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郑若麟:为恐怖主义张目”还扯什么“新闻自由”

2015-12-31 10:41:00 作者: 郑若麟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一名法国记者,因为撰文“为恐怖主义张目”,而被中国政府拒绝延长其在华继续新闻工作签证,这就是“高洁(法文名Ursula Gauthier)事件”。

blob.png

一名法国记者,因为撰文“为恐怖主义张目”,而被中国政府拒绝延长其在华继续新闻工作签证,这就是“高洁(法文名Ursula Gauthier)事件”。这件事具有某种“清醒剂”作用,我们可以从中得到三点启示。

一是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西方、特别是某些所谓“左翼—布尔乔亚—人权主义分子”(gaucho-bobo-droitdelhommmiste)一味地强调新闻自由而从来不提民众的“知情权”,甚至强调新闻自由包括扭曲甚至捏造事实。中国打击恐怖主义,在高洁的文章里“自由”地变成“镇压少数民族”;中国指责她“为恐怖主义张目”,到了她的口中便成为“对新闻自由的钳制”;中国拒绝延长其工作签证,她便指责中国“恐吓国际新闻界”……由此可以一窥高洁的自我辩护方式:不与你讨论事实,而是一味以抽象的价值观为依托,只要你批评文章“不符合事实”,就是“侵犯我的新闻自由”。

我们一向“天真”地以为,观点当然可以讨论、“反华”也可以是高洁的权利,但“事实”难道不应该是新闻的“上帝”吗?保障“新闻自由”的目的是为了让民众享有知情权。然而“高洁们”却偷梁换柱,将“知情权”变成“没有事实为依据的绝对新闻自由”,于是新闻自由就演变成保障可以讲假话的“自由”。因为只有拥有不顾事实随意撰写“新闻”的“自由”,才能把新闻变成一件舆论武器,成为对他国进行精神殖民的最有效利器。

我们之所以难以与西方媒体进行平等、公正的讨论,就是因为他们要的是“绝对的包括讲假话的新闻自由”,而我们却在讲“以事实为基础的、以知情权为基点的”新闻自由。所以双方永远踩不到一个鼓点上。好在法国读者也不会轻易上当了。《费加罗报》网友在其文章下写道:“引高洁原文:‘一小批极端维族人手持铡刀冲进一个煤矿攻击汉人。50多人丧生。’我读完整篇文章,感到作者就是在为屠杀辩护。”《解放报》网友更是直截了当:“这些所谓的中国问题专家在精神上支持中国的恐怖主义由来已久。这位记者似乎认为,攻击我们的敌人的恐怖分子就是我们的盟友……”

“高洁事件”给我们的第二个启示,是这种西方概念上的媒体观即使在西方本身也已经面临破产。这次高洁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有求得多少法国官方和民间的同情和支持。高洁对法国和欧盟没有大力支持她而极感不满,但任何政府都不会“为恐怖主义张目”的言论背书。应该承认,高洁的活动能力是很强的。为了寻求法国媒体同行的支持,她到处声称“这不是仅仅涉及我个人,而是中国试图给国际媒体戴上嘴套”。这又是对法国民众撒的一个谎。在中国工作的全部611名外国记者,只有她一个人因“为恐怖主义张目”而没有获得工作签证的延长。高洁还声称“中国要求她做自我批评”。在法国,批评是正常的,但要求他人自我批评却是法国文化所不能接受的。高洁试图以此天方夜谭来博得同情。可惜甚至连法国网友也看透了:“如果她如中国政府所要求的那样向被她文章所伤害的煤矿工人家属道歉的话,问题也就烟消云散了。”

“高洁事件”给我们的第三个启示,是反恐必须在全球精神领域建立统一战线,特别是对“为恐怖主义张目”的行径要划出一条媒体红线。把高洁定性为“为恐怖主义张目”是非常准确的。无论高洁如何争辩,正如法国网友断语:“凡试图将恐怖分子分成好的或坏的、国内的或国际的、用炸弹的或用刀的,都是为恐怖主义张目!”不知“高洁们”是否理解“张目”这个中文词。法语“apologie”翻译成“张目”是非常贴切的。“为恐怖主义张目”在法国已入刑事罪。从《查理周刊》恐袭事件以来,法国迄今已有几十名“为恐怖主义张目”的人被判有罪而入狱。法国政界目前甚至正在讨论,当一个法国人参与恐怖主义活动时,国家是否应该通过法律,使法国政府有权取消其法国国籍。

所以,“为恐怖主义张目”者不应享有“新闻自由”,理应全球共责之。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