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铁流:联通电信携手,中移动“呵呵”

2015-12-13 12:15:48 作者: 铁流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难!一方面因为中移动庞大的用户数量积累和用户惯性,在没有携号转网的情况下,很难被撼动;另一方面中移动在基站数量和网络覆盖上的优势是联通和电信在短时间内难以企及的。

12月11日,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在北京举办了《六模全网通终端白皮书》联合发布会,阐述了六模全网通终端在频段、模式、软硬件等方面的具体要求。在4G网络共享方面扩大合作之后,双方又在终端领域站在了一条战线上。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终端领域携手合作与其说是强强联合,不如说是在中国移动巨大压力下的抱团取暖——根据前三季度财报,中国移动4G用户总数达到2.48亿户,而中国电信的4G终端用户总数为0.44亿户,中国联通的3G/4G用户数为1.72亿户(未单独公布4G用户数量)。造成这种结果一方面是因为邮电时代给中国移动打下的坚实基础和中国移动在基建方面不惜血本的投入;另一方面也是受三大运营商繁杂的通信标准所致。

中国所使用的通信标准

随着LTE在中国商用已逾一年有余,中国已成为拥有世界最繁杂通信标准的国度。

中国商用的通信标准和使用这些标准的运营商全部罗列如下:

GSM欧洲2G通信标准(移动、联通)

CDMA1x北美2G通信标准(电信)

tdS中国3G通信标准(移动)

WCDMA欧洲3G通信标准(联通)

EVDO北美3G通信标准(电信)

LTE(tdDFDD)全球4G通信标准(移动、联通、电信)

因很多场合将CDMA1x和EVDO都视为CDMA,而将LTE分为tdD和FDD,所以联通和电信白皮书中的“六模全网通”是指同时支持GSM、CDMA、td-SCDMA、WCDMA、tdD、FDD。

在2G时代,因为中国通信产业实力不强,无法参与制定通信标准专利,只能选择欧美的通信标准。而GSM也得益于中国庞大的市场,使其得以力压CDMA1x,成为在2G时代使用最为广泛的网络。

得益于邮电时代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国移动在2G时代积累了海量的用户和覆盖完善的GSM网络而占据了先机,而工信部则在3G时代玩起了制衡之术——把最成熟的WCDMA划给了中国联通;把居于次位的CDMA通信标准,以及800Mhz黄金频率划给了中国电信;把最不成熟的tdS和高频率划给了中国移动,寄希望三家运营商能均衡发展。理想很丰满,但现实骨干。

中国电信和CDMA

CDMA曾是美国军用通信技术,高通于1985年将CDMA民用化,并围绕着功率控制、同频复用、软切换等技术构建了专利墙。因此,高通在CDMA标准专利相较于其他厂商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有非常大的优势,处于引领者的地位。随后高通又通过资本并购逐步提高对CDMA专利的垄断程度,达成了对CDMA标准专利的垄断。

CDMA通信标准进入中国是当年中国加入WTO的交换条件,自CDMA进入中国起,中国电信以及电信手机用户深受其害。高通以高额专利授权费、专利反授权、高通税等方式,攫取了高额利润——高通2014年一半利润来自中国。

因为高通税相当于电信手机整机价格的5%-10%,自然导致电信版手机同配置价格较移动版和联通版手机贵;同价格的手机,电信版较移动版和联通版配置更差,这个现象在利润微薄的千元机上尤为突出。电信用户深受其害,“一入电信愁似海,从此手机不好买”成为很多电信用户的口头禅。在3G时代,虽然EVDO覆盖率和用户体验都优于tdS,但因受制于CDMA通信制式,使中国电信对高通敢怒而不敢言。

无论是业内还是民间,呼吁联通、电信合并,CDMA退网,使用WCDMA的提议此起彼伏;很多电信用户更是希望中国电信能早日商用4Gvolte淘汰CDMA,就像高通的老家——美国运营商T-Mobile开始逐步关闭在美国的CDMA网络一样。某种程度上,CDMA通信标准已经成为运营商、通信设备制造商和移动用户共同唾弃的对象,被抛弃仅仅是时间问题。

中国联通和WCDMA

WCDMA通信标准源自美欧斗法——爱立信、诺基亚等欧洲厂商不愿意在3G时代给高通当马仔,携东亚通信厂商成立3GPP标准组织,搞出了WCDMA标准。

WCDMA是爱立信、诺基亚、阿卡等厂商为了规避高通的专利陷阱而开发的,虽然爱立信、诺基亚、阿尔卡特等通信厂商宣称具有WCDMA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的标准专利,但因WCDMA基于码分多址技术,在底层技术上受制于高通,所以原本打算用WCDMA规避高通专利陷阱的欧洲厂商依然被高通啃下了一块肉。而这也为欧洲厂商一致决定制定新一代通信标准时必须另辟蹊径,实现“去高通化”埋下伏笔。

因WCDMA参与者众多,结果“众人拾柴火焰高”,在三个3G通信标准之中技术最成熟,用户体验也最好,其42M的极限网速更是鹤立鸡群。

因此,WCDMA是3G通信标准用户体验最好,也是使用国家或地区最多的通信标准。因其相对于tdS通信标准更加成熟,具有比较优势,而被作为逆袭中国移动的利器于2008年引进中国。

但手持WCDMA的中国联通拿着最好的牌,却打出最差的牌局……特别是在数次战略决策中的短视使联通深受其害——在国家要求手机信号“村村通”之时,因农村基建成本高、收益低,在移动和电信实现村村通的同时,中国联通WCDMA网的覆盖范围仅仅局限于大城市和小城镇,联通用户经常要遭遇出了县城就没信号的窘境。

而联通率三大运营商之先给予苹果、三星巨额补贴则是另一大败笔——虽然苹果、三星的高端合约机可以快速绑定相当数量的用户,但这使原本家底就薄的联通可用于基建的资金捉襟见肘,更少的基站意味着更小的覆盖范围,进而导致更少的用户,进而恶性循环……终使联通凭借WCDMA逆袭移动的梦想化为泡影。

中国移动的td-SCDMA

在3G时代,中兴、华为、大唐等企业有一定的实力,而且国家在顶层设计上也非常重视,利用美国和欧洲的矛盾在被西方把持的国际电联中借力打力,从夹缝中求生存,使国际电联没有对中国申请tdS标准直接拒之门外,但要求必须在1998年6月前完成申请。以当时中国通信产业的实力而言,要在时间节点前完成标准提交难度不可谓不大,一些西方人士也认为以中国的技术实力是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这个任务的。

当时欧洲几大通信巨头对于通信标准的制定也各怀鬼胎,西门子一心想做自己的标准,但因为好几项关键技术卡住了。而爱立信拉着诺基亚、阿卡等厂商搞出了WCDMA,西门子遂在欧洲3G标准制定中落败,从此,西门子逐步在通信领域边缘化,从中可以看出,通信标准之争对于通信企业兴衰意义重大。

而现有的技术成果,在西门子手里就成了鸡肋。与此同时,中国申请3G通信标准专利达不到国际电联要求的必要的专利数量。在3G通信标准提交时间截止日期日益临近之际,中国选择从西门子手中购买技术凑齐专利数。

对西门子而言,在被WCDMA击败后,手中的技术已经成为鸡肋,投入的巨额研发成本则全部打了水漂。因此,中国为了获取技术,西门子为了收回投入的研发资金,两者一拍即合。中国在购买了西门子的专利后和国内已经搞出的技术成果进行融合,解决了西门子遭遇的技术瓶颈,被国际电联接受为3G通信标准。

在tdS产业化推广过程中,tdS划给实力最强的中移动。当时还有一个背景,最初西方通信企业对中国标准不理不睬,想通过不参与tdS产业发展的方式使tdS变成只存在于纸面上的技术。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观察者网
1 2
相关推荐: 铁流电信移动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