝座。但随着执政时期的展开,一开始似乎击溃了体制的颜色革命却往往迅速变质或被重整旗鼓的体制重新击溃。这其中的原因,一是因为颜色革命的力量本身就弱于体制精英;二是因为激起颜色革命的矛盾内在于体制本身,但“革命”却希望依靠体制来解决,这是一个无法摆脱的悖论。

特朗普领导这场美国版颜色革命会成为一个例外——既不变质,也不被体制精英重新击溃——吗?我以为不会。

支持特朗普的力量,除了有更多的选票之外,和美国的精英集团相比,可谓毫无优势。枪杆子、笔杆子、钱袋子都掌握在精英集团手中,这个集团还得到了拉美裔、黑人等少数族群做同盟军。选举过后,选票的作用大减。特朗普进入白宫后,如果不背叛(背叛是大概率事件)那些投票给他的低教育白人,他就会发现自己在华盛顿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完全是孤家寡人,他制定和执行任何政策,都必须依赖精英集团。除非他能够发起一场中国文革式的夺权运动,否则的话精英集团有一万种方法让他就范;如果他不肯就范,他们还有一万种方法让他在丑闻中辞职,甚至遭遇和林肯、肯尼迪相同的命运。

不过,尽管美国的精英集团能够搞定特朗普,但美国却像所有经历过颜色革命冲击的国家那样,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的好时光”了。因为一切的对立和撕裂都无法继续再被掩盖,美国的精英集团从此丧失了文化领导权,他们维护自身利益的倾向太过明显,再也不能冒充“文化和道德的领导者”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希拉里真的是他们最合适的代言人——骗子,撒谎者,马基雅弗利式的人物,不是吗?

现在还寄希望于特朗普的美国下层白人,早晚有一天会明白,特朗普可以让他们痛快,但根本救不了他们。真正反对他们利益的,不是墨西哥移民,而是为资本和精英集团服务的体制。精英们已经实现了整体化,如果他们继续把墨西哥移民、黑人、中国工人等视为自己的敌人,希望通过获得资本“专宠”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他们一定会大失所望。

出路在哪里?马克思恩格斯1848年在《共产党宣言》中就已经说的清清楚楚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