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刘仰:央视春晚好得很?糟得很?

2016-02-10 00:43:41 作者: 刘仰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这年头,对于文艺工作者的吐槽往往被网络放大,他们想必也早有准备,没有强大的心理素质,估计会被唾沫淹死。恰如有些经济学家每年都宣布“今年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一样,许多网络评论家们每年也都宣布“今年的文艺作品最难看”。但是,中国经济还是在发展,文艺工作者也还要继续创作下去。

这年头,对于文艺工作者的吐槽往往被网络放大,他们想必也早有准备,没有强大的心理素质,估计会被唾沫淹死。恰如有些经济学家每年都宣布“今年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一样,许多网络评论家们每年也都宣布“今年的文艺作品最难看”。但是,中国经济还是在发展,文艺工作者也还要继续创作下去。

文艺是干什么的?虽然有些艺术家自认为文艺是创造思想的,我认为这种想法有点托大了。文艺从根本上说就是包装和推销思想的。说“娱乐让政治走开”,那都是骗傻子的狡猾,无非是叫你的政治走开,他的政治要来。当今世界,除了以美国为代表的那套“普世”思想话语系统,还有哪个可以与之抗衡?也许,IS算一个。但这不是我们要的答案。

当今中国,中国共产党自身将近100年的历史在很多节点上都被各方势力故意搞成众说纷纭,如毛泽东的历史地位。中国传统文化似乎有更广泛的一致基础,但是,在知识分子眼中,中国传统其实大相径庭。

“中国特色”实际上面临一个最严峻的问题:我们在思想理论层面,对于中国现实的解释力完全不够。在这种局面下,中国的文艺工作者如何是好?他们该表达哪种思想?我们看到,他们要么成了仁波切的拥趸,要么成了耶稣的信徒。说得难听点,这就是中国的文艺工作者对于中国思想学术界的不屑。

几十年来,文艺市场化成了思想理论混乱的遮羞布,这块遮羞布同时又成了以美国为代表的“普世价值”思想体系发起全面渗透的掩护。于是,中国的文艺工作者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在一定程度上都成为诺贝尔、好莱坞、奥斯卡、百老汇、金色大厅的俘虏。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文艺工作者出入佛寺、教堂,我甚至认为是不愿向“普世价值”投降的一次悲壮的抵抗。

中国的学术思想界,面对这么一个巨大的文化市场,你们提供过多少思想养分?

中共十八大以后明确要求从政治上端正立场。这个试图结束思想混乱的举动如今终于清晰地体现出来,我认为,这个方向感是完全正确的。

我们必须肯定这一方向感。前几年,一些文艺工作者表态支持《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结果遭到舆论媒体的群殴,就是因为群殴者发现了中国重新树立思想标杆的意图。难道,因为这种痛骂和群殴,我们连明确这种方向感的勇气都没有了吗?

毛泽东与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的代表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