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安生:警惕宗教信仰自由幌子下的教权扩张

2016-05-05 10:40:00 作者: 安生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社会进步必须首先进行宗教改革,冲破教权,推翻教权是社会现代化的前提条件。宗教退缩到相对独立的领域,不再干涉世俗生活,社会才能进步,现代社会才能正常运作。神职人员不能掌握司法权,更不能构建第二平行政府,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发达地区的普遍共识和现代社会的标志,教权的扩张是一种“返祖现象”。

四月网首发

u=3485912831,4219907099&fm=21&gp=0

伽利略在宗教法庭

(上)

现实世界之中,社会成员往往会因为疾病、贫困、事业挫折等原因,陷入困境甚至绝境。他们无法接受残酷的现实,又无力改变现状,难以自拔,被沮丧、惊恐、绝望、压抑的负面情绪笼罩,需要心理安慰。于是,他们往往诉诸于非现实的超自然的力量,以期获得解救。

费尔巴哈说过,并非神灵按照他的形象创造人,而是人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神灵。处于逆境中的社会成员需要心理安慰。于是,他们把希望梦想寄托在虚幻的神灵的身上,成为某种宗教的教徒,希望获得某种超自然的力量,或者被拥有超自然力量的神灵庇佑。

这是可以理解的。

因此,我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但是,另一方面,宗教的传播与发展往往离不开宗教组织和相应的活动。宗教组织的活动必须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

因此,我国宪法第三十六条也明确规定:“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秩序、损害公民身体健康、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

历史上,有强大影响力的宗教组织往往假借神灵的名义拥有巨大的权势,是统治阶级的一部分,其行为往往与特权、压迫密不可分,与慈悲为怀、与人为善毫不搭界。宗教势力往往是封建、保守、禁锢、顽固、残忍、愚昧、特权、腐朽的代名词。

宗教组织并不存在于真空中,其运转活动必然需要消耗财各种物质资源,并与现实社会发生密切的联系。为了维持组织运转,扩张影响力,宗教组织的神职人员必须不断谋求各种物质资源,建立并维持种种社会关系。越是有影响力的宗教组织,其高层组织者的世俗性越强。

如果教徒都是虔诚的,那么宗教的影响力在于教徒的数量,增加教徒的数量需要不断推广宗教。大范围推广任何一种宗教,都离不开物质资源的支持,以及“发展教徒——扩大财源——进一步发展教徒——进一步扩大财源”的基本运转模式。显然,深山苦修、与世无争、自给自足的宗教的影响力,必然远远不如那些以世俗物质资源为支持,广泛传教、广立寺庙的宗教的影响力强。以广泛传播教义、不断扩张影响力为目标的宗教组织必然有争夺物质资源,插手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倾向。

教徒数量和影响力达到一定规模的宗教组织内部,从未平等。一方面,在宗教组织内部,神职人员往往自称能沟通神灵,具有神灵赋予的权力。由于相信神灵的存在,教徒视神职人员为其与神灵沟通的信使,传达神灵的意志,内心之中必然臣服于神职人员。另一方面,神职人员(尤其是高级神职人员)控制物质资源,对宗教组织的运转有绝对影响力。因此,神职人员从精神和物质两方面控制宗教组织获得特权,教徒则受其摆布。

与神职人员不同,宗教组织的教徒往往是虔诚的。信仰宗教就要交出自我判断能力。凡事先怀疑、考察、验证,辨明真伪才接受的人,显然是无法从宗教中获得解脱的。教徒虔诚信教,以求获得解脱。由于教徒相信神职人员是自己与神灵沟通的使者,所以教徒的虔诚往往演化为对神职人员的盲从。可想而知,一群虔诚的教徒在世俗的神职人员的指挥下会做出什么事情。

宗教组织发展到一定规模,必然大量聚敛财富,并与暴力紧密结合,积极插手世俗事务,以谋求更多的教徒、更大的影响力、更多的财富和更大的世俗权力,出现政教合一的趋势,拥有强大的教权。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比如,中世纪时期,教皇成为真正的统治者与欧洲国王争夺权力。

影响力强的宗教组织往往控制巨大的财源,拥有大量庙产,与封建地主一样残酷剥削劳动者。有些宗教组织还有征收权,可以公开征税,比如中世纪的什一税。

这时,宗教组织摘掉和蔼、慈祥、与世无争的假面具,露出狰狞的面目,以神灵的名义施行恐怖统治。神职人员往往假借神灵的名义,获得政治特权,甚至行使立法、司法的权力。为了巩固统治,许多宗教组织以宗教经典为依据,借助神灵的名义,制定森严的戒律,严格规定教徒的饮食、着装、作息,甚至婚姻等生活习惯,并以此立法,甚至设立宗教警察和宗教法庭,对教徒实现严密、残酷的统治。任何可能威胁宗教组织既得利益的人(比如,违背这些戒律的教徒和对宗教组织提出异议的人)都将遭受严厉的惩罚,被流放、施以酷刑甚至剥夺生命。

为了扩张权力,扩大影响,宗教组织往往不惜采取暴力甚至战争的手段,豢养军队或僧兵。如果不能理解这一点的话,可以看看中国、日本历史上的僧兵,欧洲的十字军、修道院豢养的雇佣军,以及目前的IS。

还有些宗教组织与世俗政权相互携手,紧密勾结。奴隶制国家或封建国家,往往利用神权寻求合法性,巩固统治。比如,宗教组织为这些政权寻求合法性,为君主加冕,证明其君权神灵授。再比如,神职人员告诫教徒所有压迫和不公正的待遇都是神灵安排的考验,忍耐终将获得补偿,反抗则是违逆神灵的意志。这些政权投桃报李,为这些宗教组织提供财源和庇护。奴隶主、封建君主、领主、大地主与僧侣、祭司勾结,形成有共同利益的统治集团。比如,欧洲的教会与专制王权相互勾结,推行文化专制主义和蒙昧主义,疯狂残害不同信仰者和有进步思想的人们。

不仅如此,有些国家还通过控制、资助、贿赂其他国家宗教组织的神职人员或者派遣传教士等方式,在其他国家的发展、控制教徒,以宗教为掩护,窃取情报,扶植代理人,插手其他国家内政,甚至阴谋从事颠覆、分裂活动。这些国家的一些神职人员在金钱的诱惑下,也往往乐于与境外势力合作。

这时的宗教组织的神职人员成为特权阶层的一部分。与虔诚的教徒不同,他们虽然自诩为神灵的使者,但是内心之中往往并不敬畏神灵。他们以神灵的名义行使至高无上的权力,是打着宗教的旗号的特权压迫者。他们不择手段地敛财、揽权,往往垄断财源,维护特权,禁锢思想,毁灭人性,迫害肉体,阻碍进步,甚至制造、挑拨民族矛盾,破坏和平,发动宗教战争。

这些宗教组织在历史上的所作所为,显然超出了正常的宗教活动的范围。神职人员所拥有的巨大的社会权力即教权,是一小群人假借神灵的名义压迫大多数人的权力,是一种腐朽的、保守的、反动的、堕落的权力。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四月网
1 2 3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