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邓铂鋆:今天的挂号难,正是曾经你要的就诊自由

2016-02-01 15:13:53 作者: 邓铂鋆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全国病人上北京”、“全国病人挤协和”的俗语,在我国医疗界由来已久。这一俗语,形象地表现了在优质医疗资源稀缺的我国,广大人民群众对优质医疗资源的渴求。

“全国病人上北京”、“全国病人挤协和”的俗语,在我国医疗界由来已久。这一俗语,形象地表现了在优质医疗资源稀缺的我国,广大人民群众对优质医疗资源的渴求。近日,一位青年病人家属在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怒骂“号贩子”的视频在媒体上热播,激起了人们对大医院由来已久的“看病难”问题的关注。

女子怒斥号贩子,引发全国讨论

众说“号贩子”治理

对于解决“号贩子”犯罪团伙的祸害,社会各界众说纷纭。

有人提出市场经济万能:均衡价格理论下,自由的价格调整可以带来供求平衡。任何商品定价太便宜,便宜到低于成本,肯定供不应求;涨价,需要的人就少了。就像感冒这种小病,如果也要找专家,就会造成“小病大治”。300元一个的专家号一号难求,以至于“号贩子”能把价格炒到4500元,说明这个专家号本来就该值4500元,专家也可以真正服务需要他的重病人。与其让现在的定价便宜了“号贩子”,不如直接把官方价格涨到4500元,回报专家的辛苦。

有人提出加强管制:“号贩子”肆虐,肯定是医院管理不严。应该加强管理,把治理“号贩子”跟领导的帽子、保安的饭碗挂钩。现在“号贩子”被抓,按照扰乱公共秩序罪,才拘留5天,罚款500元。跟一个专家号价格暴增15倍的利润相比,根本没有威慑力。应该判处“号贩子”扰乱市场罪,增加犯罪成本,让他们知难而退。

有人提出挖潜增效:物以稀为贵,专家号被热炒,还不是因为号源太少,太多病人无法及时看病,这才催生了“号贩子”的丑恶行径。应该让医生们加班加点满足病人需求。病人来到医院,医院就有责任满足他们的求医需要。人命关天,容不得半点懈怠?!至于怎么具体挖潜增效,那是医院自己的事情。反正是人命关天,容不得半点懈怠!

那么,根治“号贩子”,真的那么容易么?

重返丛林时代的医疗现场

中国优质医疗本身就存在刚性缺口。“全国病人上北京”的俗语,背后是北京市一年7000万人次的外地病人就诊量。外地病人目前占据了全市总就诊人数的三分之一,并且主要集中在几家知名医院。北京优质医疗资源的缺口是刚性缺口,不管你排排队分果果怎么分,总会有人分不到。人都觉得自己和自己亲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病情如何?几时能得到医治?治疗效果如何?在异乡的一切都是未知数。几天下来,焦虑心情可以战胜礼法道德,战胜同病相怜的含情脉脉,很多人重新拾起了蛮荒时代的丛林法则。

医院就是这样一个借由求生欲的宣泄口,充分暴露人性自私的地方。为了稀缺的医疗资源,有人会拼出老命用时间排队,有人会寻找窍门用钱排队,有人会任性用刷脸排队。人的自私性会让插队手段层出不穷,有关部门凭借道义责任的软性约束采取措施,只能增加插队的成本,不会杜绝插队。从进入医院的第一天起,为了让自己的生命享受更高的优先级,各种插队层出不穷。末了,治疗效果不理想,丛林法则继续做主,谁家儿子生的多谁有理,当一回医闹,改善一下未来生活条件。别的国家用“白色巨塔”象征顶级医院的权威和孤高,我们国家顶级医院却是实施丛林法则,众人努力争抢来一丝利益的白色丛林。和在丛林中一样,一切为了生存。

为了生存而斗争,挂号就是这样的激烈。

“号贩子”,白色丛林特殊的物种

“号贩子”为挂号斗争而生,跟“白色丛林”这个生态系统密切相关。它本身不创造价值,只是依附在“丛林”中其他物种身上窃取营养。近年来,医疗环境加大了对“号贩子”的打击,它的生存空间是趋小的,但是犯罪的手段却进化地更加刁钻了。

北京各大医院经过多年的实名就诊和信息化预约的建设,多数知名医院正常放号,“号贩子”已经很难插手了。现在找“号贩子”,主要是买专家“加号”,对正常的挂号影响不大。“加号”是计划外生产,取决于医生有限的“计划外”精力。但是,“号贩子”通过里应外合,却有手段利用医生的善良,获取“加号”:

有老者出马给医生磕头,说是给小孙子看病,加号到手,转眼进来一个老太太。专家面有愠色,病人家属倒是诚实,说大厅里一个大爷3000元卖她的。有拉着拉杆箱闯入诊室,说自己远道慕名而来,恳请专家照顾。专家观察入微,发现这个拉杆箱其实是空的。有勾结医院工作人员,让工作人员前往专家面前“刷脸”,请专家照顾子虚乌有的老家亲戚……难怪涉及的专家们怨声在道,“老子看病劳神费心还被人玩弄感情,钱还让狗赚了。”

一方面“号贩子”亵渎专家的人性,另一方面,“号贩子”利用患者的无知。以北京市为例,通过银联、网络、114电话预约平台、医院APP等等方式,很多热门专家号都能预约,虽然有时等候时间较长。但是这种有计划的等,比起全家没着没落的等在人生地不熟的北京,境遇要好上许多。“号贩子”就是利用外地病人对预约渠道的无知,进行犯罪。

医院管理制度对打击“号贩子”至关重要。一位熟悉北京各大医院运作的罕见病病人家属这样说:此次事件涉及的广安门医院,有一系列中药验方,专门针对别的医院判了“死刑”的病人,效果如何不评价。这类病人,本身就是最盲目的一批,看病一分钟、一秒钟也不愿意等。然后广安门医院的预约系统,据他的体验,比不上协和、同仁等医院。所以广安门医院能发生这样的事件,他并不意外。

排他性的稀缺资源,是黄牛党们的天然土壤。“号贩子”有利可图到一定程度,甚至会像广安门医院视频中的女青年控诉的那样,暴力左右供应,形成黑市,真正让挂号变成战斗。只要稀缺性存在,“号贩子”就一直会有生存空间。那么,我们能否给予“白色丛林”秩序,通过分配手段,调节优势医疗资源的稀缺?

盲目就医,裹胁在洪流中的水滴

很难。

“去北京”对于全国各地的重病患者来说,就好像生命狂澜中的灯塔,令人为之拼尽全力。然而,相当数量病人寄托着的生命希望,更多像是一场被感情和盲从绑架的随波逐流。这一无序的洪流,变本加厉的重击着不堪重负的知名医院,加剧了优质医疗资源的稀缺性。

病人的盲目性是显见的:北京一年7000万人次的外地就诊病人,再加上陪同家属,是一个规模数亿的庞大人群。但是,我们却并没有强烈感受到他们的存在。这是由于许多进京就医人员,到了北京也不知道该去哪家医院、找哪位医生,于是盲目地辗转多家医院。因为流程问题,在一家医院要看多次门诊,才能完善相应的检查,一个病人就创造了多次就诊记录。这样一来,每年7000万就诊人次相对的病人群体规模就缩小了,现实中才不会出现一座西客站都运不完的病号。

这一现象的背后,是全国各地知名大医院的外地就诊病人,相当数量是盲目就医。相当数量的病人,都是本地可以处理的。肿瘤放化疗等受益于治疗规范化水平的提高,在省一级医院都一个治法的恶性疾病诊疗在这方面尤其明显。相当数量的病人,在进入终末期后在哪里都是治不好的。但是因为病人及家属的心理脆弱,非要在当地能治疗的病人去北京追求更高水平的医疗;非要看看大医院有没有救命仙丹,名专家会不会吐还魂仙气。若世上没有奇迹,那便有更深的伤痛。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观察者网
1 2
相关推荐: 邓铂鋆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