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推进“一带一路”战略需突出“以海促陆”

2015-12-03 17:21:00 作者: 李杰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美国“由东向西,多招并用”的策略运用,要求我国开辟新的航线和空间;远海海域安全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要求我们“以海促陆”;“海上丝绸之路”虽路途漫漫,风险颇多,但性价比和回报率较高。因此,当下必须积极开拓海外渠道,让更多的企业“走出去”,提升竞争力。

2013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问哈萨克斯坦时首次提出,用创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同年10月,习主席出访东盟时又提出,中国愿意与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发展海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下文简称“海上丝绸之路”)。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南太平洋段的“明珠”——巴布亚新几内亚。)

近两年的实践和发展,已经充分证明:“一带一路”战略,既能给沿线国家和地区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和实际利益,优化国际环境,促进世界和平,同时也能有效构建和保障我国战略通道畅通的安全体系及配套力量。

四大客观因素决定“以海促陆”更可行

首先,鉴于美国加紧“由东向西,多招并用”的策略运用,势必要求我国开辟新的航线和空间。

自奥巴马入主白宫以来,美国开始强力推行“重返亚太”和“再平衡”战略,从东向西、多管齐下,多个空间、多个方向加剧挤压中国海上战略空间。

具体而言,2014年5月之前,美国的海空力量并不直接出面,更多的是隐蔽在幕后,挑唆怂恿中国近海周边各国,将我国近海各个海域搅得浑水泛起、暗流涌动,而这期间美国公开对外表态依然是“不持立场”。

自2014年6月之后,美国干脆撕下面具,直接跳到前台。此后美国或不时放出狠话,或使用多种先进武器到我国前沿相关海空域进行侦察巡弋,或与他国海空军频繁举行不等规模的联合演习。在2015年5月的香格里拉会议上,美国国防部长卡特更进一步强调:“要将‘亚太再平衡’升级为2.0版。”

其次,中国已出现明显的产能过剩,当下必须加紧贯彻“一带一路”战略,积极开拓海外渠道,让更多的企业“走出去”,提升竞争力。

如何克服和解决产能过剩问题?

中外经验表明,除加快产业结构调整步伐外,注重开拓海外渠道,是应对和解决产能过剩的有效途径。未来应以中国企业“走出去”和人民币国际化为牵引,大力推动全球化向纵深发展。在这方面,中国企业应当向国外一些先进企业学习,主动向外输出产能,将产能过剩的风险转化为全球化的机会。

(2015年4月初,“海洋石油981”深水钻井平台顺利完成海外首口深水井钻井作业,钻井深超过5030米,创造了亚洲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作业井深新纪录,也迈出中国深水高端装备走出国门、参与国际市场角逐的重要一步。)

“海上丝绸之路”将把中国与一些特定国家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他们需要中国的产品、技术、物资支持,这对于缓解国内需求不足和产能过剩问题将大有裨益。

再次,“海上丝绸之路”上中远海海域安全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要求我们“以海促陆”。

目前,中国对外贸易运输量的90%是通过海上运输完成的,我国沿海港口货物吞吐量、船舶制造产能、海水养殖和捕捞等均居世界第一。因此,不仅近海海域安全与中国的经济和综合国力发展有关,中远海海域安全更关乎中国海洋权益维护和未来可持续发展。

在当今世界五大恐怖海域中,“海上丝绸之路”要先后穿越其中4个,包括马六甲—南海海域、索马里—亚丁湾海域、霍尔木兹海峡、红海海域等。近年来,人们每当谈及索马里—亚丁湾海域,总是“谈盗色变”。殊不知,东南亚海域的海盗团伙才是全球最凶狠、最强大的海盗势力。

(瓜达尔港位于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是印度洋沿岸的一座天然深水良港,也是中巴经济走廊的南端起点。图为在巴基斯坦安保人员护卫下的瓜达尔港码头。)

从目前和今后发展趋势来看,“海上丝绸之路”主要包括以下三条航线:一是从我国沿海港口过南海,经马六甲海峡和印度洋,再越红海、苏伊士运河,过地中海,一直延伸至欧洲;二是从我国沿海港口过南海,经印度尼西亚,最终抵达南太平洋;三是未来潜力巨大的北冰洋等航线。其中第一条是最主要的航线,全程1.3万千米,货轮一次航行时间长达60~80天,如遇台风、海啸及海盗等特殊情况,航行时间还将进一步延长。

但是,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3年“海上丝绸之路”国家(不含中国)人口约为26亿,GDP总值达到7.4万亿美元,与中国的贸易总额为7938亿美元,占2013年我国对外贸易总额的19.2%。因此,“海上丝绸之路”虽路途漫漫,风险颇多,但性价比和回报率较高。

最后,“海上丝绸之路”无需穿越主权国家,面临的麻烦和矛盾较小。

海洋,特别是公海,可供所有国家平等使用,不存在经过其他国家领海、领空的各种麻烦。地球上70.8%的面积是海洋,人类最早认知海洋,就知道其有“舟楫之便、鱼盐之利”。

(文莱正在积极寻求与中国加强港口合作,开辟海上互联互通,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图为在距离文莱首都斯里巴加湾29千米的摩拉商业港口,外国货轮停靠在码头。)

但陆上情况如何呢?若从中国出发,过中亚,经东欧,再到西北欧,要通过两大洲,沿途至少穿过二三十个国家和地区,麻烦要大得多。仅人员经过他国或地区,就必须经过该国相关部门的审核和批准,手续之繁琐,决非短期能解决。尤其是连续穿越几十个国家,要在短期之内完成手续审批,更是难上加难。

未来需加速构建海上安全力量体系和配套设施建设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所面临的风险与威胁是无法彻底消除的。事实上,在危机或危险时刻,能在最短时间内出动和运用一支高效、快捷、多能的舰艇编队,将是未来“海上丝绸之路”安全可靠和畅通无阻的关键。

未来应加大海军适合中远海海域活动和作战的舰艇数量,提高其信息化水平,尤其是要赋予其更多的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如反恐、反海盗、保护撤运侨民、抢险救灾,实施人道主义救援等。

自2008年12月中国海军向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派出第一批护航舰艇编队起,迄今已派出21批护航编队。这一批批中国海军舰艇编队遵循联合国决议,圆满地完成了大批量的护航、反海盗等任务,为撤运侨民、保障海上通道安全立下了汗马功劳。

当然,仅有海军力量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有近海海域中国海警力量的配合,以及中国运输船队、中国科考船队等其他相关海上力量的支援。此外,沿线基地、综合补给点等相关保障点建设,也非常重要。总之,要及早谋划,加快建设。

海上实践证明,航空母舰、两栖攻击舰等大型海上编队可以长时间(半年以上或更长)地游弋、锚泊于相关海区,且基本不受上述海域的海况、气象等条件影响,并可以选择最佳的时间、地点和天气采取行动。

大型作战编队还具有防空、反舰、反潜和特种作战等多种作战样式;在极端情况或危机状况下,可使用海上编队中的“战斧”巡航导弹或出动特种作战部队对一些陆上国家的恐怖分子和极端组织,实施远程精确定点打击和突袭。

此外,航空母舰、两栖攻击舰等大型战舰也是执行非战争军事行动的高手。在实施抢险救灾、人道主义救援等行动中,它既可第一时间迅速赶到事发地点,也能充分利用自身所搭载的批量直升机、先进海水淡化装置、强劲发电装置等武器和设备,在海啸地震、风灾海难后的救援以及撤离难民等行动中大展身手。

为有效推进“海上丝绸之路”战略,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应加速、重点、高质量地发展大型舰艇编队和类似美国“前进移动基地”的半潜船、预置舰等各种新型舰艇,以及多型舰载固定翼机和直升机等;同时也要发展与其配套的舰载武器与电子攻防设备等。

5月23日,在斯里兰卡科伦坡南港码头,一艘集装箱船正在装卸货物。科伦坡南港码头是中国和斯里兰卡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务实对接标杆性项目 (李杰,中国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研究员)

责任编辑:翟忙忙
来源: 国防参考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