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郑若麟:对巴黎恐袭的“精神分析”

2015-11-18 10:47:53 作者: 郑若麟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2015年在法国现代史上将无疑是最黑暗的一年。这一年法国从一场恐怖杀戮(《沙尔利周刊》及犹太超市)开始,又以另一场伤亡惨重的恐怖袭击结束。

上周五(13日)法国巴黎发生了大规模恐怖主义袭击,全球震惊。然而早在今年年初法国讽刺漫画周刊《沙尔利周刊》袭击案发生后,法语新书《与你一样的中国人》作者、旅法二十余年的高级记者郑若麟就曾在多篇文章中分析预言,法国将从此“进入一个多事之秋”。尽管法国媒体和政治家们经常说,恐怖主义攻击的不仅仅是法国平民,而且也是对法国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的攻击。但问题是近年来影响了法国执政者和广大民众的究竟是怎样的思潮和价值观、为何会使法国偏离戴高乐为这个独特的民族所制定的道路,跌入恐怖主义的陷阱之中,成为“伊斯兰国”攻击的首要对象?

2015年在法国现代史上将无疑是最黑暗的一年。这一年法国从一场恐怖杀戮(《沙尔利周刊》及犹太超市)开始,又以另一场伤亡惨重的恐怖袭击结束。到目前为止,已有132名无辜平民丧生,全球震惊。法国做出了“强烈反应”,总统奥朗德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下令出动战机已对宣称承担责任的“伊斯兰国”进行“无情打击”。“法国处于战争之中”!

早在今年年初法国讽刺漫画周刊《沙尔利周刊》袭击案发生后,我就曾在多篇文章中分析预言,法国将从此“进入一个多事之秋”。“多事之秋”当然指的就是类似上周五13日发生的大规模恐怖主义袭击。但这在当时如果明确写出来显然是“政治不正确”的。这次恐怖袭击造成了法国大量人员伤亡,震惊朝野,将无疑会成为法国历史的一个分水岭。法国将必然会对这次恐怖主义袭击进行深刻反思,为什么法国会成为恐怖主义的目标?特别是“伊斯兰国(ISIS)”的头号目标?为什么恐怖组织能够得手?为什么法国反恐情治部门对如此大规模且协调行动、组织复杂的恐怖袭击竟未能得到必要的情报?

如同9·11后的美国已经与9·11之前的美国截然不同一般(美国通过了“爱国者法案”等一系列限制美国人自由的法律),我们必然也会看到一个“1113后”的法国。法国不仅肯定会大幅提升对恐怖袭击的防范力度,而且很有可能会对其自身的内外政策也进行大幅调整。由于法国是目前欧盟的轴心国,同时也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世界第五大经济体,因此法国调整其内外政策,将必然地会引起全球格局的一定程度的变化。我们可以再次预言:欧洲、大西洋两岸以及中东北非形势——当然还有法国本身——将会进入一个剧烈动荡的时期。

“信息黑洞”使我们难以洞悉事件的来龙去脉

有效反思与信息的获取有着密切的关系。目前,在“伊斯兰国”的声明中,称有8名“圣战”者,法国警方最终公布的结果则是打死7名恐怖分子,目前尚有一名在逃。但正如有的法国反恐问题专家们所认定的那样,这样的一种大规模协调行动的恐怖袭击,其所需要的后勤支援是很重要的,至少要十几名专业人员才有可能完成。我们只能等待着法国警方的后续调查。

回顾整个恐怖袭击过程,我们也有很多问题在寻求着合理的答案:

恐怖分子为什么选择法兰西体育场作为攻击目标?为什么选择巴塔克兰音乐厅?为什么选择“小柬埔寨餐厅”……这些问题都应该有答案。我们只有从这些答案中才能找到恐怖分子作案的真正动机,并在未来更为有效地防范恐怖组织的再次攻击。

比如巴塔克兰音乐厅。为什么恐怖分子选择这家音乐厅实施惨无人道的杀戮?在今年1月份《沙尔利周刊》遇袭之后,巴塔克兰音乐厅挂出了“我是沙尔利”的标语;于是就有分析认为,这是该音乐厅这次被恐怖组织选为目标的原因。然而这一可能性很小。因为当时法国大多数类似的场所都曾挂出过“我是沙尔利”的标语,以示对《沙尔利周刊》的支持。

法国《观点》杂志则认为,恐怖分子选择巴塔克兰音乐厅很有可能是因为这家音乐厅曾经是由一位犹太籍法国人所经营,经常在这里举行与以色列或犹太人有关的音乐活动。比如以色列军乐团每年都会到这里来演出,以募捐的方式为筹集军费。这里也时常会有一些犹太人的政治性聚会。于是,巴塔克兰音乐厅一直就是法国穆斯林反对、抗议的一个地方。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可能更能解释为什么巴塔克兰音乐厅会被选为目标。但又有媒体披露,实际上巴塔克兰音乐厅已经于今年10月17日被出售,现在的拥有者已经不再是那位犹太人维维亚纳·阿玛尔,而是拉加德出版集团公司。这当中又有何玄机?其他被攻击的场所是否也有着某种特定的意义?很有可能。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的调查。在未能掌握足够的信息时,我们对事件的分析就应该谨慎,切忌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法国国家能力的衰退?

为什么是法国?是这次恐怖袭击之后舆论问得最多的问题。很多分析文章对这个问题的回答都大同小异,比如法国内外政策失误、移民融入失败、经济发展乏力、情报系统疏漏、警方力量不足……这些分析言之有据,符合事实。这些现象导致法国国家能力出现衰退,以至于无法防范恐怖主义袭击。这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法国是一个情报大国。但法国反恐机构居然对这样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事先未能得到一丝情报预警?事实并非如此。法国《巴黎竞赛画报》10月7日出版的杂志刊登了记者对主持调查法国恐怖组织活动的检察官马克·特雷维蒂奇的采访。特雷维蒂奇明确警告,针对法国的恐怖主义攻击“迫在眉睫”、且很有可能是“大规模的”、选择地点很有可能是“影院、商业场所或公众集会点”。但这一清醒的警告似乎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这对于一个在国际情报领域享有相当高声誉的国家情报机构而言,实在是太不正常了。我在法国常驻时曾发生过一件情报间谍案。法国当局侦破了美国一个五人情报机构,这一机构已经渗透到法国当时的总理爱德华·巴拉迪尔身边的人员,以搜集法国有关世界贸易组织谈判的情报。法国当时准备驱逐这五名中情局人员。美国在法国提供的人证物证面前没话可说,乖乖地主动把这五名间谍撤了回去。这个例子证明法国情报机构是有相当能力的。但这次无疑出了问题。而且问题严重……

如果法国反恐能力真的在削弱的话,那对于法国而言将会后患无穷。这次造成上百人死亡的恐怖攻击意味着法国本土恐怖主义已经升级。在此之前,甚至包括《沙尔利周刊》、包括8月份的高铁恐袭未遂案,都是恐怖分子或单独行动、或小规模联合行动,使用的武器相对比较简陋,恐怖行动的策划思路也相对比较简单。基本上是一种“业余”级别的恐怖袭击。但这一次就不同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次袭击都是一次“专业”级别的恐怖行动。这意味着法国恐怖组织的攻击能力已经改朝换代、今非昔比了。这对法国反恐机构是一个更大的挑战。在《沙尔利周刊》事件时,要不是一名恐怖分子愚蠢地把他的身份证丢失在汽车上的话,警方还未必能那么快就破案。从种种迹象来看,法国反恐能力堪忧,法国未来的防恐形势甚为严峻。

当然,一味地指责法国反恐机构失职或不称职也是不太公正的。至少在两个方面,法国警方还是反应敏捷、迅速,及时阻止了更大的人员伤亡。比如在法兰西体育场,三名自杀炸弹的袭击者都被警方拦截在体育场外,不得不仓促引爆炸弹,炸死的主要是自己。要是让这三名自杀炸弹袭击进入体育场场内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死伤人数就很有可能要翻番。这确实是法国警方的功劳。

另一方面,在巴塔克兰音乐厅事件中,警方及时做出了强攻命令,也是一个困难但正确的决定。据后来透露,法国警方从音乐厅内的人质发出的推特上获知恐怖分子在不停地杀人,而且发现恐怖分子身上都绑着自杀炸弹腰带,法国警方准确判断恐怖分子显然并没有打算活着出来,所谓的谈判只是在拖延时间,以便杀害更多的人质。于是警方果断决定立即强攻,避免了更大的伤亡。我们在事后看看好象挺容易判断的,然而在当时一片混乱的情况下,能够有如何此清醒的头脑,应该说还是训练有素的。

国家执政能力的衰退通常是全方位的。在反恐能力上因为涉及安全与生命,故尤为突出。事实上这几天法国还发生了一件重大事故:一列试验高铁出轨,造成十数人死亡。要不是1113恐袭事件,这绝对是媒体的头版头条。这也是国家能力衰退的表现。要知道,法国高铁曾经是最安全的列车……

法国“新保守主义”的挫败

我们需要进一步探讨的则是导致法国国家能力衰退的又是何种因素?这就要提及1968年5月风潮后出现的、影响了一代人思想的法国“新哲学派”思潮了。我将其归纳为一种新保守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之奇特的“混血儿”。法国媒体和政治家们经常说,恐怖主义攻击的不仅仅是法国平民,而且也是对法国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的攻击。应该承认,这么说是一定道理的。问题是近年来影响了法国执政者和广大民众的究竟是何等样的思潮和价值观、为何会使法国偏离戴高乐为这个独特的民族所制定的道路,跌入恐怖主义的陷阱之中,成为“伊斯兰国”攻击的首要对象?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观察者网
1 2
相关推荐: 巴黎精神分析郑若麟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