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英国左翼学者:马克思主义在今天依然成立

2015-10-16 08:58:43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极左翼人士科尔宾当选英国工党党魁 澎湃新闻:您刚刚提到了极左翼人士科尔宾最近当选英国工党党魁,资本主义的每一次危机都会激发左翼政治再度活跃,科尔宾能否真正有所建树?

近日,应北京大学“大学堂”顶尖学者讲学计划的邀请,英国伦敦国王学院著名政治哲学家、马克思主义政论家亚历克斯·卡利尼科斯(Alex Callinicos)在北大进行了三场学术讲演,并在北大国际批评理论中心组织的“阅读《资本论》”座谈会上做主题发言。此前,包括知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詹明信在内的20位顶尖学者,都曾在这一北大最高层次的讲学计划资助下,来华访问讲学。在此期间,卡利尼克斯还参加了北京大学于10月10日、11日举办的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

卡利尼科斯于1950年生于津巴布韦,曾在英国牛津大学贝里奥尔学院攻读哲学、政治学与经济学,并以马克思《资本论》为博士论文主题。他曾长期担任英国约克大学政治学教授,2005年9月起任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欧洲研究中心教授,2006年9月起任该中心主任。

在公共知识分子中,卡利尼克斯以明确致力于马克思主义而著称,并且关怀极广,著作颇丰,涉及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政治哲学、历史哲学、政治经济学、种族和种族主义以及教育学等诸多领域。目前已经翻译成中文的代表著作有《社会学理论思想的流变》《平等》《反资本主义宣言》《反第三条路》等等。

著名政治哲学家、马克思主义政论家亚历克斯·卡利尼科斯。李印白摄

10月12日下午,记者在北京大学专访了卡利尼卡斯教授。访谈中,卡利尼克斯指出,在当代全球化语境下,马克思主义仍然是理解社会的最好方式。资本主义社会第三条路尝试的失败是因为新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在本质上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

在卡利尼克斯看来,比起第三条路,对于改良或革命的讨论要有意义的多。他认为,极左翼人士科尔宾当选英国工党党魁是目前欧洲各地对执政党的全面反叛潮流的一个体现,是一项非常积极的发展,但要真正做出改变必定举步维艰。

高等教育也是卡利尼克斯的主要研究领域之一。从长期在英国大学担任教职的经验出发,卡利尼克斯指出新自由主义世界中的大学正处于深刻的危机之中。他谈到,大学的公司化、全面竞争化以及学生转变为消费者等变化将彻底颠覆大学的应有之义。

访谈原文如下:

记者:您在过去两天里参加了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像您这样的西方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者怎样评价这次会议?

卡利尼克斯:我认为这是一次重要的事件,因为据我所知,这次历史上第一次将数量如此众多的中国的和国外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者聚集到一起,这让我们第一次有机会恰如其分地去理解彼此研究的本质。

记者:众所周知,您是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能否谈一谈您最初是怎样成为一名马克思主义者的?以及您为何时至今日仍然坚守“马克思主义者”这一身份?

卡利尼克斯:我是在20世纪60年代末上的大学,那时由于越南战争以及法国、意大利等地的工人运动,西方正处在政治激进化的时代,这些都为马克思主义在政治和智识层面呈现其意义提供了语境。我在1970年左右认识到了马克思主义的意义,现在45年过去了,马克思主义仍然有意义。尽管很多方面的处境都发生了变化,我比20岁的时候更加坚信马克思主义是最好的理解社会的方式。

在1970年,资本主义世界刚刚走到二战结束后的长期繁荣的末尾,但今天的情况非常不一样,我们还在经历2007、2008开始的全球经济危机。而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核心恰恰是政治经济学批评,这就赋予了我们一种尝试解释经济危机的途径,因此是非常切题的。并且,马克思主义思想并不仅仅提供了一种理解经济危机的工具,同时也提供了解决经济危机的方向,所以我认为马克思主义在政治上也仍然是有意义的。

英国著名社会理论家和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

记者:您提到我们现在还处在全球经济危机之中,而持续的经济危机标志着资本主义社会提出的第三条路政策的失败。您在2001年的时候就出版了《反第三条路》一书,有趣的是,吉登斯今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这条路已死,现在您似乎可以对此来做个总结了。

卡利尼克斯:第三条路是为了调和新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所做出的一种尝试,我很高兴吉登斯最终认识到了这条道路是不可行的。不过,我们大多数人很早之前就意识到了这条道路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社会民主主义在最低限度上来说也上关于建立平等的,而当我们观察英美等国的新自由主义时期,会发现新自由主义的特点是扩大不平等,因此调和社会民主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尝试的尝试在原则上就不可能成功。换句话说,第三条路失败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不好的政策或者某一个政府的愚昧无能(虽然这些问题确实存在),但从根本来说是设计本身的错误导致了失败。

我在2001、2002年的时候就跟吉登斯就此展开过辩论,不过那时候他并不愿意认识到这些,结果他成了最后知道的那个人。所有人都知道得比他早,举例来说,英国最近当选的新工党党魁科尔宾多年来反对作为西欧第三条路的主要代表的前首相布莱尔,而科尔宾当选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人们都已经受够了布莱尔和他所代表的中间路线,第三条路已经完全失败了。

记者:那么斯堪的纳维亚模式是不是一种成功的中间路线?福山说要“到达丹麦”,而在这次难民危机中,齐泽克却说“挪威不存在”。

卡利尼克斯:西方一些学者认为北欧的福利国家体系是一种成功的中间路线,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是现代社会民主主义的样板。这一地区确实有着相对发达的福利体系,但这是建立在非常特殊的经济地位之上的,例如挪威是石油出口大国,瑞典的一些行业在全球范围内具有竞争力。不过,全球竞争在不断地激烈化,因此这些国家拥有相对慷慨的福利体系的基础正在被削弱,这种趋势在瑞典挪威和在其他的资本主义国家同样适用。几个月前,具有种族主义倾向的极右翼党派瑞典民主党几乎成功获得政治权力,这正是因为瑞典国内的高失业率和经济不稳定性在底层民众中造成了不安,这绝不是健康经济的表征。当然,在资本主义国家内有福利体系肯定要好过没有,比如英国的国家医疗服务保障所有人都能免费就医,当然是好事。但英国政府正在试图削弱福利体系并通过重组的手段减少在社会福利方面的支出,结果就是理论上公民可以免费享受医疗,但实际上医院经常没有床位。所以从长远趋势来看,资本主义福利体系在走向重组和缩水。

极左翼人士科尔宾当选英国工党党魁

记者:您刚刚提到了极左翼人士科尔宾最近当选英国工党党魁,资本主义的每一次危机都会激发左翼政治再度活跃,科尔宾能否真正有所建树?有人甚至认为他和希腊的Syriza等代表的左翼能拯救欧洲。

卡利尼克斯:我认为科尔宾当选工党党魁是目前欧洲各地对执政党的全面反叛潮流的一个体现。反叛有时走向右翼,比如瑞典民主党,有趣的是近期的政治反叛都走向了左翼,比如之前最广为人知的是在希腊和西班牙,包括现在的英国。科尔宾的当选是很有意义的,不过他现在只是当选了他所在政党的党魁,而不是国家首相,而执政党对他的当选表示了极大的愤怒,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地破坏他的举措。当然我现在不会预测真正到了大选的时候会是怎样,因为如果6个月前有人问我科尔宾当选工党党魁的概率是多少,我会说是零,但他就是当选了,所以我现在不会再说什么样的情形是绝对不会出现的了。

我觉得这是一项非常积极的发展,很多年轻人出于对紧缩政策的反对热情洋溢地支持他,但如果他要真正有所建树,无论如何都会举步维艰。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澎湃新闻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