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罗思义评APEC峰会:中国命运共同体VS美国零和博弈(2)

2015-11-19 08:16:00 作者: 罗思义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TPP签约国占世界贸易比重也大大低于其占世界GDP比重,且呈下降趋势——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其占世界商品贸易比重从1984年的33%降至2014年的25%。

 

美国创建TPP是因为美国经济增长减速

答案是,美国创建TPP是顺应其经济趋势。美国GDP占其主导的TPP国家比重的62%。美国经常鼓吹的一个神话是,美国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经济体。但事实是,美国经济正大幅放缓,其占世界经济比重亦呈下降趋势。美国的神话源自于最拙劣的一种统计花招,即“以个例代表总体”,比如以苹果等真正成功企业的例子,掩盖其经济总体下降的趋势。事实上,按照当前汇率计算,美国经济占世界GDP比重从1984年的34%降至2014年的23%,同期美国经济占世界商品贸易比重则从15%降至11%。(图2)

更重要的是,美国经济减速已超过半个世纪。如图2所示,以能消除短期经济周期波动影响的20年移动平均线计算,美国GDP年均增长率从20世纪60年代末的4.4%分别降至20世纪70年代末的4.1%、2000年的3.5%、2015年的2.4%。详细的分析显示,这是源于美国固定投资占美国GDP比重下降所致。但需要指出的是,就目前而言,美国想要快速扭转长达半个世纪的放缓趋势,这是不可能的。

美国的目标是让其他国家经济减速

鉴于短期内使美国经济加速没有可行性,因此维持美国经济与地缘政治优势的唯一方法,就是设法使竞争对手经济减速。一旦了解这一点,那么美国拉着一帮增长相对缓慢和封闭的经济体加入TPP的目的,貌似不合逻辑,但也不言自明了。

没错,美国构建TPP的目的,是设法减缓竞争对手经济增速。要确保这一点,就必须确保美国私营企业在TPP参与国的合法权益,甚至确保其权利高于参与国政府。因此,私营企业(主要是美国的私营企业),有权在TPP框架之内在美国主导的法庭起诉参与国政府,影响被起诉国政府的决定。

正如美国知名经济学家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就TPP条款指出:“其共同点是,它们确保企业资本力量高于社会其他部分力量,甚至包括TPP参与国政府……协定最令人震惊之处是‘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ISDS)给予投资者过高的权利,以及版权和专利覆盖的不当扩张。我们曾经见过这样的案例:企业在现有的贸易和投资协定中,利用ISDS机制骚扰政府,以避免政府实施法规和司法判决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影响企业利益。TPP的这种机制既危险也无必要……这会打击所有签约国的司法体系。”

TPP的一些条款非常奇葩。比如,最令人吃惊的一点是,TPP事实上给予软件公司(绝大部分是美国软件公司)法律保护,监控参与国政府。TPP第14、17条款规定:“TPP成员国的任何一方不得要求软件设计方转让或提供源代码,这适用于进口、分配、销售的软件或者包括这种软件的产品。”同时,条款还指出,这不适用于银行、商业企业等“关键基础设施”。

简而言之,TPP理念不是最大化帮助亚太地区国家实现繁荣,而是确保美国的霸权地位。正如傅莹所说:“美国国内关注的焦点是如何确保美国在世界上保持领导地位。”因为美国经济短期内不可能加速,美国维持其主导地位的唯一方法,就是减缓竞争对手经济增速。这就是美国制定TPP规则的目的。

如果美国能成功减缓中国经济增速,那么将会对后者外交政策产生重大影响,因为这将减少中国经济对其他国家的吸引力。

当然,美国减缓竞争对手经济增速的战略,直接违背中国的利益,因为其试图阻止中国在“十三五”期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然后迈入高度繁荣社会的目标。这也会减缓区域内总体经济增速,也即是说TPP损害的是整个亚太地区的利益。

亚太地区利益 VS 美国利益

因此,APEC峰会上亚太地区利益与美国利益的博弈,实质上是中国正积极推进的RPEC与美国主导的TPP的角力。中国正积极推进的RPEC,不仅符合中国和亚太地区利益,而且会最大化帮助亚太地区经济发展。相反,美国主导的TPP则是寻求在此框内确保美国的主导地位,但这会减缓整个亚太地区经济发展。

因此,中国与其他国家要想在本次APEC峰会期间最大化其经济发展,就需要对RPEC与TPP完全不同的本质与目标作出回应。因为RPEC符合正寻求最大程度上发展经济的整个亚太地区的利益,其也代表整个地区人民乃至全球人民的利益;因为TPP的法律特征会导致美国经济增速放缓,给美国人民带来直接和间接的负面影响,TPP也已受到美国国内主要政治反对派的反对。比如民主党的两个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 Hillary Clinton )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与共和党热门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 Donald trump)就明确反对TPP。美国国会是否最终批准TPP,还有待观察。

美国国内反对TPP的激烈程度,将决定TPP能否被批准,将决定能否进一步阻碍目前美国试图扩大TPP的限制性框架。这样的新形势符合中国与其他亚太国家人民的利益,所以有必要与美国国内反对TPP的势力结盟,增强其力量。

至于总体框架内的策略,除中国正在积极推动的自由贸易协定和RPEC外,TPP强制参与国确保美国与其企业的权利凌驾于各参与国政府之上,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TPP参与国的反对情绪日渐增长,也将进一步使参与国的经济增速放缓。最终会导致参与国寻求与经济更快速增长的中国等非TPP成员国,另行达成自由贸易协定或其他协定。

最后,大家应该已完全明白,美国的战略旨在将中国排除在TPP之外。事实上,这将会使美国通过TPP打击中国的目的落空,因为中国不受TPP限制,因而不会像其他经济体一样受其影响经济增速放缓。如果在TPP外的中国继续保持更快的经济增速,那么这必然将导致其他国家转而与中国达成协定。因此,美国的目的是在以后与中国谈判。但美国的意图,是试图将抑制中国经济增长的规则强加于中国,以确保中国不再繁荣。

如果TPP最终获得批准,那么将损害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利益。因此,可以想见的是,在一段时期内,TPP将不会促进经济增长。这也给了中国视不同情况做出选择的机会:要么与个别TPP成员国达成协议作为其RPEC战略的一部分,要么美国修订更多条款并清除TPP中一些更具危险性的条款,允许中国参与到更广泛的协议,以促使其经济更快速发展。

因此,中美的不同理念涵盖本次APEC峰会背后的政治和全球治理,与整个亚太地区的繁荣等议题。亚太地区要么接受中国的“命运共同体”道路,最大化推动其实现繁荣;要么接受维系美国经济霸权的美国 “零和游戏”的道路,从而遏制参与国经济增长并降低其国内生活水平。这会是本次APEC峰会讨论的主要经济框架议题。

鉴于这些议题涉及的层面非常广泛,它们将不会在本次峰会上最终得到解决,但这些议题将会决定亚太地区未来数年的命运。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观察者网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