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张维为:中国共产党大概等于美国民主党+共和党+其它政党之和

2015-10-31 18:35:07 作者: 张维为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5个美国的规模,中国中产阶层的人数,如果用一个美国也能接受的财富标准,即一套产权房+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应该是美国人口的两倍。中国还会遇到各种挑战,但中国可以应对这些挑战,中国的前景非常之好。从互利双赢的角度看,中美两国之间合作共赢的空间也是巨大的。

【美国华人精英组织“百人会”(Committee of 100) 与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公共论坛“联邦俱乐部”(the Commonwealth Club)于2015年10月22日在旧金山举行了首期大国关系论坛,邀请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上海社科院中国学所所长、春秋研究院研究员张维为与美国退役海军上将、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拉夫黑德(Gary Roughead)就“美中如何避免冲突”这一议题进行了对话,活动由“百人会”前副会长顾屏山先生主持,两位嘉宾先就“美中如何避免冲突”发表了简短的演讲,然后进行互动并接受了听众的提问。来自美国各界100多位人士与会。以下是张维为教授的演讲和互动的主要内容。】

谢谢主持人。

今天是10月2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在英国访问,英国领导人正式宣布中英关系进入了黄金时期。英国是美国最亲密的盟友,为什么英国可以迈出这富有远见的一步,而美国不能呢?如果美国也能大胆地迈出这一步,岂不是一个非常令人振奋的前景?如果能够这样做,中美之间不仅可以避免冲突,而且可以全面提升两国关系,促进整个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当然,我们是现实主义者,中美之间仍然存有一些障碍使这种前景暂时还无法实现。我认为这些障碍的核心是美国对中国的一些误读,我想利用几分钟时间就这些误读发表一些个人的看法。

误读之一,即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一个崛起的大国和一个守成的大国之间必然爆发冲突。这种必然冲突的逻辑源于欧洲的历史经验,与中国的历史经验迥然不同。中国历史经验有自己的独特性,例如,中国毕竟是建造了万里长城进行防御的国家,在中国多数朝代里,中国的国防形态几乎都是防御性的,而非进攻性的。此外,中国文化推崇儒家的“和而不同”理念,这也就是我们今天讲的双赢和多赢理念。这与西方历史上长期青睐的“零和”理念形成了鲜明对比。从中国和西方的历史比较来看,这种“和而不同”的中国理念,使中国避免了欧洲历史上长达上千年的宗教战争,中国历史上鲜有宗教战争,儒释道之间可以互相借鉴与包容,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而没有中断,离不开这种伟大的历史传承。我甚至可以这样说,双赢多赢的文化溶于中国人的血液之中。从中国人的角度来看,中美之间会有矛盾和分歧,但通过双方的努力,总体上实现双赢是可能的。

误读之二:意识形态的偏见,也就是美国总统克林顿曾经说过的那句话:中国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克林顿错了,中国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中国的迅速崛起证明了这一点。美国人的这种误读,很大程度上源于他们对于中国共产党的误读,他们认为中国实行的是一党统治,这不符合美国和西方国家所推崇的所谓多党民主制度。但从中国人的角度来看,所谓的一党统治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中国自秦始皇于公元前221年统一中国后,大多数时间内都是由统一的执政集团来执政的,特别是统一的儒家执政集团。中国历史上就是大国,是一个“百国之合”的国家,这种国家自然而然形成了统一执政集团的传统,否则国家就会四分五裂,中国共产党也是这种统一执政集团传统的延续。而且我要强调,在这种政治制度安排下,中国在过去二千多年的绝大多数时间里都是领先欧洲的。如果一定要把今天的中国政党制度与美国的政党制度进行类比,我甚至可以用这么一个不太准确的比方:中国共产党大概等于美国民主党+共和党+其它政党之和,我把中国共产党称为代表中国社会各个阶层整体利益的“整体利益党”,它不是西方社会分别代表不同阶层利益的“部分利益党”。中国的这种制度安排使我们可以把社会不同利益整合起来,形成社会共识,然后行动起来,推动国家方方面面的进步。美国的政治体制现在似乎很难做到这一点(众笑)。

误读之三:中国要推翻现有世界秩序。总体上看,中国是战后形成的这个国际秩序的最大受益者之一,这很大程度上也是中国模式的功劳,但这个秩序有其不足,这个秩序应该与时俱进,我们应该努力纠正其不足,特别是要更好地反映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愿望和要求,所以中国是这个体系的改革者,而不是这个体系的推翻者。

我刚才提到了中英关系进入了“黄金时代”。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说,英国人现在要争取的是国与国关系的金牌,对于中美关系来说,这目前还是一种奢侈,但为什么中美不能去追求国与国关系的银牌呢?如果追求不到银牌的话,为什么不能追求铜牌呢?中美两国之间有许多这样做的条件,例如,我们的双边贸易额已经是中英贸易的9倍。如果我们不去追求如此美好的前景,而是去选择中美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之间的军事对抗,甚至两个核大国之间的战争,岂不是愚蠢么?谢谢!(听众热烈鼓掌)

640

(以下是互动内容)

主持人:您过去访问美国的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张维为:美国我来过很多次,其中印象特别深的是30年前我以英文翻译的身份陪同时任副总理的李鹏访问美国,美国当时的副总统布什接待了他。布什十分友好,专门戴着中国制造的手表和中国生产的领带与我们见面。我们也见了里根总统,他用中文说,“欢迎”,这是一次印象十分深刻的访问。当时,李鹏负责中国的教育和电力工业,我随他去了斯坦福大学和硅谷,了解如何把教育与工业更好地结合起来,我们学到了不少有益经验。后来我自己做博士期间,也曾来纽约呆过较长时间,多次去哥伦比亚大学的东亚图书馆查看资料。

主持人:您如何评价习近平主席最近对美国的访问?

张维为:这是一次相当成功的访问,使大家看到了中美关系的大格局,看到了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大于分歧,美国媒体天天炒作中美要打仗了,但你问一问美国的工商界,问一问波音公司,问一问硅谷的IT企业,问一问美国的教育界,问一问美国的各级地方政府,他们想看到中美军事冲突吗?中美关系确实需要大格局,需要一种新型的大国关系,习近平对美国的成功访问体现了这些内容。

拉夫黑德:我刚从香山论坛回来,这是一次有益的交流。媒体关注中美在南海问题上的分歧,但同时大家可能注意到,美国一个海军代表团刚刚参观了中国的辽宁号航空母舰。但我还是要指出,中国在南海有分歧的岛礁上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的行为,令人担心。中国在南海造岛的行为不利于地区稳定与和平,也损害了南海的航行自由。美国反对这样做,这不光是针对中国的,任何国家这样做,美国都反对。

张维为:在这个问题上,美国要谨慎。中国已经明确表态,中国在自己的领土上所做的事情是合法的,中国不接受任何对中国领海和领空的侵犯。南海的面积有350多万平方公里,中国控制的岛屿加在一起不会超过50平方公里。每天都有装载了无数吨货物的船只在南海航行,我尚未听说过一个公司或者船主抱怨南海的航行自由受到了威胁。这个航行自由的问题恐怕是故意渲染出来的。

拉夫黑德:除南海的问题外,美中关系近年来还出现了一系列不确定因素。例如,我们非常关注中国最近对外国非政府组织的限制,当然我要先肯定,中国把自己有关法律的初稿拿出来听取大家意见,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但同时我认为中国要限制的这些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其实都是对中国友好的机构,中国这样限制是不明智的。

张维为:中国对外开放政策已经持续了30多年,整个国家现在已经非常开放。但不久前美国两所大学关闭了孔子学院,这十分令人费解,美国怎么变得那么不自信呢?我们一个复旦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内的中美合作项目都不止十个,我们许多课程甚至直接使用美国的教材。相比之下,两个孔子学院这样的非政府组织就把美国吓住了?过去30多年大量的西方非政府组织进入中国,我们要依法进行管理,多数国家都是这样做的,中国现在强调要依法治国,非政府组织的管理是依法治国的一个重要部分,如果过去没有管好,现在就要补上。

拉夫黑德:中国对互联网的态度也是中美关系中的一个突出问题,你们的互联网控制,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很难想象这种信息封锁。美国历来主张网络信息自由流动的,政府不要加以干预,这也有利于两国人民了解对方的立场,避免民族主义情绪高涨。

张维为:实际上各个国家都有某种互联网管制,只是形式不同。中国关心的是“议程设置”问题,如果中国没有自己管控互联网的能力,那么以现在西方话语设置议题的能力,西方媒体有可能主导中国整个国家的议程设置,你要我讨论刘小波,我全国上下都要讨论刘小波,作为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它一定要能够自己设置议程,我们有太多的事情要讨论,要达成共识。但中国政府也明智地默许了一些间接使用西方网站的方法。有人可能会说,既然这样,你们为何不完全放开互联网呢?我的看法是,像世界上多数国家一样,多数中国人,就像多数国家的民众一样,并不关心政治,中国今天的做法至少可以使不关心政治的人没有必要被某些别有用心的外国组织鼓动起来,这有利于避免中国陷入社会动荡,这是治理一个大国的常识判断。当然我们互联网的管理可以做得更好,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全世界的互联网都被一个国家垄断的话,那将是世界的灾难。

此外,我们也日益看到网络管理与国家经济商业利益的密切关系。如果没有中国自己的网络管理模式,就不会有百度、阿里巴巴、优酷等这些迅速崛起的中国公司,今天世界上10大IT公司中,中国有4家。世界上也形成了两个互联网世界,一个是英语主导的,一个是中文主导的,中文主导的互联网世界规模巨大。我顺便为中国的文字做一点宣传,中文的好处是,它非常简洁紧凑,同样大小的手机屏幕,中文承载的信息量大概是英文的二至三倍,所以中国使用移动手机和移动互联网人数增长特别快,目前已经达到了6亿多人。

主持人:对于台湾即将举行的“大选”,倾向独立的民进党可能上台,你们怎么看。

拉夫黑德:美国反对对台湾使用武力,美国关心的是两岸保持和平,这也是美国的一贯立场。

张维为:我的看法很简单,无论台湾“选举”后谁上台,都要坚持九二共识,如果民进党上台后推翻九二共识,两岸关系将受重创。昨天下午,我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就两岸关系做了一个讲座,我的基本观点就是台独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台湾对大陆的经济依赖程度非常之高,台湾已经没有台独的本钱了,如果台湾宣布台独,台湾的股市将立即崩溃,楼市也将立即崩溃,台湾的经济也将迅速走向崩溃,台独也不会有国际社会的承认,所以台独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统一也不容易,需要双方更大的勇气和更多的智慧,我提出过建议,叫做不叫统一的统一,不叫一国两制的一国两制,现在条件尚未成熟,但最终两岸走向某种政治安排的大势已不可逆转。形势比人强,时间拖得越长,台湾手中的牌就越少,时间在大陆一边。

听众:您如何预测十年之后的中国?

张维为:我的政治预测迄今为止还是比较准确的。2011年与福山辩论时,他说中国可能要经历阿拉伯之春,我说不会。我还预测阿拉伯之春不久会变成阿拉伯之冬,现在证明我的预测是准确的,如果当时西方政府能接受我的预测,大概今天欧洲的难民危机都可以避免了(众笑)。我对中国的前途相当乐观,而且是一贯的,因为中国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成功之路,俄罗斯还没有找到,印度也没有找到,伊斯兰国家也没有找到。十年之后,中国的经济规模按照购买力平价应该是两个美国的规模,按照官方汇率应该是1.5个美国的规模,中国中产阶层的人数,如果用一个美国也能接受的财富标准,即一套产权房+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应该是美国人口的两倍。中国还会遇到各种挑战,但中国可以应对这些挑战,中国的前景非常之好。从互利双赢的角度看,中美两国之间合作共赢的空间也是巨大的

责任编辑:旺旺
来源: 观察者网
相关推荐: 中国美国张维中美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