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腾讯:恶搞“开放二妻”不应被拘留

2016-01-25 10:35:00 作者: 丁阳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一名男子将某地党报对政协会议开幕报道的标题,篡改为“开放二妻”,并制成图片在其微信群上传播,结果该男子因涉嫌造谣被阳江警方行政拘留。男子出于无聊的目的进行了恶搞、自娱自乐,但在很多人看来,这种行为就算没有恶意也可能让人误信,或者认为给报纸声誉造成了损害,警方对其拘留是应该的。如何看待这次事件?

恶搞通常没有什么恶意,这是跟造谣的最大不同

男子篡改报纸标题的动机,警方已经有明确结论——“经查,网民林某和于1月18日中午在办公室休息,无聊中将1月14日《阳江日报》头版用手机拍下来传到电脑上……出于和同事、朋友开玩笑的目的,他将这张恶搞图片放上微信群里”。

被篡改的《阳江日报》

被篡改的《阳江日报》

警方之所以对其行政拘留,也给出了原因,“图片很快被转发、传播,在社会上造成较坏影响。”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规定,“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可以行政拘留。

这里就出现了一个明显的问题,法律规定的是“散布谣言扰乱公共秩序”才要进行处罚,这显然是带有主观恶意的;而警方调查的男子动机,明显只是为了“恶搞”,根本没有散布谣言的主观恶意。警方决定采取行政拘留措施,可以说是自相矛盾。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只能理解为,板着脸孔的阳江警察把“恶搞”跟“造谣”归类为差不多的东西了,在他们看来两者并没有什么实质区别,都是编造了一个误导他人的说法。并不在乎哪个是有恶意,哪个是不带恶意。

然而这个区别怎么可以不在乎呢?不少人可能在网上看过一个“奥巴马踹门”的视频或者gif图片,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一次发言之后,很严肃地走向后台,并“一脚踹烂了出口处的门”,这个视频非常逼真,很多人可能信以为真,以致会产生“奥巴马非常跋扈无礼”的印象。但这个视频其实是假的,是来自美国知名脱口秀节目“今夜秀”的恶搞。但白宫方面并没有严肃地要求恶搞者道歉或承担责任之类的。事实上,白宫自己也喜欢恶搞——每年的白宫记者晚宴上,都有一些恶搞的段子,比如某一年奥巴马曾调侃今年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称他入主后“白宫将被改装成一座赌场”。

奥巴马被恶搞“踹门”(左),特朗普被白宫恶搞(右)

奥巴马被恶搞“踹门”(左),特朗普被白宫恶搞(右)

一个好社会不应该连“恶搞”和“造谣”都分不清,板起脸孔来故意忽略这个区别,更是没有必要。

恶搞行为即便造成了一些的问题,也有很多办法解决

然而,在“阳江男子篡改报纸标题被拘留”这则新闻的网友留言中,却有许多人为拘留的做法叫好,一本正经地认为这种行为就该抓起来,主要是两个理由,一是认为这种行为就算没有恶意也可能让人误信,从而扰乱了社会秩序,二是认为这给报纸声誉造成了损害。如何看待这种观点呢?

首先,恶搞行为的出发点,就是因为无聊、好玩,而不是恶意中伤,在这种情况下,恶搞行为客观上造成的误导往往是不严重、或者是比较好纠正的(这与那些目的就是诱使人中招误信的“钓鱼贴”不一样)。例如这个“开放二妻”,任何一个现代政府都不可能有开放二妻的政策,稍有见识的人很容易能识别出这就是好玩、恶作剧。

被伪造的那期《纽约时报》,标题称伊拉克战争已完结,实际上并没有

被伪造的那期《纽约时报》,标题称伊拉克战争已完结,实际上并没有

就算是有些人未多加思索,或者见识不够,从而误信了恶搞的说法,也谈不上扰乱了社会秩序,而且这种误导有多得是的办法澄清。2008年美国纽约时报就曾遭遇过恶搞,一个左派组织在纽约、华盛顿、洛杉矶等重要城市的中心地带向行人散发了一期免费的“纽约时报”,上面写着“伊拉克战争结束”、“最高工资法案通过”等新闻,但实际上这些新闻是假的,这根本就是一期伪造的纽约时报,但目的并不是为了造谣,而是宣传一些该组织的政见和想法。

由于部分人可能会误信报纸,纽约时报也马上进行了澄清——但并没有带着“愤怒”,而是称“如果你有幸得到这么一份报纸,那么请你留着”,“这份假报纸说明纽约时报值得伪造,是对我们的一种嘉奖”。幽默、大度地面对“恶搞”,也是一种澄清方式,没有必要非得由警察来解决。被篡改为“开放二妻”的阳江日报,也可以在微博等平台以一种调侃、好玩的语气来澄清真相。

至于很多人担心的“损害名誉”,也是一种过虑。“恶搞”的做法既然往往能被识别,这就谈不上名誉受损,即便少数人误解往往最终也能被传播机制所纠正,这就更不必担心了。去年曾经一度非常流行的,恶搞成龙的一段视频“我的洗发液”,看起来也损害了成龙的形象,但绝大多数人都明白这只是恶搞、只是好玩,也就无所谓“损害名誉”了。成龙也非常大方地回应,“无所谓啦,能让你们开心也不错”。

台湾网友的一次恶搞,险些吃了官司,但最终电视台撤诉

台湾网友的一次恶搞,险些吃了官司,但最终电视台撤诉

而且,即便一些恶搞很不好玩,还可能造成一些不良后果,也可以用道歉的方式来解决,不用非得把人关起来。如2013年台湾潭美台风来袭,网络上出现TV135新闻台“北北基(台北、新北、基隆)明天停止下班下课”画面,由于极像TVBS电视台的新闻,许多网友信以为真,连知名乐团五月天的阿信也透过脸书分享,此“恶搞”虽也无恶意,但人们误信的话会造成很多问题,已近似造谣传谣,可以说比恶搞“开放二妻”严重得多。但警方也没有采取行动,TVBS电视台虽然气急,炮轰这种行为,并且向警方提出了控告,但在网友道歉认错后也撤销了控告。网友得以免于起诉。

只有真正越界的做法,才应该由法律制裁

当然,也有一些“恶搞”是真正过了界的,恶搞者可能是带着恶意,有时是没有恶意但也没有意识到对他人会造成不良后果的,就比较恶劣了。

英国曾有一个叫达菲的青年,制作了一些看似恶搞的视频,但实际上是具有攻击性的行为,他瞄准了伍斯特郡一位十五岁自杀女孩娜塔莎·麦克布赖德的亲友发布嘲讽该女孩的剪辑作品,视频题为“火车头塔莎”,把流行卡通“火车头托马斯”角色的脸替换成该女孩的脸。他还针对其他去世的年轻女孩有过类似举动。这种恶搞实际上构成了“网络欺凌”,最终他被法庭判决四个月的刑期,还被禁止访问所有社交网络五年。

澳大利亚的一个电台节目也层明显“恶搞”过了界,在2012年12月凯特王妃因孕吐而入住伦敦爱德华七世医院期间,两位电台主持打电话到医院,一位护士以为是女王和丈夫菲利普亲王致电因此透露了凯特的病情,在电台上被播了出来。随后,这位护士在医院的宿舍自杀身亡。这种做法没有考虑到泄露王室病情会对当事人带来的压力,也违反了“不得在没征得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播出电话录音”的法律,就有很大的不妥,并且引发了诉讼。

澳大利亚某电台的这次恶搞过了界

澳大利亚某电台的这次恶搞过了界公权力动辄制止恶搞,有很多坏处

前面提到的这些真正越界的恶搞,都是带有恶意或者忽略他人感受的,这与大多数出于无聊、自娱自乐等目的而进行的恶搞有着明显的不同。恶搞行为在多数情况下,不会造成任何问题,即便造成了些问题,也可以用澄清、道歉等方法来平息,就算闹得比较大,也可以用当事人自行提起诉讼的方式,来进行法律层面的解决。

而由公权力来随意制止恶搞,就像拘留阳江这个自娱自乐的男子,则有很大的不妥。首先,如前所说,这是把不带恶意的恶搞与主观散布谣言混同起来,是一种滥权的行为。更重要的是,这种做法会传递一个信号——轻一点,是要人们对官方会议、官方媒体都必须抱一个板起面孔的态度;重一点,则是告诉人们任何时候都要循规蹈矩,不能做出格的事情,不该无聊地进行自娱自乐。

然而,“无聊”是一种人的权利,任何人都会有无聊的时候,而人在无聊的时候,你不能预测他会做什么事。甚至有专家说,孩子只有感到无聊,这样才能发展他们内在的创造能力,这些创造就包括恶搞在内。还有句话叫做“如果没有无聊,人类也不会有探索和冒险的热情,而正是这种热情,才使人类登上物种的巅峰。”

当然,“PS开放二妻”这种无聊也许无法与“探索和热情”产生什么联系,但如果这种事也得“板起面孔”不许存在的话,一些相对有意思的、由无聊引起的创意恐怕也皮之不存了吧,所以,没有必要由公权力来判定哪些是“好的恶搞”、哪些是“坏的恶搞”,留给人们自己判断就行了。而且,连随意PS些无聊的图片都禁止,会活得多累呀。

结语:“网络是自由的,但并不是没有制约”,有人在此事件后如此评论。的确如此,但一个好社会不至于连“恶搞”和“谣言”都分不清楚,不至于连没有恶意的“恶搞”都要进行制约。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腾讯评论
相关推荐: 恶搞造谣二妻政策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