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云水星清:“民主”的血泪与“人血馒头”

2015-11-18 09:16:14 作者: 云水星清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2015年11月13日是星期五,对巴黎来说,这是真正的黑色星期五。131条鲜活的生命在暴恐袭击中消失,352人受伤,留下惨烈的血迹,留给家人无尽的悲思和恐惧。但是,此次恐怖袭击给法国和欧洲留下的创伤绝对不仅限于此。

blob.png

2015年11月13日是星期五,对巴黎来说,这是真正的黑色星期五。131条鲜活的生命在暴恐袭击中消失,352人受伤,留下惨烈的血迹,留给家人无尽的悲思和恐惧。但是,此次恐怖袭击给法国和欧洲留下的创伤绝对不仅限于此,欧洲内部民族的割裂、宗教文明的对抗,以及欧洲与穆斯林剧烈碰撞等灾难性后果变得越来越清晰。同时,恐怖袭击也留给欧洲和世界许多无法回避的问题:号称“自由之都”的巴黎为何一再淌血?高唱“民主、平等、人权”调子的西方政治制度却一再使无辜平民遭受爆恐袭击?法国是继续助纣为虐,充当霸权主义在中东的马前卒,还是该检讨以往的甘为霸权国家附庸的错误政策?为何欧洲和中东流血时,有人却等着享用“人血馒头”

法国一直高举“自由、平等、民主、人权”的旗帜,但是在民族宗教政策上一直采取双重标准。法国鼓吹“宗教自由”,但是法政府在2002年后对穆斯林的行为作出法律限制,包括不得在公共场所穿着蒙面罩袍,禁止穆斯林在街边祈祷。对穆斯林而言,法律说“宗教自由”,“普世价值”说“平等、民主、人权”,对天主教、基督教就是真自由,可是到了我这里,怎么就有这么多限制了?

近年来,法国激进民族主义却在统治集团的纵容下以惊人的姿势抬起头来,《查理周刊》侮辱穆斯林教和先知事件就是法国激进民族主义抬头的表现。这真是一副让人奇怪的场景:法国统治集团一边向世人展示着“普世价值”的面孔,以炫人的方式弹唱着“自由、平等、民主、人权”,同时一边用现实政策和纵容激进民族主义的做法让世人见识它相反的一面,没有比这更具讽刺意味的东西了。

圣人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颠簸不破的真理,如今正应了圣人的话。哪里有伪善的双重标准,哪里就有反抗双重标准的力量。只是,让无辜的百姓为双重标准流血,这是不公平的!平民不应该为统治集团的错误政策买单,也不应该成为法国激进民族主义抬头的牺牲品。相信没有多少人否认:今年元月查理周刊事件就是宗教政策双重标准的恶果,多么血淋淋的教训!就在世界还没有从查理周刊事件惨痛的记忆中缓过神来时,更大的悲剧发生了:11月13号,巴黎,131条生命,352个受伤者。尽管我们不愿意以最坏的结果去揣测别人的未来,但是我们又不得不相信,法国如果不检讨和改变宗教政策上的双重标准,查理周刊事件和巴黎系列暴恐袭击事件一定不是最后的恐怖袭击。

霸权主义马前卒的角色让法国站在中东穆斯林的对立面。从90年的海湾战争以来,法国就紧跟着美国的步伐,轰炸阿富汗,轰炸伊拉克,轰炸利比亚,轰炸叙利亚,是山姆大叔战车的“迷人魅力”吸引着浪漫的法国人吗?当然不是,它不过是希望在紧跟霸权主义的步伐中分得一杯羹而已,中东的石油让法国垂涎三尺。

在山姆的蛊惑下,法国用航空母舰、轰炸机、导弹输送“民主”到中东和北非,推翻一个个“独裁、专制”的“强权政治”的同时,“民主”的轰炸机、导弹剥夺了成千上万平民的生命,如果说巴黎系列暴恐袭击是法国版911的话,那么中东的老百姓几乎天天都在经历911,美国和欧洲是否像巴黎袭击后谴责施暴者呢?从来没有。

“强权政治”被推翻后造成的政治真空和权力乱局使得潘多拉魔盒打开了,原先被那些所谓的强权政治有效控制的极端民族主义和宗教原教旨主义一下子被释放出来,仇恨的种子早就在土壤里种下,恐怖主义报复的火焰已经燃烧,“圣战者”在这样的环境中不断涌现,悲剧的“果实”迟早要结出的,所不同的是时间、地点、方式和程度问题而已。

美国带头在中东制造完混乱后,恰到好处地闪到一旁,把欧洲撂在火药桶似的中东面前,对中东与欧洲之间的嫌隙作壁上观。曾经最安全的国家-叙利亚,被美国带头把水搅浑后,导致叙利亚老百姓国破家亡、流离失所,几百万叙利亚难民涌向欧洲,但美国此时却对难民进入美国说“NO”!在这一场场用航母、轰炸机和导弹炮制的“民主”闹剧后,欧洲与穆斯林世界正形成新的对抗,而此时的山姆却在“黄鹤楼上看翻船”。跟随霸权主义的脚步,敢当山姆的马仔,其结果往往就是“羊肉”不一定吃得到,惹上一身“骚”那简直是一定的,从西班牙马德里爆炸,到巴黎两次遭袭,无不证明着这一条无情的规律:跟着霸权主义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巴黎系列暴恐袭击后,被愤怒和仇恨扭曲了面孔的法国,一直愤怒和仇恨着的中东极端民族主义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 他们之间发生新的冲突和对抗怎么看都是箭在弦上的事情了。法国已经把戴高乐号航母派到波斯湾,这种“找回场子”的心境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来看一看,巴黎暴恐袭击之后,谁的面子和里子都输得很难看呢?谁又会“没事儿偷着乐”呢?那么,我们就需要盘点一下这次巴黎暴恐袭击后的得失清单:

1.对法国和欧洲而言,报仇是当前第一要务,撸好了衣袖子的法国总统奥朗德已经说“这是战争行为…必须采取恰当行动。”而其他欧洲国家也纷纷用高分贝的语调支持用强力行动证明欧洲的存在感和复仇意愿。好吧!我们此时对于法国和欧洲的遭遇感同身受,我们也充分理解法国的愤怒,但是,此时欧洲极端民族主义抬头情况下,对欧洲的2000多万穆斯林以及叙利亚难民的猜忌、隔阂甚至激化新的矛盾也是可以预见的。同时,当欧洲的轰炸机、导弹再次飞抵中东时,欧洲和穆斯林世界只能从对立走向剧烈对抗。

欧洲经济此时正深陷欧洲债务危机的泥潭中,巴黎恐怖袭击之后,人们对欧洲的不安全感越来越强烈,航空业和旅游业必然遭殃,资产遭抛售,外资将纷纷撤离欧洲,流向相对安全的地方。逐利、寻求安全感、流动性本就是资本的三大特征,这无可厚非,谁让你们这里没有安全感?这时候国际资本撤离欧洲,对深陷债务危机的欧洲经济而言,简直就是雪上加霜。欧洲经济的寒冬也许此时才会真正来临。

近代以来的历史告诉我们,每当社会矛盾和经济走进死胡同,人类最容易以战争来解决,对资本主义的策源地-欧洲来说,这桥段简直太熟悉了,欧洲发动一战和二战的“剧本”不都写在历史书上吗?

2.对中东和北非而言,自从美国带领欧洲用呼啸而至的战机和导弹,把“民主”送进家里时,几乎天天可能面临亲人的永别,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如果真有人间地狱的话,我想“民主”后的伊拉克、利比亚、黎巴嫩、叙利亚就是这样的。对美国和欧洲的精英而言,他们只会轻飘飘地留下一句“这是民主的代价”,而穆斯林世界却一直用自己的血和泪购买这种“民主”,如果说巴黎暴恐袭击带给欧洲强烈的仇恨,那么中东死亡的数百万平民所导致的灾难和仇恨不应该是巴黎恐怖袭击产生的一万倍吗?ISIS正是在这样的政治真空和权力乱局中异军突起,利用西方精英制造的仇恨,以极端和恐怖行径回应战机和导弹送来的“民主”。可以预见的是,在欧洲与中东两种文明的激烈碰撞中,应该不会有真正的赢家。

3.对美国来说,伤痛的欧洲需要安慰与支持,当然离不开美国。而穆斯林极端势力把矛头对准了欧洲而不是自己,这种如释重负的赶脚真好!此前,美国资本统治集团加息意愿虽然强烈,但道琼斯指数呈现顶分型结构,山姆统治集团正进退两难间,巴黎系列暴恐事件正好把欧洲的那些惊恐无度的资本赶回美国市场,又一次实现了美元回流和“剪羊毛”,支撑了道琼斯指数,美联储这时安安稳稳地宣布加息,美国经济就在欧洲和中东的血泪纷飞中再次繁荣起来。有好事者问:美国会是巴黎暴恐袭击的最大赢家吗?看官们自己去找答案吧。

有句“古诗”怎么说来着:为了自身利益,一切“小弟”可以抛弃。这种路数,山姆玩的又不是第一次,1999年轰炸南联盟,明面上是打击“反人类、专制”的米洛舍维奇,但是明眼人一看就是针对欧元和欧洲一体化进程的,谁让欧洲搞出威胁美元世界货币地位的欧元呢?你们不知道美国就是靠近乎零成本的美元混吃混喝的吗?欧洲都一体化了,美国怎么呼风唤雨呢?

我们稍微梳理一下欧洲最近的糟心事:欧洲债务危机、查理周刊事件、巴黎暴恐袭击。细心地人们发现,这些事件总是恰到好处地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爆发,而某国恰巧又可以成为糟心事的受益者,这一切的背后似乎有一双巨手在操控。人们不禁要问,难道某人偷看了鲁迅先生的《药》,当别人血泪纷飞时,而一些人却拿着馒头在等着蘸血。

在此次巴黎暴恐袭击中,131个遇难者,352个受伤者,这是一组令人窒息的数字,我们为遇难者哀悼,愿他们在天堂安息,我们为受伤者祈福,祝他们平安健康。与此同时,我们也为死于西方世界轰炸机和导弹下的几百万穆斯林平民哀悼,尽管这些轰炸机和导弹是以输送“民主”的名义飞抵中东和北非的。我们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我们同时也反对以输送“民主”为借口制造恐怖主义的土壤。每一个生命都应该受到尊重,人类社会的共同价值最应该首先体现对生命的尊重,毕竟,没有对生命的尊重,奢谈一堆“民主、自由、平等、人权”,那都是最恶心的骗子行径。无论是欧洲参与的屠杀穆斯林的战争,还是穆斯林极端主义制造的恐怖袭击,这样血债循环复始,是没有尽头的,更何况有人希望看到欧洲与穆斯林世界之间激烈碰撞和血腥屠杀。归根结底,每一条被剥夺的生命所产生的仇恨是相同的,消除仇恨的最好办法是避免主动导致的苦难,分清敌友,勇敢地斩断历史和现实中的羁绊,以此共同走向和平发展的未来。

责任编辑:翟忙忙
来源: 察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