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巴黎能避免第三次惨剧吗?

2015-11-16 13:51:00 作者: 开儒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西方在叙利亚的行动是由美国领导的,但这些行动所造成的许多消极后果,却落到其欧洲盟友的头上。原因很简单,美国离中东太远,欧洲离中东太近。数百万难民蜂拥入欧洲寻求避难,而恐怖分子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混入欧洲。

巴黎!又是巴黎!当地时间11月13日晚,巴黎多处发生枪击与爆炸事件,一百多名平民遇难。这是继去年的《查理周刊》恐袭之后巴黎发生的又一起针对平民的恐袭血案。据半岛电视台最新报道,ISIS发布视频,将巴黎恐怖袭击认领为自己的“作品”。

我们可以将这次袭击界定为正在进行的中东“三十年战争”的进一步扩大。ISIS袭击的不仅是巴黎。12日晚,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南郊发生两起自杀式爆炸袭击事件,造成280多人伤亡。

20151115070410951

袭击发生地点

就目前来看,法国是恐怖分子最“感兴趣”的欧盟国家。这不是偶然的,因为法国正是欧盟国家中在中东军事行动最为积极的一个。从萨科齐开始,法国一改之前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在中东政策上与美国走近。法国还纠合英国,在利比亚发起推翻卡扎菲的军事行动。2012年11月13日,法国成为第一个承认叙利亚反叛联盟的西方国家,并宣布立即提供培训和武器。而西方国家所提供的武器和资助,大量流入ISIS手中,养肥了这个恐怖组织。ISIS干的事情太出格,最后让以往的金主们坐不住了,不得不下手修理。11月5日,法国总统奥朗德表示,将部署戴高乐号航母,以提高法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的能力。

西方在叙利亚的行动是由美国领导的,但这些行动所造成的许多消极后果,却落到其欧洲盟友的头上。原因很简单,美国离中东太远,欧洲离中东太近。数百万难民蜂拥入欧洲寻求避难,而恐怖分子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混入欧洲。难怪在难民危机发生后,德国媒体公开指责这是美国人惹的祸,现在却由欧洲人来埋单;但美国人却在万里之外不痛不痒回应称,欧洲人没有尽到道义。

正如“911”恐怖袭击给美国社会和对外政策所产生的巨大影响一样,巴黎惨剧必将给法国乃至欧洲的经济社会带来巨大变化。从目前来看,这次暴恐可能会带来以下结果:

首先,此次暴恐将进一步促进法国右翼势力的壮大。对于高傲的“高卢雄鸡”来说,法国的“伊斯兰化”是绝对不可允许的。当发现伊斯兰文明在法国大地生根发芽时,一向崇尚“文化多元主义”的法国也不可避免地落入“失语”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法国右翼势力摆出一副“文化自信”的姿态,试图以此来拯救被冲击的主体文化。女士能否戴头巾在法国已经是一个老得起茧的话题,最近猪肉又成为关于国家形象和伊斯兰教地位争论的新主题。一系列地方的右翼政客们要求自己辖区内的公立学校拒绝提供清真餐,穆斯林子弟要么吃统一的饭菜,要么就饿着。这次恐袭,将给法国右翼提供进一步理由推进对外来移民的强制同化。可以想象,勒庞的国民阵线是这次恐怖袭击极大的受益者。民众的恐惧,让勒庞向着总统的宝座更近了一步。

第二,此次暴恐将促使欧盟各国以安全为由,进一步收紧难民政策。对难民最为慷慨的德国早已从10月21日起对来自叙利亚的难民恢复执行《都柏林条例》。根据这项条例,希望在欧洲避难的难民应在入境欧洲的首个国家递交避难申请。默克尔总理之前高调宣布“门户开放”,现在德国政府迫于激增的难民人口压力,不得不悄悄地收紧政策。欧洲经济实力最强的德国尚且如此,更何况那些国内本已危机重重的国家。巴黎恐爆发生不久,法国北部加莱难民营神奇地燃起大火。可以想象,普通欧洲民众看待外来难民的眼光中,同情和怜悯的成分会逐渐减少,而恐惧正在上升。在维护自身安全与唱人权高调之间,究竟选择哪个?如果民众的情绪已经发生变化,政客们很难逆向而行。

然而,只要中东一日没有安定下来,欧洲就不可能消除恐袭的危险。问题恰在于,欧盟虽然离中东极近,却在叙利亚问题上没有多少话语权。即使是一向在中东问题上扮演“积极分子”角色的法国,从目前来看更像是“民族自豪感”驱使下的妄动。在这盘棋局里,真正的大玩家只有美国和俄罗斯,尤其是美国,它无疑是“麻烦”的始作俑者,欧洲想要“脱身”还得看美国人的眼色。然而,美国似乎并没有想要结束这场“麻烦”,相反,这场“麻烦”不断持续下去,或许能让其坐享其成。

众所周知,美国世界霸权的基础是美元和美军,尤其是美元和金融上的霸权,使得美国处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中心,轻而易举地向其他国家收取铸币税。但是,欧洲一体化以及欧元的强势,无疑将对这一霸权构成重大的挑战。而近年来,中国强势崛起所带来的经济红利,强烈地吸引着经济疲软的欧洲,欧亚大陆日益经济融合,也将进一步对美国的霸权形成威胁。因此,“挑起事端”,让欧洲卷入,然后再让其“买单”,这一来一回,不仅延缓了欧亚经济一体化的进程,而且让前往欧洲的投资者惊慌失措地撤离并前往安全的美利坚。

然而,在全球化的时代下,想要独善其身似乎不是那么容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老欧洲给别人添了麻烦,自己也难以全身而退。以往,帝国主义在面对国内的周期性矛盾时,往往可以向外转移矛盾,而不会对自己产生多少反作用;然而在全球化时代下,向外转移矛盾的武器,转瞬之间就会成为飞去来器。拿欧洲来说,打着“人权”、“民主”的旗号浩浩荡荡地掺和中东事务,固然推倒了中东的若干大独裁者,但其结果是释放出千千万万的小独裁者,地区的动荡更是制造了成千上百万的难民,向着欧洲浩浩荡荡地进发。而由于“人权”、“民主”高调的存在,欧洲很难对这些难民视而不见。这些难民现在还没有影响到美国。但美国在十多年前领教过“911”的教训,大西洋的阻隔,未必就能防止未来的新的教训。

由此可见,“单赢”的思维并不代表历史的前进方向,只有“共赢”的思维才能给人类带来福祉。我们可以看到,在美国所主导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处于边缘的群众陷入贫困与战乱,日益“恐怖主义化”;资本主义文明核心区的欧洲群众受到恐怖主义冲击,渐露“法西斯主义化”的苗头;此时,作为大Boss的美国则化身“钢铁侠”主持着正义并坐享其成。这就是号称“先进文明”的西方国家给世界带来的真实图景。此刻,在我脑海里浮现的,不只是巴黎那些无辜的受难者,而是同一天在黎巴嫩受难的那些“被忽略”的大多数。在这样一个世界图景中,我不知道,未来又会有多少无辜者,在成为恐怖主义者或被恐怖主义者杀害之间,悄然而逝。

因此,要想真正削弱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必须有一套全新的“共赢”发展模式。二十世纪,中国通过革命与国家建设实现内部的政治整合,在国家的主导下推动工业化进程,并在物质繁荣的基础之上,成功地增长了民众的福利和个人自由空间。中国的经验目前尚不完善,还需要继续破除对“看不见的手”的迷信,进一步实现发展成果的公平共享。但中国已经在大力推动“一带一路”的建设,将沿线的国家一起纳入到经济发展的正道上,通过基础设施建设、经贸来往,增加地方就业机会,消除贫困,尽可能地使发展成果惠及大多数人。在此意义上说,中国正在与世界各国一起,共同探寻一套“共赢”的发展模式。我们希望这一探寻能够顺利地继续下去,为世界提供一种不同的可能性。这,不仅关系到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稳定和繁荣,也关系到未来还有多少巴黎惨剧的发生。

责任编辑:翟忙忙
来源: 经略网刊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