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久华:大国货币之路,人民币准备好了吗?

2015-12-03 08:16:27 作者: 久华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加入SDR是一种荣誉,而荣誉的另一面则是形象和责任,需要人民币在未来维护好国际形象,并更多地承担起大国货币的责任。

12月1日凌晨1点,IMF正式宣布人民币将于2016年10月1日加入SDR货币篮子,权重为10.92%,超过日元、英镑。人民币国际化改革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成为举世公认的国际化货币。

加入SDR是一种荣誉,而荣誉的另一面则是形象和责任,需要人民币在未来维护好国际形象,并更多地承担起大国货币的责任。因而,在加入SDR的重要里程碑之后,我们需要抬头看看前路。成为“负责任的大国货币”,人民币准备好了吗?

人民币的“底子”怎么样

人民币的先天条件是非常好的,在货币发行量、国际贸易量、母国经济规模等方面,都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从广义货币供应量(M2)来看,人民币凭借136.10万亿的发行量,已超越美元、欧元成为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货币——这可能是许多不从事经济金融工作的人没有意识到的。体量庞大的人民币若能走出国门流向世界,在数量上绝对是不可忽视的力量。

在国际贸易方面,世界贸易体系表现出“中国、美国、欧盟三雄并立,日本稳居第四”的态势。2014年,中国出口额占全球出口总额的12.2%,已位列世界第一。如果扣除欧盟的内部交易,则占比更高。具体如下表所示:

表2:2014年各主要经济体的进出口占比(单位:折合万亿美元)

而在母国经济规模来看,同样是美国、中国、欧元区三足鼎立,三者GDP占全球比重达52%。中国2014年GDP总量为10.38万亿美元,低于美国,略低于欧元区。考虑到经济增速的差异与汇率的变化,中国在2015或2016年将超过欧元区。而日本与英国的经济体量与前三者有显著差距。

不论从GDP、进出口贸易、货币发行量角度看,人民币的“内功底子”都已今非昔比,有望成为与美元、欧元并驾齐驱的国际储备货币。

国际货币体系:单极?还是多极?

自大航海时代以来,使用什么货币进行交易与投资,特别是跨国交易与投资,一直是人类面临的问题。

最早的解决方案是使用贵金属。18世纪前大多数国家采用的是银本位制。但随着开采技术的进步,白银流通量越来越多、价值越来越低、价值越来越不稳定,而经济的发展使得单笔支付的金额大幅膨胀,白银在支付中日益显得笨拙。

因而从18世纪开始,主要工业化国家陆续实行金银复本位制,并在19世纪后半叶过渡到金本位制。但黄金的问题在于它太少,进入20世纪后,黄金的开采量已很难跟上全球经济的快速增长。人们就发明出了金块本位制与金汇兑本位制:

金块本位制指:一国货币与黄金维持固定比价,货币发行当局保证以该比价兑换金块。二战后布雷顿森林体系中的美元施行的就是金块本位制。

金汇兑本位制指:一国货币与金本位制或金块本位制货币保持固定汇率。布雷顿森林体系中除美元之外的货币,采用的就是金汇兑本位制。

两者相结合,就在世界黄金总量有限的情况下,保证了稳定的国际货币体系,只要货币发行量和黄金储备的比例不要太悬殊,总是可以维持该体系运转的。但这种刚性系统在人类文明的加速发展中终究难以维持。20世纪的全球经济步入了增长最快的时代,催生的巨额货币需求终使黄金储备显得微不足道。目前美国占世界官方黄金储备的25%,但这些黄金仅值3089.8亿美元。若按二战后确定的固定比价计算,更是只有100.4亿美元。目前美元4万多亿的基础货币发行量,不可能以这么点黄金为信用支撑。

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了,人类货币发展到20世纪70年代,终于脱胎换骨,彻底告别黄金白银的襁褓,步入无锚信用货币时代。那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无锚国际货币体系呢?有下面几种方案可选:

超主权货币:内在脆弱的体系

最初人们想到的是超主权货币体系,即由全球性机构发行货币用于国际结算。SDR则是这种思想的践行者,在1960年代由欧洲大国力推。但由于在机制设计和原理上存在问题,而且不符合国际政治现实,目前在全球影响有限。

我们从欧元身上可以看到超主权货币的固有问题。欧洲的货币一体化超前于政治一体化,使得欧元具有超主权货币的特征。政治和货币一体化程度不同导致的内在矛盾,在欧债危机中展现得淋漓尽致,表现为货币政策、财政政策难以协调,无法应对危机。欧盟内部尚且吵得鸡飞狗跳,若是全球超主权货币,就更不可能协调好了。

单极主权货币:全球的困扰,美国的枷锁

而美国人的方案较为直截了当,直接让美元与黄金脱钩,建立以美元自身信用支撑的全球单极货币体系。这是美国人在1974年干的事情,并延续到了现在。

这个体系的问题很多,不仅给其他国家带来了困扰,对美国自身也是个枷锁(虽然好处也多)。这个体系给其他国家带来的困扰有:

货币政策问题。经济周期的不同阶段,适用不同的货币政策。但美联储考虑货币政策主要基于美国本土情况。如果全球经济周期跟美国不一致,美联储的政策就会给全球经济“添乱”。今年美联储加息预期引起的市场动荡,就是鲜活的例子。

跨境资本流动问题。由于该体系内在的不稳定性,美国的货币政策、经济状况的变化,都会引发跨境资本的大幅流动,从而引发区域金融动荡,如1994年墨西哥金融危机、1998年东南亚金融风暴。

铸币税问题。美国可以轻松使用美元支付国际收支的逆差,轻松获取他国劳动成品。这让许多人忿忿不平,也是中国民间声讨美元的主要焦点。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观察者网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