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林爱玥:伊斯兰国的疯狂与灭亡

2015-11-18 10:50:46 作者: 林爱玥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而IS恰恰相反,非但对自己的罪恶丝毫不加掩饰,相反甚至有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味道,如此,只会让越来越多的人走到IS的对立面,因为世界虽然并不太平,但和平依然是世界的主流和人类共同的心愿。

这两年,天空不太“太平”,继去年马航MH310,Mh17出事后,俄A321客机再次失事,由于恐怖主义的阴影挥之不去,所以人们难免一次又一次的将飞机失事与恐怖袭击相联系,在一次次的“狼来了”之后,“狼”真的来了,俄罗斯政府已经确认在埃及坠毁的俄A321客机空难是因为恐怖袭击,并为此悬赏五千万美元征集相关线索。

不过俄罗斯或许不用那么“费心”,因为“伊斯兰国”(IS)武装已经一再宣称“对此负责”,并公布了相关视频。虽然IS武装分子公布的视频中的飞机是一架俄罗斯战机,而非失事的A321客机,但不管真相如何,IS的这种赤裸裸的叫嚣与挑衅,想必都已经彻底激怒了俄罗斯人,并让俄罗斯人更加坚定的支持普京此前批准的在叙利亚针对IS的军事行动。

我们无法理解IS公开向俄罗斯挑衅的真实原因,但是IS这种四面树敌的疯狂行为,只会使其遭致更加沉重的打击和报复。虽然有网友认为ISIS是某个西方国家称霸中东的一枚棋子,普京也认为“有足够证据表明IS收到40余国资金支持”,但是不管IS的“背景有多厚”,像IS这样以挑战人类良知底线的方式来谋求自身利益和“刷存在感”的行为必然会导致其成为过街老鼠。

世界不太平的根源在于某些国家的霸权思维,但即便是某些推行霸权主义的国家,大多时候也只做不说,选择“闷声发大财”,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也会给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套上一件“推行民主”的道德外衣。而IS恰恰相反,非但对自己的罪恶丝毫不加掩饰,相反甚至有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味道,如此,只会让越来越多的人走到IS的对立面,因为世界虽然并不太平,但和平依然是世界的主流和人类共同的心愿。

正因为出于对和平的热爱,所以,对IS的打击并拔掉IS这颗毒瘤势在必行,如在巴黎遭受恐袭后,奥朗德宣布法国进入战争状态,宣布将要继续对IS进行军事打击。连浪漫的法国人都“出离愤怒”了,可想而知,在查明俄A321客机坠毁的元凶后,俄罗斯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更何况,叙利亚的未来与俄罗斯的未来密切相关,作为俄罗斯在中东的最后一座“堡垒”,失去叙利亚,意味着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力将会大幅下降,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俄罗斯人应该“感谢”IS,IS疯狂的行为给了俄罗斯更充足的理由以更大的力度介入叙利亚的纷争。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表示“空难事件是‘最血腥罪行’,俄将加强空袭”,甚至表示“参与制造俄A321客机空难的恐怖分子不管在地球上任何角落,我们都会将他们找到,并予以严惩。”

“任何角落”?这个表述非常值得探究。很显然,这“任何角落”也包括给IS提供资金支持的40余国,至于“40余国”到底是谁,那就哑巴吃饺子,各自心里有数了,普京的这一招“敲山震虎”的效果到底会如何,那就只能等时间给出答案了。但是不管怎么说,普京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他在“提醒”某些国家,千万别打充当恐怖分子“保护伞”的念头,更别“站错队”,否则后果可能会真的很严重。

不过,在IS人神共愤的当前,恐怕没有哪个国家敢公开站出来力挺IS,相反,即便是给IS提供过资金支持的那些国家也一定都会尽可能的与IS撇清关系,这就给了相关国家通力合作,共同打击IS的可能。理由很简单,如果不能尽快消灭IS,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是下一个受害者。虽然说有些国家对恐怖主义有着根深蒂固乃至近乎偏执的双重标准,不过形势比人强,在这当口,恐怕谁也不会敢再拿恐怖主义开玩笑,例如巴黎恐怖袭击后,中国人送上的祝福和宽慰,肯定会对一些过去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中国的法国人有所触动。因为在恐怖主义面前,“人人平等”,做人要厚道,别总以为自己的痛才是痛,而在别人痛的时候,自己选择站在一旁看笑话。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话虽然有些绝对,但道理却非常实在,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和欧盟的关系急速降温,但IS却极有可能让欧盟的一些国家(例如法国)和俄罗斯有了重新牵手的可能,这对于打破当前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无疑会起到非常大的推动作用,果真如此的话,IS作为“月老”可谓“功不可没”。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IS将会极大影响并深刻改变世界格局。

IS的罪行罄竹难书,网上流传的诸如屠杀儿童,割喉等图片和视频赤裸裸的暴露了其反人类、反文明的本性。据说IS的疯狂源自他们对信仰的虔诚,但我不敢苟同。在我的理解中,世界上的信仰大多都是教人向善的(邪教除外),伊斯兰教也是如此。穆斯林相信,复生日到来之时,一切生命的灵魂都将复返于原始的肉体,并接受安拉的最终的判决:行善的将进入天堂,永享欢乐;作恶的将被驱入地狱,永食恶果。同时,伊斯兰教还提倡多做善功为未来的后世归宿创造条件。

所以,真正信仰伊斯兰教的教徒显然不可能是IS那样的穷凶极恶之徒,而应该是对生命饱含敬畏之心的善良的人。由此看来,IS不仅背叛了现代社会的世俗价值观,更背叛了他们的信仰。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说:“上帝欲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IS的灭亡已然注定,因为IS注定无法为人类文明社会所容忍,而IS的疯狂只会加速其灭亡的命运。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林爱玥微博
相关推荐: 伊斯兰林爱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