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艾力·菲尔斯:我们没有法国人重要,但首先我们要关心自己

2015-11-18 09:06:56 作者: 艾力·菲尔斯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午夜过后,我朋友让我查看巴黎新闻,那时,我根本没想到,我会看到我所爱城市的地图,上面标识的地点正同时遭到恐怖袭击。放大地图,我才发现,里面一个地方离我2013年住过的地方十分近,在同一条林荫大道上。

【11月14日,巴黎遭到恐怖袭击,之后,世界各地都为巴黎祈祷,并以各种方式点亮法国国旗三色灯,表示哀悼。但12日,黎巴嫩也遭到恐怖袭击,却没有受到同样的关注,这一反差已经在全球激起回响,埃及大金字塔就为接连遭受恐怖袭击的俄罗斯、黎巴嫩和法国同时亮灯。艾力·菲尔斯是黎巴嫩的一名医生,曾居住在巴黎。他像许多人那样指出“黎巴嫩受轻视”,但不只是如此,他还道破了更危险的状态——“很多黎巴嫩人对巴黎事件悲痛不已,却对发生距他们只有15分钟路程的袭击毫不关心,对在街道上可能每天都会遇到的人不闻不问”。如果对暴力已经麻木,会有怎样的后果?】

午夜过后,我朋友让我查看巴黎新闻,那时,我根本没想到,我会看到我所爱城市的地图,上面标识的地点正同时遭到恐怖袭击。放大地图,我才发现,里面一个地方离我2013年住过的地方十分近,在同一条林荫大道上。

随着我读更多的新闻,死伤数目不断攀升。这太可怕了,简直惨绝人寰、毫无人道、令人绝望。2015年年初,《查理周刊》遭恐怖袭击,而年关将近,恐怖袭击再次同时降临黎巴嫩和巴黎,疯狂的恐怖主义分子所到之处,散播着憎恨、恐惧和死亡。

11月12日,贝鲁特遭恐怖主义袭击

早晨醒来,两个城市都已破碎不堪。昨天,我巴黎的朋友还在关心贝鲁特怎么样了,现在他们自己也成了被关心的对象。两座城市俱已遍体鳞伤,我们黎巴嫩人已习以为常,而巴黎人则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噩梦。

截至成文时,巴黎已有128条无辜的生命不幸消逝。而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也有45位无辜的公民与世永别。死亡人数不断上升,但我们似乎从未吸取教训。

黎巴嫩首都遭恐怖主义袭击,造成45人死亡

在混乱和悲剧中,我脑中有个想法一直挥之不去。且每次发生此类事件,这个想法就在脑中反复出现,即:我们其实不重要。

11月12日,我的同胞在贝鲁特街头被炸成碎片时,新闻头条上却写着“真主党据点发生爆炸”,仿佛用这种高度政治化的语言描述这个城市,就能使恐怖行径变得理所当然。

11月12日,我的同胞们在贝鲁特街头死亡时,世界领导人并没有站出来谴责恐怖分子。也没有哪国发表声明同情黎巴嫩人民。在贝鲁特,无辜平民唯一的错就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他们的家庭不应该就此破碎;面对马路上被烧毁的尸体,任何教派和政治背景的人都应感到恐惧,然而这一切并没有激起全世界的义愤。

奥巴马也没有发表声明,称该袭击是反人道罪行。那“人道”到底是什么,难道只是一个描述人类价值的主观性名词吗?

相反,美国一位想当参议员的政客竟宣称自己很开心,因为是死的是我的同胞,惨遭蹂躏的是我祖国的首都,无辜的人丧失生命,伤亡者包括形形色色的人。

我同胞离去时,没有哪个国家费心在标志性建筑物上亮起我们国旗的标志性颜色。连Facebook都没有为黎巴嫩人提供“安全检查”功能,虽然那只是微不足道的举措。但现在,我们可以自己来提供“安全检查”:我们躲过了贝鲁特的恐怖袭击,至少目前还幸存着。

我同胞离去时,他们并没有陷整个世界于哀伤中,他们的离世只是国际新闻中一个无关紧要的斑点,只是发生在世界“那些地方”的小事件。

但你知道吗?这些我都无所谓了。过去一年里,我已经知道,像我这样的人,生命不重要。对此,我已然学会接受,并与此妥协。

预计未来几天,全球反伊斯兰教势头将再次上涨。人们会讨论,极端主义如何没有宗教信仰,“伊斯兰国”成员为何不是真正的穆斯林,他们肯定不是,因为任何有点道德的人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伊斯兰国”对接下来的反伊斯兰教势头早有预期,并打算加以利用:他们会用地狱般的魔爪指着反伊斯兰教者,告诉那些易遭蛊惑的人:看,他们憎恨你。

而很少有人能超越这股舆论之上,不受影响。

世界各地为巴黎亮起的三色灯

预计未来几天,欧洲要努力解决一个很明显的问题,即更多人将反对接纳难民,并指责难民是引起巴黎11月13日事件的原因。但愿欧洲了解一个事实:过去2年中的每个晚上,“巴黎之夜”的悲剧在难民群里不断上演。但只有当世界愿意为你的国家点亮国旗的颜色,这些不眠之夜才有意义。否则,根本无人关心。

然而,面对巴黎恐怖袭击的反应中,更可怕的是:比起前些日子在黎巴嫩发生的恐怖袭击,巴黎事件让部分阿拉伯人及黎巴嫩人更加伤心。甚至我的同胞们中也有人认为:我们不重要,我们的命不值钱,我们不足以让世界为死亡的同胞们集体哀悼与祈祷。

如果那些更关心巴黎的黎巴嫩人来自上层社会,更可能出现在巴黎而不是贝鲁特的代叶社区,那倒也情有可原,但我了解的情况却是,很多黎巴嫩人对巴黎事件悲痛不已,却对发生距他们只有15分钟路程的袭击毫不关心,对在街道上可能每天都会遇到的人不闻不问。

我们可以要求世界将巴黎和贝鲁特一视同仁;可以要求Facebook为我们添加“安全检查”按钮以供日常使用;可以要求人们更加关心我们。但事实是,我们这个民族根本不关心自己,何以对别人提出要求。我们说这叫“习惯成自然”,但这并不对。我们称其为“新常态”,但如果这便是常态,还是让它见鬼去吧。

既然这个世界不关心阿拉伯人的死活,就让他们生活在火线上吧。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观察者网
相关推荐: 菲尔斯艾力法国人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