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恐怖分子为何“卯上”法国?

2015-11-16 16:36:18 作者: 愚笨木头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距离法国查理周刊袭击事件还不到一年,法国首都巴黎再次遭到大规模连环恐怖袭击。当地时间11月13日晚,巴黎市区至少六处公共场所发生枪击或爆炸事件,死亡人数超过120人,并且还在不断上升。

导语: 距离法国查理周刊袭击事件还不到一年,法国首都巴黎再次遭到大规模连环恐怖袭击。当地时间11月13日晚,巴黎市区至少六处公共场所发生枪击或爆炸事件,死亡人数超过120人,并且还在不断上升。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首都巴黎实施了1944年来首个宵禁。那么,恐怖分子为何“卯上”法国?

都是“总统的错”?

恐怖分子采用自杀式爆炸和枪击等多种手段,对巴黎市区多个地点发起连环袭击,这显然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这次恐怖袭击的性质更严重之处在于,不是针对某一群体(例如今年初对查理周刊的袭击),而是对平民进行无差别地屠杀。据报道,事发时在巴塔克兰音乐厅内,后来趁乱逃出的的欧洲电视一台记者朱利恩?皮尔斯称,“当人群被AK自动步枪打倒后,两位枪手以行刑的姿态对受伤者残忍地补枪,全程一言不发……”这是纯粹的滥杀无辜,在民众中制造极端恐怖氛围。

据法国媒体11月14日报道,目前尚没有组织或个人宣布对巴黎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负责,但恐怖组织“伊斯兰国”为头号嫌疑人。“伊斯兰国”支持者在网络上称,要法国人记住11月14日,并称法国人永远忘不了11月14日,就像美国人忘不了9月11日一样。另据报道,有目击者称,发动恐怖袭击的恐怖分子曾高喊“为了叙利亚”,并提到了法国在叙利亚对ISIS进行打击的军事行动。还有目击者证实,音乐厅内的一名恐怖分子曾高喊:“所有这一切都是你们总统的错。”

法国积极打击“伊斯兰国”

为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美国联手多个国家组建了“国际联盟”。在这个联盟中,除美国以外,数法国最为“卖力”。据分析,或许是不想让中东地区的冲突辐射到其“后院”非洲,法国一直积极打击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

据法新社报道,自查理周刊遭袭以来,法国战机在伊拉克开展1285次空中行动,进行了271次空袭。今年9月,法国加入美国带头的联军空袭行动,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除了参与空袭,法军还担负起了侦察与情报搜集任务,同时向库尔德武装提供武器。

法国对“伊斯兰国”的打击力度还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法国《星期天日报》于今年9月公布的一份民调结果显示,56%的受访者支持法国参与可能进行的向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发起的地面军事行动。法国总理瓦尔斯上个月在约旦表示,法国在叙利亚及伊拉克展开的打击“伊斯兰国”行动针对其所有成员,不分国籍,其中也包括法国的“圣战”分子。本月5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法国将部署“戴高乐”号航空母舰到波斯湾,协助打击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组织。

法国上下对“伊斯兰国”的高压打击态势,或是招致后者报复的直接原因。

极端分子隐藏法国内部

尽管法国政府开展了一系列的反激进行动,但这并未有效阻止法国的穆斯林群体转向暴力激进分子和圣战分子。据估计,在所有欧洲国家中,法国为“伊斯兰国”“输送”的“兵力”最多。法国参议院早前出具的一份报告显示,在已知的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为“伊斯兰国”效力的3000多名欧洲“圣战分子”中,有至少1430名是法国人。另据法新社报道,法国情报部门监视了1570人,当局认为他们与叙利亚“圣战”组织有联系,另有7000多人被评估为有同样风险。

法国国内潜在的激进分子,以及从“伊斯兰国”回流的“圣战分子”,共同构成了对法国的恐怖威胁。

不容回避的宗教问题

根据2010年10月估算的数据,法国有500万至600万的穆斯林人口(有学者认为已到达800万),约占法国总人口的10%。这方面的精确数据实难获得,因为政教分离禁止官方询问和收集人们宗教信仰方面的数据。但不可否认的是,伊斯兰教已经成为法国继天主教之后的第二大宗教。

法国穆斯林人口组成复杂。他们有的是二战后为“建设战后美好法国”而来,有的是阿尔及利亚战争结束后拖家带口而来,有的是从法国前殖民地来“宗主国”打拼,还有的是从中东躲避战争逃难而来。这些来源混杂的“非主流”人群正成为法国社会不稳定因素滋生的土壤。而致使法国穆斯林走向边缘“非主流”的,是在“9.11”之后迅速膨胀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与法国宗教政策之间的抵牾。

由于法国实行政教分离,坚持政治和社会的世俗化,而将宗教信仰和活动限制在私人领域。在对待外来移民时,也奉行“共和同化”的原则,积极倡导来自不同宗教、种族的民众融为一体,从而构建多元混成的“法兰西民族”,实现对国家的共同认同。落实到法律法规的层面,就是“法国所有公民,不分籍贯、人种和宗教,一律平等。”根据这一原则,外来移民在语言、文化、宗教等方面的特殊性不得保留。持不同信仰的人不得因其自身信仰而享有冒犯他人、侵犯他人权利或具有侵害他人权利危险性的特权。“禁袍令”就是基于这一原则发布的,2010年,《禁止在公共场所掩藏面部法》草案在法国众参两院皆以压倒性优势获得通过。分析指出,该法令一方面是为了加快穆斯林移民真正融入法国社会,消除面纱背后的穆斯林移民在文化、宗教和心理上的隔阂,另一方面也是基于公共安全和反恐的考虑。法国政府这些禁令不可避免地招来了穆斯林人群的反弹和抗议,同时也在无形中滋长了他们与非穆斯林人口间的对立情绪。法国一些“无节操”媒体的“信口雌黄”(比如查理周刊),更是火上浇油,加剧了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人群间的矛盾。

法国穆斯林要固守自己的宗教习俗,就难以融入主流社会。如果宗教信仰属于形而上的层面,那么还有更现实的问题接踵而至,比如教育、就业,等等。大多数法国伊斯兰恐怖分子的典型轨迹分为四步:先是疏离于主流文化,这部分归因于弥漫在破败街区的失业和歧视;接着开始因小偷小摸而入狱,然后是更频繁的犯罪和坐牢;第三步,宗教意识“觉醒”,转向激进化、极端化;最后,启程前往叙利亚、阿富汗等穆斯林国家,受训成为“圣战组织”成员。

法国国内反恐措施不力

从查理周刊遭袭,到如今的巴黎连环恐怖袭击,法国国内反恐战线接连失守,法国政府方面也需要做出检讨。恐怖分子如此规模的行动,显然需要复杂和漫长的准备,从人员到武器以及信息沟通,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露出蛛丝马迹,然而在法国反恐氛围最严厉的时期,情报部门竟对此一无所知,这决不是简单的“失误”或者“失职”所能解释的。

巴黎无辜平民在恐怖分子枪口之下成为牺牲品,血的教训也给世界各国敲响了警钟。

责任编辑:旺旺
来源: 中国网
1
相关推荐: 法国分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