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黄安:我这个岁数,应该关注更大的事情

2015-10-14 08:28:23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观察者网:在调查过程当中,钟屿晨有没有找过您要私下解决这件事情?观察者网:但我也注意到很多台湾网友对您的一些指责,骂您是“卖台湾”。黄安:有啊,有人就警告我小心点。所以我深刻地理解到,有名有姓的“台独狗”太多了,反台独的猫没有,反台独的狼也没有。

【如果不是这次采访,我对黄安的印象还停留在《新鸳鸯蝴蝶梦》的痴情中,然而电话那一头,年过50的他激情饱满,不时爆发出爽朗的笑声,聊到动情处甚至会唱起来,有着这个年纪该有的豁达随性以及不常有的生命活力。

联系黄安,是想问问他举报钟屿晨一事。10月8日,国庆节后上班第一天,黄安手举“我是反台独,不是反台湾”的大牌子站到了国台办门前,就是想“揭穿那些台独狗的真面目”。这不是黄安第一次站在反台独战线前沿,只要翻翻他的微博,太阳花学运、反课纲运动……每一次重大事件中都有他的身影,这在娱乐圈中是很少见的事情。

翻看黄安早年的歌曲,才发现这个被称为“新古典主义中国风”的开山宗师,一开始出道时却是以“台湾工人皇帝”的称号被人们熟知,正如媒体人沈河西在评价他这段经历时总结的那样:“相比知识分子气息浓厚的罗大佑,黄安显然有更多下层的生活经验,而且在呈现下层主体的经验时,黄安并没有台式苦情歌的色彩,相反,他不带悲情地、富于幽默地呈现不卑不亢地草木人生。”

这种人生放在当年也许会被认为是年少轻狂,放在今日却是乐知天命。一如他在采访中不断强调的:我想当一名大侠,快意恩仇,潇洒人生。国土完整是两岸儿女的最后心愿,历史会证明我们今天所做的都是有意义的。】

黄安在国台办门前高举“我是反台独,不是反台湾”的牌子

为了调查,我七天七夜不眠不休

问:这几天一张您在国台办门口手举“我是反台独,不是反台湾”的照片很受关注,之所以做出这个举动,起因于钟屿晨的一段台独言论,但一开始很多人对这件事情的判断也只是当作段子或者自我炒作,是什么促使您追查下去呢?

黄安:9月30日那天中午,有人突然通过微博把钟屿晨的资料传给我,当时我就很气愤,怎么可以在大陆赚钱又跑回台湾喊“台独”呢?于是我就把这些资料整理出来发了条微博,没想到我睡了个午觉之后发现反应非常热烈,上万人在讨论这个事情。后来又通过网友、粉丝搜集到了更多的材料,有人还跟我说:“安哥,这里面还有文章。”我就抱着这种又好奇又气愤的心情开始追查,越追查线索就越多,我才知道这个事情原来不简单。

后来通过朋友的帮忙,经过七天七夜不眠不休才查出真相。这七天当中,我要一边赶演出,一边调查这件事情,睡的也不好,人也很辛苦。但我没有抱怨,我觉得这正是我的“国庆七天乐”,到了第八天上班第一天,我把证据收集好,直接去国台办举报。

问:能不能详细讲讲调查的过程?

黄安:我一开始查证到的是,钟屿晨(钟承芳)在9月1日入境厦门,9月7日出境,这期间给她的姑姑钟秋美的大同生医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顾摊位,参加厦门投洽会。9月16日下午2点11分在脸书上第一次晒文,合作对象是厦门市政府夏商集团,一个多小时后重新晒出,但合作对象改成了厦门市政府国营企业。

然后我就开始查大同是一家什么公司,她和钟秋美是什么关系。但就是这一环节没有连上,因为“台独”派人在我的粉丝群里卧底,我没法找到钟秋美就是钟屿晨姑姑的直接证据。她已经把所有证据删光,两个人一张合照都没有,一句话也没有,这太奇怪了。因为我打你小女生没有意思,我要取缔的是这家公司,不让它在大陆赚钱又跑回台湾支持台独。所以打蛇打七寸,必须取缔这家公司,结果中间的线索都断了。怎么办?我就委托台湾的有关单位帮我查,然后他说这个可能需要时间,因为台湾有身家个人资料保护法,你没有办法去查。如果找到这个我马上就可以提案了。

10月1日,黄安微博发文举报钟屿晨

问:这是您在调查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吗?

黄安:是的,但我还是克服了这个困难,终于查到了,然后我才到国台办去的嘛。

问:您最终是怎么查到的?

黄安:这个我要保密。

问:10月8日您在微博里说,“到国台办举报后,领导非常重视,亲自接见,并承诺查办的决心”。能不能透露下具体的接见过程?

黄安:我不能讲细节,但我可以跟你透露,国台办希望我把真实的情况讲出来,还问跟我一起去的有多少人,有没有带媒体,希望场面不要失控。我说你想太多了,他们都去参加黄晓明的婚礼了。

问:您在国台办举的牌子上写着“我是反台独,不是反台湾”。能不能解释下这句话?为什么要把台湾和“台独”做个区分?

黄安:这个大陆同胞可能不太了解,台独分子经常明着骂我“出卖台湾”,是“台奸”,我怎么卖台湾啦?我拿什么卖台湾呢?我只是攻击钟屿晨,并不等于我出卖台湾啊。他们经常这样自我膨胀,偷换议题。所以我一定要讲清楚,台独不等于台湾,我打击台独不等于我打击我的故乡台湾。我所站的地方叫做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我要先表明我的立场。之所以拿个牌子,就是为了防止台湾的有心人士断章取义我的话。只要你拿相机去拍我,这个牌子就一定拍得到。如果没有那个牌子,他们可能会说黄安是去国台办门口散步、自拍,但是当我拿着这个牌子的时候,整个含义就不一样了。

另外我想说明的是,在台湾像钟屿晨这样的“极独”分子只占5%,绝大多数台湾人都不像钟屿晨这样嚣张,很多大陆观光客到台湾感受到的都是很温暖、充满人情味的招待。台湾的现状就是台独假装代表台湾,大家没法过好日子。我很讨厌被这帮人代表,我希望媒体在报道时不要写“台湾人怎么样”,而是“台独怎么样”,这样才准确。

问:在调查过程当中,钟屿晨有没有找过您要私下解决这件事情?

黄安:有找过,但不是她本人。10月1日我就接到过台湾东森电视台的电话,他们托话叫我不要再追究了,说钟屿晨只是一个小女生,就别跟她计较了。我说她不是“台独”女战神嘛,太阳花学运、反顶新运动,她都站第一排,怎么会是小女生呢?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越描越黑。

问:那您在调查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意外的发现?

黄安:比较意外的是,竟然有数以百万、千万计的网友把我这件事当做“七天乐”,他们每天第一个时间关注我的最新近况。我以为是我一个人在奋斗,没有想到有这么多人在支持我。

问:但我也注意到很多台湾网友对您的一些指责,骂您是“卖台湾”。

黄安:这个难免的,狗本来就应该叫的嘛,不叫它就不是狗了。我现在已经很淡然了,我都被骂了几万句,已经习惯了。有时候被骂得压力太大了,或者闲着没什么事干,就抓两条狗来修理,先加了骂几下再拉黑就好了。

问:除了谩骂之外,有没有受到人身威胁?

黄安:有啊,有人就警告我小心点。你知道我怎么回应吗?我告诉他,“哎呀你这样讲我很害怕,我明天下午两点半就要到桃园机场,我把航班号告诉你,你来接机吧。”我就想看看你们有什么三头六臂,能拿我怎么样。

所以我深刻地理解到,有名有姓的“台独狗”太多了,反台独的猫没有,反台独的狼也没有。也没有人敢心疼我,我只能变成一匹北方孤独的狼,跟一群狗咬在一起,在咬死他们的过程免不了被他们咬几口。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观察者网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