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叶颀:美国国家恐怖主义的罪恶远超恐怖主义

2015-11-18 09:18:27 作者: 叶颀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恐怖主义,是人类社会的一大威胁,但不是核心威胁,核心威胁是国家恐怖主义,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的意义何在?就是反对新的纳粹出现,放眼当今世界,新的纳粹主义有死灰复燃的迹象,而国家恐怖义主就是纳粹主义死灰复燃的前兆。

blob.png

惊闻巴黎暴恐案件,死伤数百,全城宵禁,举国进入紧急状态,欧洲震荡,世界震惊。对死难无辜民众表示哀悼之余,不禁引出思考,西方极乐世界,尤其法国这个文明法制健全之国,为何有暴恐势力猖獗, 早在年初,针对沙尔利周刊的恐怖袭击就应该引起法国方面的足够重视,但是后来的悲剧还是发生了,这起悲剧可不可以避免呢?为何自由浪漫之都,成为西方所鼓吹文明冲突牺牲品?

一、究竟什么是普世价值

暴恐案发生之后,奥朗德怒不可遏,怒斥恐怖分子向世界宣战,并宣布派出唯一一艘核动力航母打击ISIS;奥巴马也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说ISIS是对普世价值的挑战。在暴恐事件中遇难的民众是无辜的,暴利恐怖分子的确罪该万死了,西方在获取同情的同时也迅速抢占舆论 ,西方利用这一事件打政治牌的手段十分娴熟,但是如果这次事件没能引起西方足够的教训,恐怕针对西方的暴利恐怖远远不止这一次。奥朗德说,ISIS是对世界宣战,实际上ISIS攻击的是法国,法国就能代表世界吗,为什么ISIS没有袭击其他地方,偏偏选中了法国?在奥朗德的言辞中,无时无刻不辐射出西方作为世界文明中心的的优越感,世界其他地方就这么被奥朗德代表了。而奥巴马似乎又一次找到了“911”之后干一件大事的借口,既然有人挑战普世价值,那么我就要捍卫普世价值,似乎可以师出有名了。美国对于普世价值的标准是,人权高于主权。事实证明,此论调大错特错,没有主权哪里来的人权,难道美国连这点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吗?美国以及西方通过颜色革命将西亚和北非国家变成无政府状态,既是对他国国家主权的蔑视,也是对人权的践踏。对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自由都不是无限制的,都是相对的,都是收到约束的,塞缪尔·亨廷顿说过,人类可以有秩序而无自由,不可以有自由而无秩序。那么今天我们看到,凡是被西方武装入侵以及颜色革命的国家,没有哪一个不是社会暴乱丛生的,没有哪一个不是生灵涂炭的,道理很简单,民主自由都是上层建筑,必须建立在法制健全社会稳定的基础上,没有这些人类生存的基本要求作为保障,民主自由只能是空中楼阁。

推行民主自由,推翻暴政,西方最好这一口了,那么新世纪以来西方的广泛介入,给中东这些国家带来福音了嘛。萨达姆执政的伊拉克时代,民众拥有多项福利,包括免费医疗,免费养老,免费教育,基本免费的住房和年轻人结婚时萨达姆送的大红包,以及大量的工作机会,萨达姆本人因为重视教育获得联合国的教育金质奖,另外伊拉克还是中东最开明的国家,异教徒可以当高官,全国到处是天主教堂,国民可以自由欣赏西方的电影,而且女性与男性一样有工作机会,这些与萨达姆本人是分不开的,而这一切在美国及西方的一些舆论中,被渲染成独裁、腐败。而卡扎菲执政下的利比亚,福利水平与伊拉克不相上下,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爱的水平。但是当美国以及西方利用枪炮将民主强加给这些国家之后,之前所有的福利都没有了,而且陷入了无政府主义的震荡之中,如果这次法国造暴力恐怖袭击的悲剧全世界都为之哀痛的话,那么03年伊拉克之后每年因恐怖袭击死亡的上万无辜民众,全世界岂不是要天天哀痛?

所以自由民主并不只是属于西方世界,全世界都应该享有民主,中国有句古话,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乎?哪有拿着强指着别人的头,说我这是为了你好,简直笑话。你怎么知道别人的生活就一定是黑暗和地狱之中呢。美国国内也并不是天堂,也有第二世界,第三世界,尤其是在美国国内的第三世界,他们的生活水平远远比不上战前的利比亚和伊拉克,美国这个世界警察自己家的事都没处理好,还好管他人闲事,这不是沦为笑柄么。

真正的普世价值就是互相尊重互相包容,尊重别国的社会制度和道路选择,西方介入的这些国家的民众,还没有哭喊着要求国际社会推翻强压正在自己身上的暴政吧,而先以颜色革命的手段让这些国家陷入混乱,而后打着民主自由旗帜干涉别国内政的,就是典型的流氓。

二、反恐双重标准损人不利己

造成这次巴黎爆恐袭击案的主谋,是ISIS,与外界的猜测不谋而合。ISIS何许人也,是暴利恐怖集团,是带着圣战性质的邪恶集团,他们无恶不作,成为人类公敌。然而他们的发展壮大,西方难辞其咎。ISIS的主要成员正是来自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反政府武装,这些人在帮助西方尤其是法国推翻卡扎菲可谓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当着些反对派摇身一变,变成祸害社会的恐怖分子时,西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伊拉克屡次求援美国,可美国就是不派地面部队,只是拿F-22隐形战机做做秀,装装样子。而利比亚在战后陷入一片混乱,用当地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除了自由什么都没有了。为了推翻叙利亚的巴沙尔政权,美国任由反对派扩大势力,给钱,给枪,现今的ISIS首领,美国副总统还去拜访过呢,没想到现在控制不住了。当中东人民不需要西方时,他兴致勃勃而来,可是当乱成一片,真正需要世界警察时,西方又打起了退堂鼓,可见西方不是真正的反恐,即使是反恐,那也是动机不纯,更是双重标准,不能说这种恐怖威胁到我时他才是恐怖,而当他能为自己所利用时,又暗中与之联系。打击ISIS本来就是西方的责任和义务,自己又不怎么出力,而当真正有人站出来反恐时,西方世界一则一片阴阳怪气。真正反对ISIS恐怖而又付诸实践的只有俄罗斯,俄罗斯在联大会议上倡议联合西方认真对待ISIS,得到的回应寥寥无几,那么俄罗斯只有自己承担这份责任的,而且是师出有名,前提就是接到巴沙尔政府的请求,西方也应该反思,为什么不邀请西方打击ISIS?

西方十分清楚,在ISIS没有对西方造成威胁之前,以及巴沙尔政权还没有倒台之前,西方不会大规模打击ISIS,这次法国被ISIS打痛了,才悔不当初。不到一个月前,俄飞埃及客机坠毁,ISIS嫌疑极大,然而西方世界似乎一片欢呼,嘲讽俄反恐之意溢于言表,但俄罗斯反恐决心已下,之前车臣反恐,俄罗斯代价之大,不下一个911袭击,所以西方要嘲笑的,恰恰是他们自己。

生活在水深火热的西亚一些国家中的人们,对于法国发生的暴利恐怖袭击已经司空见惯了,正如巴沙尔所说:“法国所经历的,我们已经忍受了五年。”这一记耳光,打痛了谁的脸?为什么你对别人所遭受的苦难视而不见,偏偏要别人来关心你呢?所以纵容恐怖分子的的苦果,只能由始作俑者自己吞下。反恐不是作秀,也不是赢得选票的整治筹码,该反思的不仅仅是法国,而是整个西方世界,从奥朗德讲话中,除了悲痛,我看不出什么振奋人心的信息,如果反思只到这个层次,我真为伟大而高贵的西方人捏一把汗。

三、要反对一切恐怖主义,更要反对国家恐怖主义

在中东、西亚、北非的ISIS,以及之前基地组织,他们的发源与壮大,和西方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恐怖主义是帝国主义的影子,这句话用在ISIS和基地组织,再合适不过了。西方一直乐于插手中东事物,而针对西方的暴利恐怖威胁和袭击也一直没有停止过,西方经典理学奠基人牛顿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了。所谓美国一位著名学者鼓噪而出的文明冲突论,和希特勒的种族优越论没什么实质差别,在西方看来,插手中东事物,不过是优等民族给劣等民族带去现代文明的曙光,在世世代代这种种族优越论的熏陶之下,进入中东然后胡作非为,是没有任何罪恶感的,如果没有这种优越感,当初也就没有贩卖黑奴,也就没有十字军东征。

恐怖主义造成的后果是非常恶劣的,但是比起有些国家的罪恶,根本不值得一提。自西方的大中东战略实施以来,连年的征战以及策动的颜色革命,已经造成西亚和北非死亡的无辜民众超过一百万,难民和流民超过一千万,仅伊拉克一国,孤儿就超过五十万,另外,而些国家的发展无不倒退二三十年以上,这种反人类的罪行,难道不应该追究责任?

恐怖主义,是人类社会的一大威胁,但不是核心威胁,核心威胁是国家恐怖主义,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的意义何在?就是反对新的纳粹出现,放眼当今世界,新的纳粹主义有死灰复燃的迹象,而国家恐怖义主就是纳粹主义死灰复燃的前兆。

用文明的冲突掩盖国家恐怖主义,这一伎俩不可能永远不被世人知道。美国进攻伊拉克,西方一些国家包括法国是跳出来反对的,并非他们热爱和平,而是伊拉克战争不符合欧洲的利益,一旦涉及到法国的传统势力范围,法国就积极干预,对于愈发多极化的世界来说,实力不济的法国想重新找回昔日帝国雄风,只是一厢情愿,一味地逆历史潮流而动,恐怕自身难保了。

blob.png

责任编辑:翟忙忙
来源: 昆仑策研究院综合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