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边芹:一则童话故事

2016-09-10 17:08:00 作者: 边芹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有一幅图景时而清晰地跃然眼前,想拔都拔不掉,它似乎更像是世界大势演义的一个童话故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那幅图景上,有一个流氓团伙和一户假装流氓团伙不存在的良民。

003WxUCezy6VMklkQXed8&690

(谨以此文纪念四十年前离世的独立之父、近两百年为中国人带来尊严的第一人。)

有一幅图景时而清晰地跃然眼前,想拔都拔不掉,它似乎更像是世界大势演义的一个童话故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那幅图景上,有一个流氓团伙和一户假装流氓团伙不存在的良民。

良民家子弟众多,但本分怕事,人善可欺,命途多舛。早年与流氓团伙刚照面就被痛打多次,弄得满地找牙,差点被灭了门,不得已跟着一个强人与流氓团伙死拚了一回,直拚得血流成河,总算对方不敢随便上门打杀了。

但保住命不再受皮肉之苦的良民家为了这点尊严被整得穷困潦倒,流氓团伙垄断了市井买卖,跟他们作对想到市场上做点生意就没门了。良民家勒紧裤带忍饥度日,患难与共到底难长久,家里慢慢就四分五裂,终于熬不过家里人想发财过好日子的抱怨,低头服软与流氓团伙搭伙做起了生意,条件是开门卖祖产,并答应做活所得人家拿大大头,自己赚小小头。

良民家人穷志坚,即便拿小小头,也一点点攒起了家业。在搭伙做生意的过程中,流氓团伙没少给良民家找麻烦做些卑鄙的小动作,生意规则随意改,还常到良民家里挑动这个毛孩子反骨,那个逆子背叛,总想将良民家的头儿做掉,直接把良民家这群能干的娃儿收为家奴,有一回差一点得了手。但也许是大大头拿到手软,团伙并未真想宰掉这只下金蛋的勤快鸡。由此良民家与流氓团伙相安无事了若干年,流氓团伙控制的市场靠着良民家的苦干,着实丰盛了许多。良民家做的东西越卖越贱,生产原料却越进越贵,一进一出流氓大户躺着赚钱。良民家分得一杯羹,也吃饱穿暧,心满意足。良民家的孩子甚至有了余钱去流氓团伙管辖的地盘观赏那边积攒的大大头,一看那边家底到底是不一样啊,他们中有些就干脆改头换面留下作跟班了。曾经穷得当裤子的良民家也有人能买点流氓大户过去自用的奢侈品,个个都有点扬眉吐气。

良民家为此喜不自胜,为了庆祝咸鱼翻身,便乐颠颠地申请在自家举办盛大晚会,请流氓团伙过来分享。良民家没落了这么多年,总算有了点钱,一心想靠办晚会挣面子,哪里想到流氓团伙连良民家能办晚会都嫉妒,他们串通良民家的不孝子弟捣乱,还到处散布谣言抹黑良民家苦心经营的盛会。最后多亏良民家的好儿女齐心协力,晚会如期办成。流氓团伙心里咬牙切齿,不过照样过来大大享用了一番。

自良民家露了富,钱袋子就被流氓团伙暗暗盯上了。很快赌博成性的流氓大户玩砸了,市场一片萧条,便想让良民家掏腰包填补。可毕竟不能像从前那样上门抢了,团伙思前想后只能行骗。为了布设圈套,就搞了个二十家共治会,敲锣打鼓地设了局。一时间锣鼓喧天,大炒出了个新老二,救市就靠他了。良民家被鼓噪得眼烧耳热,他见霸道成性的流氓大户办起了共治会,并且自己被隆重邀请入会,以为出头之日到了,好不欣喜。流氓头儿和一班喽啰见请君入瓮的计谋良民家丝毫未察,心中窃喜,摩拳擦掌要让良民家大放血。会间他们各演角色,你弹我唱,围着良民家说了一堆亲热话,什么船要沉了,咱们同舟共济吧,你这么有本事,可以作老二了,哄得良民家飘飘然慷慨解囊,那一次放血让良民家自此埋下病根。

虽然落下病,但良民家生性乐观,心想放这么多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了,从此和大户就算不是一家人,也是同船乘客了。再说掏钱买清静他这辈子没少做过。他这边以为可以消停一阵养养病,不料那边流氓团伙可没有这么容易打发。大户们赌博亏钱一肚子晦气,有几家还不得不勒紧裤腰带,看到良民家日子兴旺,醋性大发,说地盘就这么大、好东西就这么多,都像我们这样过日子,非得地陷天塌!同时团伙还发现生意被太能干的良民家占了不少,再不阻滞,流氓的万世天下必有后患。所以即使被良民家好吃好喝供着,依然十二分不乐意,要改变游戏规则。他们组织了一个批斗会,纠集了一班伪科学家,证明良民家干活太买力变成放屁大户,弄得空气浑浊,要课重税。良民家辩了几下嘴,说相比大户自己刚开始排放,流氓团伙就跳起来了,吵得震天动地,又挑唆良民家里因气浊内讧,本来就怕事的良民家内外交困,赶紧接过放屁大户的帽子,愿意按他们的要求交屁税,并决定抑制干活能力减排浊气,尽力不让流氓大户闻到味儿。

良民家就这么与流氓团伙签了“减屁协议”,可惜好景不长。流氓团伙见怎么使绊,良民家都能挺过去,还装糊涂继续攒钱,真恨得夜不能寐。他们太不放心良民家了,让这家好人做大,流氓当道就不安生。可像当年那样直接上门杀人,已经行不通了,在良民家里挑拨离间让良民家子弟自己把家长干掉,又没有太大把握,何况也等不及了,于是结帮窜伙围堵到良民家门口威胁挑衅。良民家假装流氓团伙不存在已经N多年了,各种暗拳袭来也都装孙子不还手,这次还想如法炮制,以假装看不见化险为夷。乘着好不容易争来的轮办二十家共治会的机会,良民家又掏出来之不易的钱大办筵席,实诚的他借一百个脑子也想像不出当初让他出尽风头的那次共治会只是为了诱他放血设的一盘大棋。他这辈子辛酸事多了去了,死马都能当活马医,不管流氓团伙怎么消极怠工不想再玩共治游戏,他只当没看见。为办好共治会,良民家精心准备了一年,把家里布置得梦境一般,最好吃的、最好看的无私奉献,就为了再把流氓团伙请来商量以后能不能别闹了大家共同管理市场。

良民家假装流氓团伙不存在低眉顺眼地打工赚钱,可装久了自己就忘了是在跟流氓团伙打交道,也似乎糊涂了黑道有黑道的规矩,痴心妄想地以为轻歌美酒就能从流氓团伙手里讨得平等过日子的权利。不曾想流氓团伙看到良民家这般显摆更加妒火中烧,佳肴、大礼、好戏享用完,一抹嘴回去就指责良民家接驾不周怠慢了流氓头儿,想反天了。他们早就不耐烦良民家既不投靠作跟班打手、只在流氓维持的市场搭便车闷声发财,又不把家底全出卖送娃儿直接作奴仆,这次还故意指东看西,已经惹得团伙动了杀机还装糊涂要坐一条板凳,真乃是可忍孰不可忍!

良民家这会儿也有点被打醒了,把心掏出来都摆不平啊!怎么办呢?投靠流氓团伙作跟班打手?不甘心!再说想作跟班打手自己块头这么大,不削足断臂人家卧榻之侧能让自己鼾睡吗?邻居熊哥家的下场不就是前车之鉴吗?卖光家底送娃儿给大户作家奴?娃儿们能干吗?更何况怎么有脸见祖宗啊!继续假装流氓团伙不存在,人家这会儿已经堵上门,能让咱一直装下去吗?这个世道真要逼人上梁山啊!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07月22日 ~2016年07月22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