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沈逸:中国自信治理互联网,不惧怕刁钻的CNN

2015-12-10 08:29:40 作者: 沈逸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CNN记者的提问,一如既往地带着CNN式的风格,将矛头指向了中国的互联网管理政策,也公开将“局域网”的负面指代推上了镜头,以此挑战中国正在努力建设和完善的网络强国战略。

2015年12月9日星期三,万众瞩目的第二届互联网大会新闻发布会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部长等介绍了大会筹备情况,并回答了记者的提问。CNN记者的提问,一如既往地带着CNN式的风格,将矛头指向了中国的互联网管理政策,也公开将“局域网”的负面指代推上了镜头,以此挑战中国正在努力建设和完善的网络强国战略。而网信办主任鲁伟也毫不客气地强势展示了中方的底气与自信,一句“中国不欢迎那些挣了中国钱,占了中国市场,还要污蔑中国的人”,展示了建设网络强国战略,自信治理互联网的底气、自信和意志。

中国治理互联网的底气,源于互联网发展的内在驱动与本质需求。市场经济环境下,成功的网络通信信息技术,必须与资本结合,在市场上成为资本增值的工具,才能生存和发展。面对其他强势的行为体,中国的底气,首先来自中国庞大的网络市场。进入中国市场,是全球互联网企业,特别是美国互联网企业,最为梦寐以求的战略目标。2015年9月,在美国西雅图中美互联网论坛上,美国信息产业巨头蜂拥而至与中国领导人合影,就是这种驱动力最直观的体现;同样在9月,没有获邀参加互联网论坛,也没有获邀参加旧金山硅谷晚宴的谷歌公司,其新任印度裔总裁直接到硅谷晚宴“蹭饭”,目的就是希望能够让google play公司进入上海自由贸易区。在商言商,这种受资本驱动的纯粹与执着,CNN们或许是不懂,或许是不想懂,或许是不愿意懂。

12月9日,国新办举行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发布会

从互联网本身的发展来看,自进入21世纪之后开始,全球网络空间治理中“国家重返互联网”事实上是一种发展趋势,此前所谓没有政府的治理,正日趋被真正意义上的多利益相关方模式,即主权国家积极主动甚至是以主导方式参与其中的模式所取代。一方面,基本适应信息技术发展内生规律,具备网络空间娴熟行动能力的国家行为体在网络空间行为规则领域的主导地位正变得日趋显著;另一方面,各种非国家行为体在全球网络空间滥用行动自由所造成的严峻威胁和挑战,也已经逐渐清晰。以美国来说,斯诺登披露的“棱镜”,以及后续围绕美国政府各种监控系统的讨论,就是美式治理互联网方案的系统表达;ISIS在巴黎制造恐怖袭击事件之后,有效应对恐怖主义借助网络进行内容传播的挑战,已经成为联合国框架下全球多边治理体制关注的焦点。从这点上来说,今天CNN提问背后遵循的思维模式,即用执行过程中的瑕疵作为武器,攻击和否定整个政策本身,事实上已经是一种正在被全球网络空间实践证伪的错误模式。

当然,对中国来说,自信治理互联网,是中国建设网络强国战略的题中应有之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中国要从“网络大国”建成“网络强国”。从实践看,弱国接受规则,强国制定并执行规则,中国要成为网络强国,就必然要在网络空间行为规则的建设上提出自己的主张,并加以有效实践;这种规则的出发点,必然是也只能是中国的国家利益;考虑到中国暂时还不太可能变成像美国那样动辄在全球范围制订规则的超级大国,通过治理中国的互联网,推动相关规则以及实践的成熟和完善,将是中国从网络大国成长为网络强国的必由之路。一如鲁炜部长在发言中提及的,避免网络空间的不良信息和负面内容对未成年人成长造成损害,保持网络空间的清朗,是中国政府治理网络空间的主要出发点。

12月9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在发布会上介绍相关情况

要自信治理互联网,将中国建成网络强国,是一项艰巨的使命,至少在如下三个方面还面临着比较艰巨的任务和考验:

其一,认识和把握中国在网络空间的核心利益。自信治理互联网,如国家主席习近平所指出的那样,是建设网络强国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建设网络强国,要与中国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同步推进。这意味着必须从整体战略上把握中国在网络空间的核心利益,这种利益必然要包括提升国家创新能力,增强国家综合实力,促进经济全面发展,缩小与主要战略竞争对手的实力差距,强化在全球网络空间规则制定过程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等方方面面。这种利益的取得,意味着中国在国家能力建设领域要取得重大突破,要在相关部门职能设置与运行机制方面做出重大调整,意味着中国在网络时代持续深化和推进改革开放的宏观进程。

其二,探索与时代相匹配和适应的方法、路径与手段。要实现良好的政策目标与战略意愿,必须有相应的实现方法、路径与手段,这其实并不特别难以理解。比如对美国来说,无论是小布什政府时期的无搜查证实施的网络监听,还是后来发展成为“棱镜”系统那样的全网大范围监听,都是实现和保障美国国家网络安全的手段,这种手段中存在的种种瑕疵、问题乃至错误,并不构成否定美国有权保障国家网络安全的理由。同样的道理,适用于中国对互联网的管理。任何国家都有权管理互联网,但在具体的实践中必须不断摸索与时代要求、技术特性等相匹配的方法、路径和手段。而每一种方法、路径和手段的变化,都会涉及到组织流程再造,利益和资源的重新分配。中国的自信应该体现为勇于探索,以及如12月9日新闻发布会那样直率而坦然的面对各种言论。

其三,在开放环境下实现从治理中国的互联网到中国治理互联网的转变。网络强国,如美国,其讨论互联网时指涉的对象,从来不是局限于其地理边界内的那部分网络空间,而是瞄准全球网络空间。中国既然把网络强国作为自己的战略目标,那么自然也不能仅仅谈论如何治理中国的互联网,而是要讨论如何在开放环境下中国如何治理互联网,这里的治理,更多的是要中国提出全球网络空间应该遵循的新秩序和新模式。在2015年12月9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新京报记者的提问反应了以新古典自由主义为代表的部分思潮有关中国治理互联网的成见,或者说刻板印象,即所谓“中国已经牢牢管住了互联网”;而鲁炜的回应,反映了中国对开放环境下全球网络空间治理的准确把握。这一转变对中国来说,还刚刚开始起步,后续的发展,对中国的国家实力、战略和政策制定与执行的国家能力以及沟通传播技巧等,将是全面而复合的挑战。

第二届互联网大会的主题仍然是互联网之光,相信人们将从习主席即将做出的发言中看到中国系统阐述治网理念的网络强国之光,看到全球网络空间新秩序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的光芒。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观察者网
相关推荐: 中国互联网沈逸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