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怎么翻译“妄议中央”《纽约时报》你不能乱来

2015-11-11 16:36:52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我在此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想象一下,或许那些常驻中国、懂得中文的“中国通”记者编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他们钻了个空子,利用总部大佬们不懂中文,而大量中国读者看不到英文报道,自己在那儿XJBX,推进这个利益集团的政治目的。

《纽约时报》长期代表着国际新闻媒体的最高水平。即使你从未领略过新闻界“灰贵妇”的风情,你只需知道它一向很高冷,很有逼格,但讲话还算能让人听懂,而且能让人相信就对了。

作为“翻译狗”,我一向好佩服《纽约时报》编辑们的水平和节操,直到我看到了这篇文章:

blob.png

标题倒没什么惊喜,不过在文章里,这位中文名叫黄安伟的记者稍微发挥了一下他的“编辑独立性”(editorial independence):

blob.png

划红线的部分所谓“wangyi zhongyang”,来自上个月《中共纪律处分条例》的这句话——“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blob.png

黄记者是常年喝洋墨水的人,感情您学中文的时候,老师讲说

妄议 = dicuss in an open manner

把这个等式约一下分:

 妄 = in an open manner

嗦嘎,替我问候一下您老师,原来妄议就是公开讨论,怪不得美国人很喜欢“公开讨论”其他国家的短短长长呢。

blob.png

那么,是不是因为黄记者中文真的不太灵光,这属于无心之失呢?

黄记者在台湾“国际华语研习所”学过中文,假设他没有把时间全花在翘课把妹上面的话,应该不会无意犯下这个基本的翻译错误。中文再不济,但小时候语文老师一直告诉我们,遇到不懂的生词应该怎样?

查字典啊!

在手机词典里随便输入就能理解个大概:

640.jpg

看来,《纽约时报》如此翻译“妄议”,也是一种“妄译”。

既然翻译难度不高,那么黄记者就是故意的咯……难道他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新闻学教授是这么教的?可以故意歪曲事实,通过误导读者来满足新闻背后的议程设置?

blob.png

您故意的吧?

可惜中国官方没有给出权威的译法,守夜人只好抛砖引玉一下:

妄议中央大政 ≈ (to) distort Party Central Committee's policies in public

首先,妄是一个贬义词。妄者,乱也。既然是“妄”,那么意味着发出的言论是虚假的诋毁,而不是诚实的意见。

其次,妄议是对国家、社会不负责任的言论,党员能不能对国家社会不负责任呢?党能不能处理不负责任的干部呢?

第三, 既然《条例》里把“妄议中央大政”和“破坏党的集中统一”放在一起,那么这个“议”字就大有学问了。所谓集中统一,党在制定路线方针政策时,已经经过了向 群众和党外人士征询意见、内部充分讨论、反复起草修改等程序。在整个集思广益的过程中,党员完全可以在各级党委会上畅所欲言地提出问题,但一旦形成决议, 那么全国任何一级党委、任何一名党员,都必须执行中央的要求,根本不存在唱反调或者拒绝执行空间。《纽约时报》用discuss这个词,实际上是把决议的执行要求偷换为决议形成的过程,弦外之音到底是什么呢?

不过,话说回来,比起“做人不要太那个啥”的另外几家美国媒体,“灰贵妇”《纽约时报》还算是节操值蛮高的,比如在做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时,至少还记得用“客观”的第三方言论来做挡箭牌。

守夜人宁愿相信,《纽约时报》总部有节操的领导们是不懂中文的,他们不明白“妄议”不是“公开讨论”。

我在此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想象一下,或许那些常驻中国、懂得中文的“中国通”记者编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他们钻了个空子,利用总部大佬们不懂中文,而大量中国读者看不到英文报道,自己在那儿XJBX,推进这个利益集团的政治目的。

他们XJBX,谁受伤害?

不是中国人。中国该怎么做还怎么做。

受伤害的是只懂英文的外国读者。黄安伟们给英文读者们制造了一个虚假的幻想,扭曲了他们对中国的认识,降低的是读者们的智商。

另一个受伤的就是《纽约时报》自己。如果世界上多一些像守夜人这样的人来曝光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把戏,《纽约时报》作为全球知名新闻品牌的公信力将受到多少损害呢?

责任编辑:翟忙忙
来源: 城墙上的守夜人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