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关注比国有资产流失更可怕的政府职能流失

2016-10-25 13:40:00 作者: 张捷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我们政府提供各种公共职能,即是政府的义务但也是政府的权利,如果这些职能的流失,政府的权力也就随之流失了,政府就要大权旁落的。

在我们改革开放以后,一群资本人赚钱的目标变成了瓜分国有资产,占国有资产的便宜,我们及时提出了要避免国有资产流失,国资委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的,但我们现在发现,资本要干的事情,是抓住了政府职能流失,这里得到的变相政府权力寻租利益巨大,同时还是一个田氏代齐的过程。

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现在的网络有高额的估值,政府也非常依赖网络,很多人还认为政府的职能能够有社会机构分担是好事,就如当初国企改革国有资产流失,很多人说到了私人手里效率提高了是好事情一样。对政府职能流失带来的问题是没有深刻认识的。我们政府提供各种公共职能,即是政府的义务但也是政府的权利,如果这些职能的流失,政府的权力也就随之流失了,政府就要大权旁落的。

我们可以看到在历史上,皇帝自己偷懒不干活,把很多事务性的事情交给太监或者大臣去办,结果就是皇帝的大权旁落,太监或大臣就可以专权,最后对皇帝都是可以兴废立的。而这个开始就是皇帝的一些职能的不作为。比如天启皇帝爱做木匠就让魏忠贤代劳很多“小事”,结果就是魏忠贤专权;宋徽宗喜欢画画然后把很多事情交给蔡京,结果就是走向亡国。政府应当履行的职能,是不可以轻易的放弃的。

比如我们的政府对网络虚拟实体的管理,有地方政府就可以不注册不纳税,结果就是人家网络变成了网上工商局、网上税务局;还有国家对网络上的约车管理的放开,结果就是网上各种约车平台就是网上的出租车管理局,这些网络上的政府职能应当价值几何?这些职能流出之后,其根本的商业盈利模式就是获取政府流失职能背后的权力进行寻租,网上收税网上出租车管理等等。

在我们的传统行业,一些政府职能要是给了企业,都是需要有特许经营权授权的,是要有高额的特许经营费的!而且这个特许一般也是有期限,政府的最终管理权也是明确的。而现在到了网上,一切变成了网络是新事物,是没有法,是法不禁止皆可为,是可以无法无天了,这样的网络权力,如果能够难到资本市场去估值,在吕不韦这样聪明的商人眼里,在2000多年前就是无价之宝。

这里我们可以用网约车平台来举例分析,政府缺位以后,网约车就是涨价的,而且是涨得振振有词。《滴滴回应垄断后涨价 称为合理分摊车主成本》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gsnews/2016-09-07/doc-ifxvqctu6438474.shtml,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而且这样的垄断下的暴利,是应当政府定价的! 在滴滴垄断之下,市场实际上已经失效了,滴滴作为市场的一方高度垄断,对乘车人和司机都是一个绝对垄断者,提供的是公共服务,履行的是政府管理的职能,背后不是国有资产流失而是政府职能流失。这里根本不是什么高效,什么不要出租车的分钱儿,而是在网络平台下,可以把乘车人和司机的利益压缩到极致,政府不收他们的特许经营费,他们也不会便宜的,但你真的要收取,他们肯定要大叫所谓的要涨价要老百姓买单云云,但你不收,一旦他们有了机会,他们一定是不遗余力的涨价到位的。

这里政府不收取这些费用,带来的就是资本的高估值,这些利益被资本所赚取。我们可以看一下网约车平台的高估值有多少!滴滴2016年的新一轮融资是73亿美元,在2015年某一轮融资中,滴滴先是在6月确认“规模超过15亿美元”,再于7月宣布“完成20亿美元”,最终在9月9日敲定了“30亿美元的融资总额”。而整个滴滴公司的估值,据说上市的时候是要达到上千亿美元,甚至是要超过阿里巴巴的市值的,但这个价值就是政府出租车管理局的价值,线下你办地区的出租车公司,是各地要批准的,但中国没有一个国家的出租车管理局,你办一个全国的网络话管理的大出租车公司,白马非马的变成了所谓的网约车平台,反而是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交,与线下出租车牌照拍卖动辄一辆车几十万相比,我们可以算一下,一百万辆出租车是多少?滴滴号称有1500万司机,这几百万出租车的规模,我们拍卖运营车牌照,政府就该得到几千亿,它的几千亿估值怎么来的,不就是这一块的政府职能流失带来的吗?!这是政府把权力让渡给资本变成了钱啊!当初所补贴的几百亿是来换取政府几千亿牌照收入的。政府出租牌照收入不也是补贴的公共交通吗?这本来是政府给社会的好处变成了资本给了。别说他们已投资多少,政府拍卖出租车牌照,出租车公司一样还要有大投入的。这个无形的流失给利益集团带来的财富,是比有形资产流失更厉害的,更隐蔽的。

我们更要注意到政府职能的流失,背后就是政权的流失,政府给特许经营权,是有管理、有限制、有公益的,政府的这个授权不是一给了之,关键还有期限。而现在这个流失变成资本私产以后,是可以继承的,是他们的世袭权力,在得到这些权力的背后,他们就要有政治要求,就如中国历史上的田氏代齐一样,政权也要变色的。

更何况我们的网络还有大数据的功能,这些公共职能的背后,带来的就是一个政权关键的政治大数据,这些核心数据会让政府与资本在未来完全陷入信息不对称的境地。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在各地县市级的政府,都使用上了各个网络公司提供的决策支持系统,已经被他们的信息包围而没有自己的信息源,这些信息很多就来自于参与的各种公共职能服务,滴滴就控制了上千万司机,采集了数亿人的出行信息,这是多么可怕的数据基础?挖掘出来的东西在未来人工智能下会超乎想象。到时候你做什么样的决策,实际是被它提供给你什么样的信息所左右的,这决策是你政府在做还是网络资本在做?!现在网络大鳄们已经提出口号做政权的拱卫者了,这不就是等着黄袍加身的殿前都检点嘛!到时候黄袍加身也是不得已的所谓被迫呢。这里我们要关注舆论的不对等,为何当初对出租车份钱铺天盖地的舆论,在滴滴收费后就没有了呢?看着滴滴的股东,就心证一下这是谁布下的舆论场,并且绑架了我们的决策。

维护一个政权,不怕狂风骤雨,最难的是防微杜渐,资本的渗透下之政府职能流失,背后就是渐进式的和平演变,这比国有资产流失要钱更可怕,是花钱要买你的政权的,因此政府对自身义务和政府职能,是绝不可以流失他人的。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国有资产政府职能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07月22日 ~2016年07月22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