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给林森浩之死的送助攻的不止林父,别忘了媒体的功劳

2015-12-14 14:57:40 作者: 萧武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林森浩和他的家人最大的失误就是选择了相信媒体,以为通过媒体施压,可以改变司法结果。很显然,他们完全想错了。

林森浩终于还是被执行死刑了,死有余辜。黄洋泉下有知,可以安息了。

林森浩被执行死刑后,有个文章分析得很好,在把林森浩送上死刑执行的路上,他家人送上了神助攻。可以说,没有他的家人的拙劣表演,也许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林森浩死有余辜,罪有应得,这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鉴于法律对主观意愿的重视,其实中间林森浩也有可能不死。

我们最怕的有几件事,因为这可能导致林森浩死不了了。

首先,作为通往死刑立即执行这个进球的路上,林森浩本人是进攻发起点,给同学下毒是第一步。案发后,林森浩真心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真诚悔罪,一心求死,绝不诡辩,绝不推脱。然而他没有,他从一开始就表现得非常冷漠,毫无悔罪之意,反而多次翻供,想侥幸蒙混过关。

其次,他的家人也很识大体,得到消息后,不是立刻想着给林森浩开脱罪责,而是马上在第一时间主动到黄洋家里去真诚道歉,悔罪,赔偿,坚决表示林森浩是死有余辜,必须死,他们绝不怜惜。然而他们没有,他们不仅不认为林森浩该死,必须死,甚至连律师提出做罪轻辩护,他们都不同意,而要求做无罪辩护。

再次,就是从一开始,林森浩和家人就坚决拒绝媒体的任何采访要求,只要出现在媒体上,就坚决要求承担一切应该承担的责任。感谢他们,他们没有这样做,反而配合媒体,不断寻找各种借口,试图开脱免死。

最后,林森浩的同学和老师知道后都坚决表示林森浩是自己作死,是同学中的败类,罪无可恕,死有余辜。然而他们没有,他们选择了联名上书,公开企图向司法施压,为林森浩开脱。

感谢他们,正是他们的努力,每一个关键的选择时刻,他们都做了错误的选择,把林森浩送上了死刑执行台。

林森浩和他的家人最大的失误就是选择了相信媒体,以为通过媒体施压,可以改变司法结果。很显然,他们完全想错了。

首先,要认清今天的中国媒体,根本上是由一群意识形态分子把持的。他们在意的并不是真相,或者是帮助某个个案中的当事人,而是要用他们所谓的普世价值来改造中国。凡是与他们想象中的普世价值不相符的,他们都要攻击。当然,作为媒体,他们能够用来作为攻击的工具的,就是类似药家鑫、林森浩这样的个案。

在类似这样的案子里,媒体的意图是动摇司法的权威性,进而摧毁司法的公信力。所以他们要的就是反对司法,而不是帮助林森浩。可以预料的是,如果案子真朝着有利于林森浩不死的方向走,他们也会反对,现在结果是林森浩被判死刑,他们也反对。现在他们用以支持林森浩不死的理由是废除死刑是普世价值,如果法院的判决结果真的是林森浩不死,那么媒体立刻会换一幅面孔,要求林森浩必须死——唐慧案中,媒体就坚决支持唐慧的要求,涉案的七个当事人必须全部死,一个都不能活,那时候他们就没用提废除死刑是国际潮流,是普世价值。

所以说,林森浩和他的家人都搞错了,以为媒体会帮他们,其实完全不是,媒体只是把他们当工具而已。

其次,这个案子如果发生在别的地方,媒体施压也许是有用的,但很不幸,这个案子发生在复旦大学,发生在上海。这意味着什么?在媒体圈里,上海的媒体环境最差,这差不多是共识。因为上海对媒体管束十分严格,反应也非常快,常常是刚发生一个负面新闻没多久,宣传部门就会通知辖区内能管得到的所有媒体,不允许扩大事态。

这不是说,上海就会蒙混过关,对这种负面新闻捂盖子。恰恰相反,上海对媒体的这种严格约束有两方面的意义。一方面,因为上海的官僚体系可以说是全国最成熟的,也是素质最高的,知道怎么应对和处理这种事情,不会过分迁就外界舆论。另一方面,这也是政治性的,即使上海官方的处理结果与媒体要求的差不多,他们也不会允许媒体先提出来,因为这意味着与媒体争夺群众的信任,也可以说,这就是与媒体争夺与群众的领导权。这是政治性的。

所以,林森浩毒死黄洋案发后,上海迅速破案,但上海媒体表现谨慎,并没有能够兴风作浪。反而是外地媒体,比如北京和广州的媒体跳得比较高,但对已经习惯了京穗媒体携手黑上海的上海观众而言,这种舆论根本不构成对上海司法部门的舆论压力。所以,在这个案子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上海是按照自己的逻辑处理的,很少受到媒体舆论压力的干扰。——这十多年来,上海几乎始终坚持了这一点,难能可贵,值得点赞。

责任编辑:翟忙忙
来源: 国资观察
相关推荐: 林森浩黄洋死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