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安倍的心腹正操控中国南沙群岛主权仲裁案

2016-07-09 14:06:13 作者: 岛津洋一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迄今为止的证据表明国际海洋法法庭(ITLOS)庭长柳井俊二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日本外务省的授意下推动与促成菲律宾申请仲裁的诉求。这一阴谋的目的是在菲律宾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就南沙群岛作为一个群岛或所属群岛的部分的主权争议时促成有利于菲律宾政府的政治偏见与倾向。

这是分成两部分的系列调查报告的第一部分。本调查报告旨在揭露亲军国主义的日本外交官正在幕后阴谋地操纵菲律宾与中国关于南海主权争端的仲裁案。海牙的国际海洋法法庭(ITLOS)很快将就关于南海南沙群岛(菲律宾方称为斯普拉特利群岛)的主权归属做出仲裁。 本文的第二部分将揭示倾向于马尼拉方面的国际仲裁法庭的偏见和其公然无视菲律宾在海洋环境问题的犯罪记录。

本调查报告是对联合国海洋法委员会和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呼吁,希望他们对国际海洋法法庭展开内部调查以了解其观点偏狭和腐败对其内部产生的政治影响,因为这些因素已经严重影响到对菲律宾起诉中国的南海仲裁案的公正性。

迄今为止的证据表明国际海洋法法庭(ITLOS)庭长柳井俊二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日本外务省的授意下推动与促成菲律宾申请仲裁的诉求。这一阴谋的目的是在菲律宾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就南沙群岛作为一个群岛或所属群岛的部分的主权争议时促成有利于菲律宾政府的政治偏见与倾向。

迄今为止的证据进一步表明,国际海洋法法庭(ITLOS)庭长柳井俊二根据日本政府的意志非法而不道德地推动法庭接受菲律宾对中国起诉的仲裁案。其阴谋战术和不当的司法行为包括操纵与影响联合国和世界舆论,不公正地无视中国声称对南沙群岛拥有主权的所有因素。而且公然违反国际法院同样适用于海上边界的主权原则,非法篡夺领海问题的管辖权。

由于亲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和其犯罪同伙的援手,只有菲律宾方面的利益(在仲裁中)得以代表,所以可以预计这种一边倒的局势很可能给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紧张局势火上浇油,并有利于日本政府在本地区获取军事战略优势。

这场阴谋的主要嫌疑人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外相岸田文雄和他们的首席策略顾问柳井俊二,法院应该追究他们违反《日本国宪法》和《联合国宪章》的新殖民主义侵略意图。

联合国,特别是海牙法庭,绝不应该使自己屈从于战争贩子的颠覆和腐败。有关秘密干预的议程也值得调查在世界范围也在引发很多因为例如两次海湾战争与针对伊拉克的入侵行为都是在蓄意的假证据所导致的。

面具背后

本报告的作者在柳井俊二在日本驻旧金山领事馆任职时曾经有过数次与他的个人接触。他彬彬有礼的风度和对人关怀备至的态度非常迷人,甚至具有魔力,但相当令人不安的是这实际不过是奥威尔所描述的戴着面罩的欺人之举而已。

菲律宾与中国的领海争端初看只是一个温和的法律行动,表面上是为了促进用和平方式解决海上争端。但从本质上而言, 这一仲裁案件可能将成为未来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发生战争的先声。南沙群岛当前的争端从一开始就是被人为制造,是为未来的海军对峙创建合法性的宣传噱头。西方列强皆是如此以“保护的责任”之名进行欺骗,而后在南斯拉夫、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等国推动狂野的侵略战争。

东亚地区的军事冲突可能会迅速地导致全球核战争的爆发,引发大灾难并最终消灭世界各地的人类文明。世界末日毁灭的预见并非是无聊的空想,而是牢牢地扎根于二战的历史教训之中,当时完全军国主义化的日本社会为了实现统治世界的目标准备接受任何超人的牺牲。

从1930年代到1945年那段黑暗的岁月中,广大亚洲人民承受着不可想象的痛苦,而这却被现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美化为一场迷梦,他沉迷于对他的外祖父岸信介的幻想中;而其祖父岸信介曾担任过被日本军事占领的傀儡国伪满洲国政府的实业部总务司长和总务厅次长,是臭名昭著的甲级战犯。

历史教训至关重要,尤其是当前日本正在通过建立新的内部安保机制和重新武装再次走上军国化道路。即将到来的关于菲律宾与中国的南海争端可能会成为迈向下一场血腥大屠杀的所谓“合法的踏脚石”,同时这也是对于联合国生死存亡的考验,就如同当初中国抗日战争对国际联盟的考验一样。

一个好战的冒险者

除了知道他曾经担任过驻美大使和联合国大学顾问的外交生涯外,即使柳井俊二在联合国的同僚们对他也可以说是了解甚微。柳井俊二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院,他是为日本自卫队绕过《日本国宪法》(和平宪法)约束向海外派遣军事人员提供法律支持的专家。他一直专注于颠覆《日本国宪法》(和平宪法)中至关重要的条款——宪法第9条,这一条款明确地禁止日本拥有战争权、禁止日本政府在海外部署军队,并禁止其拥有进攻性武器。

那么柳井俊二是如何颠覆和平条款的?他的狡猾之处在于利用模棱两可的语言将禁止战争的最犀利语言软化掉,这就像把钢铁慢慢地磨成了柔韧的织布,像白蚁一样悄悄地噬咬着司法大殿的坚实基座。

相比乔治•奥威尔(在《1984》书中)所描述的真理部的彻头彻尾的虚假声明,柳井俊二的不二心法则是关注于模棱两可的活动空间。和平仍然存有空间。不要介意我们高尚的维和部队是否会越洋出出国,重要的是将和平带给像柬埔寨和伊拉克这些国家饱受蹂躏的受害者们;莫要在意我们是否炫耀日本的子弹和武器,重要的是能够化解愤怒,为妇女和儿童提供必要的保护……我们自己不是问题,问题在于那些卑鄙的恐怖分子。谁能想到还有什么比隐藏在善意的面具下更为邪恶的侵略行为呢?

2007年,安倍晋三在第一任首相任期内,他出席了依法重建国家安全建言会并发表了开幕演讲,在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议上,法律学者们相聚并集体研究策略,如何将日本非暴力的外交政策“正常化”,使之转变成战争的暴力机器。

这个杰出组织的主席就是柳井俊二,他为此所享有的荣誉体现在2008年6月出版的该次会议论文集的非正式标题:给日本国会的柳井报告。

在该报告的前言中,他表示:“面对这样一个急剧变化的安全环境,日本现在回到一个起码的安全状态中,必须深思熟虑地重视如何保护不可替代的生命、资产、土地和其他保障日本公民人权和民主原则所必须的资源。至于和平宪法第九条款的解释,同样重要的是,不要背离原来立法实现日本安全的目的,或陷入到应循守旧的陷阱中,或停止思考过程。相反,当前需要以开放的头脑重新思考宪法的规定。”

他技巧性地进行说服,当前对待和平宪法的态度就像当初越南战争中美军的理念一样,“只能通过毁灭村庄的方式去拯救村庄。”他还对上面的段落重新进行解释:“为了在当前和平处于空前绝后的威胁时代中确保和平,和平宪法必须一改往日的柔和,而选择相反的强硬方式。”

柳井俊二的理论基于规避条款,旨在使宪法中禁止战争和侵略的实质内容变为无效,就像念诵佛经咒语一样,他将上述观点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强调:

——自冷战以来,太平洋地区日本周边的安全威胁从根本上在恶化(其中暗含指向朝鲜发展核弹头导弹和中国海军的快速现代化);

——为了贯彻“集体安全”的原则,需要确保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无论何时一旦开火,日本都能向美国军方提供军事支持;

——根据模糊的日本自卫队在海外紧急事态下需要提供“后勤保障”的概念,从而允许自卫队为这些后勤供应提供武装护卫,包括携带武器和弹药;

——采购所需的远程武器装备为美军海外部署提供保护(听起来好像美国军队缺乏足够的武器);

——为确保恢复日本民众对和平的信心,其他目前尚未明确界定的必须的行动。

柳井俊二的核心思想就是重整军备,加强干预。就像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希特勒推行的重点武器项目和德奥合并政策。简而言之,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如果一个美国士兵发现自己处于危险之中,日本政府就可以出兵海外启动全面入侵来保护这唯一的“一个”盟友免受不知名的某国的陆军和海军威胁。

这是连马基雅维利都感到羞愧的歪曲理论,因此柳井俊二正是主持国际仲裁法庭的不二人选。仲裁,根本意义上不是要行使正义之剑,而一种妥协;是一场道德上的交易,为了实现实际利益而打破准则。对于圆滑的外交官和试图寻找对华宣战的借口的协调人来说,仲裁不过是在廉价售卖法律而已。

柳井俊二并不是只会语言上的花拳绣腿,随着安倍晋三第二次出任总理,他2008年的报告也得到了钢筋铁骨的强硬支撑,他的法律论点也成为日本会议(Japan Conference),一个刚成立的支持军事化的议会团体的行动纲领。由于这个组织在众议院获得了多数票,在取消最后的阻碍宪法第九条前只有一些小的障碍需要解决。本报告发布之时日本参议院的选举日2016年7月10日即将到来。

一切都安排的如此井井有条。在选举日的两天后,柳井俊二所领导的海牙法庭将为在南海上发生战争大开绿灯。这是无可挑剔的时机,正是克劳塞维茨所说”战争是政治延伸“的典型例证。对于那些沉迷于社交媒体和自拍而无法自拔的自恋者们而言,这个问题毫无意义。因为没有谁会在意因为使用核武器、原子弹、鱼雷、弹道导弹而死去的数百万的无辜者。选择回家去看大阪版的《绝望主妇》吧。几乎没有勇敢的人愿意试图阻止世界末日大决战的到来,继续读下去。

外交的丑恶面目

任何与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劲敌莫里亚蒂教授旗鼓相当的幕后推手都应该承受至少15分钟的恶名。柳井俊二在个人简介中阐述了日本完败后的年轻人是如何献身于国家荣誉复兴事业的情景。在那次很不明智的偷袭珍珠港事件发生之时,柳井俊二的父亲正在日本外务省条约局工作,柳井俊二继承了其父在条约局的外交职位。根据国际法的规定,任何一个缔约国在发动攻击前都应当事先警告被宣战的敌国。而此番不正当行为(不宣而战)在那段时局紧张的年月里着实引发了相当的关注。

柳井俊二在享受了一段时间的日本驻旧金山领事馆各种酒会上的美味纳帕葡萄酒、珍宝蟹和平静生活之后,回到了东京。因为第一次海湾战争的爆发,他学习法律的背景使他在外交使团中的地位迅速上升。老布什为了把科威特从萨达姆·侯赛因的共和国卫队牢笼中“解放”出来,做了相当长时间的准备。美国国防部让日本在派遣一个营的军队或资助美国军队数百万美元军费中二选一,东京政坛因此陷入混乱。

时任日本财政部长的桥本龙太郎期初被这种无耻的勒索激怒了,但直到他在广场饭店不得不面对被拍到与亚洲某国外交官妻子在东京情侣酒店偷情的照片时,他退缩而妥协了。凭借官方针对东京新闻媒体的严格审查制度,这桩可能发生的丑闻被压制住了。日本外务省的官员意识到,与其将国库拱手相让给那群贪婪且轻视自己的美国强盗,不如牺牲日本青少年的生命派他们到中东沙漠去作战。如此一来,柳井俊二成为负责为未来开展自杀式任务而征兵的主要部门——外务省国际协力局的主管。

这一惨痛的经历促成了要求废除和平宪法第九条的要求。柳井俊二被任命为驻美国大使之时,美国正好遭受了911恐怖袭击并发动了第二次海湾战争,他振振有辞并蓄意忽略法律以便为向伊拉克派遣陆上自卫队的解释。他的职业生涯布满了诸多颠覆和平宪法的立法提案: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被国会否决的《联合国维和任务合作法》;随着911事件的发生而通过的《反恐法案》;最后是第二次海湾战争中导致日本向伊拉克派遣自卫队的《伊拉克军事行动法案》。柳井俊二向世人展示了他对美国布什父子总统奴颜婢膝的一面,正如他跟父亲柳井恒夫的关系一样,他视两位布什总统如亲父。

在他向美国国防部卑躬屈膝的外表之下深深隐藏的真正动机是复辟日本军国主义和对亚洲及发展中国家事实上的殖民统治。在担任驻华盛顿大使之后,柳井俊二开始从外交部官员转为法律教授并从事法律研究,之后他又担任了首相安倍晋三的法律顾问,协助安倍把日本从一个热爱和平的国家变为全副武装进行海外军事干预活动的“正常国家”,且最终理想是谋求最后一战将“正在崛起的中国力量”从全球范围内抹杀掉。蹂躏一个拥有近15亿人口的国家对于一个像日本这样的小国来说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即使它在历史上曾经尝试过。但在他们看来“日本精神”再加上一丁点大规模杀伤性先进武器的帮助的确能够消除任何威胁,只不过需要很多金钱罢了。

阴暗的力量

在实现扼制中国上升力量发展的目标中,柳井俊二暗里明里得到了笹川良一黑社会组织和日本财团的财力支持。这种高度政治化的“慈善”资金来自商业化赛艇比赛,这些比赛被用来进行赌博,另外部分资金也来自于冰毒贸易。日本财团是推动名为“海洋日(海の日)”的日本法定假日的幕后资金捐赠者,“海洋日”旨在庆祝日本虚假的“科学研究”而实际的捕鲸业,并为日本自卫队和海上保安厅的海上行动寻求公众支持。

今年7月18日海洋日的庆典尤其特别,在此前几天国际海洋法法庭将针对日本海上盟友菲律宾起诉中国就南海主权争端做出仲裁,而且自由民主党将在选举中以绝对多数赢得了上议院选举的胜利,这对修改和平宪法意义重大。

到那令人振奋的一天,每个日本右派分子内心都将深感引导未来胜利的凤凰浴火重生般的新动力。柳井俊二的导师兼财政支持者——笹川良一,是战前意大利法西斯主义创立者墨索里尼的崇拜者和模仿者。作为议员,他与日本翻版德国盖世太保的“宪兵队”相勾结,他的支持者们介入毒品贸易和日占亚洲地区没收财产的行动。1945年日本二战战败后,笹川良一和东亚会头目児玉誉士夫一起被作为战犯拘禁在巢鸭拘置所。但自从东声会/东亚会改名后,这伙暴力歹徒就开始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自那以后,日本黑社会势力就与右翼恐怖主义、勒索敲诈、毒品交易和全球化性交易一起蓬勃发展。

借助像柳井俊二和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天野之弥这样的政府官员之力,黑钱得以流入联合国的腰包,在那里日本人的暗中行贿极受外交官们的欢迎。正如最近被曝光的日本斥巨资贿选获得2020年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主办权一样,外国政府官员及他们的秘书们挥霍着来自日本邮政储蓄银行、黑社会成员和疯狂邪教头目的捐赠。他们如白蚁般咬噬正义殿堂的基座,暗中推波助澜国际组织的腐败之风。

国际海洋法法庭

从联合国大学兼职顾问的职位离开后,柳井从2005年开始一直担任国际海洋法法庭的法官,自2011年以来一直担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2015年6月,这位日本外交官个人任命持有亲英立场的英国与加纳双重国籍法官托马斯·门萨(Thomas Mensah)成为菲律宾与中国南海争端问题的5人小组的首席仲裁员。门萨将争议的海域称为“西菲律宾海”(West Philippine Sea),而不是按地理上被普遍接受的南(中国)海,这一恬不知耻的司法偏见很快就见诸报端。

南沙群岛主权争议诉讼的政治阴谋始于2013年2月柳井对日本外相岸田文雄的礼节性拜访。岸田文雄是自由民主党中安倍派的忠实走狗。他们极不寻常的秘密会晤关注的重点是国际海洋法法庭就保护南方蓝鳍金枪鱼问题上出现的分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为保护野生鱼类种群起诉日本而提交这一议案,但是由于世界各地日本寿司店对金枪鱼的巨大需求而导致议案被搁置。该议案被日本控制下的国际海洋法法庭归为“有争议的案件”而破坏,金枪鱼因而未能得到有效保护仍然在被大量捕杀。

根据从日本外务省得到的简短会议记录,岸田文雄催促柳井推进“海洋合法秩序的发展”,一言以蔽之,安倍通过为菲律宾提供海军舰船和通过柳井向菲律宾政府提供法律援助以干涉南沙群岛争端,帮助阿基诺政权对抗中国的诉求。(那些不熟悉二战历史的人可能不知道,阿基诺家族是日本军事占领菲律宾时期日军在菲律宾的主要合作者之一。)

通过任命斯里兰卡籍的克里斯·平托(Chris Pinto)为菲律宾与中国争端的首席仲裁员,柳井迅速而忠实地执行了日本外相岸田文雄的命令。今年五月,这位来自斯里兰卡的法官因为被发现其妻子是菲律宾人,与案件存在利益冲突而被迫辞职。加纳的门萨法官在仲裁法庭的愤怒中被召去接任平托。

这不过是柳井的腐败网络中的一次失足而已,其他类似情况不可枚举。例如,国际海洋法法庭接受由日本非盈利机构日本财团为一个培训项目提供的资金支持。

我们需要再次强调,在两次中日战争中日本当局一直依赖于对国内抗议民众的镇压、严厉的媒体审查制度、对国际社会毫不顾忌的撒谎、与黑社会和财阀的无耻合作在不断地颠覆国际法。如果当初日本占领中国东北建立伪满洲国的历史可做借鉴的话,那么(这次南海仲裁后)随即将到来的很可能是炮舰外交和赤裸裸的侵略。历史不仅重复,它的再现甚至可能变得更为残忍。亚洲和世界将再次处于崩溃的边缘,就像此前人们忽视东南亚海啸前海平面不断上升的迹象一样。

在七月的下一周,重大事件将如超级台风一样迅猛袭来。美国鹰派政客希拉里·克林顿能否赢得美国总统选举将是新军国主义的侵略势头是否会最终滑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个不确定因素。

作者岛津洋一是前英文版《日本时报》(Japan Times)的主编,现为常驻香港的调查记者。以上内容均为其个人观点。

参考文献

柳井报告,2008年

www.kantei.go.jp/jp/singi/anzenhosyou/report.pdf

平托辞职,门萨被任命为菲律宾与中国南海争端问题仲裁法官

https://www.itlos.org/fileadmin/itlos/documents/press_releases_english/PR_197_E.pdf

法西斯主义与慈善事业:“笹川良一,一位受人尊敬的战争罪犯”,丹尼斯·博内奥(Dennis Boneau)

http://www.voltairenet.org/article30028.html

日本财团资助国际海洋法法庭

https://www.itlos.org/en/the-registry/training/itlos-nippon-programme/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