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岑少宇:是不是该听听“苦主”阿萨德怎么说了?

2015-11-19 08:23:49 作者: 岑少宇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巴黎恐怖袭击震动全球,普天之下,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心情或许最为复杂。

巴黎恐怖袭击震动全球,普天之下,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心情或许最为复杂。

袭击事件的两方——法国政府和伊斯兰国,都与他“不共戴天”。恰好3年前,2012年11月13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公开宣布,阿萨德不能再代表他的人民,叙利亚反对派联盟是叙利亚人民“唯一合法代表”,法国也成为第一个承认叙利亚反对派联盟的西方国家。

3年时间过去,就在袭击发生之时,法国外长法比乌斯在奥地利维也纳出席叙利亚问题多边对话,而叙利亚政府却被排除在外。

阿萨德与无数叙利亚人一样,已见惯了死亡,但他面对百余条“敌国”平民的生命,还是在袭击当天选择向法国表示哀悼。只是,话里有话。他在叙利亚国营电视台发表讲话说:“法国今天遭受的野蛮恐怖袭击,是叙利亚人民在过去5年中一直都在经历的。”

阿萨德:“法国今天遭受的野蛮恐怖袭击,是叙利亚人民过去5年中一直都在经历的。”

法国的左左右右

叙利亚人民的这些“经历”与法国还真脱不了干系。叙利亚动乱的直接起因是经济与社会问题,但民族、宗派的差异也有根本性的影响。人口居于少数的阿拉维派为何能成为统治者?动乱的主力为何是中下层的逊尼派?特殊的民族分区自治结构为何会产生?

答案正是法国人。

当年逊尼派穆斯林中反法力量活跃,殖民政府便将阿拉维派扶植起来领导军队,并将其余各个少数民族,按宗教、种族分置于各大城市,一来可以分割逊尼派,二来可以让它们相互制衡。

另外,正是因为殖民压迫,才能使世俗化的复兴党与逊尼派穆斯林结合起来,但殖民主义的退潮,不可避免地使两者的矛盾渐渐显现。

1964年起,不断发生由逊尼派领导的武装暴动,1982年的哈马暴动几乎将叙利亚推向了内战的边缘。从某种意义上说,今日的叙利亚动乱,虽然混杂了经济、民主等诉求,但仍可视为这段历史的延续。

左手投出去的“回旋镖”,多少年后又飞回来击中自己的右手,从当年的阿尔及利亚、印度支那到今天的伊拉克、叙利亚,法国近代历史上的这种自残游戏一出接一出。

巴沙尔的是是非非

阿萨德本是个牙医,因为接班的事情有大哥担待。在英国留学期间,他追寻着自己做医生的梦想,还遇见了未来的妻子,这或许是他最美好的时光。

然而,好景不长,1994年1月21日,大哥死于车祸。阿萨德奉召回国,在父亲的劝说下弃医从政。在精心培养小儿子6年后,老阿萨德于2000年去世,政权实现平稳过渡。

阿萨德被网友戏称为“牙医”,也有人质疑其治国能力。确实,阿萨德当政也有失误之处,比如冒险同时进行政治与经济改革;又如从2006年起,接受主要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主导的一揽子经济改革计划,包括大规模银行私有化。与西方缓和关系,也没有得到预期的回报。但当年金融危机毕竟还没有爆发,正是新自由主义当道的时候,阿萨德没有抵住“诱惑”情有可原。至于外交上,卡扎菲这个“老油条”不也着了西方的道?

当阿拉伯之春蔓延,穆巴拉克都轰然倒下,阿萨德能苦撑至今,已近乎奇迹,即使老阿萨德在世,恐怕也回天乏术。

最初的游行示威为何会骤然升级?阿萨德认为,“抗议的升级并不起于游行,游行只是幌子,在游行队伍中,有激进分子开始同时向平民和军队开枪。”或许正是基于这样的理由,他在2012年时表态说,如果重来,他仍会做“完全一样”的事情——邀请不同党派的人进行对话,坚决反对恐怖分子。但第二年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采访时,他承认在最初强硬对待抗议者问题上犯了错误,但每个人都会犯错,总统也不例外。

如果不是心中有叙利亚和她的人民,如果不是对国家与人民的损失感到痛心,恐怕阿萨德不会有这样的转变。

叙利亚政府军是否使用了化学武器?阿萨德向《明镜》解释说,有关许多叙利亚政权的报道都是虚假的,包括化学武器袭击,但谎言最终将水落石出。他面对法国《费加罗报》,直接批评“双奥”:“奥巴马和奥朗德无法拿出证据,甚至无法在本国人民面前这样做……奥巴马是一个懦弱的领导人,因为他不会承认自己无法提供化武袭击的证据。”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观察者网
1 2
相关推荐: 阿萨德苦主岑少宇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