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克鲁格曼:美国该行动起来拯救资本主义了

2016-04-05 11:58:00 作者: 黄郁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一个月前,在接受在接受彭博电视台Guy Johnson采访时,Rogers Holdings的董事长吉姆·罗杰斯断定,美国经济在未来12个月将陷入衰退。这位知名投资人表示,美国经济在一年内陷入下滑的可能性是100%。

【一个月前,在接受在接受彭博电视台Guy Johnson采访时,Rogers Holdings的董事长吉姆·罗杰斯断定,美国经济在未来12个月将陷入衰退。这位知名投资人表示,美国经济在一年内陷入下滑的可能性是100%。

这恐怕不是我们听到的关于美国经济衰退的最新论调了,这样的调子至少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就不绝于耳。作为世界最强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的道路似乎越走越窄。在美国政治家罗伯特·莱希看来,美国今日的窘境正是资本主义下的蛋。以往人们将这一切归咎于技术进步带来的不平等,实际上,真正的原因在于寡头垄断。更可怕的是,政治权力和市场权力相互结合,加剧了这种不平等。至于是否能够拯救资本主义,罗伯特·莱希也没有那么乐观。】

如今看来,1991年还是个单纯的年代。那年,罗伯特·莱希(Robert Reich,又译罗伯特·莱克)出版了《国家的作用》(The Work of Nations)一书,影响深远,这本书也是莱希得以成为克林顿政府内阁成员的原因之一,在当时,的确意义非凡——然而现在,时代已经发生了变化。比起这本书里相对乐观的态度,莱希在新书《拯救资本主义》(Saving Capitalism)里则悲观了许多,前后两种态度差异表明,美国的发展状况并不乐观。

某种意义上说,《国家的作用》极具开创性,该书重点关注日益加剧的收入不平等问题,该议题当时早已受到许多经济学家的高度重视,我也很关注,但一直未进入政治话语体系。莱希当时主要把不平等看成一个技术性问题,认为能找到一个技术性解决方案,获得双赢。那是他过去的看法了。最近,莱希提出了一个悲观的观点:他主张要发动一场阶级战争——号召工人阶级起义,反抗美国寡头统治集团发动的阶级战争,实际上这场悄悄发动的阶级战争已经持续数十年了。

《拯救资本主义》(Saving Capitalism),罗伯特·莱希著

1.

为了解《国家的作用》和《拯救资本主义》的差异,你要知道两点。第一,美国政治转向,愈发丑恶(即趋向于寡头统治),这一点我们都很熟悉,稍后会详谈。第二是“偏向高技能的技术革新”(skill-biased technological change,下称SBTC)理论的兴起和衰落,尽管这听起来更像是一场业内人士的讨论,实际上却有着巨大的政策和政治意义。这一理论曾经得到经济学家的广泛认可并以SBTC的缩写形式被频繁提及。

1980年前后,SBTC开始受到广泛关注,那时候美国大学毕业生的薪水涨幅开始远远超过高中及高中以下学历的美国人。原因为何?

一种解释是国际贸易增长,美国从低工资国家进口更多的劳动密集型产品。原则上说,这种进口不仅会加剧不平等,还会导致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工人工资下降;国际贸易标准理论支持此原则,但作出的推断实际上比许多非经济学家的设想要糟糕得多。然而计算结果似乎并不符合实际状况。1990年前后,美国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仍然很小,不足以解释为何大学毕业生和高中毕业生相对收入的差距会迅速扩大。而且,贸易本该促使本国就业人群向技术密集型产业集聚,但实际状况却是:各产业内部技术水平升级并迅速扩展到整个经济体。

因此,许多经济学家转向了另一种解释:一切都是技术——尤其是信息技术革命的结果。这种观点认为,现代技术的发展减少了对常规化人力的需求,加大了对创造性思维活动的需求;同时,尽管人均受教育水平在提升,但提升的速度跟不上技术变革的速度,这就导致了大学毕业生收入的增加以及无相应技能者收入的相对(或绝对)减少。

目前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技术因素是薪水变化的驱动力”,SBTC理论有待验证,技术因素的影响只能通过假定的效果推断出来。然而,技术因素的影响却已在许多充满公式和数据的科技论文里被明确标出。1992年,哈佛大学劳伦斯·F·卡茨和芝加哥大学凯文·M·墨菲合作写了一篇论文1,文中更是整理了技术因素的影响,受到多次引用。莱希的《国家的作用》在某种程度上也普及了SBTC理论,书中用生动的语言将抽象的经济学理论转化成普通人能够理解的话语。在莱希看来,技术不仅正在减少常规作业,甚至还在取代一些曾经需要面对面交流才能进行的工作;但技术也给符号分析人员(symbolic analysts)——那些有天赋并且接受过创意工作训练的人——带来了新的机遇。莱希针对日益加剧的收入不平等的解决方案是:无论是通过扩大传统教育规模,还是通过在岗职工的再培训,总之要让更多的人接受必要的职业训练。

这是种乐观且诱人的愿景,此处可以看出该理论为何如此受欢迎。尽管今天仍然有人把技术进步视为不平等加剧和工资增长滞后的原因(该理论尤其在反对党内变化的温和共和党人和一些哀叹民粹主义盛行的“第三条道路”的拥护者中大为流行),但SBTC理论却在过去的二十五年里屡屡受挫,以至于人们已经放弃了用该理论来解释日益加剧的收入不平等。

这个故事得分阶段来看2。首先,20世纪90年代,技能差距在社会底层停止扩大:接近中产的工人实际工资增长速度不再超过社会底层工人,甚至还慢了一点。作为回应,一些经济学家修改了SBTC理论,声称技术进步没有使低收入阶层失业,反而耗空了中产阶级——但这听起来似乎让原本就不严密的理论更加陷入困境。2000年左后,大学毕业生的实际工资也停止增长;而高收入人群(约为总人群的百分之一,比例甚至更小)的收入则继续猛增。很明显,这种收入分化和教育程度几乎无关,毕竟对冲基金经理和高中老师接受的正式教育水平相差无几。

2000年后,另一种情况开始出现:总体上看,劳动力相较于资本而言,节节败退。数十年稳定发展后,国民收入中职工报酬的比例迅速下跌。当然这也可以用技术来解释:也许机器人不仅代替了受教育程度低的工人,而是在代替全部的工人。但这种说法面临很多问题:一方面,如果我们正在经历机器人驱动的技术革命,为何生产率增速却在放缓而非加速?另一方面,如果机器人能够愈发轻松地替代人类工作了,那么各大公司应该会争先恐后地抓住这新的机遇并加大商业投资力度,然而我们并没有看到机器人产业投资的增长,事实上大公司更倾向于把收益存入银行账户,或是增持股票。

简单说来,从科技角度来解释收入不平等拉大越来越不合理;而认为提升工人技术就能扭转这一趋势的观点也同样说不通。那么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2.

关于经济两极分化的原因问题,经济学家谈论的焦点不再是技术,而是权力。这听起来有些偏离主线,难道经济学家不是应该只关注市场的这只“无形的手”(市场竞争机制,即供需关系)吗?但经济学一直以来都有考虑“市场权力”的传统,或者叫做“垄断的效果”。的确,这些概念已经被好几代人忽略了,但它们正在强势回归,我们也可以把莱希的新书部分地看作对“市场权力”概念的推广,就像《国家的作用》也可以被部分视为对SBTC理论的普及。莱希论文里当然还有其他观点,我稍后会介绍,但我们还是从经济学家们最容易同意的部分开始讲起。

市场权力有一个准确的定义:如果经济活动参与者有能力影响他们买入或卖出商品的价格,而非被动接受由“无形的手”所决定的价格,这就是市场权力。独家垄断卖方会为他们的产品定价,独家垄断买方(市场内唯一的买方)也会为他们买入的货物定价。卖方寡头(仅有几个大卖家,求过于供)比卖方独家垄断的情况更为复杂,却也同样涉及市场权力。重点是:在普通人看来,我们的经济明显由独家垄断和寡头垄断的卖方所操控,而非像经济学家常常设想的那样,更多地由参与价格制定的小经营者组成。

2015年11月,密尔沃基市,杰布·布什(Jeb Bush),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本·卡森(Ben Carson)以及特德·克鲁兹(Ted Cruz)在进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辩论

但那重要吗?1953年米尔顿·弗里德曼在一篇影响深远的论文里写道,实际市场行为只有和简单供需分析的预测不符时,垄断才会起作用,而事实上几乎没有证据能够表明垄断会对市场产生重要影响3。弗里德曼的观点不仅在经济学领域内大为流行,事实上也扩展到了政治讨论中。垄断概念从未从教科书中消失过,反垄断法也是一项重要的政策武器,但20世纪50年代后,两者的影响力一直在减退。

但很明显,对反垄断的忽视显然是智慧和政策的双重失误。更多证据证明,市场权力对经济行为影响重大,未能实施有效的反垄断监管是当前经济疲软的主要原因。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观察者网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03月19日 ~2016年03月19日
地点:
北京市奥体中心综合训练馆三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