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复旦教授冯玮美化南京大屠杀、洗白甲级战犯松井石根

2015-12-23 17:37:00 作者: 朱恬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冯玮歪曲历史的经典案例之一,就是照抄NHK纪录片,公然通过学术造假为日军南京大屠杀洗白,他绞尽脑汁替南京大屠杀罪魁祸首、日本甲级战犯松井石根等人翻案。冯玮不仅严重违反了党纪,更突破了中华民族和中国公民的一切道德和法律底线!!

一、冯玮在电视节目上公然为南京大屠杀洗白

二、冯玮如何洗白日军南京大屠杀中的反人道罪和反人类罪

三、冯玮如何洗白日军南京大屠杀中的常规战争罪

12月19日,中央纪检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在头版重要位置刊发题为《以“揭秘”为噱头歪曲党史,是什么后果》,以案例模拟的形式,举例高校历史系教授“冯某”歪曲抹黑党史。文中指出,依据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冯某违反了党员不能公然歪曲党史、军史的政治纪律,“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无论上述《中国纪检监察报》文章所指是否就是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冯玮,他作为中共党员,长期以高校、各类报刊、门户网站、微博等为平台,充当日本法西斯和右翼军国主义传声筒,肆意歪曲抹黑中国历史,其恶劣程度和所造成的危害已经远远超过上述纪检报所刊文章的批判。

冯玮歪曲历史的经典案例之一,就是照抄NHK纪录片,公然通过学术造假为日军南京大屠杀洗白,他绞尽脑汁替南京大屠杀罪魁祸首、日本甲级战犯松井石根等人翻案。冯玮不仅严重违反了党纪,更突破了中华民族和中国公民的一切道德和法律底线!!

一、冯玮在电视节目上公然为南京大屠杀洗白

冯玮在凤凰卫视2012年9月13日《全民相对论》节目中曾跟人有过这样一场争论:

李文:【冯玮啊,你刚才说作为学者要引导,我不知道你这个想把中国人往哪引导……大家想一想,在一百多年的中日关系上,日本人对中国人干过什么,而我们中国有没有一兵一卒上过日本岛烧杀抢掠过?而在1945年我们中华民族是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宽容,没有让他们赔偿一分钱,对于这么样一个民族,今天日本人在干什么,你们学者还要引导,中华民族上哪去啊。……我们中国人很善良,我们当然愿意友好,我们跟所有人都愿意友好,但是前提他得跟咱们友好才行,我们凭什么有必要老照顾他们吗?日本人什么时候他南京大屠杀的时候,他搞我们那么多细菌战,慰安妇,劳工,大轰炸,他想过中国人什么感受吗?(冯玮冷笑)他们没有顾及,所以到今天不是单单的钓鱼岛问题,日本人到今天他向中国认罪了吗,他赔偿过一分钱吗,我现在很多人死去了,慰安妇死去了他们现在跟日本打官司,一毛钱没得到,所有的案件全在日本法院被驳回来,所以现在不是单单钓鱼岛的问题。……所以你这学者真的想想,我不知道你大脑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而冯玮是这样回应的:【你的爱国立场我是欣赏的,但是我不得不说就是说中国有很多反日的做法,包括激情,但是你要知道很二的这种嘴炮,不等于二炮,日本人害怕中国的二炮部队而不是嘴炮部队,这是我必须要说的。第二点我必须要说的是,那就是你所了解的很多的情况都是片面的,你可以把南京大屠杀的前因后果你可以说一遍,我这里可以爬回上海,你说的清楚吗?(随即受到现场嘉宾的质疑)不是什么意思。我跟你说这是一个,第二个,我跟你说,你要知道,中国为什么,你们的这种爱国行为会这么的,我可以告诉你詹其雄现在是什么一个境遇。】【见 视频地址:http://v.ifeng.com/news/live/diaoyudaoweiji/index.shtml 23分45秒开始】

在节目讨论过程中,李文质疑冯玮一味地替日本右翼军国主义势力讲话,并明确用“南京大屠杀”作为论据:“前提他得跟咱们友好才行,日本人……南京大屠杀的时候……他想过中国人什么感受吗?”冯玮则这样回应:“我必须要说的是,那就是你所了解的很多的情况都是片面的,你可以把南京大屠杀的前因后果你可以说一遍,我这里可以爬回上海,你说的清楚吗?”

值得注意的是,李文只是讲“日本人……南京大屠杀的时候,没有考虑中国人感受(即对中国完全不友好)”。李文的这一表述,完全符合中国政府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官方权威认定和中国人民的公共情感。然而,冯玮对这种说法却非常愤怒和鄙视,他不由自主地对这种说法发出冷笑,他认为李文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认识是片面的,认为对方并不了解“把南京大屠杀的前因后果”。

可见,冯玮要表达的意思是这样的:【如果你真了解南京大屠杀的前因后果,就不会说“日本人……南京大屠杀的时候没有考虑中国人感受(即对中国完全不友好)”这种片面的话。】这里只有三种情况:第一,冯玮认为,日本搞南京大屠杀是考虑了中国人的感受的,是对中国友好的表现。第二,冯玮认为,日本没有搞南京大屠杀,南京大屠杀是虚构的。第三,冯玮认为南京大屠杀客观存在,但日军没有搞南京大屠杀的主观动机,南京大屠杀并不能成为日本对华不友好的证明。

冯玮当时的心态,必然是上述三种情况之一,或者是三种情况的混合状态。无论哪种情况,都是在洗白日本搞得南京大屠杀。这就是他所谓“南京大屠杀的前因后果”的真实含义。

冯玮的发言很快遭到现场嘉宾的打断和质疑,认为他在替日本南京大屠杀辩护。冯玮回应说:“不是什么意思”,并拿詹其雄当时的境遇恐吓现场的爱国反日人士。

后来在微博上面临网民的质疑,冯玮一律用其文章《河村隆之为何否认“铁证如山”的南京大屠杀》来做回应:

http://weibo.com/1892793683/A7A3y9kLL?mod=weibotime

【【旧闻】媒体上钓鱼岛已“风平浪静”。因为并非军人就代表军方,戚建国付总长在香格里拉论坛的表态才代表军方。南京大屠杀基本经纬我早已撰写长文:@新华网 《河村隆之为何否认铁证如山的南京大屠杀》 http://t.cn/zOt3LKq 无知者我永远战胜不了,为满足YY精神,我宣布“无条件投降”】

冯玮屡次在微博上强调此文发于新华网,但是却无法提供新华网的链接,给出的仅仅是腾讯网的链接:

http://news.qq.com/a/20120306/000817.htm

冯玮认为,他在2012年3月6日发表的的《河村隆之为何否认铁证如山的南京大屠杀》一文论述了“南京大屠杀基本经纬”、说清楚了“南京大屠杀的前因后果”,而且他认为,这是他最重要的一篇文章。

冯玮2012年3月6日《河村隆之为何否认“铁证如山”的南京大屠杀》一文中最关键的是这样一段内容:

日本陆军省《文件》称南京大屠杀“导火索”……入城后,日军发现南京街上有大量被丢弃的军服,认为中国军人换上便衣躲藏了起来,上海派遣军指挥部命令部队对包括难民区在内的区域进行扫荡,并明确指示:“凡青壮年一律视为败兵或便衣,全部逮捕监禁。”但命令发出不久即收到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该文件称:“由于日中两国尚未处于国际法规定的战争状态,用陆战法规约束所有行动是不恰当的。俘虏一词的使用可能使战斗等同于国际法规定的战争,应尽量避免。”所谓“国际法规定的战争”,是指海牙和平会议1899年7月29日拟定、1907年修改并表决通过的《陆战法规和惯例公约》,日本是31个签署国之一。《陆战法规和惯例公约》第二章“战俘”第五条规定:“只有在作为一种必不可少的安全措施时才能对他们实行监禁。”既然如此,指挥部向日本步兵第七联队(两千多人)发出命令:“ 明日,即16日,联队全部开往难民区,将残兵彻底抓获歼灭。”即将原来的“全部逮捕监禁”,改为“彻底抓获歼灭”。该联队通讯兵小西与三松在日记中写道:“12月16日,部队在扫荡区域进行了扫荡,将抓捕的年轻人每5人绑在一起,押至长江下关沿岸枪杀。”据《步兵第七联队战斗详报》记载,扫荡持续了12天,仅该联队就杀死6670人。同时,其余日军大肆烧杀奸淫,造成南京大屠杀。也就是说,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是南京大屠杀的直接“导火索”。】

众所周知,国际公认的“战争罪”大致分为三种:“破坏和平罪”包含计划、准备、发动侵略战争的行为,包括直接从事和参与此种此种犯罪的行为;战争罪包括杀害、虐待、奴役、掠夺、毁灭等违反战争法规和惯例的一切行为;反人道罪包括战前和战后对平民的谋杀、灭种、奴役、放逐等行为。冯玮的这段关于南京大屠杀直接“导火索”的论述,直接否定了日本在南京大屠杀中的常规战争罪和反人道罪。

二、冯玮如何洗白日军南京大屠杀中的反人道罪和反人类罪

冯玮文章称:【入城后,日军发现南京街上有大量被丢弃的军服,认为中国军人换上便衣躲藏了起来,上海派遣军指挥部命令部队对包括难民区在内的区域进行扫荡,并明确指示:“凡青壮年一律视为败兵或便衣,全部逮捕监禁。”……指挥部向日本步兵第七联队(两千多人)发出命令:“ 明日,即16日,联队全部开往难民区,将残兵彻底抓获歼灭。”即将原来的“全部逮捕监禁”,改为“彻底抓获歼灭”。】在冯玮看来,上海派遣军指挥部命令部队对包括难民区在内的区域进行扫荡的原因是,日军“认为中国军人换上便衣躲藏了起来”。这完全是在替日本法西斯和侵华日军进行辩护。

众所周知,日本屠杀的对象,绝对不是所谓藏起来的便衣军人,而是包括大量的老人妇女儿童在内的广大平民。例如:【第10军第6师团的随军摄影记者在该师团司令部里看到一份传达文件,内容是:“不容许共产主义的暴虐,为粉碎共匪的猖獗活动,农民,工人自不待言,直到妇女儿童皆应杀戮之。”(《太平洋战争文献,最前线情况异常》)该师团在向昆山进攻时又接到命令说:“不论妇女儿童,凡中国人一概都杀,房屋全部放火焚烧。”洞富雄先生深入研究了所有资料后认为:“上海派遣军或第10军,或双方发出了如此残酷的命令,那是千真万确的。”(引自《大屠杀》第225 页)】

冯玮强调:“日军……认为中国军人换上便衣躲藏了起来,上海派遣军指挥部命令部队对包括难民区在内的区域进行扫荡。”这里冯玮“遂”字的含义就是“于是”。上海派遣军指挥部,其直接责任人就是上海派遣军司令及后来的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甲级战犯松井石根。冯玮此文强调,日军指挥部(即松井石根等人)下令扫荡难民区等区域的主要原因和目的,是为了扫荡“换上便衣”的中国军人,冯玮此文等于是在强调日军指挥部没有屠杀平民的主观动机,那么日军暴行就只能归罪于个别军官和个别士兵,这分明是在替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及后来的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甲级战犯松井石根等人的反人道罪、反人类罪进行辩护。

战后松井石根受到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时,就仅仅把责任归结到个别士兵和军官身上:“虽然我采取于一切预防措施,在攻占南京时,在一片慌乱的情况下,还是能够找到一些激动起来的士兵和军官干出胡作非为的事情来的。十分遗憾,我是后来才听到这种过失的。攻打南京的当时我正在距该城约140公里的苏州卧床养病,并且并不知道他们违抗我的命令竟干出这般暴行来。……”冯玮刻意把日军扫荡南京的原因和目的,归结到所谓日军“认为中国军人换上便衣躲藏了起来”等问题,显然是要替松井石根洗白,替松井石根的这种说辞背书。

冯玮的这一相关叙述,也完全是在应和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余孽田中正明。田中正明是以南京大屠杀为罪名而被绞死的日本甲级战犯、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的前秘书,生前曾任拓殖大学讲师。为了替松井石根翻案,田中正明一直致力于否定南京大屠杀。他的著作《“南京大屠杀”之虚构》,为日本法西斯余孽否定南京大屠杀的代表作,其著作的一个主要观点,便是用所谓当时日军要搜查和处死“便衣兵”为名,来替南京大屠杀洗白,遮蔽南京大屠杀真相,他在一次演讲中是这样说的:【金泽的7团进入了安全区, 按照松井大将的命令在安全区的所有出口设立了哨卡, 闲人免进。然后,14日必须查出逃入这里的逃兵(便衣兵),请大家好好记住这些。这些人不是俘虏。日本的教科书上写的是“放下枪的士兵”。“放下枪的士兵”就是便衣兵,按照战时国际法规定立即处死便衣兵是最恰当的。】

日军真的是“认为”有二三十万“中国军人换上便衣躲藏了起来”,并随后开始扫荡南京城屠杀三十多万人吗?众所周知,少数溃散的中国军人为了逃跑换上便衣,从来不是日军指挥官的心头之患,他们也从来没有真正“认为”陷落的南京城有大批“便衣军人”对日军产生威胁。很显然,“便衣”一说其实是为日本法西斯为屠杀中国平民寻找借口而已。冯玮不假思索就予以采信,足见其为日本洗地之“赤诚忠心”。事实上,难民区并无所谓的便衣兵和便衣队。南京陷落时,国际委员会主席雷伯先生一直留在南京,并组织收容难民工作,曾秘密地记录下日军的暴行,他在《一个德国人的所有所闻》中证明“在市区内,中国人没有向日本军开过一枪”便是在南京没有便衣队有力的证据之一。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致日本大使馆函》也完全可以证明:

【贵国士兵搜查难民区可能还另有意图。认为安全区到处都有“便衣中国士兵”。此呈已多次告知对方,于12月13日下午进入安全区之中国士兵全部解除了武装,现敢担保区内绝无解除武装之中国士兵。贵方巡逻队早将他们全部杀了,且累及许多无辜平民。】( 见《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档案》第58页)

更为重要的是,难民区没有便衣兵,日本方面是肯定知道的。南京大屠杀亲历者、江西乐安县文化馆原馆长林长生指出:【当时以高冠吾为头子的汉奸深入到南京各个阶层,活动猖獗,无孔不入,四出搜集政治、军事情报、南京守军的配备、各军师的指挥官、武器装备、作战动向,他们都能一一掌握,就连蒋介石秘密离开南京这样极为重要的情报,汉奸们都能及时地向日本方面报告。那么“便衣队”一事走狗们哪能一无所知? 试问:该“便衣队”是什么番号? 接受哪个战区指挥? “便衣队”的领导人是谁? 编制状况如何? 各有几个大队、中队,队员多少? 他们使用什么武器? 作战动向是什么? 在南京城里城外什么地方与日军交过火? 双方伤亡各有多少? 日本军从“便衣队”员手中缴获到多少武器?】日军之所以把扫荡、屠戮平民区和难民区的目的描述成扫荡“便衣中国士兵”,无非是为屠杀中国平民寻找借口,而冯玮在这一关键问题上却非常主动迎合日本法西斯及其余孽。

非常明显的的是,日军残酷扫荡难民区,不仅仅将“青壮年一律视为败兵或便衣”并“彻底抓获歼灭”,而且大量屠杀老人、妇女、儿童,主要原因绝对不会是因为冯玮所说的“认为中国军人换上便衣躲藏了起来”。日军扫荡难民区等区域制造南京大屠杀的主要目的,就是借屠杀包括大量老人、妇女、儿童在内的中国南京平民,威慑全中国人民投降。

实际上,日本军队对于南京人民的屠杀暴行,从攻击南京起就已经开始,大批平民在日军攻击南京中被炸死、屠戮。1937年9月19日,日军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下令对南京等实行“无差别级”轰炸。从这一天开始,日军对南京实行了不分青红皂白、残酷野蛮的轰炸。朱成山的研究生、《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录的调查与研究》一文作者经过详细工作,整理出这一时段的遇难者共642人,其中女性为208人,老人199人,儿童65人。该文作者指出,“早在攻击南京南京的日军临近南京时,在其郊县已经大量发生屠杀的罪行。例如家住汤山镇孟家场的学徒孟正范、商贩孟正银在城陷前4天即12月9日被日军杀害;家住城南义豖地的毛盛云、毛毛氏、毛小丫一家于城陷前一天即12月12日被日军枪杀。”

战争中发生的野蛮屠城,一般目的都是为了恐吓其他地方的人民,迫使其投降。日军为何要在南京进行屠城搞出南京大屠杀,本来是显而易见和众所周知的事情,却被“叫兽”冯玮搞得模糊不清了。12月7日,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长官松井石根亲手起草了《攻占南京要领》的作战令:即使守军和平开城,日军入城后也要分别“扫荡”。(周红:《松井石根—南京大屠杀的真正元凶》,《南京档案》2012年第四期。)

1937年12月9日中午,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长官松井石根就曾在南京上空空投下《劝降书》威胁中国军民在24小时内开城门投降,否则日本将进行屠城搞大屠杀:“南京势必难免战祸,而千载之文化,将化为灰烬,十年之经营,亦将全成为废尘”。中国军人没有被日军吓倒,进行了抵抗,南京城陷落后,日军各师团按松井石根《攻占南京要领》的命令,开始了疯狂残暴的“扫荡”,全面血洗南京。正如南京大屠杀亲历者、江西乐安县文化馆原馆长林长生所着《南京大屠杀之铁证》一书所写的:【日本最高军事当局选择南京下毒手,并不单单意味着一次性的大屠杀的暴行,而是意味着日本对外政策的明确喧嚷——如果不迅速投降,接受日本的“条件”,甘做日本的“顺民”,就得继续吞下“南京模式”的苦果。后来的“三光作战”便体现了日本最高军事当局“南京模式”在侵华战争中的继续。归根到底,它来自日本帝国主义对外侵略扩张的政策和灭亡中国的需要。】

据《南京档案》2012年第四期《松井石根—南京大屠杀的真正元凶》一文:

【出席法庭作证的南京国际安全区负责工作的西方人士证实说,他们除了竭力阻止日军的暴行外,还通过新闻记者向世界舆论揭露日军的暴行,同时,将这种种暴行作成“备忘录”,通过外交途径向日军当局每天提出两次抗议,但是日军当局从未理睬,依然任其部下肆虐如故。法庭讯问松井看过这些“备忘录”没有?松井只得答称:看到过。讯问他采取过什么行动,松井答称,我出过一张整饬军纪的布告,贴在某寺庙门口。问他:你认为在浩大的南京城内,到处杀人如麻,每天成千成万的中国男女被屠杀、被强奸,你一张布告会有什么效力吗?松井无言以对。哑了一会儿,松井又供称:我还派了宪兵维持秩序。问他多少名宪兵,松井答记不清了,大约几十名。问:你认为在好几万日军到处疯狂似地杀人、放火、强奸、抢劫的情况下,这样少数的宪兵能起制止作用吗?松井沉思了一会用很低的声音回答:我想能够。于是,法庭传讯了另一个证人,这个证人根据亲历目睹的事实,证实全城总共只有17名宪兵,而这17名所谓“宪兵”非但不制止任何暴行,而且他们自己也参加了无法无天的暴行,特别是抢劫财物或者从强盗士兵手中来一次“再抢劫”。在这个证人面前,松井窘态毕露,无地自容。……

公诉方继续追问松井:证人中山在这里对我们说过,你曾要求你的参谋长冢田将军向全体参谋人员发出命令:因为南京是中国的首都,我军占领该城将成为一个国际事件。应竭尽所能发扬日本武威慑服中国。您下过这道命令没有?“是的”。彻底泄了气的松井答道……】

总之,日军扫荡南京难民区等区域搞南京大屠杀的动机,在松井石根发布的“发扬日本武威慑服中国”命令中体现的非常明确,就是要通过大量屠杀平民来慑服中国。这个已经是中国政府、中国主流学术界和中国人民众所周知的常识和定论。

此外,日军指挥官有组织有计划地肆意屠杀平民和战俘的证据比比皆是,例如,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下令“解除军纪三天”。第16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在日记中写道:“因采取大体不留俘虏之方针,故决定全部处理之。”这里的“处理”即杀掉之意。由此可见,屠杀已成为日本侵略者的既定方针。冯玮对这些历史事实刻意回避,专门用什么“便衣军人”和日陆军省8月5日文件当作南京大屠杀的前因后果和基本经纬,其用心是非常明显的。

上述《攻占南京要领》、《劝降书》、“竭尽所能发扬日本武威慑服中国”等等文件和命令,比起冯玮所谓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与南京大屠杀的关系更为直接和密切。对于此类证据和史料,冯玮极力回避。冯玮绞尽脑汁、匪夷所思地强调,日军指挥部扫荡南京的原因是“认为中国军人换上便衣躲藏了起来”,冯玮认为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是南京大屠杀的直接“导火索”,这完全是在替日本法西斯屠杀中国平民的借口进行背书,完全是在应和日本法西斯余孽田中正明洗白南京大屠杀的论调。冯玮试图彻底洗白松井石根等日军高级将领下令肆意屠杀中国平民的罪行,绞尽脑汁又十分脑残地替日军屠杀平民的反人道、反人类罪行进行洗白。

三、冯玮如何洗白日军南京大屠杀中的常规战争罪

1、冯玮南京大屠杀文抄袭日本NHK纪录片

冯玮《河村隆之为何否认“铁证如山”的南京大屠杀》一文关于南京大屠杀主要述过程是这样的:【入城后,日军发现南京街上有大量被丢弃的军服,认为中国军人换上便衣躲藏了起来,上海派遣军指挥部命令部队对包括难民区在内的区域进行扫荡,并明确指示:“凡青壮年一律视为败兵或便衣,全部逮捕监禁。”但命令发出不久即收到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该文件称:“由于日中两国尚未处于国际法规定的战争状态,用陆战法规约束所有行动是不恰当的。俘虏一词的使用可能使战斗等同于国际法规定的战争,应尽量避免。””……既然如此,指挥部向日本步兵第七联队(两千多人)发出命令:“ 明日,即16日,联队全部开往难民区,将残兵彻底抓获歼灭。”即将原来的“全部逮捕监禁”,改为“彻底抓获歼灭”。】

可见,冯玮认为,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导致日军指挥部(即松井石根等)发布“彻底抓获歼灭”命令,冯玮认为,“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是南京大屠杀的直接‘导火索’。”

冯玮在2008年出版的《日本通史》一书中,谈到过相关问题,不过,当时冯玮还没有通过引证陆军省文件和相关国际法规来为日军南京大屠杀洗地,当时他是这样论述南京大屠杀的经纬的:

【南京陷落后,日军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南京大屠杀”。据史料,如原日军步兵第七联队通信兵小西与三松日记记载,事件的大致经纬是:当时日军入城后发现南京街上有大量被丢弃的军服。日军认为中国军人换上便衣躲藏了起来,遂命令步兵第七联队进行扫荡:“凡青壮年一律视为败兵或便衣,必须全部逮捕监禁。”日军还以难民区中也有中国军人躲藏为由,将其划入扫荡范围。在将有皇族参加的入城仪式还剩两天的12月15日,步兵第七联队又接到了新的扫荡命令:“明日,即16日,联队全部开往难民区,将残兵彻底抓获歼灭。”13日的命令要求将残兵“逮捕监禁”,15日的命令变成了“抓捕歼灭”。因此,如小西与三松在日记中写道的:“12月16日。昨晚以来,大队在扫荡区域进行扫荡,捕捉年轻人,每五个人绑在一起,带到长江下关附近沿岸枪杀。”与此】

这里除了没有中间陆军省文件等内容,其他的前后内容与冯玮《河村隆之为何否认“铁证如山”的南京大屠杀》一文完全一致。到2012年3月,冯玮写成《河村隆之为何否认“铁证如山”的南京大屠杀》一文时,就多出了用陆军省文件来为南京大屠杀洗地这一段。这一逻辑实际上抄袭自NHK于2006年播出的纪录片《中日战争扩大化的真相》。

从2011年至2014年,冯玮在自己微博频繁多次鼎力推荐此片,推荐理由有“NHK属于“理客中”媒体”,“按照我的判断,包括‘南京大屠杀’的经纬,该片的叙述比较客观”、“对日军制造南京大屠杀的揭露,胜过某些中国爱国网民的口号。”

NHK纪录片《中日战争扩大化真相》第52至58分钟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是这样的:

【攻击开始三天后 南京陷落 第九师团第七连队通信兵 小西先生的日记 进入南京城内的日本兵 目睹了异样的光景昨晚还没有太留意 一路上到处散乱着被丢弃的正规军军服和兵器 这些家伙似乎都换便衣了 便衣是平民服装的意思 城内到处是中国兵脱下丢弃的军服 日本军认为大量的中国士兵 换上便服潜伏在城内 相当的紧张 记得我们都非常担心 南京的时候真的很紧张 十三日 庆祝攻陷南京的入城仪式即将在四天后举行 步兵第七连队接到扫荡城内的命令 凡青壮年一律视为战败兵或便衣队 必须全部逮捕监禁 除老人和幼儿以外 以全体中国人男子为对象的扫荡命令 接到这个命令的步兵第七连队士兵锅岛作二先生 城内有十万还是二十万 也不知道有多少 但是有敌军在 军服全都脱下扔了 逃进居民区里 这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把他们抓起来 这是正规军军人 这是平民 怎么样 你说能分清楚吗 当时城内设有保护卷入战火市民的难民区 日军以难民区中也有中国军人躲藏为由 将其划入扫荡范围

管理难民区的国际委员会要求日军应把抓捕到的中国兵作为俘虏,按照国际法给予人道待遇。当时日军以规定了俘虏待遇的国际法《海牙陆战法规》为标准,其中规定,严禁杀伤已放下武器或失去自卫手段的敌人,并要求给予俘虏人道待遇。明治之后的历次战争,在天皇的宣战诏书中,都明确规定要遵守国际法。但是没有宣战的日中战争,自然也没有相应的宣战诏书。在中日战争中应如何运用国际法,陆军省发给现地军参谋长的通知,由于日中两国尚未处于国际法规定的战争状态,用陆战法规来约束所有行动是不恰当的,俘虏一词的使用,可能会使战斗等同于国际法规定的战争,应尽量避免使用。从上海直到南京,日本不进行宣战,而只作为日中两国的事件,同时不断扩大战线,这种情况下,规定了俘虏待遇等的国际法,无法充分发挥作用。

和冯玮的论文逻辑基本上完全一致。

非常明显,NHK这一段对历史的叙述,是为了证明:日本进行南京大屠杀并不违背国际法规,因为日本没有进行宣战,就可以不遵守国际法,所以“规定了俘虏待遇等的国际法”就无法发挥作用。这完全是肆意歪曲国际法为日军屠杀中国人寻找借口。

2012年2月20日,冯玮针对日本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否认南京大屠杀事件发微博:【2006年日本NHK播放过『日中戦争はなぜ拡大したのか』(中文译名:《中日战争扩大化的真相》)。按照我的判断,包括“南京大屠杀”的经纬,该片的叙述比较客观。特予推荐】

2012年3月6日,冯玮发表《河村隆之为何否认“铁证如山”的南京大屠杀》一文。冯玮强调,此文论述了“南京大屠杀基本经纬”。然而,此文对所谓“南京大屠杀的经纬”、“南京大屠杀的前因后果”的描述,完全照搬照抄日本NHK纪录片《中日战争扩大化真相》。

可见,冯玮先是认定日本NHK纪录片客观叙述了“南京大屠杀”的经纬,冯玮获得此日本人为自己洗地的神逻辑后,如获至宝,后来竟然放入自己的文章当中,认为自己的文章也说清楚了“南京大屠杀基本经纬”

在微博上宣传日本NHK纪录片的第二天,2012-2-21 20:48, 冯玮又在微博发表文章【日本权威史书和媒体论述的“南京大屠杀”经纬】:

关于南京大屠杀部分,其文章是这样写的:

【松井石根致电参谋本部:“将部队停留在制令线只会逸失战机。应向南京进击。”11月24日,松井石根所部第六师团参谋冈田重美拍摄的录像显示,日前线部队在嘉兴越过了“制令线”。也就是说,松井石根率领的上海派遣军已“先斩后奏”。12月1日,日参谋本部发布攻占南京的命令,20多万日军扑向南京。

12月7日,蒋介石留下10万南京守军撤往重庆。12月10日,日军开始发动总攻,在日军猛攻之下,南京防卫军司令长官唐生智弃城逃跑,中国军队失去指挥,陷入混乱。12月13日,南京陷落。

影像资料和日军参战士兵日记显示:日军入城后发现南京街道上有大量被丢弃的军服,认为中国军人换上便衣躲藏了起来。于是,日军参谋本部命令步兵第七联队对包括难民区在内的区域进行扫荡:“凡青壮年一律视为败兵或便衣,必须全部逮捕监禁。”

1899年制订,1907年修订的《海牙陆战法规》规定,严禁杀害已经放下武器和失去自卫手段的敌人,须人道对待俘虏。因此管理南京难民区的国际组织要求日军根据国际法对待俘虏。但因天皇未颁布诏书向中国“宣战”,日陆军省急向派遣军参谋长发去《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强调:“由于日中两国尚未处于国际法规定的战争状态,用陆战法规约束所有行动是不恰当的。‘俘虏’一词的使用,可能使战斗等同于国际法规定的战争,应尽量避免。”

在将有皇族参加的入城仪式还剩2天的15日,进行扫荡的步兵第七联队接到了新的命令:“明日,即16日,联队全部开往难民区,将残兵彻底抓获歼灭。”(注意:原是逮捕监禁,此是抓获歼灭。)该联队通讯兵小西与三松在日记中写道:“12月16日,部队在扫荡区域进行了扫荡,将抓捕的年轻人每5人绑在一起,押至长江下关沿岸枪杀。”】

此文内容与《河村隆之为何否认“铁证如山”的南京大屠杀》一文相关内容基本完全一致。其中,“认为中国军人换上便衣躲藏了起来。于是,日军参谋本部命令步兵第七联队对包括难民区在内的区域进行扫荡”、“日陆军省急向派遣军参谋长发去《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等表述更加清晰地展示了冯玮的真实想法。

由此可见,冯玮明明知道,这些内容是【日本权威史书和媒体论述的“南京大屠杀”经纬】,然而,冯玮却完全照搬照抄,把这些内容当作当作自己学术研究的真实的【“南京大屠杀”基本经纬】,把这些内容原封不动地写进自己的文章和著作,把这些内容认定为真实的历史向中国读者宣传和灌输,究竟是何居心?

冯玮,显然是非常自觉地充当日本法西斯余孽和右翼军国主义势力控制的所谓权威史书和媒体的应声虫和传声筒。

2、学术造假:NHK及冯玮的脑残级神逻辑

冯玮文章的主旨很明确,他认为发生南京大屠杀,其主要原因是:第一,日军发现有大量中国军人换上便衣躲藏起来,日军指挥部(松井石根等)于是(遂)下令扫荡南京难民区等区域,日军南京扫荡的主要动机和目的是对付“便衣军人”。第二,冯玮以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为依据,认为日军之所以搞大屠杀,是因为日本没有对中国宣战,中日之间没有正式宣战,所以中国战俘无法获得国际法所规定的战俘身份,因此才被日军杀害的。

冯玮抄袭自NHK的这些观点,简直是脑残级神逻辑。

实际上,1907年的《陆战法规和惯例公约》并无所谓“国际法规定战争”的具体定义和界定,更没有用是否宣战来规定战争是否发生。相反,公约各缔约国还在前言中共同声明:“在颁布更完整的战争法规之前,缔约各国认为有必要声明:凡属他们通过的规章中所没有包括的情况,居民和交战者仍应受国际法原则的保护和管辖。因为这些原则是来源于文明国家间制定的惯例、人道主义法规和公众良知的要求”。而且,《陆战法规和惯例公约》第2章第4条特别规定:“战俘是处在敌国政府的权力之下,而不是在俘获他们的个人或军队的权力之下”、“他们必须得到人道的待遇”。

该公约《第2编·敌对行为·第1章·伤害敌人的手段、包围和轰击》中,还有诸如第22条:“交战者损害敌人的手段方面,并不拥用无限制的权利”、第23条:“除各专约规定禁止者外,特别禁止:……丙、杀、伤已经放下武器或丧失自卫能力并已无条件投降的敌人”等条款,而这些条款,恰恰就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追诉审判屠城日军的国际法依据。(《南京大屠杀史料集 第11册 日本军方文件》第111页,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年11月第1版,《关于陆战法规和习惯的公约(1907年10月18日订于海牙)》,《国际条约集(1872-1916)》第366页,世界知识出版社1986年2月第1版。)

冯玮想证明,日军进行南京大屠杀,并不违背国际法。为此,冯玮不得不对历史进行篡改和编造。细心的读者已经注意到,冯玮说“但命令发出不久即收到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即强调日军当时不受国际法规约束),却没有出处,没有注释,甚至没有提供具体时间,只是说“命令发出不久”。为什么据说“学术很专业”的冯玮却偏偏在此处没有丝毫的学术规范?因为一旦提供了时间和出处,冯玮对历史的拙劣编造就会立即暴露。

冯玮文中“由于日中两国尚未处于国际法规定的战争状态,用陆战法规约束所有行动是不恰当的。俘虏一词的使用可能使战斗等同于国际法规定的战争,应尽量避免”这一段,实际上源出于日本陆军省于1937年8月5日根据“不扩大方针”而拟就的《有关适用交战法规之文件》(《南京大屠杀史料集 第11册 日本军方文件》第11-12页,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年11月第1版),该文件航空函送中国驻屯军参谋长。八一三淞沪会战开始后,日本政府于8月15日宣布“放弃不扩大方针”,正式将中日战争转化为全面战争。所以,陆军省这个旨在贯彻“不扩大方针”的文件,显然就失去了时效,也不可能在占敌国首都后再下发给华中方面军。冯玮所称的“上海派遣军指挥部收到文件”这个史实根本就不存在。成都学者周军查询日本陆军省1937年12月间的《支那事变日志》,并无无重新向华中方面军司令部发布《有关适用交战法规之文件》并促其改变相关部署的记录,《步兵第七联队战斗详报》和《步兵第七联队战史》中,也没有受到这个文件并做出相应部署变更的记录。

对于周军的质疑,冯玮的回应是这样的:

冯玮说,日陆军省8月发过一次,12月又发给南京日军。

冯玮及NHK显然没有认真阅读所谓1937年8月5日《有关适用交战法规之文件》的具体内容,或者是他们明白这个文件内容是是什么,但故意断章取义搅混水(这个更加恶劣无耻):

【有关此次事变交战法规等的问题,依照以下条款处理。依命通牒如下:

一、在目前形势下,帝国不能发动对支全面战争。将有关陆战的法规惯例条约及其他有关交战法规各条约的具体事项全部适用并付之行动是不适当的。】

【二、但在目前状态下,采取下述实施应为当然之措施:

1.有自卫方面必要的限度时,扣押,没收,破坏或适当处置(如扣押了有危险性的东西、不能长期保存的东西后,将需要大量经费、人力保管的这些东西估价或抛弃)有敌对性的支那方面的动产、不动产。

【三、除上述以外,直面日支①兵戎相见的紧急事态,当难以明确的判断现状朝着全面战争过度、转移的时候,在自卫方面依照前述条款之精神,就实际情况不失时机地采取必要措施时,希望不要有遗漏。

四、军方关于此事的行动虽有如前述之依据,但由于帝国经常顾及到人类爱好和平,要极力减少战争造成的惨剧,所以应尽力尊重前述有关陆战的法规惯例条约及其他有关交战法规各条约中有关选择使用伤敌手段等之规定。 另外,帝国目前国策是要尽力避免陷入日支全面战争。要努力避免发生会被认为是先于对方已下决心发动全面日支战争的言论行动(例如,使用战利品、俘虏等名称,或军队自身比照、应用交战法规的相关名称。此外,非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应有刺激诸国神经的言论和行动)。】

(《南京大屠杀史料集 第11册 日本军方文件》第11-12页)

原来,这个8月5日文件强调约束日军战争行为、不使用俘虏等名称,以“尽力避免陷入全面战争”。这文件的主要意思是说:中日两国还没有发展到全面战争,因此日军的军事行为要根据情况进行适当约束,当前要尽力避免发展成全面战争。文件精神是说,中日两国没有陷入全面战争,而日本当前避免全面战争,因此陆战法规并不全部适用当前日军,日军应约束自己的行为避免战争扩大化。这和NHK及冯玮解读的,“因为没有宣战,所以日军不受陆战法规约束,所以可屠杀战俘及平民”完全是南辕北辙!!NHK和冯玮为了达到歪曲历史、替日军洗地的目的,把原文件“在目前形势下,帝国不能发动对支全面战争。将有关陆战的法规惯例条约及其他有关交战法规各条约的具体事项全部适用并付之行动是不适当的。”这样一段话,歪曲翻译成“由于日中两国尚未处于国际法规定的战争状态,用陆战法规来约束所有行动是不恰当的”。冯玮通过将“适用于”歪曲翻译成“受约束”,为论证日军屠杀中国人不违背国际法奠定了逻辑基础。

日军这样的一份约束战争行为、避免扩大化的文件怎么可能会在815中日全面战争后又发给南京日军?由此可见,这个文件,根本不可能在12月又发给南京日军。冯玮文章为了洗白日本法西斯罪行,完全在造谣、造假。冯玮起初是把这份文件的下发时间从8月份改到12月份,被学者揭穿后,又造谣称日军分别与八月和12月两次下发这份文件,却不提供任何证据。

另外,此时日陆军省文件还明确强调,日军“应尽力尊重前述有关陆战的法规惯例条约及其他有关交战法规各条约中有关选择使用伤敌手段之规定。”可见,当时的日陆军省是懂得《陆战法规和惯例公约》等国际法的,这些法规明确规定,无论是全面战争状态还是其他状态,军队都要给予俘虏和平民以人道待遇。日军搞南京大屠杀当然属于明知故犯。

既然日陆军省文件明确指出要日军遵守陆战法相关人道精神,但冯玮却说,上海派遣军指挥部(即松井石根等人)原来发布的命令是:“凡青壮年一律视为败兵或便衣,全部逮捕监禁。”但命令发出不久即收到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随后将原来的“全部逮捕监禁”改为“彻底抓获歼灭”。这完全是在编造和造谣,是在替松井石根洗白。即便是南京日军真的在12月接到这个所谓的日陆军省文件,也不可能因为这个文件就将将原来的“全部逮捕监禁”,改为“彻底抓获歼灭”。

NHK纪录片及冯玮强调【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是南京大屠杀的直接“导火索”】,不过是因为这个文件中有“在目前形势下,帝国不能发动对支全面战争。将有关陆战的法规惯例条约及其他有关交战法规各条约的具体事项全部适用并付之行动是不适当的。”等等内容,冯玮可以借此将其歪曲成松井石根搞南京大屠杀不受国际法约束。NHK及冯玮拿1937年8月5日《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中的这些内容,来论证1937年12月的南京中日双方也不处于国际法规定的战争状态,因此日军行动不受陆战法约束,进而替松井石根等人的南京大屠杀洗白,这完全是移花接木的无耻狡辩。

日本NHK纪录片及冯玮将南京大屠杀的直接导火索归结到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身上,可谓一箭四雕:

1、NHK及冯玮们宣传了这样的思想,即按照当时日本陆军省的命令,日本没有宣战,因此日军(松井石根等人)的行为不受国际战争法规的约束,南京大屠杀不受国际法规约束,战后按照相关法规处罚日本,以南京大屠杀罪名绞死甲级战犯松井石根(唯一被绞死的)也是非法的。

2、NHK及冯玮们为甲级战犯松井石根们推卸屠杀战俘等战争罪责任。冯玮们说,正是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命令“用陆战法规约束所有行动是不恰当的”,因此把焦点引向日本陆军省及其《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

3、如果要借《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追究所谓日本陆军省的责任,也是不成立的,如上所述,这个文件是8月5日发的,跟南京大屠杀没有直接关联。而且这个文件反而是在强调约束日军战争行为、不使用战俘等字眼以避免扩大战争,此外文件还明确强调日军要遵守陆战法规减少战争惨剧的相关人道原则和规定,因此以此文件追究日本陆军省南京大屠杀的罪责,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陆军省关于南京大屠杀当然有战争罪责,但是这个文件并不是所谓冯玮说的什么直接导火索。冯玮把没有什么问题的、风马牛不相及的《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当作南京大屠杀的直接导火索,不仅仅是在替松井石根洗白,也是在替日陆军省洗白。

4、追究日本南京大屠杀罪行的正确路径,只能是首先确定直接凶手松井石根等人肆意、故意屠杀战俘和平民的罪行,进而逐步扩大范围,直到追究天皇罪行。然而,NHK及冯玮们却把直接导火索指向确认中日并没有处于全面战争状态的陆军省8月5日文件,显然是别有用心地替日本法西斯搅混水和洗白。

综上,冯玮《河村隆之为何否认“铁证如山”的南京大屠杀》一文的核心含义是这样的:第一,冯玮刻意删改历史真相,把松井石根下令日军扫荡难民区等区域的原因,说成是认为中国军人换上了便衣,说成是为了寻找和消灭便衣军人。

第二,冯玮刻意学术造假,把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文件发送时间从8月改成12月,并将其内涵从“约束日军战争行为避免扩大战争”篡改成“鼓励放纵日军不遵守陆战法规”。在冯玮的描述下,松井石根下的命令本来是“全部逮捕监禁”,由此却改为“彻底抓获歼灭”。

冯玮不是在绞尽脑汁地替被判绞刑的甲级战犯、时任上海派遣军司令及后来的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等人洗白,并试图彻底推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战后对日本的审判,又是什么?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察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